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浙东先锋

字数:691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杭州北门大开,发一却没有出去,而是拦住文修一行,问:“你说你从来不说假话,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敢不敢如实回答?”

    文修被挡住去路,面目之上,闪过不耐,但却并未接他的话。

    “铮”的一声,发一横剑在侧,拦住去路。

    文修冷道:“你这是在找死!”

    发一的目光锁住了文良,扫了一眼杨九堡,虽然他极不愿意说出来,但仍然是指着杨九堡,大声吼道:“当年渤海袭击卫县的就是你们是不是?”

    文良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但也不做答,倒是杨九堡低着头,眼色飘忽不定。

    城楼下,吴婷见发一和石头没有跟上来,又折返回来,正看到挡住文氏商团去路的发一,见发一如此,她以为只是因为商团的事,便叫柳枝商圈劝阻二人。

    这时,沉默片刻的文修冷峻的双眼对视发一,语气冰冷如霜,道:“不错,正是我文修的手段,那又怎样?”说罢,大袖一挥,左右士卒已将发一和石头围在当中,文修策马行去,文良一言不发跟了上去,倒是杨九堡,瞪了发一一眼,咧嘴笑道:“怎么样,你想报仇吗,来呀?”

    发一想起当年种种,海贼入城,文良教习自己剑法,带他四处参观卫城,以如今他的智谋,一猜便知文良其实观赏风景是假,探查地形是真。想到此处,才知道自己不经意之间已经助纣为虐,犯下弥天大错,他虽无勾结海贼之心,但海贼攻城,与他又何尝没有关系?

    卫城数百条人命,王博大人,包括父亲之死,其实都有自己的罪责在里面,自己竟然这么多年以来还总是觉得受了委屈。

    如今知晓因果,实则流放死刑之苦反倒一点也不觉得过分了。

    当下,发一心知痛苦万分,不由仰天长啸,挥剑劈砍。

    石头见仇敌近在眼前,当即亦是与刘信义的浙西军拼命,想要冲破重围,手刃仇敌。

    但他们身边被士兵团团围住,突破不得,竟然只能眼睁睁看着文修一行策马远去。

    正当此时,北门外忽然低声滚滚,响动如雷,只听一个声音高喊:“援军到了!”就看到出了城外的吴冕等人又回到城中,随后冲入大队铁甲骑士,其中可见旗帜之上,绣着一个大大的“李”字。

    “这是浙东节度使李济深大人的‘浙东军’。”吴冕的声音带着一丝振奋,但见护送他们回来的,还有一个铁甲骑士,正护在吴冕身边,向吴婷与发一等人行来。

    “发一哥!”骑士手提长剑,背垮弓箭,摘下头上的铁盔,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竟然是之前离去的朝阳!

    发一脸上有惊喜之色,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朝阳的弓箭之上。

    “借弓箭一用。”发一道。

    朝阳当即把弓箭抛了过去,而城门处,源源不断的浙东军正驶入城内,杀向同样攻入城中的浙东刘信义大军。

    石头猜到发一所想,立刻跃上马背,这时,只见发一策马奔腾,向文修一行离去的方向追去,石头策马跟上,回头对朝阳道:“大家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收回目光,又向柳枝点了点头,即刻向发一追赶上去。

    前方,忽闻浙东李济深大军突然入城的消息让刘信义猛然大震,立刻率军来击。

    而发一策马奔出数百米之后,终于在一条长街之上望见匆忙奔赴刘信义大军的文修一行。

    发一策马奔在相隔的另外一条长街,驾马狂奔,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似乎每一下都在敲打着他干裂的心,他的人影在房檐屋舍之间忽隐忽现,然后在马背上站了起来,躬拉满弦,对准了同样在另外一条街道上奔行的文修一行。

    另一条街上,同样在马背上快速奔走的文良亦发现了发一,他看到站立马背的发一弯弓拉箭,心里寒意非常,做好了随时劈落来箭的准备。

    发一的身影飞速又被另外一座房舍隐没,而当再次出现之时,他手里的箭已离弦。

    三支利箭,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多夺命而来!

