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5章 不愿以大欺小?

字数:866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是……”躺

    在地上的羊宁时刻都在关注着场内的动向,大长老的蛟龙破让他心惊胆战,秦渊全力运转丹心霸决,引起的灵气朝圣让他心中升起一丝希望。

    但这都比不上此时出现的一幕更加让他震撼。威

    势惊人如同远古巨兽一般的金色蛟龙,在和秦渊手中寒影剑接触的一瞬间,竟然像遇到海绵的水一般迅速缩小,到最后甚至直接还原为最纯粹的灵气,顺着寒影剑的剑身,如同乳燕投林一般进入了秦渊的身体。

    原来龙师弟已经变的这么强了?

    羊宁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原

    本在他心中犹如神灵一般存在的大长老,在用处蛟龙破这种秘法后,竟然没有对龙师弟造成哪怕一点的伤害。

    这简直太令人吃惊了,不,是兴奋!

    大长老也是嘴巴大张,一脸的呆滞,甚至忘记了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整个人呆呆的悬浮在空中,犹如傻了一般望着金色蛟龙消失的地方。他

    心中的震惊比羊宁还要强烈十倍、百倍。眼

    前的这个少年还是人吗?

    自己明明比他高出了一个小境界,而且还使用了杀伤力惊人的蛟龙破,他竟然只凭着一柄寒影剑,便破除了?“

    烈火灵根竟然这么变态?龙康竟然已经这么强了?”羊

    宁感觉秦渊伫立在废墟中的身影,突然之间高大无比,有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现场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山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整

    个雷光崖上,仿佛只剩下了秦渊那道厚重的身影,他用事实向大长老说明了一件事。

    高一个小境界,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但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大长老深深的看了秦渊一眼,冷冷开口道:“怪不得敢当着我的面杀了司徒,原来你早有依仗,说吧,你究竟是哪个宗门派来的奸细!”

    他思前想后,把秦渊当成了其他宗门派来的奸细。

    大长老不是没有想过确实是秦渊的天赋惊人,但是他是在不敢相信,有人会在两天的时间内修炼到金丹中期,并且在硬抗蛟龙破之后仍旧毫发无损。秦

    渊一边默默的运转丹心霸决,将金色蛟龙化成的灵气慢慢炼化,一边实话实说道:“我不是什么奸细啊,拜门主为师之前,我都不知道修真是什么呢。”“

    一派胡言!”大

    长老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秦渊的这种说法,两天修炼到金丹中期?

    你怎么不上天呢?他

    万万没想到,灵气异变虽然让普通弟子无法修炼,但对于拥有烈火灵根的秦渊来说,却如虎添翼一般,将他的修炼速度提升了百倍、千倍都不止。此

    时秦渊已经将灵气完全炼化,只觉得体内灵气充盈,竟然隐隐有突破金丹中期的迹象。当

    下也懒得和大长老多费口舌,手中寒影剑一指大长老道:“老不羞,废话少说,你打还是不打?”大

    长老嘴里一阵发苦。打

    ?他倒是想打呢,可是怎么打?从

    他收到的消息来看,司徒陨拼尽全力的五行雷法,没能奈何的了龙康,刚才自己用出真实修为的蛟龙破,同样没有伤到人家一根汗毛。

    再打下去的话有什么意义?一

    念至此,大长老一甩袖袍,义正言辞道:“既然你接下了本长老的蛟龙破,那就说明你命不该绝,如果我再对你出手的话,岂不是显得我以大欺小?你犯下的错自有门主亲自审判。”

    说完之后,一道灵气射出将司徒陨的尸体托起,顺着来时的方向迅速离开,转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愿意以大欺小?糊

    弄鬼呢?

