154.庶出的嫡女

字数:1383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60%就可以看最新章节啦, 否则等4时后哦, O(∩_∩)O

    “均已经收拾妥当。”林如海牵着黛玉走过来, 四岁的林希则由乳母抱着。

    林希比林黛玉小三岁, 是贾敏生的, 身体好着呢,一点儿也不弱。只是贾敏不愿意去贾家, 这才这么说的,哪里有让人一下船就过去的, 也得让人先回家收拾收拾。

    贾琏见此,便没有再劝说他们去贾府。

    “表哥身上的味道怪怪的。”黛玉歪着头看着贾琏, 是从哪个胭脂堆里爬出来的吗?“好像很多花粉夹杂在一起的气味。”

    林如海知道黛玉的嗅觉极好, 听女儿这么说,不禁皱起眉头。自打黛玉出生后, 他就没有再去姨娘那边,就守着一个贾敏, 后来干脆让没有子嗣的姨娘再嫁, 没再放在后院。

    “京城里的花多。”贾敏忙笑着跟黛玉道,心里感慨,她听夫君大致说过贾家的情况, 只怕贾琏原先还在哪个女人的屋里头呢。贾琏不是都要成亲了么,怎的还如此胡闹。

    贾琏不知道黛玉的具体情况,但听他们这话, 便明白自己身上沾的脂粉气息被黛玉嗅到了, 只是黛玉年纪小, 不大懂得那些事情罢了。

    “那我们不要在院子里种那么多花好不好?”黛玉抬头看着贾敏,满眼期待,“都杂在一起,好难闻。”

    说到这儿,黛玉吸了吸鼻子,打了一个喷嚏。

    “琏哥儿,黛玉身体不适,姑母便先带她回去了。”贾敏见黛玉如此,便急匆匆地抱起她,上了管家安排的轿子,生怕女儿不适。

    林如海自然也舍不得女儿遭罪,连忙带上儿子上了另一顶轿子。

    贾琏只能干瞪眼,站在原地看着林家一行人匆匆离开。

    黛玉是故意的,虽然贾琏确实有些才干,但是他就是一个蠢货,整天想着齐人之福,贪墨别家的,却不知道大家都认为贾家日后是属于二房的,贾琏就是二房的管家。

    皇宫,皇帝得知贾家的人竟然堵在码头,还派了一个满身脂粉味的人去接黛玉,心下极为不悦。贾家还欠了户部那么多银子,没想着还钱,就想着儿女私情。

    而皇后正笑着看着手里的衣服,这些衣服是她亲手做的,只等着黛玉进宫,就能给她。她已经跟皇上商量好了,等黛玉进宫后,就说黛玉合她眼缘,说黛玉像她的大公主,封黛玉做郡主,郡主府都已经修建好了。

    因此,贾家人第二天还是没有见到林家人,林如海进宫面圣,贾敏带着一双儿女去见皇后,总不能带着黛玉,不带着儿子。这几年来,宫里的人时常暗中送东西给黛玉,贾敏是知道的,宫里要见的也是黛玉。

    “今日这边倒是热闹。”在贾敏带着一双儿女觐见皇后不久,还没说几句话,太上皇便过来了。

    太上皇一来,目光就落在黛玉身上,黛玉的长相虽然跟孙女不大一样,但有七八分相似。他走上前,就抱起黛玉,早年,他就他退位后,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想着大抵快要去见列祖列宗了。当他做了孙女投胎的梦,他的精神就好许多,想要见孙女,可是皇帝顾虑这顾虑那,生怕孙女又被人害了,这才等了这么多年。

    “跟朕的小阿萝长得真像。”太上皇笑着道,转头看向皇后,“朕看黛玉如此合朕眼缘,朕便收她做干孙女,封为安乐公主吧,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一辈子。”

    “父皇。”皇后绞着手帕,太上皇怎么能抢了她的事情,她要封黛玉做郡主的。毕竟公主不是她想封就能封的,皇帝也不能任性,“林家没有大功,只怕……”

    “朕说封公主就是公主!”太上皇不乐意,他是太上皇,想封谁就封谁,谁也不能阻拦他。太上皇开始胡搅蛮缠,“朕是太上皇,朕还没死,你们就敢不听朕的话了吗?”

