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榜下捉婿

字数:924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60%就可以看最新章节啦, 否则等4时后哦, O(∩_∩)O  黛玉忽然想到她的随身空间, 她特意把凡间能用的东西挑了出来, 放在一个角落,然而, 她不能说拿出来就拿出来,这些凡人一定会被吓坏的。

    “再捏一个小黛玉,爷爷和黛玉,两个人。”没有皇后,没有皇帝,就他们两个,太上皇心想。

    “好。”黛玉点头, 她会满足太上皇这个小小的心愿的。

    正当黛玉和太上皇站在糖人摊子前面, 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男子带着奴仆走过来,瞧着那男孩的装扮, 必是出身富贵人家。

    “太爷。”这人风度翩翩, 面色温和,带有一丝笑容。

    太上皇转头, 便道,“是简家小子啊。”

    简浩, 乃是建安王的亲子,大公主阿萝的未婚夫。阿萝去世后, 简浩还没定下人家。

    按理来说, 大公主和简浩当年年纪小, 不应该那么早定下婚约的。偏偏他们就定下了,后来阿萝去世,简浩对其他女孩依旧不假以辞色。

    黛玉见到简浩,心情相当不美妙,即使早就知道会遇见这个家伙。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她在神界的死对头,对方总是喜欢找她麻烦,她下界,他也跟着跑下界,竟然还弄出一个婚约,讨厌死了,真想咬死他。

    他们两个都是上古神祗,上古时期,信息交通还没有那么发达,但是她每次得到什么好东西,又或是修为进阶时,就能听到这家伙得到更好几分的东西,对方的修为又增进的。

    MD,黛玉想要爆出口,洪荒大陆,那么大,他怎么就要跟自己死磕着呢。

    “这便是黛玉吧。”简浩走向黛玉,眸光柔和,从袖子里拿出一只品质上乘的玉镯,“你要求的,我做到了。”

    黛玉无语,对方就欺负她现在假装是小朋友,不应该记得前世的事情吧。阿萝压根就没要求他做什么,唯一的要求就是解除婚约,对方有多远就给她滚多远。

    太上皇对简浩的表现还算满意,听他这么说,便想阿萝转世时是不是也给他入梦了,否则简家小子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看来阿萝还是挺喜欢简浩的,不然,怎么会入梦。

    “陌生人,不要!”黛玉咬牙,谁要他的东西。

    “还是跟以前一样呢。”简浩笑道,他爱了她很多年,可是方式不对。上古时期,就喜欢的那人,那时候只知道实力不能比道侣差,身家不能比道侣差,他以为他表现得好,她会喜欢的。

    那时候,求偶就得展现自己,简浩以为他展现了,她会喜欢。结果到后面,对方极少给他好脸色,把他当成了死敌。他是求偶的,不是炫耀,两个人的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到了黛玉那边,就是他跟她挑衅。

    如今,简浩就只能死皮赖脸地赖着,既然她要下界走一遭,那他就陪着,省得她到时候嫁给别人,对别人动心,他得盯着。

    “爷爷,他是谁,不认识!”黛玉转头看向太上皇,眨眨眼,对,她现在就不认识这个人。她敢保证对方一定有企图,好好地在神界闭关不好么,跑下来做什么。

    “嗯,你是不认识。”太上皇点头,他得意地看向简浩,看吧,黛玉现在就只亲他这个爷爷,其他人都滚边去。

    简浩笑笑,不生气,不紧不慢地跟在太上皇和黛玉的旁边。末了,还送太上皇和黛玉回公主府。

    而贾敏和林希等人早已经回到林府,贾敏便把荣国府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林如海。林如海上一次到荣国府时,便觉得荣国府的规矩不好,可他到底只是女婿,不好多言,随口提一句,那些人也没听进去,说说笑笑便过去了。

    “你心里有杆秤便成,不能真随意带着黛玉过去。”林如海道,“且不说黛玉是公主,就是黛玉不是公主,她是我的女儿,是官宦人家的女子,为夫也是有品阶的官员,哪里能让女儿给人陪玩,免得降低了她的身份。对外说也不好听,旁的还以为她与宝玉有什么。”

    两个都玉,难免就让有其他想法,何况荣国府还有亲上加亲的念头。那混世魔王贾宝玉是配不得他们的黛玉的,林如海着实瞧不上贾宝玉,不能让府上的姑娘没了名声。

    要是宝玉是个上进的,肯读书的,那还好。偏偏宝玉就只能那样了,衔玉而生,闹得沸沸扬扬的,可不就只能当一块顽石,而不是璞玉。

    “都说了。”贾敏点头,“我那娘家嫂子也是无用的,这规矩怕是好不了。”

