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赴死刺杀

字数:405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窗外天光昏黄发黑,夜色逐渐笼罩大地。

    在座的各位因为突然到来的战争和商团惨变,脸色都凝结了一层霜。

    发一背着窗沿坐着,视线在屋内被烛光照耀的众人脸上走了一遭。石头、柳枝两人平时大大咧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此刻倒是神色最为凝重和无奈;其次是抿着薄唇的吴婷,她柳叶一般的秀眉微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武不常军旅出生,一生大起大落历经波澜,这一次的剧变也许在他看来并不是最惨,所以发一见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话,但快要开口之时,却又如何也没说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最后,还是坐在案首的吴冕扫了在座一眼,率先打破了平静。

    吴冕定气凝神,泰然自若道:“虽然这一次商团损失惨重,幸而我们都还坐在这里,比起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来说,我们算是好的了。”

    吴婷是个性格坚毅的女人,尤其有任性,她见父亲这么说了,也正了正神情,道:“是啊,如今之际,是尽快找到田大人和苏大人的下落,他们两人在昨天被士兵冲散,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柳枝,这件事你就和石头下去办吧。”

    “好的,小姐。”柳枝抬起头道。

    吴冕罢了罢手,叹了口气道:“不用了。”

    他的语气有些迟疑,最后还是不忍道:“田大人和苏大人已经找到了。”他看了众人一眼,“他们已经死了。”

    “什么?”大家都十分意外。

    吴冕叹息道:“是节度使大人的士兵找到他们的,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兵荒马乱,生死都是十分渺小的事情。”

    对于这一句话,武不常倒是十分的赞同。他曾经南征北战,死在自己面前的士兵兄弟何止千万?那些生离死别产生的情愫早在几十年前对于他来说就已就免疫了。

    “如今之计,是早日拿回被夺去的商团十万两银子。”吴冕的表情放缓,“节度使大人那里我已经报告说明了,并且也答应替我们商团追回钱银,不过,文氏商团和蔷薇商团如今依附刘信义大军,一同北逃宣钦,这件事情还得有个随军缉拿的人。”

    他看了一眼发一,“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如今杭州城战乱刚过,市场交易需要及时正常的开展,而我又被节度使大人任命为杭州的通商财务官,暂时不能离开杭州了。”

    “好的,大人。”发一郃首道。

    吴冕看着他,面露微笑。

    ※※※

    送菜的伙计推着独轮车来了。

    “这是大人派发给这里的蔬菜和****良压着声音,装成一个老头子的样子。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说是一起前来送菜的,其实是文氏商团护卫里的精英,还有十余人,被他分别安排于几个墙落,只要天色黑了下来,他杀掉几处巡逻职岗的士兵,发出暗号,十几个敢死精英将马山鱼贯而入,为义父报仇。

    文良并未引起士兵的怀疑,将蔬果送至商团厨房之后,在独轮车下,微量抽出了十余柄亮晃晃的长刀。

    他自己的是随身携带的柳叶软剑,趁着卫兵巡过之际,抽出数枚极少使用的细剑暗器,射死几个了院落的几个护卫,发出一声夜莺般的鸣叫,正式宣布此次暗杀行动的开始。

    十几条绳索越过围墙,紧接着一个个蒙面黑衣人翻进了墙院。

    文良把长刀分发在他们手中,又将队伍分成四组,每组四人,分别向不同的地点和目标行去。

    此行他报了必死的决心,但义父之仇,生死必报,所以一身黑衣蒙面的文良直接奔向了发一的房间。

    还在门外,发一就听出了走廊上稀稀疏疏的奔跑声,这种声音绝对不是巡逻护卫和士兵发出来的,他心下起疑,喝到:“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他,一个黑衣人破窗而入,自腰间抽出一柄极薄的光洁软剑。

    虽然蒙着面,但发一依然辩认出了那双冷漠且俊秀的眼睛。

    “文良?!”他的声音又惊又怒。

    文良一个字都没有说,回答发一的是他冰冷刺过来的长剑。

    同时,旁边几处房间均传来刀剑相接的打斗声,十分喧哗,发一担心吴氏父女的安慰,后退避过刺来一剑之后,抽出挂在床架之上长剑,卸去文良几招凌厉的攻势,自敞开着的窗户跃了出来,急忙向吴婷和吴冕两人的住处赶去。

    文良紧跟其后,既薄且长的软件如贴身毒蛇一般追身而来。

    “哥——”黑暗中,发一听到了石头的一声长呼,接着便看到了冲杀出来的石头。

    “先去保护大人和小姐。”发一说道,回头又与文良缠斗一处。

    文良本就是极其厉害的剑术高手,武功深不可测,剑法简单凌厉。发一不得不转身招架。文良对于他来说本就有着深仇大恨,当初两人那点交集,在卫城整座城镇的深仇大恨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况且,当年不就是为了深入了解卫城的布防而接近自己的吗?

    发一每次想到这里,就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他与文良交战数十回合,两人不相上下。而另外一边,文良显然低估了吴氏商团此刻的战斗力,以及这边的兵力布防状况,同时,发一在武功方面的造诣更是突飞猛进。

    文良一时奈何不了发一,而另外一边,吴氏父女二人在武不常和石头、柳枝以及闻声而来的卫兵保护下,已经逐渐从围杀中退了出来,反而,随同文良一同前来的敢死队们正在逐渐被围剿杀害。

    文良虚掩一剑,几步跃至同伙身边,左右杀了两个士兵,解了燃眉之急。发一追身制止,又和他站在一起。

    “少主,你先走吧,这一次刺杀算是失败了。”几个杀手组成一个防御阵,其他的同伙都已经死了,就剩他们几人了。

    文良没有说话,依然和发一剑来剑往。

    “少主……”喊声未完,又一杀手死在长矛之下。

    文良抽出一枚短剑,黑夜中捏在手中,猛然飞射而出,如一道寒星。

    “发一,小心!”吴婷身在护卫之中,但目光中看到文良手中的暗器,不禁失声喊道。

    原本,文良准备在发一不经意之间用短剑对付发一的,但是就在这一呼之际,他忽然改变主意了。

    一剑之后,原本射向发一的暗器,文良改向吴婷了。

    之间一抹寒星飞速射向吴婷。

    发一长剑直驱,刺中文良胸口,立即便抽剑去挡。

    但速度仍是慢了半分。

    说时迟,那时快,明明众人不知如何反应之际,就连吴婷都感觉死亡已经降临自己了,偏偏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吴冕竟然已超常的速度挡在了吴婷的前面。

    “嗖”的一声,短剑射中吴冕背心。

    吴婷一声尖叫,将父亲扶在了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