    京城里的郡主那么多个,他家的阿萝要是封为郡主,岂不是低了很多人一等。他家阿萝没投胎之前就是皇帝的嫡女,是大公主,就是比其他公主都高贵一等的。要不是因为皇帝那个蠢货,连支毒箭都抵挡不了,他家阿萝怎么可能投胎到林家这样的破落户。

    反正太上皇就是不管,他就是要封黛玉为公主,他以后还要给黛玉撑腰,要活得长长久久。他算是明白了,皇帝和皇后连一个公主之位都舍不得,以后还能指望他们做什么。

    “上皇。”贾敏只知道宫里的几位高看黛玉,时常派人暗中送东西给黛玉。却没想到太上皇竟然要封黛玉做公主,吓了一大跳,“使不得。”

    “你想抗旨不尊?”太上皇眼睛微眯。

    黛玉正在扯着太上皇的胡子,胡子长点好,短了,会扎手的。

    “当了公主,是不是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黛玉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为了让金手指粗壮一点,她下凡之前可都设计好的。先到皇家转一圈,再投胎林家,务必让金手指更粗壮一点,能有金手指而不设计金手指,那都是傻瓜。

    神仙历劫,哪里有不走后门的。何况黛玉又不是下凡来历劫的,她这种的只能算是度假。历劫的是贾宝玉那帮子蠢货,就他们那样的,上天不让他们历劫,让谁历劫啊。

    “对,想要什么都能要。”太上皇笑着道,“乖,叫一声祖父,不了,还是叫爷爷吧,听说民间都那样叫。”

    贾敏紧张,天知道太上皇怎么就对黛玉那么好,皇家不会是看中黛玉是花朝节出生的吧,还是想让黛玉远嫁异国和亲?贾敏的脑洞一下子就大了,越想越害怕。哪怕太上皇之前说黛玉跟死去的大公主长得很像,可是这还不是皇家说的算的。

    然而,这件事情又由不得她拒绝,贾敏只能拉着儿子,看着黛玉。

    “爷爷。”黛玉叫了,叫得很甜,金手指归位了,她得摩拳擦掌大干一番。

    “诶。”太上皇非常高兴地应了,又对皇后道,“黛玉叫了我,那她便是安乐公主了,朕封的,跟你们没有关系。”

    皇后好笑地看着太上皇,太上皇刚刚当太上皇的时候,还总喜欢去管朝堂的事情,后来不管了,就总想去找黛玉,要不是他们拦着,太上皇早就去了扬州。如今,太上皇要封黛玉做公主,皇后哪里有不愿意的,只是她和皇上不好封公主,太上皇正合适,那她还是不要计较太上皇抢了她的事情,否则她家的阿萝只能当郡主,不能当公主。

    “那黛玉以后便叫我母后了。”皇后没叫娘,贾敏还在那儿呢。要是真让黛玉那样叫,只怕贾敏该不乐意了,就没有亲生母亲愿意让儿女叫别人娘的,皇后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叫别人娘,可谁让她的女儿投到别人的肚子,不再投到她的肚子了呢。

    贾敏心惊,却不敢说话。

    好在太上皇等人没留贾敏等人太久,林如海面圣后,他们便一块儿回去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封黛玉为安乐公主的圣旨。

    林如海在皇上那边已经知晓原因,原来黛玉出生的那一日,皇上梦见大公主投胎成了黛玉,这才对黛玉如此好的。林如海松了一口气,皇上没有因为女儿出生在花朝节,又百花盛开,而忌惮女儿,这便好了。而且有皇上保护,女儿也能一声顺遂。至于女儿前世是谁,林如海不介意。

    回到府上好,林如海便跟贾敏说了,“明日去贾家时,莫要应承他们,以黛玉如今的身份,那宝玉是配不得她的。就算黛玉不是公主,也是不成的。”

