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7章 瓶颈

字数:452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二天。

    秦渊还在呼呼大睡就被人叫醒了。虽

    然以他现在的修为,睡不睡觉都已经没什么影响,但多年养成的习惯是难以改变的。叫

    秦渊的人是卢奇文派来的。秦

    渊不敢怠慢,胡乱洗了一把脸就去找卢奇文了。卢

    奇文仍旧待在那个小山谷里,不过今天倒没有翻地,而是在一处水潭边上垂钓。

    “师父。”

    秦渊在卢奇文身后站定,恭恭敬敬的开口道:“您有什么吩咐?”卢

    奇文把他带进了一个崭新的世界,秦渊对他还是很感激的。“

    坐。”卢

    奇文示意秦渊坐下,慢腾腾的把鱼饵挂在鱼钩上,淡淡道:“修炼进度怎么样了?”

    他表面上漫不经心,实际上耳朵已经竖起老高。修

    真这件事就是一件水磨工夫,不是一撮而就的,而且越到后期,修炼的速度越慢。

    以秦渊那天飞一般的修炼速度来看,如果一遇到瓶颈,对他的心性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不知道多少天才因为初期进展太快,在遇到瓶颈的时候经不住挫折,导致心魔入侵从此一蹶不振。

    因此卢奇文有些担心自己这个宝贝徒弟,别一个不注意就走了前人的老路。

    身为师父,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些告诉秦渊。

    秦渊也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进度是快是慢,挠挠头道:“稍微有一点进展。”

    “稍微有一点进展?那就是进展不大了?”

    卢奇文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果然如此,不管天赋多么惊人,总归还是会遇到瓶颈的,区别只是来的早和晚罢了。想

    到这卢奇文语重心长道:“修真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虽然你天赋惊人进步飞速,但是遇到瓶颈也是不可避免的,你不用担心,这中情况都是正常的。”“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静下心来好好积蓄灵气,然后一鼓作气冲击筑基后期,以你的天赋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进入筑基后期了!”听

    完卢奇文的谆谆教诲,秦渊一脑门问号。瓶

    颈?

    那是什么玩意?

    筑基后期?

    我为什么要冲击筑基后期?我

    现在明明已经是金丹中期了啊?

    难道是我修炼的方法不对?卢

    奇文一通大道理讲完之后,目光一直紧紧的注视着秦渊的表情,看到秦渊表情变幻不定,长长松了口气。

    果然是遇到瓶颈了,还好我说的早,要是再晚上几天,说不定就不可挽回了!

    卢奇文挂好鱼饵往水中甩去,说道:“你冲击筑基后期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说来我给你参谋一下。”秦

    渊都懵了,我特么也不知道冲击筑基后期是什么感觉啊,随便修炼了一晚上就已经是金丹中期了啊。

    这难道是师父在考验我诚不诚实?

    但是这也太幼稚了吧?算

    了算了,谁让他是师父呢?你高兴就好。

    想到这秦渊老老实实道:“没啥感觉啊!”

    “没啥感觉?”卢

    奇文不淡定了。

    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连五感都消失了?

    这下卢奇文连鱼也顾不上钓了,神色肃穆道:“那你平时运转灵气的时候又是什么感觉?”

    想了一下又加了一句,“说详细一点,你现在的情况有点严重,有可能是走火入魔了,如果不及时解决的话,可能永远都不能踏入筑基后期了。”“

    呃!”秦渊这才搞清楚他老人家是误会了,只好无奈解释道:“师父,其实我只是在进入筑基后期的时候没什么感觉,那个,我现在已经是金丹中期了!”

    “金丹中期?!”卢

    奇文像是被人踹了一脚一样,蹭的一下跳起来惊叫一声,连鱼竿掉进水里也没发现。金

    丹中期是什么概念?

    在修真界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筑基以下,皆是凡人,一入金丹,可窥天机。

    意思是说筑基期以下的修真者,仍然属于普通人的范畴,顶多就是比普通人力气大一点,寿命长一点。

    而一旦踏入金丹期,便有可能一窥天机,有了渡劫飞升的可能。当

    初卢奇文在筑基期一停就是五年,一直到他把体内灵气凝练的无比纯正之后,这才一举踏入金丹初期。就

    这个速度,在当初的修真界也算的上很快了。而

    再看秦渊的表现。

    第一天开始修炼,就跟坐了火箭一样,蹭的一下踏进了筑基中期。

    什么练气后期冲击筑基期的屏障,什么积累灵气,凝练灵气之类的,人家压根没有这个说法。就

    在自己以为秦渊有可能在筑基后期遇到瓶颈的时候,人家已经悄悄踏入金丹期了,而起还是金丹中期……

    比自己还特么高一个境界。这

    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卢奇文瞠目结舌,已经说不出话了。“

    对,对啊。”秦渊被卢奇文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道:“而且马上就要进入金丹后期了。”…

    …卢

    奇文已经无语了,也不说话,就一个劲的盯着秦渊看,想看看这货到底是什么变的。秦

    渊被看的毛毛的,心说难道师父他还有什么特殊癖好不成?卢

    奇文看了一会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只好放弃,默默的去捞鱼竿。秦

    渊松了口气,赶紧下水把鱼竿捞上来递给卢奇文,想了一下道:“我把弓长鸣给揍了。”“

    嗯。”

    卢奇文嗯了一声毫不奇怪,以弓长鸣的尿性被秦渊揍了是正常的。“

    司徒陨被我杀了。”

    “嗯?嗯。”卢

    奇文先是吃了一惊,随即想到秦渊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为,能杀了司徒陨也不足为奇。

    以弓长鸣的尿性,挨了揍不找大人帮忙找回场子才奇怪呢。

    而司徒陨正是大长老的得力手下,动起手来不死不休,被秦渊杀了他也不心疼,心里反而还很满意。

    “我跟大长老也动手了,他没打过我,跑了!”秦

    渊再次抛出重磅炸弹。

    “你跟大长老动手,他没打过你,跑了?”卢

    奇文突然有种日了狗的感觉,自己被大长老压了这么长时间都毫无办法,结果自己这个拜师没超过三天的徒弟,随随便便就把这些问题都给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