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8章 大长老派系的末日

字数:412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秦渊原以为卢奇文就是混的再差,最起码也有自己的嫡系,对涧山宗的掌控还是有一点的吧。

    结果很明显,他想错了。

    卢奇文现在已经完全被大长老架空了,自己在涧山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否则他就应该能猜到,自己既然能杀了司徒陨,打败大长老,修为肯定是比他们还要高的。

    这么惨的一派之主,秦渊还是第一次看到。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时间去同情对方了。

    卢奇文沉默了一会,突然从扔给秦渊一块玉佩,并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是宗主令牌,以后涧山宗由你说了算,等有了何时的时机,我就把宗主的位置传给你。”

    秦渊是又惊又喜啊,惊的是自己随便来搞搞事,没想到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人家的宗主。

    喜的是既然卢奇文都放话了,那自己大开杀戒清理门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不过自己到现在用的假名字,这就有点对不起人家了。

    当下秦渊一咬牙,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盘托出,说完之后就在一旁陪着小心,准备随时迎接卢奇文的怒火。

    没想到卢奇文只是嗯了一声,饶有兴趣道:“你把自己的真是身份说出来,就不怕我发火吗?”

    秦渊乐呵呵道:“以前怕,现在不怕了。”

    “为什么?”

    “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滚!”

    卢奇文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蹦起来一脚揣在他屁股上。

    秦渊挨了一脚撒腿就跑。

    卢奇文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身影,突然漏出两个黄板牙呵呵笑了起来。

    来到涧山宗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秦渊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除了大长老那帮人比较膈应人之外,涧山宗倒不失为一处世外桃源。

    相比世俗间,少了许多勾心斗角的阴暗。

    而且他这么多年一直在世俗间摸爬滚打,早就对此厌烦了。

    一时之间心中竟然升起了再次隐居的心思。

    仔细考虑几日之后,秦渊奋笔疾书写下家书一封,郑重其事的叫来羊宁,如此这般的盯住了一番。

    羊宁当天便下山而去。

    送走羊宁后,秦渊闲着无聊,带着几名向他靠拢的弟子,直奔涧山宗后山禁地。

    他准备去搞点事了。

    大长老虽然被他打的落荒而逃,但是毕竟人还没死,而且世俗界还有弓长风和翁钰在兴风作浪。

    这些眼中钉肉中刺一日不除,秦渊心中就一天不舒服。

    说来也巧,秦渊一到后山禁地,恰好碰到大长老正在阴阳潭边上打水,脚边上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水桶。

    “呦,以您的身份竟然亲自做这种粗活?真是不可思议啊。”

    秦渊口中啧啧有声,一步一晃的来到大长老身边,两名普通弟子跟在身后有样学样,也跟着一摇一晃的,弄的跟纨绔子弟上街似的。

    “龙康!”

    大长老一看到秦渊就火冒三丈。

    自从他被秦渊打败的消息传出去以后,那些依附他的人突然纷纷离开了涧山宗。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被弓长鸣的下场吓到了,眼瞅着秦渊早晚是要掌权的,他们生怕那天被秋后算账,干脆直接下山了,反正现在没有逆天的天赋,想修真根本就是

    痴人说梦。

    这也直接导致了大长老竟然手中无人可用,连打个水都要自己亲自来。

    他有心直接下山了事,但又怕没有了天魔神丹的供应,翁钰漏出马脚之后,世俗界的荣华富贵也会随之消散。

    无奈之下准备多炼几炉丹药,然后便离开涧山宗。

    谁成想自己竟然这么点背,刚来到禁地就被秦渊碰到了。

    “打住。”

    秦渊挑挑眉毛道:“记住了,我叫秦渊。”

    话一说完也不等大长老回话,拎着寒影剑就蹿了上去。

    他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练熟御空术,生怕大长老见势不妙就御空而行,到时候要想追上他可就难了。

    大长老确实打的是这个主意,一看到秦渊之后,下意识的就像跑,但是又有点不舍得那一桶潭水,毕竟这也是他的劳动成果啊。

    上次和秦渊打了一架之后,他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根本就不够他再放一次蛟龙破的。

    更何况就算用了大招蛟龙破,也奈何不了人家啊。

    还没等大长老想好带不带水桶,秦渊已经迅雷不及掩耳的冲了上去。

    “扑哧!”

    金丹后期的大长老还没反应过来,寒影剑已经破开皮肤,直接插进他的丹田。

    “你……我……”

    一丝鲜血慢慢从大长老空中溢出,然后他才感觉到一阵疼痛从丹田处传遍全身。

    大长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身为一个金丹后期的修真者,没有死在法术对拼之中,没有死在天劫之下,竟然被秦渊像小混混一样,直接一剑给捅死了。

    “什么你你我我的。”秦渊拔出寒影剑拎在手上,磅礴的神念之力一拥而上,将大长老的三魂七魄直接泯灭,这才回头招呼道:“你俩刨个坑把大长老给埋了,记得立个碑,嗯,就写短袖长老之

    墓吧!”

    从一照面到大长老被秦渊捅死,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那两名弟子这时候还在一晃一晃的往前走呢,突然看到如此惊人的一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突然听见秦渊又来了这么一句,俩人都无语了。

    这尼玛是金丹后期的大长老啊,怎么跟个小鸡仔一样,你说捅死就捅死了?

    这个大长老是假的吧?

    关键是你捅人的姿势还这么丑,灵剑是你这么用的吗?

    而且人家都死了还不行?还要在人家的墓碑上写断袖长老,你确定大长老不会起的再爬出来?

    不过想归想,秦渊的话他们要认真执行的。于是两人无比认真的弄来一块碑,端端正正的刻下了秦渊交代的话,而且还很细心的刻上了大长老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