    贾敏得知女儿是竟然是大公主转世后,心惊后,又安心了,大公主有救驾之恩,皇上应该不会让女儿远嫁异国和亲。

    “明白的。”贾敏应声,母亲早就写信给她,说黛玉和宝玉年龄相仿,不如凑成一对玉儿。贾敏当时已经察觉陪嫁的问题,又怎么可能答应,如今更是不愿意。

    而这时,原在道观里炼丹的贾敬匆匆忙忙地从道观里跑出来,往宁国公府去,他的女儿怎么能过得那么悲惨?不,他决不允许!

    太上皇不打算管荣国府的家事,以后少让他家宝贝黛玉过来就是,荣国府爱怎么样怎么样。太上皇又瞥了一眼贾宝玉,颇为不屑,就这样的废物还值得他们当宝贝蛋子,多大的人了,一点规矩都不懂,孩子被宠成这样就废了。

    还是他家的黛玉好,那么懂事,就算宠着,也不会废了。

    不错,太上皇就是这么双标,他不可能提醒荣国府那么多,人要作死,上天都拦不住,更何况他这个太上皇。

    贾赦得了这个评价,不敢言语,只能愣愣地站在旁边。不是他不想招待太上皇,而是太上皇明显不想搭理他,这让他能如何。贾赦废是废了点,还是看得懂形式的。

    “来,黛玉,爷爷带你出去玩。”说着,太上皇就牵着黛玉出去了。

    贾敏倒是没有带着林希走,林希想要姐姐,贾敏只能让乳母抱着他,劝慰他。

    宝玉见着新来的妹妹这么快就走了,想上前,就看到贾老夫人眼中的拒绝,只好留下来。

    “母亲。”贾敏一路跟太上皇过来,她上一次就觉得荣国府的丫鬟不大对。今日,太上皇又直言指出,只怕是真的不对,有了上皇的话,那么她说话也好说了些,“这些丫鬟奴仆,是该整治整治了,没规矩。今儿,要不是有黛玉在,只怕事情不好办呢。”

    太上皇对黛玉十分温和,就是心里不悦,也没有表现得太愤怒。只怕要是黛玉没在,太上皇一怒,哪里还有他们好果子吃的。

    那些丫鬟还真是轻慢了黛玉和太上皇,别说皇宫,就是林家的丫鬟,也没的跟她们一样,客人路过,她们还在那里说说笑笑的,把客人当成什么了,当成她们可以指指点点的人了么。

    如今,荣国府是王夫人在管的,邢夫人就是一个隐形人。

    这也不能都说是王夫人的错,贾老夫人宠着身边的丫鬟,把丫鬟宠成半个主子,上行下效,府里还能有什么规矩。

    贾敏又看了看贾赦,这话让她这个外嫁女如何开口,多说了,只怕引起两位嫂嫂不悦,嫂嫂不悦,一吹枕头风,那兄长还能高兴啊。

    “上皇跟黛玉一起,妹妹怎么不早点派人来说呢。”王夫人最快,又听不得贾敏说那些话。她当家,贾敏说那些话,不是在讽刺自己么。

    即使太上皇说了那些话,王夫人倒是不在意的,贾敏说,便是不行的。

    贾敏还未出嫁时,本身就跟王夫人有些过节,两个人多年未见几次面,那些过往也不可能当做不存在。

    “好了,作为臣子的,哪里能说这些话。”贾老夫人等着王夫人说完,这才开口,说到底,她也有些怨怪贾敏,上皇和黛玉关系那么好,女儿不可能不知道,怎么就不提前说一声,要是早早说了,府上的人必定不可能慢怠太上皇的。

