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兵临城下

字数:360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武起任一部自谷内仓惶逃出,未见身后追兵,他将人马守在谷口,匆忙来报刘信义:“牛角山内果然有敌人伏击。”

    刘信义问:“为数多少?”

    武起任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低头答:“末将只见山石滚木坠落,漫天黄沙盖下,敌人到底有多少,着实不太清楚。”

    “混账!”刘信义大喝一声,就要杀他,“来人,把他给我拉下去宰了,连敌人多少都没看清楚,就给老子逃了回来,留你何用?”

    “大帅饶命啊。”武起任跪地求饶,“请大帅给予末将将功赎罪的机会。”

    左右这时也一齐跪地为其求情,刘信义便挥手再派两千人马予他。

    武起任领着这两千余人,加上先前逃出谷来的一千人,合众三千,又往牛角山行进,这一次他“吃一堑,长一智”,率先命人探查登山的路,无奈,山路被人截断,他便改重装步兵在前,骑兵殿后。

    这样一来,手握厚重盾牌的步兵步步为营,寸步前行,就算遭遇滚木山石,也不至于手足无措,把伤亡减少到最低。

    “这家伙还不算太笨。”武不常笑道。

    发一与他只隔着十余米的中间悬崖,可以隔空喊话,山下敌将改重兵在前,这时发一和武不常这边准备的山石滚木为数不多,还要留来预防刘信义派军强攻牛角山顶,所以崖下的敌人通行。

    不一会儿,武起任的人马便行进到了第一道隘口之前。

    只见巨石堆砌,正当路口,拦住去路。武不常一面派人清理道路巨石,一面通报后方刘信义中军。

    刘信义得知信息后,当即大笑,道:“看来杭州援军远未到来,传我将领,全速肃清路障,进攻杭州!”

    不过这被山石堵住的隘口十分狭窄,而且山石体型巨大,清理起来十分麻烦。

    武起任命军队后退,空出余地,命数百名士兵搬运山石。

    山下众人正在忙活之际,山崖上的发一和武不常觉得时机已到,立即命令士兵将准备好的油桶火药摔下山崖,砸落在隘口山石之上。

    油桶火药碎裂,飞溅的油脂和火药裹得隘口处的山石到处都是。

    “放箭!”随着一声喝令,武起任还未来得及叫士兵退下,正搬运石块的士兵们就看到山崖上数百枚燃烧着的火箭射落下来。

    火箭点燃了被油脂火药覆盖的山石,狭窄的隘口一时间被大火笼罩。

    山下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由于没有水源灭火,火烧的士兵只能就地打滚,但毫无用处。

    士兵撤了回来,武起任将道路被堵的事再报刘信义,刘信义道:“他们这样做绝对是为了拖延时间。”于是命大军灭火前行。

    只是发一和武不常仅带一千人马出城,携带的油桶火药数量不多,均分四份之后,每一处能燃烧的量就变少了。

    第一处隘口的大火烧了数息,就渐渐湮灭,再加上敌军以沙土掩火,在废了一番劲之后,刘信义的先锋军终于翻过第一坐隘口,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花了将近一个时辰。

    于是,发一和武不常率领的千人部队便又来到了第二个隘口,等待敌军先锋部队的到来。

    谷内,好不容易过了这火石一关,爬过被火烧过的山石,武起任与一种先锋军,都已经变成了乌漆麻黑的黑炭头。

    他方才命人传递扫清路障的信息到后方的大帅,不料又是一道堆满山石的隘口挡在眼前。

    武起任只得再命人向大帅禀报当下情况,这时退到第二道隘口山崖上的发一和武不常即刻命令士兵砸下滚木和山石,外加油桶火药,随之射出火箭。

    武起任恨不得骂娘,忙命前方的重甲步兵组成列阵,避退山石滚木的攻击,这样一来,又伤亡百余,被火烧伤几十人。

    后方,再次发现道路被阻的刘信义勃然大怒,他着实想不到对方竟然相处如此狡诈无赖的招式前来阻挡他大军的前进。

    但是这样一来,确实让他大军的行军速度慢了下来。

    如此这般,走走停停,接连遇到四个隘口,每走一断路况,武起任的先锋军都要坐好迎接山石滚木和被大火焚烧的准备,直到通过最后一个隘口的时候,时间已过了近四个时辰。

    这时天已俱黑,发一和武不常已领着部众回到了杭州城中。

    赵立见他二人领千人去,竟一人不少的回来,心里大喜,夸奖赞扬不在话下。

    但此刻刘信义大军终于兵临城下,虽在山谷折损千余,但仍有近五万之数。

    自发一和武不常两人领兵回城,杭州城已紧闭大门,收起吊桥。

    刘信义近五万大军在杭州城外列开架势,排兵布阵,准备进攻城池。

    而杭州城内,虽然此刻已是凌晨,但城墙之上灯火通明,兵士与民众不断把守城公事运送上来。

    滚烫的十余口油锅之下燃烧着熊熊烈火,巨石,滚木堆放在城墙的每一个角落。

    夜空之中,发一与石头巍然站在城楼之上,而武不常已和柳枝前去镇守北门,而东、西两门,乃是杭州城原有守将镇守。

    昏黄的火光将城墙上的发一照得忽明忽暗,面对兵临城下的五万敌军,奴隶出生的发一想不到自己的人生竟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他忽然有一种人生如梦之感。

    就在几天前,他还在因为角斗士大赛加紧训练,他的目的也不过是获得角斗士大赛冠军,然后向吴冕大人学习,成为像他那样伟大的商人,最后能与飞雪走在一起。

    可眼下,他已阴差阳错成为这兵临城下的杭州城守将。

    正在他感叹之际,城下,刘信义雄浑的声音从城外传来:“赵立,本帅命你即刻打开城门,俯首称臣,如若不然,今日便是你葬身之时。”

    发一身前,虽为文官的赵立却也换上了一身戎马装扮,他义正言辞出声呵斥:“刘信义,亏你名字之中还有信义二字,这实乃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如果你还有一点廉耻之心,我劝你即刻退兵,上表自首,或许赵某还可能上书皇上,饶你一条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