    即使太上皇说了,那些人顶多就是一时紧张点,注意着点,过段时间就又涣散了。府里没有顶事的,王家的女子又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哪里懂得那些利益规矩。

    “过些日子,贾琏成亲时,再过去吧。”林如海心里如明镜,即使皇家未曾透露过什么。但不少人都知道秦可卿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贾元春又被送出宫,那些人多多少少就有些猜测。

    猜测贾元春要被放出宫,便铤而走险说破秦可卿的身份,宫里可是有人知道贾元春出宫前几天曾经单独见过皇上,这事瞒不了。

    贾敬又回府了,这事情就更加瞒不了宁国府,只是这事情不好说出来,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糊涂。

    话说,贾敬原本是想找贾老夫人的,后来得知贾敏带着一双儿女过去,才等等的。等到后面得知太上皇去了荣国府,贾敬就没再过去荣国府找贾老夫人,当初两府站废太子一系,哪怕太子被废,他们这些人都很难下船,否则贾蓉就不可能娶秦可卿。

    “明日便奏请皇上,还上户部银子吧。”贾敬没去找贾老夫人了,自己府上先还上再说,只怕他去荣国府说了这事情,贾老夫人也是不愿意的。

    贾老夫人好不容易熬死婆婆熬死丈夫,如今日子正好着呢,又怎么可能在其他人都没还户部银子的时候,去还呢。贾敬明白,又加上秦可卿的事情,就更不愿意说了,总得让荣国府那边吃点苦头,他们才可能安生一些。

    “不找他们了?”贾珍是贾家族长,心里还是期望荣国府那边一道上奏,至少有人一块儿分担风险。

    “只怕你去了,他们还得劝你。”贾敬皱眉,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早点为好。荣国府那边已经给他们宁国府插了一刀,要知道秦可卿的事情没处理好,他们宁国府的事情就大发了,“无需管他们。”

    而贾老夫人不是不知道因为秦可卿的事情,两家已经有了裂缝,还想着过段时间,这事情就过去了,没成想贾敬直接大干一场。

    而王熙凤早就预料到老夫人那儿,会有人过来叫她。她随即就跟着鸳鸯过去,早在下午的时候,她便跟贾琏说了情况,说今晚会出情况,要是今晚没出,明天也必定出的。

    “哟,老祖宗找我呢。”王熙凤笑着走进荣庆堂,没有被鸳鸯在路上说的话吓唬住。老夫人不高兴便不高兴呗,老夫人一直站在二房那边,也该吃点苦头,知道大房的不易。何况这也算不上苦头,只是饭菜不合胃口而已,那还是王夫人做的。

    “今儿的饭菜是怎么回事?”贾老夫人冷下脸,对王熙凤倒没有和颜悦色。

    贾老夫人最近非常不满意大房,王熙凤又是大房的儿媳妇,今日又出现这样的事情。贾老夫人自然十分不高兴,便想着王熙凤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跟着大房的那些人跟她作对。

    “可是饭菜出了问题?”王熙凤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便道,“他们是买了差等的东西给老夫人送过来了吧。”

    “怎么减了厨房的银钱?”贾老夫人皱眉,都这时候,王熙凤怎么还在笑。

    “这可怪不得孙媳妇,孙媳妇让人瞅过了,那鸡蛋哪里要十文一个啊。”王熙凤直言,“老祖宗,不只如此,还有其他的,孙媳妇这里有一份单子,您对对。”

    王熙凤让平儿把菜价单子递给贾老夫人,“这外面的酒肉菜色可没有那么贵的,就是上等精致的,也没那么贵的。如今,府上还了户部欠银,公中银钱不多,自该不能再让那些奴才秧子吞了去。”

    一上来,王熙凤就直接开撕,撕得王夫人都懵了。

    哪里有新媳妇一进门就这么狠的,直接把这些话说出来,瞧瞧王熙凤手上还有菜价单子。王夫人握紧手,这王熙凤这几日是跟她装乖吧,否则王熙凤怎么会不知道这府上的一切原是她管着的。

    王夫人本以为王熙凤不知道这些事情,就是知道了,也不会说出去的,必定会先找她说说。可是王熙凤没去她那儿,王夫人便以为王熙凤不知道这些的,结果好啊,在这儿等着她。

    虽然贾老夫人看了单子极其愤怒,但是她还是把愤怒压在心里了。只想着二房前一段时间拿出二十万两,只怕一下子囊中羞涩,又不好说,这才从厨房下手的。

    因此,贾老夫人不但没有怪王夫人,反而认为王熙凤不懂事,王夫人跟王熙凤好歹是亲姑侄,王熙凤该知道原是王夫人管家的,就不应该直接拿到她的面前,而是得先去找王夫人。

    “我看没什么错。”贾老夫人道,“不过就是购买的东西精细了些,难道我这个老婆子还不能吃些好的?”