    贾敏哪里能不明白母亲的话,说来便有些寒心,早前府里带去的陪嫁丫鬟、婆子,不少都有问题。如今,母亲和嫂嫂又说这样的话。

    她昨儿收到帖子的时候,就觉得不大对头,元春回府了,那也是元春出来拜见她这个做姑姑的。偏偏母亲让她带着黛玉过去,长辈的身份压下来,她又能如何呢。

    “母亲,且不说黛玉日后不常来,就是林希也要启蒙,只怕没那么多时间。”贾敏直言,“日后再有帖子,也只能看时间。”

    贾敏到底是做母亲的,为了儿女,她不得不这么说。正如太上皇说的,黛玉不是荣国府里陪玩的,林希自然也不是。虽说林希不是郡王,没有身份,但公主的弟弟也不是荣国府里的孩子说陪玩就能陪玩的。

    可惜了宝玉,被养成这样,只怕宝玉还不懂得那些规矩。贾敏无奈,却也不好说,遇到王夫人这样的,必定会说她管的太多。

    贾老夫人听到贾敏这么说,面上果然露出不悦的表情,女儿在拒绝她。这些年来,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拒绝。

    “说这些作何。”贾老夫人真想说:你把我这个母亲当什么。

    可一想到黛玉如今的身份,贾老夫人便没说出口。她到底当了多年的老祖宗,人人都顺着她,难免造就了她现在说一不二的性格。要是她再年轻些,贾代善还在时,她必定不会如此。

    老了,老了啊,贾老夫人不禁如此想。

    “元春,带着他们先回去吧。”贾老夫人道,到底是她想错了,黛玉过来,是跟元春他们玩耍,又不是时时陪在她身边。还是史湘云那边方便些,史家一门双侯,虽说史湘云是他们大哥的女儿,到底还是有些用的。

    如此一想,贾老夫人便有了决定,黛玉那边,就亲自上门好了,其他姑娘,请过来做客就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待遇,贾老夫人心里精着呢。

    发生了那些事情,贾敏便不打算在荣国府用膳,一会儿后,就带着林希回去。回去之前,给元春留了礼物,之前已经送过其他人,就元春没有。

    贾元春收到礼物后,不禁想到太上皇对黛玉的态度,那么温和,没有一点严厉感。她从宫里出来了,就只能嫁给其他人,要是她能有一个更好的身份该多好,比如县主、郡主的。

    太上皇怎么就看上了黛玉那么小的女孩,贾元春不甘心哪。

    贾老夫人见贾赦站在一旁一直都没说话,不禁道,“人都走了,怎么还不说话?”

    “我窝囊!”贾赦憋屈,府里是二房在当家,明明他才是袭爵的人,“您要找就找二弟吧。”

    贾赦说完,转身离开,别人在背后说他窝囊也就罢了,太上皇还直接说了,只怕以后那些人都要说他窝囊废了,还说是太上皇赞他的。他气啊,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受着呗,谁让他在家里确实窝囊。

    “这……反了,反了!”贾老夫人气啊,她让二房管家,还不是因为二房有能力,老大怎么不理解呢。

    出了荣国府后,太上皇便带着黛玉逛街,看到街边的糖人,还拉着过去,“好玩吧,要不要让他捏一个爷爷呢?”

    因此,在黛玉等人从荣国府回来后,贾元春带着抱琴回到了荣国府。贾元春有怨,她在宫里待了那么多年,还把秦可卿的事情说了,皇上竟然还没宠幸她,而是说恩赐她出宫。

    “元春,我的元春啊。”王夫人听管事说贾元春回来了,心里一紧,宫人哪里能随意出宫的。她刚刚出来,就瞧见元春和抱琴,再看看两个人穿着,她们都还背着包袱,还是不死心地问,“可是圣上恩准我儿休沐回府?还是回府待嫁?”

