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援军到来

字数:661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徐鑫大军号称八万,统福建、江西之众,讨伐关东刘仙芝、黄巢义军。拔营之初,又有信使来报,浙西节度使刘信义招兵买马,东夺舟山、北犯绍兴,杭州等地,于是福建节度使兼招讨使——徐鑫挥兵绍兴和杭州二城。

    此二城为北上要道,且富饶无比,若为敌军所夺,则北上要道被掐咽喉,大唐富饶被夺腹心。

    刘信义深知要害,立即命手下一万镇守杭州南城,亲自率领剩下的近二万余众兵士驱除城中五千浙东军。

    且说发一与文良决一死战数百回合,被武不常和石头、朝阳拉回军中,见刘信义大军兵分五路,城中由南向北,地毯式扫荡而来。

    浙东军先锋官孙振在武不常和发一等人建议下,把近五千骑兵聚拢一处,自北向南,反向逆行。因大雨未停,房舍纵横,刘信义大军虽分五路逐渐形成围困之势,却也一时难以绞杀,而浙东军先锋军均为骑兵,在发一、武不常等率领下,在城中来去冲杀,但因为要护卫受伤部众和商团收集起来的老弱妇孺,一时间也难以突围。

    刘信义见浙东军借助雨势与城内房舍街道周旋,自己两万大军竟奈何不得区区五千骑兵,不由指天怒骂,天不助我。忽又有兵士来报,福建节度使徐鑫大军已经离城不过三十里,弹指间即到,于是刘信义只得统筹兵士,冒着大雨,向北而行,竟然逐渐出了杭州北门。

    浙东军势单力薄,无法阻挡,只得任由刘信义离去。

    刘信义浙西军退出杭州,向北离去,杭州城头由此又竖起了大唐之旗,然后兵士肃清街道,扫敌余患,暂且不表。

    再说发一和武不常、石头等拒敌有功,孙振叫来官士,为三人一一记录功爵,发一因为自己只是商团护卫之由一一拒绝,“我们最多不过商团护卫此次响应知府大人征召,自愿入伍护城,功劳就不用记了,倒是知府赵立大人誓死守城,若没有赵大人同仇敌忾,只怕昨夜杭州城就已就沦陷。”

    孙振见三人坚持不受功勋,也没有办法,于是排遣一百兵士护卫吴氏商团,商团众人一夜未睡,在兵士的护卫下,回到商团驻地。

    发一和武不常检查了商团损失死伤,这一战中,不仅藏银被夺,而且护卫仅存七名,田、苏两位商团大人在乱军之中不知所踪,整个商团,加上发一、武不常、石头、吴氏父女,一共只剩下十二人。

    之前富足无比的吴氏商团,突然一夜之间,一贫如洗。

    看到吴冕父女二人都有些失神,发一也不知如何安慰,反倒吴冕看出他的心思,道:“大丈夫行于天下,自当有起有落,今日失去的,未必明日就得不到,我当年便是白手起家,以后东山再起,又何尝不可?”

    语气之中,尽是傲气之色。

    吴婷亦点了点头,面带笑意的看着发一。她见发一从昨日夜晚奋战至今,神色之中略有疲惫之意,心中也十分怜惜,“你累了一晚,如今终于太平,也下去休息吧,一切等睡好了之后再说。”

    这一休息,就到了下午。

    醒过来时,发一出门便看到了屋外的护卫变成了另外一番甲士,而守卫的将领,竟然是擢升百夫长的朝阳。

    发一恭喜他,朝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道:“因为之前犯下的错,所以母亲嘱咐我,一定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所以打仗之后,我每一次都冲在最前,幸而大难不死,所以得了许多军工。”说着,他看到发一的脸上笑意更甚,“发一哥你这么永无,冲锋杀敌,挡住了敌人整晚的进攻,之前节度使大人已经说了,会重重奖励你的。”

    “节度使大人?”