    “老祖宗,孙媳妇可不是这个意思。”贾老夫人的反应在王熙凤的预料之中,她的‘好’姑姑在贾府那么多年,宝玉又是老夫人的心头肉,老夫人怎么可能随便责怪王夫人呢,只怕已经给王夫人找了由头。

    王熙凤之前故意说户部欠银的事情,也是为了给老夫人找理由,老夫人一定认为二房前些日子拿出那么多银子,现在就合该贪银子。

    “那些奴才秧子,奴大欺主,婶婶放任他们,孙媳妇可不能。”王熙凤没有就此退怯,“孙媳妇就是这个暴脾气,谁欺负孙媳妇的姑姑,孙媳妇就不能放过他们,当我们王家的人好欺负呀。”

    王夫人可不认为王熙凤是在为她考虑,偏偏王熙凤就打着她的名义,让她不得不说话,站在那儿不说话,未免显得她这个做姑姑,做婶婶的薄凉了,“熙凤,你嫁进府里不过几日,日后再处理也来得及,何必急于这几天。”

    “我的好姑妈诶,我若是不关心你,谁来关心,一笔写不出来两个王。”王熙凤道,就是要恶心王夫人。

    王夫人转头看向贾老夫人,满眼无奈,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宝玉。

    贾老夫人见此,叹了一声气,“如此,罢了,凤丫头就先别管这些事情,交给你姑妈。”

    “老祖宗这是怨怪孙媳妇了?”王熙凤坚强地挺立着,这时候可不是哭着跑出去的时候,这可不符合她的个性,只怕说出去了,也没人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孙媳妇就不该关心姑妈?关心婶婶吗?”

    “都说了,这一件事情就这样了。”贾老夫人道。

    “这可不行!”王熙凤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这一件事情过去,“孙媳妇嫁进来之前,便听家人说,说这荣国府是大老爷继承的,日后是我夫君琏二爷的。不让大太太管家也就罢了,怎的,我王熙凤不能管,让二房管去了?”

    王熙凤就是要闹,直接说出来,不跟他们装傻。

    贾老夫人的脸都要青了,府上从来就没有人敢违背她的意思,之前,大儿子违背了,如今新进门的孙媳妇也这样。

    “瞧瞧,这就是你的好侄女!”贾老夫人指着王熙凤,看向王夫人,“我贾家,只要有我在一日,就轮不到你们做主!”

    “一朝天子一朝臣,上皇都不管皇上了,没把皇上的皇位给其他人,老祖宗怎的还要把大房的给二房吗?”王熙凤本就是一个心狠的人,她已经跟贾琏说好了,她一会儿连夜就回娘家。待明日,贾琏再沐浴更衣去长宁侯府,总要说出二房一个一二三四五条的不对。

    荣国府的宅斗之火正在熊熊燃烧,隐身在旁边看着的黛玉只差拍手叫好了,这个年代没有wifi,就只能靠他们直播宅斗大剧了。兴许她可以弄一个记录法器,把这些都拍下来,剪一剪就可以播放了,还不用组建剧组人员拍摄。

    “也不埋没你,许的不是二爷身边的小厮,是铺子上管事的侄子。”王熙凤还没有嫁进荣国府时,便是有了打算的,太好不成,太差也不成。太差的话,只怕平儿不甘心为她做事,太好了,王熙凤又想到剧情书里的情节。

    “谢谢奶奶。”平儿跪下给王熙凤磕头,主子还是要用她的。虽说主子没说哪家铺子,但她隐约能猜到,也见过那管事的侄子。那管事的侄子很年轻,也算是有些本事的。要是做得好,以后未必就不能成为铺子的管事。

    既然成不了姑娘的姨娘,那通房丫鬟也没那么好当。主子的意思这么明显,倒不如就嫁了。

    平儿心里有了计较,若是主子真给她配一个差的,她还要搏一搏哩。

    当琏二爷回屋时,平儿便识相的退了出去。

    “说什么秘密的?”贾琏跟王熙凤熟识,不是成亲当日才见的面,因此,贾琏跟王熙凤说话倒是没有那么多讲究,也不怕新婚妻子娇羞。

    “还能说什么,不过是给平儿找个夫家罢了。”王熙凤趁此拉着贾琏,又左右看看,跑去关上门。

    “这是……”当王熙凤走到贾琏面前时,贾琏便把人拉进怀里,还想着亲热呢。

    “二爷。”王熙凤推开琏二爷,“我可是有话跟你说的,别动手动脚的。”

    “有什么话,便说。”贾琏轻咳,仿佛他刚刚没有轻薄之举。

    “这荣国府是谁的?”王熙凤问,“是大老爷的,还是二老爷的?”