    文良心下大骇,他劈落自己迎面的一箭,万万没有料到还有两箭会射向义父和杨九堡,当他想要挽回之时,已然来不及了。

    另外两箭,一箭正中文修脖颈,箭尖自文修右侧脖子穿过,从左侧贯通而出。另一间正中杨九堡胸口,使得杨九堡“哎哟”一声,差一点跌落马下,他从怀中拿出一个被箭射得凹陷进去的银盘,绝望之极,脸上绽放出从未有过的笑,“原来是我爹给我的护身符救了我,哇哈哈,老爹保佑……”

    可他的话说道这里,就被他的小跟班使了个眼色闭嘴了。

    因为文氏商团首领,文良的义父长箭穿喉,滚滚血水此刻不住的从嘴里吐了出来。

    文良抱着怀中即死的文修,一双冷目之中,终于包含了前所未有的悲痛与决绝,泪水与仇恨。

    “义父……”他大喊着,虽然文修从未当面赞扬过他,从小只会以冷酷手段,甚至是惩罚对待他…

    文修双目圆睁,遍布血丝,一双干枯的老手死死抓住射穿自己脖子的箭羽两头,脸颊红到极处。如此惨状,吓得一边的杨九堡看都不敢看,赶忙把万幸之中救下自己一名的银盘丢了,怕文良一个愤怒杀了自己。

    文修强忍着最后一口气,面目狰狞的吐着血,道:“给……我……报仇!”

    断断续续说完四个字,一口血水再次涌上,吐出来之后,终于头一歪死了,但是两手却仍旧死死抓着脖子两侧的箭羽。

    对面,站立马背的发一始终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他终于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害得卫城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的海贼头子死在自己的眼前了。

    身后,石头和朝阳也赶了上来,还带着浙东节度使李济深的“浙东军”。

    “吴大人和小姐以及安排好了,你们放心吧。”朝阳说着,三人遍领兵一起向前方的刘信义大军杀去,刚好,又遇上退回来的武不常一人。

    武不常道:“我们先撤,前面的敌人好生厉害!”

    发一看到前方都是身穿重甲的重装骑兵,数量众多,奔杀而至,而自己几人离后方浙东援军本部尚有一段距离,见师父已经回来,于是勒马回走,不过,隐入刘信义大军之中的文良那双冰冷彻骨的目光,一直死死锁着发一。

    原来这一部浙东军乃是浙东军先锋骑兵部队,只有五千人,为了及时增援,才马不停蹄赶至杭州城的。

    此时刘信义大军入城,尚未完全占领杭州,又与南下驰援的浙东军李济深先锋部队在城中展开厮杀,两军展开巷战,虽然此刻刘信义大军人数仍然占优,但城中作战,不比平原开阔地,可以摆开阵势,任意冲杀,所以仍存三万余众本部的刘军并未能在短期之内,获得绝对取胜优势。

    就这般又杀了两个时辰,届时天已大亮,但东天乌云密布,忽然电闪雷鸣,几声滚滚惊雷之后,天空下起滂沱大雨,雨势甚大,打得人脸面生疼,双眼不能视物,甚至连射出去的箭羽都被雨水中途打落。

    刘信义大军攻势受阻,发一等人和浙东军获得了一丝休息之机。

    “朝阳,你是怎么变成士兵了?”发一和石头、武不常等部众躲入一排房舍下躲雨,大家都被淋得和落汤鸡也似,一个个狼狈不堪。

    朝阳听他问话,目光看了一眼发一,喊着愧疚道:“上次……发一哥放我和娘离开之后,我就带着娘回了老家,只是刚走到一半,就遇上了赶至杭州驰援的浙东大军,一问才知,杭州城出了大事,我因为发一哥的事一直愧疚在心,娘便鼓励我从军改错,所以……我就入了浙东军,想着这样,也许还能再次遇见你们,本来,我是没脸再见你们了的……”

    发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浪子回头金不换,过去的事,不用太放在心上。”

    “恩。”朝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发一又问他娘的情况,朝阳说是寄住在老乡家中,等解了杭州之威,再去接回老娘。