    朝阳解释道:“福建节度使徐鑫大人的军队已经入城了,我们将军已经把你们的事汇报给了节度使大人。”

    正如朝阳所说,福建节度使,兼招讨使徐鑫大军入城,统一军工,颁奖封将。

    傍晚时分,徐鑫召见了发一等吴氏商团众人。

    在听说了吴冕自发组织商团护卫加入民兵护城之后,徐鑫不仅奖励白金给予吴氏商团,还任命吴冕为杭州城诸国商事管理财政官,管理诸国驻地商事秩序和经商往来。

    徐鑫又想要拜发一和武不常,石头为大将,发一委婉拒绝道:“多谢将军美意,我与师父三人本乃渤海之人,诸多机缘巧合才来到杭州,遇到这件事,我们本来的打算只是做个商人,眼下还没有从军的打算。”

    当下大家都觉得一旦从军,只怕届时都会分开,都是不舍。

    徐鑫见他们都是默然,也不强求,但是直言道:“现在,河北,山东等地匪民流寇众多,光刘仙芝,黄巢等草军就攻占了曹州、濮州,而且还有十余人占领山头,各自为王,一些远离朝廷管束的藩镇节度使也意图谋反。”徐鑫说着,目光看着他们,道:“只怕天下又到了动乱的时候,不管你是哪一国人,重要的是你们身具统兵将帅之才,理应在乱世之中站出来,为天下人民的安宁做一份贡献,如果不是如此,你们又何必为护卫杭州而战呢?”

    其实徐鑫的话不无道理,只是发一从小憎恨杀伐,这两日领兵杀敌,因为大唐援军尚未到来,实属无奈之举。

    见发一沉默,而武不常则惦记着有朝一日回到渤海,重振渤海王室一事,当然也不希望发一就此留在这里。

    徐鑫看着他们,忽然道:“山东河南两地,距离渤海十分之近,如果草军(刘仙芝、黄巢属下之军)攻克两地,定会进犯渤海,这是不容置疑的,眼下,草军在河南山东等地聚集旧部,招兵买马,这不仅仅是为了大唐,另一方面,这也是在为以后的渤海安危付之努力啊。”

    这话倒是让武不常面色沉了下来,他之前任“武陵将军”,当然知道渤海地理,虽然渤海三面环海,但却与山东河北河南等大唐重地接壤,徐鑫之言,却在情理之中。

    “这让我考虑一下吧。”发一说道。

    刘信义大军逃出杭州城,一路北上。因为与浙西接壤的西北方向乃宣钦,宣钦节度使张广山乃刘信义表兄,出了杭州城一路经大道北上,即可到达宣钦宣州。

    宣州乃是宣钦军政重地,宣钦节度使张广山驻军正是在此。

    而此刻的行军途中,许久未曾露面的蔷薇夫人正在安慰文良:“文大人既已逝去,文公子应当继承文大人生前遗志,不要一直对仇恨耿耿于怀,图谋大事,才是至关重要的。”

    “大志?”文良道。

    蔷薇夫人道:“难道文大人生前没有和你说起他的宏远吗?”她看着文良,目光之中包含着其他的因素,“文修大人一直主张在渤海于大唐之间进行奴隶贸易,借此积攒丰厚的金钱,以图宏图霸业,主宰整个渤海。”说道这里,她的降低了一分声音,继而道,“进而入主毫州,登上渤海皇帝之位。”

    文良当然知道义父所图,但是,他对于义父的想法始终未曾深究,“现在,我只想为义父报仇!”

    蔷薇夫人看着他,“文大人的仇,是一定要报的,我也会尽量帮你,这你就放心吧,而且,我们商团的生意也会按照文大人生前和我定下的协议,尊照实施。”

    文良只是点了点头,便走出了营帐。

    蔷薇夫人目送他离开,对身边的卫莜道:“文修一死,这商会会长之职我势在必得,你下去联络各为商团首领,拉拢他们,为我所用,这样,未来渤海的天下,将尽会是我蔷薇夫人的天下。”

    这让她想到了大唐武则天,这位千古女帝,九五至尊,区区女性,在男权当道的社会下城外一代女王,如果从今以后渤海通往大唐的海上商路被她所控,那么之要收服文良,那么一切到时候在她富可敌国的金钱面前,将尽数化为虚纸。

    只是,如今看来,刘信义撤出杭州城,这与她的计划有些出入,蔷薇商团的海船仍在海上,飞雪和文氏商团曹猛也许还在驶向杭州的海面上,对于这一件事,她必须要想办法与飞雪会和。

    所以蔷薇夫人叫来王允,安排了他前往杭州港口接应飞雪。

    而刘信义军帐之外,经过一番装备之后的文良拜见了刘信义。

    夺取杭州未得的刘信义心情十分不好,不过看到这个骁勇善战,话语不多的文良前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看到文良的装扮,略一震惊,问道:“文将军穿成这样,这是要去做什么?”