    皇上倒是有几位皇子,可是年纪跟元春又不般配。王夫人心底还抱有一丝希望,自己的女儿可是大年初一生的,合该是入宫的贵人,是个有出息的。

    “母亲。”贾元春面露尴尬,却不得不实话实说,“皇上恩准,宫里放出一批宫人。女儿和抱琴就在其中,不是待嫁。”

    皇帝没有收用贾元春,更没有赐婚。贾元春就是被放出宫的宫女,一般情况下,被放出宫的,多是身份地位不重要的,还有就是年纪大的嬷嬷,再来就是做了让主子极为满意的事情,主子特赐的。

    贾元春这种,皇帝说是对她说明秦可卿事情的恩赐,可是没有单独,而是随着其他宫女一块儿被放出宫。在众人眼中,贾元春就是一个接触不到高层,没有什么本事的宫女。

    王夫人听了元春的话,心里头那一股子贵气就散了,她的女儿成不了宫里的娘娘。那么,女儿又如何提携宝玉,外头的人又该如何笑她,送女儿去小选,本想博个前程,没成想却成了大龄被放出宫的宫女。

    “大姑娘。”王夫人还未问元春其他话,贾老夫人身边的鸳鸯便过来了,“老祖宗请您过去。”

    贾老夫人听闻元春回来了,暗叫不好,宫里的人怎么可能随意出宫,就是采买,也无需元春这样的女史出宫的。于是贾老夫人就派鸳鸯过来,也不能元春洗漱后过去找她,此事事关重大,必须早点弄清楚。

    等元春跟贾老夫人说了,贾老夫人才知道秦可卿的事情并未让元春得到皇帝宠幸,皇帝早早就打算放出一批宫女。

    “这可如何是好?”王夫人坐在一旁,本是送元春入宫做娘娘的,如今被退回来,元春的年纪也那么大了,如何好找人家。

    “既然回来了,那便住下。”贾老夫人经历过不少风浪,面上不显,心里却想只怕皇上因此厌恶他们。秦可卿到底只是一个女儿家,且未参与谋逆之事,原是想让元春试一试,拼一拼,没成想失败了,“你林家表妹黛玉被封了公主,有空多走动走动。”

    如今,只有黛玉离皇家最近了。贾老夫人惆怅,丈夫去世后,荣国府就不比以往,大儿子游手好闲,小儿子虽然工部员外郎,却许久都没挪过位置。

    “听过。”还未出宫时,贾元春便听人说黛玉被封为公主了,那时候她的心情相当不美妙。因为她是黛玉的表姐,黛玉是帝后的干女儿,那她跟皇帝就差了一辈。虽说这不打紧,但要是皇帝真计较,便不可能成事。

    如今出宫了,当时心情再不好也无用,她已说秦可卿的事情,还没爬上龙床,这事情便只能过了。贾元春不是糊涂蛋,明白这个理,而且就算她心里有怨,也不能把这事情怪罪到黛玉的头上,心里怨怪怨怪就是了,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只怕日后更加不好。

    当太上皇跟黛玉说贾元春被放出宫了,她还愣了愣,她可没有给贾元春剧情书,对方怎么没当娘娘,就出来了呢。

    “你爹不是个蠢的,不可能去睡你表姐,否则这辈分可不是乱了套。”太上皇正带着黛玉坐在湖心凉亭吃点心,太上皇特别想抹黑皇帝,哼,阿萝当初就是为了救皇帝儿子死的,怎么就不是皇帝去死呢,“听着,也怪恶心的。”

    “好多表姐表妹呢。”黛玉抓着绿豆糕往嘴里塞,味道还不错,不愧是宫里御厨做的。凡人的食物还是有那么一点味道,神界的那帮人应该多学学,整天说辟谷,有什么好说的,灵草灵花不要了么。

    “没事,要是叫不出名字,顺手指过去就是。”太上皇霸气地道,“你是公主,没关系,就该嚣张一点。”

    太上皇心疼黛玉,他还是得出宫,待在黛玉的身边,别人都当黛玉和皇室没有血缘关系,兴许就轻待她,而自己这个太上皇在,那些人必定不敢为难黛玉。这么一想,太上皇就越发觉得自己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却不知道皇帝暗骂老小孩,骂太上皇狡诈,竟然就那么搬到公主府,跟黛玉住在一块儿。