    “自是我父亲,你公公的。”贾琏回答,“这有什么可说的。”

    “说是公公的,可是你瞧荣禧堂住的是谁?”王熙凤必须跟贾琏掰扯掰扯,别白白帮了二房,“外头又是如何说的,说你二房的内管家。”

    “二婶可是你姑妈。”贾琏疑惑,王熙凤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他听了确实觉得可气,又觉得那不过是外面的流言蜚语,当不得真,只不过二房确实住着正房。

    “姑妈又如何,哪里比得上你我夫妻。”王熙凤伸手戳了戳贾琏的手臂,他们如今感情倒是还好,还可以跟贾琏说这些。要是等到剧情书的后面,只怕她说什么都是无用的,趁着贾琏肯听她的时候,她自然要多说些,改造贾琏一二。

    贾琏听此,颇为感动。他父亲贾赦如今十分不喜欢二房,特别是上次还户部欠银的事情,两房表面上看着还是关系不错。实则,一戳就破,经不起风浪。、早前,贾琏觉得去王熙凤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后来出了户部欠银的事情,贾琏又担心,怕王熙凤日后站在王夫人那边。如今,他听了王熙凤的话,自然十分欢喜。

    “不说别的,你有一点必须改正,别香的臭的都往屋子里拉。”王熙凤道,新婚期内,两人的感情确实好,可是他们没成亲时,贾琏可就过女人的。

    “都听你的,都听你的。”这一会儿,贾琏正感动着,哪里会反对。

    “不是听我的、”王熙凤解释,“你瞅瞅长宁侯姑父,姑父的后院可是只有姑姑一人的,你若做得好些,害怕不入姑父的眼,太上皇可就在长宁侯府隔壁。”

    贾琏本就是一个聪明人,如何不明白王熙凤的意思。他又想到那日林家从扬州乘船到了京城,他本是去接姑姑一家到荣国府的,后来黛玉便嗅出了他身上的脂粉气息,那场面颇为尴尬。姑父和姑姑均是不喜的,那黛玉嗅觉灵敏,姑父后院只有一个姑姑,怕是个宠女儿的。

    “你当姑父为什么封侯,当真是因为宁荣两府还了欠银?”王熙凤不懂得朝政,但不妨碍她按照自己的想法胡编,为了让贾琏听话,她也是蛮拼的,“不过就是找个借口封侯罢了,公主的父亲,身份自然得高些。”

    贾琏点头,他早就听到外面的传闻了。可怜老祖宗还认为是姑父占了二叔的侯爵之位,却不想想,要是还了户部欠银就能封侯,那些人早就还了。

    “正是这个道理。”贾琏认可王熙凤的说法。

    “可不要怨怪我不让你碰那些妹妹。”王熙凤笑着道,“若是你能忍住,打发了他们。过些日子,再上长宁侯府,多请侯爷教导教导也是好的。”

    贾琏眼睛一亮,最近,他都不大敢上长宁侯府,一是贾老夫人跟姑姑等人起了嫌隙,再来就是那次码头接人的事,只怕让姑父他们不悦,不好随意上门。码头事件后,姑父倒是也有来荣国府,只是对他颇为不屑。

    脂粉气味重到熏到人家的宝贝女儿,林如海怎么可能随意就对贾琏有好脸色,一个浪荡子而已。

    “今儿,二婶交出一部分管家权力。”王熙凤道,“这荣国府本是大房继承的,就该回归大房,那些奴才要是不听话的,就该打发出去。他们用的是公中的银钱,可那公中的银钱是荣国府的。就是分家,他们也分不得那么多去的。”

    王熙凤打算大干一番,这就需要丈夫的支持,还可能需要贾赦的支持。别到时候出了状况,大房内部给她添乱,那她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处说。

    贾琏紧握着王熙凤的手,他算是没娶错人。他贾琏说是主子,可是老祖宗身边的丫鬟,他得讨好着,王夫人那边的陪房也能给他脸色瞧,这算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