    众人聊了片刻,雨势稍减,刘信义大军再次发动攻势,发一、石头、武不常、朝阳四人冲杀在阵前,协同五千浙东军大杀四方,俨然有“万夫莫敌”之勇。

    刘信义大军纷纷避退,不敢接其四人锋芒。又过许久,知杀得当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刘信义好不容易攻入城中,虽然都是本部精英,但忽然地方阵营冒出的几名虎将却着实让他心惊,可恨天不如愿,此刻又下起滂沱大雨。虽然厉声急攻,但收效甚微。

    “那是何人?”远处,浙东军先锋大将孙振在另一条街与敌厮杀,他见朝阳周围三名骑士纵横敌军之间,左右砍杀敌人如砍瓜切菜,来去自如,不如当即心惊。

    左右报他:“回禀将军,那三人我们都不认识,应该是这小子的熟人。”

    先锋大将孙振看着四人周身的敌军尸首,长生感叹:“真乃蜀军虎将啊。”心想,此战之后,他一定要给这四人记首功。

    此刻,敌方阵营。

    往日刘信义军中几名大将在昨日就有几名死在发一手上,先锋大将黄俸更是万军之前,被敌将一招毙命,这让余下众将均有“谈虎色变”之感,只要看到这个“银甲将军”便心惊胆寒。

    突然,一名灰衣男子自刘信义大营中充斥而出,手执长剑,不穿盔甲,策马奔入乱军之中,横冲直撞,肆意冲杀,一连斩了十余人,好不威武。

    刘信义心中大喜,问左右:“那是何人?”

    有人认得那正是随身跟在文修身边的少年,便说出了他的来历,刘信义不禁感叹:“文修虽死,文良尚在,虽惊不惧。”

    远处,文良显然是奔着发一去的。

    他策马冲杀,直奔发一,左右砍杀浙东骑兵,势如破竹。

    这边,发一同样看到了策马奔驰而来的文良,文良恼他今日杀父,飞雪钟爱之恨,而对于发一来说,文良有欺骗引祸,杀父毁城滔天之罪,当初形似肝胆之交,今日已然称为不共戴天仇敌,二人策马相向,迎面杀来。

    只见两人均是一路砍杀左右,人挡杀人,佛挡弑佛,隔着数百丈之遥,数息就要迫近。

    浙东军先锋孙振左侧杀敌,见敌方阵中忽然多出这么一员竟不穿铠甲的勇猛之士,他扫清周身去路,驾马迎敌,从侧面策马杀来。

    文良奔马途中,突闻身侧强敌,他此刻只想与发一决一死战,不想他人打扰,立时自湿漉漉的身上摸出一物,射向身侧之敌。

    孙振“哎呀”一声,坠下马来,胸口之上,已多了一枚细小长剑,他后面的浙东兵士见先锋官坠马,慌忙上前扶了下去。

    由此大雨之中,发一与文良二人终是战在一处,双剑交接。

    轰隆一声,一道闪电赫然炸开,似乎要劈裂天地,突然之间,雨量又增大了。

    而战阵之中,发一与文良的战斗已然是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

    两人招式都极其简单,但却每一招都快捷无比,招招致命,雨水打在两人脸上,剑上,将两人身上护砍的伤冲刷得泛起白色。

    但两人谁都不会停下来。

    他们知道,今日此地,两人只能有一个活着离开。

    两人交战数十回合,双方你来我往,互有损伤,不是发一刺中了文良的肩,就是文良划破发一的腿,到了一百回合之外,两人手中之剑都已尽是缺口,两人的脸亦完全泛白,毫无血色。

    “想不到文修这个义子武艺竟如此之高!”坐镇浙西大军阵营的刘信义心里又惊又喜,他看到文良与发一二人之剑纯粹是私人角斗,虽然此时二人还未分出胜负,但他知道,不论谁胜谁负,都将是你死我亡之境。只怕活下来的那个人也是九死一生。

    因此,他急忙调兵遣将,增援文良。

    而发一这边,石头和文良又岂是不知二人之状,只是甚至发一此刻心境,众人不敢打乱,如今见浙西刘信义大军从后方支援,当即石头与武不常,朝阳也率军上去驰援。

    发一与文良二人此时已斗了数百回合,二人早已精疲力竭,只是被人轻轻一架,便架回各自军营。

    正在这时,刘信义兵士来报,说杭州城五十里外,发现福建节度使徐鑫大军先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