    文良道:“大人,文良决定潜入杭州城,刺杀敌方将领。”

    说白了,其实是为义父文修报仇。

    虽然在文良心中,当年攻取卫城,确实给卫城带来了灭城之祸,但这并不是他的初衷。

    在攻城之初,他还曾劝诫义父,不要以卫城作为掠夺目标,此事不假,更何况,文修临死之前,交代给他的遗嘱,便是为其报仇。

    文良一向听从义父之言,哪有不从之理?

    只是,在见识到文良骁勇之后,刘信义十分不舍,“文将军,你的心意我懂,不过,如今杭州城中全都是福建节度使徐鑫的兵,以及浙东军,只怕你这一去凶多吉少。”

    文良道:“将军尽管放心,文良早已做了必死准备。”

    刘信义见他如此,也不好再劝诫下去,他看过文良的武艺,同时心里也在盘算反攻杭州之事,于是他道:“那这样吧,如股票你获得成功,那就已烟花为信号,如果你得手,只要看懂你的烟花信号,那我便立即掉头反攻杭州。”

    文良点了点头,退出大帐,又领着改了装扮的此刻折返杭州,而刘信义大军停驻不前,又向后退了五十余里,在一处山谷驻扎起来。

    经杭州城一战,文良的武力大大让刘信义震惊,而乱军之中,渤海商团在打仗之中竟然有条不紊,除文修文氏商团个别死上外,竟无一人伤亡,这不得不让刘信义为之侧目,因此,这些人的份量在刘信义眼中也变得重要起来。

    他一边安排快马飞奔宣钦,向表兄汇报此间之事,一边等待文良之讯息。

    而蔷薇夫人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如果文联一去不返,即是死在杭州,那么蔷薇商团将全权接手文氏商团的一切,包括金钱势力,因为凭借蔷薇夫人和文修的关系,想必到时候也不会有人反对。

    ※※※

    是夜,大海之上。

    飞雪所率领的蔷薇商团的海船已经在回到杭州的航线上,不过没想到的事,他们在浙东之外的海面就被大唐海军拦截。

    “匪民起义,草军横行,我们不得不认真检查,请您多多担待。”拦截蔷薇商团货船的将军说着,然后大唐海军军船与蔷薇商团的船驱于同步,大唐士兵登上了蔷薇商团的船。

    飞雪知道他们检查的程序,当然无所畏惧,但是就在士兵检查完飞雪所在的货船之后,跟在后面的曹猛忽然命令海船驶离航线,向东驶去。

    大唐海军迅速追击,追出十余海里之后,曹猛带着手下护卫激烈反抗大唐兵士的检查。

    不过,前来的大唐海军不仅数量众多,兵士质量十分之高,更重要的是他们兵船较小,航行速度更为快捷,且有三个船帆,所以,曹猛终究没有逃脱。

    一查之下,竟然发现后面三两货船仓库里竟然都是从渤海偷运而来的奴隶!

    飞雪大惊失色,赶忙辩解说后面三艘商船是合作贸易伙伴的,并非隶属蔷薇商团,但兵士认定她们使用同样的商团旗帜,应该是为同谋,所以一律按照大唐刑法受理。

    曹猛虽然骁勇,但终究双拳不敌四手,在大唐海运兵士的层层包围之下,束手就擒。

    ※※※

    此刻,天已渐昏。

    一群打扮城北方避难游民的人运转辎重入了杭州城。

    而他们领头的人,正是办成一个长着银白胡须老者的文良。

    入得城中,他们便四散开来,规定日落黄昏,众人再在指定的地点集合。

    而另外一边的吴氏商团之中,发一还在为未来的路在做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