    秦渊对大长老的话嗤之以鼻。他

    敢保证,大长老要是有把握,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诛杀。“

    龙师弟,不,龙哥,你太牛了,竟然连大长老都那你没办法,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亲哥了,你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让我往东绝不往西!”大

    长老一离开,笼罩在羊宁身上的威压便消失了。羊

    宁兴奋的一咕噜爬起来,挥舞着拳头直接向秦渊表达了自己做小弟的决心。“

    没那么夸张。”

    秦渊盯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了,只要有我在,没有人能欺负你。”

    通过这两天的接触,秦渊对羊宁这个人还是很认同的。

    虽然他知道羊宁接近自己的目的,但是能忍着弓长鸣的毒打,依然守口如瓶,不将自己在哪里的消息说出来。在

    司徒陨这个煞神找上门的时候,依然为自己打掩护,打死不愿松口。

    这种事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要知道,当时的羊宁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杀死司徒陨,对抗大长老的实力啊。“

    兄弟?”欢

    呼中的羊宁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在仔细品味着两个字的含义。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说兄弟之两个字。羊

    宁突然感觉鼻头有些发酸。

    他赶紧眨巴了两下眼睛,将即将溢出的眼泪收回,攥紧了拳头用力道:“好,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哈哈,好兄弟。”秦

    渊拍拍他的肩膀,两人突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

    当秦渊和羊宁开怀大笑的时候,涧山宗的很多人心中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这些人都是属于大长老派系的,当初大长老手握大权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的加入了大长老一派。平

    日里跟着弓长鸣耀武扬威,横行霸道,将涧山宗的普通弟子欺负的那叫一个惨。

    然而就在刚才,一个消息就像飓风一般,横扫了整个涧山宗。

    新来的那个掌门弟子将弓长鸣废了,把司徒陨诛杀了,就连兴师问罪的大长老也无功而返,仅仅是将司徒陨的尸体抢走了。

    殊不知,大长老能带走司徒陨的尸体,根本就是秦渊无力阻止。他

    现在虽然是金丹中期的修为,但是他还没有学过飞行法门啊。

    这也是秦渊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大长老离开的原因。他

    当时也想把大长老留下啊!2

    556章青牛

    兴奋过后秦渊和羊宁开始发愁了。虽

    然大长老落荒而逃了,但是雷光阁也变成了废墟,根本就不能住人啊。

    这来来回回的打了几架,眼看着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而两个人到现在连早饭都还没来得及吃呢。“

    现在咋办?”

    羊宁拿着根碎木头在地上画着圈圈出主意道:“要不然去我那凑合凑合?”“

    去你那倒不是不行。”秦

    渊搓着下巴道:“但是我身为掌门弟子,就这么去你那住,恐怕有点不好吧?”

    羊宁闻言心中有些黯然。不

    过他知道秦渊说的没错,以他现在的身份和修为,去他以前住的地方确实有些不妥,整

    个涧山宗的住房被划为天地人三等。

    最好的天字级住处都是给门主,长老,护法等宗门高层准备的。他

    住的雷鸣阁就属于天字级别的。

    而地字级的住处,是分配给那些入室弟子,还有对宗门有巨大贡献的人的。而

    像羊宁这种普通弟子,住的就是最差的人字级。天

    字级和地字级都是一栋一栋独立的房子,到了人字级就不一样了,是集体宿舍。

    一间房子里睡上七八十来个人也是正常的。要

    秦渊和普通弟子挤大通铺,确实有些难为他了。想

    到这羊宁勉强笑道:“要不然我回去住,你去找门主再要一处天字房,相比门主会同意的。”

    “找师父要房子?”秦

    渊楞了一下,一瞅羊宁的表情心中便恍然大悟,哑然失笑道:“你想哪去了,我不是不愿意去人字房住,我是在想,我身为掌门弟子,第一次到师兄弟人那么多的地方,总不能空着手去吧,给他们带点什么见面礼好呢?”见

    面礼?羊

    宁差点脱口说出卫生纸三个字,不过幸好他反应快忍住了。

    秦渊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拿胳膊碰碰羊宁道:“你们平时最想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吃的了!”

    羊宁的心情突然好转,想也不想道:“平时大食堂里供应的都是粗茶淡饭,连一点荤腥都见不道,那些师兄弟们想肉都快想疯了。”

    “这么艰苦?我觉得涧山宗的饭菜还不错啊?”