    “今天晚上,跟爹娘一起吃饭吧。”务必让林如海和贾敏知道自己的靠山有多硬,金手指有多粗,省得以后他们被自己的所作所为吓到,黛玉如是想。

    “好。”太上皇同意了,没有拒绝,林如海和贾敏到底是宝贝孙女这一世的父母,是得给他们一些面子,他们这些年没亏待他的黛玉。

    晚餐时,贾敏有些忐忑,林如海也紧绷着身子,即使他们早就知道皇室疼爱黛玉,但是他们也没想过跟太上皇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要排骨。”黛玉的话音一落,太上皇就笑呵呵地给黛玉夹菜。

    贾敏和林如海相视一看,还是好好吃饭吧,只怕日后还少不了这样的场景。可能是因为黛玉是大公主转世,才对太上皇那么亲近吧,不过太上皇看上去真的和蔼可亲。

    和蔼可亲个P,林如海曾经是太上皇的臣子,为太上皇做过事,和蔼可亲,果然是得看人的。

    黛玉身边跟着的是皇后赏赐的嬷嬷,张嬷嬷乃是皇后的心腹,是有品阶的嬷嬷。这些年,张嬷嬷也是知道一些关于黛玉的事情的,她便不觉得被赐给安乐公主有什么不好的,反而是一种荣幸,出了宫,又自由些。

    走的虽是大门,但迎接贾敏的依旧是周瑞家的,王夫人本身就与在闺中的贾敏关系不大好,自是不愿意亲自来接的。而邢夫人在贾府就是个尴尬人,她哪里会出来接人。

    “姑奶奶来了。”贾敏一进府,就有丫鬟放下手里的东西,边跑边道。

    张嬷嬷见此,忍不住皱眉,荣国府的下人真真是无礼,还有丫鬟径自走到黛玉身边的,连个礼都没行,就是对着贾敏都没行礼。难怪皇后早早就见了黛玉,把自己赐给安乐公主,这贾府真真是没规矩。

    等快到荣庆堂时,王夫人才出现了,而邢夫人则陪着贾老夫人,邢夫人连迎客的资格都被王夫人剥夺了,那是管家的象征。

    “可是回来了,我们都盼着你们来呢。”王夫人笑着拉着贾敏的手,仿佛她真的盼了许久一样。

    黛玉牵着弟弟林希给王夫人行礼,王夫人倒是生生地受了,没有避过。黛玉倒也没说什么,不知者无罪,王夫人他们又不知道她被封公主了,要是他们知道了,早早就到府门口迎接他们,哪里是在这儿等着他们。

    “来,都进来吧,老祖宗正等着你们。”王夫人道。

    张嬷嬷站在黛玉的身后,微微皱眉,王夫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还不知道黛玉被封为公主了吗?

    “公主。”张嬷嬷没有直接跟王夫人说话,而是跟黛玉道,“您可是累了,让乳母牵着小公子吧,上面可还有台阶。”

    黛玉看了看石阶,好吧,她还是松手了,在别人的眼里她还是个小孩子,怕是照顾不好弟弟。她抬头看向贾敏,“娘,弟弟,你牵。”

    “好好好。”贾敏看着黛玉不容拒绝地眼神,就觉得好笑,随即牵着林希的手。

    王夫人没有错过张嬷嬷的那声公主,总不可能是黛玉的乳名叫公主吧,便道,“妹妹,怎么的称呼外甥女公主?就是你们再宝贝黛玉,乳名也不可……”

    “主子乃是太上皇亲封的安乐公主。”张嬷嬷打断王夫人的话,她是有品阶的女官,伺候过皇后的人,不怕王夫人这个五品宜人,“可不是乳名。”

    贾敏不好说的话,张嬷嬷说了,不怕王夫人生气。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人连跳墙角的机会都没有。

    王夫人脸色未免,瞬间想到自己刚刚受了黛玉的礼。她原本得知老夫人要撮合黛玉和宝玉,就极为不高兴,如今,听闻黛玉被封为公主,她依旧高兴不起来,她和贾敏关系不好,只怕贾敏不乐意把黛玉嫁给宝玉,否则老夫人去了信,贾敏怎么都没给确切回复。

