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谷口拖延

字数:375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发一与麾下二百骑立于谷口小丘凸处,正当去路,刘信义大军到时,身后远远的传信兵来报,说谷内还有最后一处隘口没有填好,需再要半个时辰的功夫。

    发一望着眼前不远处宛如长蛇一般的刘信义大军,面对五万之众,丝毫不露怯懦。他身后的兵士全都知道,身前这位将领,不过是渤海商人的护卫统领而已,因为身份,原本大家还在怀疑这一个小小护卫统领的真实能力,但是经过发一刚才一回合斩杀敌军先锋大将黄俸后,众位对这个异国将领由心底的佩服了起来。

    只见前方发一面对五万甲士毫不所动,大家心底虽然有些细小的心慌,但有发一挡在前头,大家的心里又稍稍安心。

    一里之外,刘信义大军停了下来。

    刘信义坐在轿子搭成的大帐之上,指着一里外傲然立于马上的发一,道:“那个人是谁?就是他杀了我的先锋官?”

    左右禀道:“是的,大帅,我们的前哨轻骑兵,也都是被他的人射杀死的。”

    刘信义凝然道:“看来,这个人不仅武艺高超,箭术更是超群了?”

    这一次没有人应答。

    “也许是福建节度使徐鑫的先锋部队到了,据我所指,有名的将领当中,也只有徐鑫麾下的李文博有这等射术!”

    刘信义有些怀疑,不过,就算是福建节度使的先锋军到了,在五万大军面前,区区几千先锋部队又算什么。

    “武起任、驺勇,你二人各率二千人马,分两路从两翼包抄,占领牛角山谷口,探清前方是否埋有伏兵。”

    “得令!”两个将领上前领命了去,不久,两路人马分从左右奔向牛角山前凸起的小丘。

    刘信义中军在原地停了下来,因文修昨夜离的杭州城,据文修所说,在离开杭州之时,暂时还没得到援军到来的情报,不过过了一天,兵贵神速,今早赶来的也未可知。

    此刻。

    发一立在丘顶,眼见两路人马从两翼围了过来,他只好旧计重施,单骑策马上前,面对前方千军万马,朗声高呼:“前方肖小,有谁愿意与我决一死战?”

    他的声音雄浑而嘹亮,声波激荡前方,横扫整片大地。

    虽是一人,但竟也有雷霆之势。

    左右先锋武起任与邹勇乃是千军将领,面对一个不过二百将领的挑战,怎能不接,如果不接受挑战,那今后在军中威严何在?

    于是提戟挥枪,两人竟同时向发一冲来。

    发一策马奔腾,向左冲驰,敌军将领邹勇长戟横扫,丈着戟长优势,妄图将发一扫于马下。

    但他不知发一与石头幼年流放离岛,在马场中长大成人,骑马的功夫更是出神入化。

    只见长戟扫来,发一于奔马之上,手抓马身,整个人已跳下马背,与奔马平行,由此躲过扫来长戟,他双脚在地面飞点两步,徒然蹬地,身体又腾空而起,坐回马背,如此神乎其神的骑马技巧,只见他片刻之间,行云流水一般展露出来,当下身后二百余众,无不叫好。

    只见奔马擦肩而过,邹勇挥动长戟,正欲勒马回转,与武起任一同对敌,但忽然只觉得后背汗毛骤然立起,他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邹将军小心!”但听武起任一声疾呼。

    身后,发一取下腰间长弓,拉弓搭箭,“嗖”的一声,前方武起任的话还未落,发一手里的箭已射穿邹勇咽喉,立时倒下马来。

    武起任仓皇回走,策马狂奔,一路撤回军队之中,模样狼狈不堪。

    发一本想追起一箭,但那家伙奔得太快,自己还要守在小丘之上,重施故技,便策马来到身死敌将面前,拔出箭羽,收回箭篓。

    他箭篓之内得箭羽数量有限,可不能随意浪费。

    “这两个废物,现在是什么时候,还顾及着自身面子,现在倒好,真是丢我刘信义的脸。”坐镇中军的刘信义见又折一员大将,心里真是又气又恼,“传我将领,左右两翼攻占牛角山谷口,违令者斩。”

    顿时,军阵之中,响起了富含节奏的隆隆击鼓声。

    发一两侧的两千兵马在距离一里处,立即奔袭而来。

    这两千甲士,冲在最前的是数百骑兵,其后跟着长矛步兵,弓箭手没有配备,俱在中军。

    “大人,最后一个隘口已经填充完毕了。”身后的兵士来报。

    “那好,我们撤。”

    发一立即率着部众奔回谷内,从原先预留的小路奔到牛角山上,与武不常遥想呼应。

    这条小路只够一人骑马前行,待众人上山,发一又命人挖断小径,断了来路。这时,刘信义两千先锋军已奔至谷口,发一的人刚好隐入山体之后。

    两千先锋军来到牛角山谷口的时候,发一的人早就跑得没了影,可是谷内景色悠悠,安静平常,却如一派往日景象,武起任受刚才邹勇之死震慑,不敢领兵上前,只得叫来二十名轻骑先如谷内探路。

    可这二十名轻骑奔出之后,没有一人回来,武起任担心谷内伏兵,只得停驻不前,又想回报帐营。

    刘信义在中军破口大骂:“这个武起任,难道被吓破了胆吗?区区之众,能乃我何?必须立刻进攻杭州,不得在此拖延。”

    随后,鼓声又起,纵然前方危险尚未可知,武起任只得听令前进,他命骑兵在前,步兵随后,自己躲在军队最后面,拖拖拉拉进了牛角山谷。

    发一和武不常领人隐藏在山谷两侧悬崖之上,伺机而动。

    待武起任先锋部队完全进入山谷之中后,忽然头上呼声雷动,正是发一和武不常自崖上冒出了头,领兵吆喝,同时,事先准备的滚木巨石自崖顶纷纷滚落而下。

    滚木与山石接着山势,自崖顶砸落,势若千斤,许多人被砸成烂泥。

    武起任骑马跟在部众之后,忽闻山头人生呐喊,心知果然有伏,慌忙策马而返,奔向谷外,各为兵士见主将逃走,也纷纷掉头出谷。

    可先前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如此慌乱之间,群龙无首,骤然回头,骑兵变作后军,步兵变作前军,这么一来,出谷的路被脚力缓慢的步兵堵着,骑兵胡乱冲驰,一时间谷内人仰马翻,兵马相互践踏。

    发一和武不常率众扔下一些山石之后,为了储蓄力量,并未把事先准备的所有滚木山石,甚至火药油桶投掷下去,只是抛下黄沙尘灰,让敌人不可视物,外加人声呐喊,造成慌乱之势,待武起任逃出谷口,一看余众,竟折了近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