    秦渊有点诧异,没想到堂堂修真门派,门下的弟子竟然连荤腥都吃不到。“

    那是你刚来。”

    羊宁苦着脸道:“要是你几年吃不上一点荤腥,你也一样。”

    几年吃不到荤腥……秦

    渊一阵恶寒,尼玛,这是在是太残酷了。

    他大鱼大肉惯了,偶尔吃一次清粥小菜还觉得挺不错,可要是让他几年都吃不到肉,他估计会疯。秦

    渊眼睛一亮道:“我记得涧山殿旁边的山脚下有一头青牛啊,那玩意杀了足够几十号人吃饱了。”青

    牛!

    羊宁大惊失色道:“那头青牛可不能碰,那是弓长风从小养大的,是他的命根子,弓长风下山的时候,没办法才交给他弟弟弓长鸣照料的。”

    “弓长风养的怎么了?”秦

    渊满不在乎道:“我连他弟弟都废了,他师父都打了,还在乎他?”

    “额……”羊

    宁顿时语塞,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连人都打了还差一头牛吗?

    一想到那油汪汪的牛肉,羊宁嘴里就开始分泌唾液。牛

    肉的诱惑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羊宁擦擦嘴角的口水,咬咬牙道:“干了。”主

    意已定,两人也不管已经变成废墟的雷光阁了,乐呵呵的并肩朝青牛所在的地方走去。

    涧山殿旁的一处山脚,一头肥硕的青牛正悠闲的啃食青草,时不时惬意的甩甩尾巴,看起来安逸极了。

    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弓长鸣正失魂落魄的坐在那。此

    时的弓长鸣早就没了往日嚣张的气焰,坐在大石上两只胳膊环抱着双腿,跟遭到强暴的小姑娘差不多,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一想到小姑娘,弓长鸣就感到心中一阵剧痛。这

    辈子他都跟小姑娘无缘了,最多也只能和五姑娘在一起了……而

    且报仇也没有希望了,他已经收到消息,他最大的依仗大长老,也那秦渊没有一点办法。想

    到这弓长鸣的心中更痛了,如果有能力的话,他恨不得将那个新来的掌门弟子千刀万剐,然后挖心掏肺喝血吃肉。正

    当弓长鸣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报复时,两道身影突然从一块大石后面拐了出来。秦

    渊!羊宁!一

    看到这两个人,弓长鸣差点哭了。

    我特么就在心里想一下都不行吗?欺

    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吧?我

    都认怂了你们还找上门了?

    然后弓长鸣就见这两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施施然将拴在树上的缰绳解开,然后又施施然走远了,只是身后多了一头青牛。青

    牛?弓

    长鸣突然回过神来,扭头看看空荡荡的树桩,猛地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太欺负人了……”

    听到背后传来的惨叫声,羊宁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幸灾乐祸道:“这下弓长鸣终于尝到绝望的滋味了。”

    秦渊扛着寒影剑疑惑道:“绝望?有什么好绝望的?”这

    货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把剑受到体内呢!羊

    宁嘿嘿笑着给秦渊普及知识:“你看啊,咱们,不,是你先是把弓长鸣打成了猪头,又让人家不能人道。回手又杀了人家的师叔,最后还把人家师父给吓跑了。”

    “有什么不对吗?

    秦渊仍然没有什么觉悟。

    “原本这些都没什么,再不济弓长鸣还能去投奔他大哥呢,可咱们现在又把弓长风的青牛给牵走了,我估计他是没那个胆子去找弓长风喽。”“

    这有什么好绝望的?”秦

    渊撇撇嘴道:“等我抽出时间来,把弓长风给杀了,那时候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杀了弓长风?

    羊宁看着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的秦渊,嘴角不禁抽动几下。

    弓长鸣实在太可怜了,怎么就得罪了龙师弟呢?把

    杀人看的比吃饭喝水还简单的人,我就问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