    “原来是黛玉被封公主啦,哪时候的事,二舅母还不知道的呢,外甥女可千万莫要怪罪。”没有其他人给王夫人台阶下,王夫人只能自己找台阶下。

    “且先进去吧。”贾敏可不愿意站在外头。

    等进了内堂,贾老夫人已经起身,刚刚已经有丫鬟听了张嬷嬷的话,入内禀告贾母。贾母得知黛玉竟然成了公主,颇为惊喜,如此一来,倒是早些定下一对玉儿的婚事为好。

    当黛玉给贾老夫人行礼时,贾老夫人还扶着黛玉,笑道,“我的公主,使不得,使不得。”

    “外祖母是长辈。”黛玉一本正经地道,仿佛是长辈就可以。

    这时,王熙凤还没有嫁入贾家,正在备嫁,没人嬉嬉笑笑地过来。就是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三春来了,一一做介绍,叫了声姐姐妹妹的。

    宝玉倒是没过来,王夫人早就防备着,怕老夫人撮合黛玉和宝玉,便让人看着宝玉在学堂读书,不让他过来。

    “宝玉呢?”贾老夫人左右瞧瞧,琢磨着得让宝玉过来,两个玉儿见面,若能再跟女儿订下两个玉儿的亲事,这是最好不过的,便对贾敏道,“当初他衔玉而生,便叫他做宝玉的。一会儿,你且瞧瞧他,配不配得上你家玉儿。”

    “自是配不上的。”这话是贾敏说的,不是张嬷嬷说的,女儿虽然是她的,可也是皇后的,只怕黛玉的婚事轮不到林家做主。就是林家能做主,贾敏也是瞧不上宝玉的,衔玉而生,听着好听,实则危险,皇室中都没衔玉而生的,怎么的寻常大臣家就能有了,还闹得沸沸扬扬的。

    贾敏心想自家女儿可是有来历的,才在花朝节出生,还有百花盛开,而且女儿原就是皇室公主转世,跟宝玉哪能一样。因此,贾敏说话直接,省得母亲再说这话。

    贾老夫人脸色微变,未想女儿竟然说出这话。而王夫人更加不高兴,“瞧姑奶奶说的,黛玉从小就体弱多病,只怕上皇也是心疼她,这才封了她做公主的。”

    只差没说黛玉身体不好,没人要,太上皇怕她嫁不出,才封她做的公主。

    实际上,黛玉的身体很好,只是小时候极少出去,便有了传言。王夫人又不喜贾敏,自然乐意相信那些流言。

    “上皇可不就是心疼我家黛玉。”贾敏听懂王夫人话里的意思,却没去反驳,“有了公主身份,这寻常的等闲人家,我还真就看不上。”

    贾敏不怕这话传了出去,她只是直白说出这些话而已,有脑子的人听了这些话,便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可是要宫里的做主?”贾老夫人心思一转,便明白了。只怕女儿做不得主的,女儿也真是,还是那么逗趣,直接说不就得了。

    “正是。”贾敏回复。

    黛玉正在吃糕点,心想贾府的糕点倒是精致。这些人现在都没空搭理她,她只能跟三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今晚,该给谁送剧情呢?迎春那边就算了,等王熙凤嫁进来,王熙凤自会帮助迎春的,而惜春那边,有贾敬呢,所以就这么愉快地定了,晚上就给探春送剧情吧。

    至于史湘云那边就有点难了,史湘云这个人不够精明,有点傻气,看似小气刻薄,说黛玉像是戏子。实则,她是一个孤女,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因此,才会迫切寻找安全感,不希望身边人注意其他人,而忽略她,倒是一个可怜人。

    这样的史湘云不大适合知道剧情,因为她大大咧咧的,即使她无法跟别人说出剧情,只怕她自己也改变不了什么。有些小惆怅呢,就算要剧透,还得找人呢,不是什么人都能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