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杭州陷落

字数:357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杭州城南门,在刘信义大军第六次攻城冲击之下,终于被攻城车推倒大门。

    刘信义大军攻入城中,杭州知府赵立亲率余众,与发一和武不常携手抗敌,展开街道之间的巷战。

    赵立本是文人,面对涌入城中的刘信义大军,竟然拔剑冲上,立时便被冲进来的兵士斩于马下。

    不过,退守城北的街道被发一和武不常镇守,冲入的敌军想要上前,被发一和武不常来回冲斥,几个回合,便斩杀十余人,兵士见其骁勇,竟一时不敢上前,只得退后射箭。

    但街口巷道,道路纵横交错,只要停滞射箭,发一和武不常便分兵躲入一个巷道之中,突然又从另外一条巷道冲杀出来,展开纵横巷战。

    如此来来回回冲杀,竟有数百死于二人之手。

    这时,刘信义已入得城中,见军队进程缓慢,忙追问原因,左右将他护送至兵士之前,与正在巷战的发一与武不常隔街相望,只见二人不过率众百人,竟扼住道路咽喉,且战且退,攻守自如,不由心里感叹,“那个银甲战士,不就是牛角山外,斩杀黄俸邹勇的将军吗?”

    “正是!”左右禀道。

    话声落下,杭州城东北和西北两个方向,突然两片红光照亮半个天空。

    此刻夜色渐明,东方天空已浮现鱼肚白,看着城中两处红光,刘信义不由心底大震,“不好!”

    他才说出两个字,就有兵士来报,说杭州城两座粮仓已被大火烧毁。

    刘信义心里其实已经猜到几分,但亲耳听到此时,心里着实气得不轻。

    “不过,杭州城富甲天下,就算你烧了粮仓,这整座杭州城中的闲散粮食,都能够我军补给一年。”刘信义说道,“让其余人等快速入城,搜集粮食,城中反抗者,杀无赦!”

    说罢,目光又瞧着且战且退的发一和武不常。

    眼下,发一率领的是仅存的一百余名由士兵和民兵组成的混合部队,虽然战斗力良莠不济,但因都骑着坐骑,机动性十足,因而能在街头巷战中来去自如。

    再加上刘信义把本部骑兵按住不发,因而也从侧面减轻了发一的对敌压力。

    又在来回杀了几个回合,忽然身后一骑飞奔而来,报告发一道:“将军,城北有敌军拦住商团去路,石头将军让你前去支援。”说完,又飞奔而回。

    武不常也听到来报,左右斩杀两名执矛兵士后喊道:“你快去吧,这里由我退守。”

    发一勒马急转,便带着十余人向城北冲杀而去。

    此刻杭州城北。

    急速撤离的吴冕和吴婷等商团妇孺被拦在了杭州北门出口。

    城门之前,文修策马而立,在他身侧,正是文良与杨九堡立在周身左右。

    而石头和柳枝正领着数十名士兵与跟随文修一同前来的百余名刘信义的浙西军混战。面对几倍于己的敌人,士兵们很快便被悉数斩杀,而石头和柳枝眼见就要支撑不住了。

    文修阴沉的眉目冷而毒辣,道:“吴冕,说出吴氏商团的银钱藏地,或许我可以饶你们一条性命。”

    吴冕与田,苏两位商团首领早在之前,就已将商团大部分财产藏了起来,此番眼看出城,竟被文修所截,在检查一番,只看到吴冕带着一些细软出城之后,文修因而由此一问。

    “你这是做梦,文修,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吴冕捏着拳头道。

    文修冷冷的道:“信不信由你,不过如果你不说,我相信你一定会亲眼看到你那美丽的女儿死在自己眼前。是钱重要,还是女儿重要,你自己斟酌。”

    “真是卑鄙无耻。”吴婷骂了一句。

    不远处,石头因为以寡敌众,一不留神,肩上被人刺了一枪,而他的头盔,也早就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而此刻杨九堡这个仇人就在眼前,纵使精疲力竭,他也绝不会束手就擒的,同时,看到杨九堡跟随的文修和文良二人,石头甚至怀疑,他们是否就是当年杨九堡在卫县勾结的海贼,如今逃到大唐杭州变成商人了?

    他提着长刀和盾牌,见柳枝气力不支,横砍一刀,逼退众人,一个打滚,与柳枝合在一处,这时,其他的人已经悉数被杀,就只剩下石头和柳枝二人被浙西军团团包围了。

    “你再不说,我就先杀他俩。”文修当即下了杀令,也就在此时,数十名骑兵在发一的率领下从城南飞奔而来,杀入阵中,当即救下被围困的石头,柳枝二人。

    其实吴冕当时就要开口了,眼见发一奔来,又是一喜,但看到眼前之景,敌我相差数倍,他当即便开口道:“文修,我就信你一次,我告诉你吴氏商团的藏银地点,希望你谨守自己的话。”

    文修冷道:“我文修说话从来不屑说假话。”

    当即,吴冕只好无奈告诉文修藏银之地,文修命人前往查看,确认之后,果然没有食言,于是让开出城道路,让吴冕一行通行。

    城门打开,吴冕等人相继出城,只是跟在后面的吴婷却没有发现发一和石头跟上前来。

    身后,发一手执长剑,披头散发,身上脸上,都是杀人溅射的血迹,穿戴的铠甲也破了几处,他的目光深邃的扫过文良,心里已将当年的一桩旧事回忆了起来。

    当年杨九堡与其父勾结海贼,欺骗他们修缮海贼船,继而海贼攻入卫城,父亲身死,另外,眼前的文良告诉自己他不过是一个游历风景的富家少年,发一带他游历卫城山水风景,他传授发一基本剑式,在这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为什么如今杨九堡会跟着这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还有蔷薇夫人,在角斗场之时,他们就是一伙,那文良的身份,难道真的就像他对自己说的那样单纯吗?

    “站住!”发一挡住文修一行去路,目光锁定文良,然后又落到文修冰冷的脸上,“你真的从来不说假话吗?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敢不敢回答?”

    马上的文良目光一直与发一对视,听到他的话声,心里顿时涌出许多莫名的情绪,而杨九堡则惊得差点跌落马背,不过看到自己身边的文修文良,以及这么多士兵护卫着自己,他惊孱的心这才稍微感觉安全一丁点。

    他可是看到发一这个家伙是怎么斩杀士兵的,若是说杀人的话,他倒是觉得发一和文良两个人杀人的恐怖模样是多么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