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3章 杀了又如何?

字数:413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弓长鸣和几个狗腿子离开时,谁也没有多看司徒陨一眼,就好像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司

    徒陨此时面如金纸,躺在地上仰面朝天,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咽气。

    秦渊闲庭信步般来到司徒陨面前,嘴里啧啧有声道:“你多少也算是一个金丹期高手,怎么活得还不如我明白?跟着大长老这种人为非作歹,能有什么好下场?”“

    你少废话。”

    司徒陨喘着粗气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在我雷法下逃得一条性命,但你也不要太过嚣张,等大长老收到消息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到了现在还执迷不悟?”

    秦渊哑然失笑摇摇头道:“看在你多年修行不易的份上,我今天就不杀你了,你走吧。”

    说完秦渊转身朝羊宁走去。

    “小心。”

    羊宁突然脸色狂变,大声示警。

    他一直都在注视着这边,就在秦渊转身的时候,刚才还像死狗一样的司徒陨,突然悄无声息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手中握着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一脸狰狞的向秦渊捅去。“

    小子,你没想到吧,最终你还是死在了老子手上。”感

    觉胜券在握的司徒陨终于忍不住狂笑出声。

    在他毫无征兆的偷袭下,匕首已经接触到了秦渊的后背,司徒陨甚至已经看到匕首撕裂了秦渊的衣服。

    感觉自己胜券在握的司徒陨终于忍不住狂笑出声。然

    而就在匕首即将插入秦渊身体内的瞬间,司徒陨就见眼前一花,秦渊的身影消失不见。

    那把锋利的匕首也捅在了空气中。“

    不知死活。”秦

    渊冷冷的声音从司徒陨身后响起:“我刚才就在怀疑,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怎么可能被我一掌就打成废人,看来你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其

    实秦渊一直都没有放松警惕,同为金丹期的修士,他怎么可能天真的认为,自己随手一掌就能将司徒陨打的半死不活?

    现在看来,自己的警惕并不是多余的。

    司徒陨收回匕首,冷冷道:“没想到连偷袭都被你躲过去了,算你小子命大,不过下次恐怕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下次?”

    秦渊差点没笑出声来,“你还想有下次?难道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里不成?”“

    难道你还敢杀了我不成?”

    司徒陨冷笑道:“别以为你有几分小手段就可以在涧山宗放肆,现在大长老说不定已经收到消息往这边赶了,我就不信你会是大长老的对手。”

    涧山宗所有人都以为大长老和他一样是金丹初期,而实际上大长老在灵气异变之前,就已经踏入了金丹后期,只不过是在藏拙而已。

    这个消息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司徒陨也是在偶然之下才知道的。

    这也是司徒陨心中最大的依仗。否

    则以司徒陨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在大长老的手下做一个走狗?“

    大长老来了又如何?”

    秦渊丝毫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淡淡一笑道:“别说他现在不在,就是他站在这里,我说要杀你,也没有人能阻止我。”“

    龙师弟,要不然就把司徒师叔放了吧,反正他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教训。如果,如果真的引起大长老震怒,那这件事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羊宁这时也反应过来,他曾经可是听说过,涧山宗内的第一高手就是大长老,手段极其了得,如果秦渊真的将司徒陨诛杀在此,那恐怕就要承受大长老无边的怒火了。秦

    渊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只是看向司徒陨时眼光突然变的无比凌厉,一股惨烈的杀气同时升起,正是秦渊在沙场上杀人无数培养出的威压。

    司徒陨浑身突然变的僵硬起来,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秦渊是真的动了杀心了。看

    着秦渊缓缓扬起的寒影剑,司徒陨突然有种面对死神的感觉,这次他真的害怕了。

    虽然他已经用秘法通知了大长老,可谁知道大长老什么时候才能来?司

    徒陨汗如雨下,色厉内茬吼道:“龙康,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赶快让我走,否则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在这之前你先去死吧。”秦

    渊懒得与他争辩,寒影剑直奔司徒陨的心脏。他

    在沙场中拼杀多年,早已是杀伐果断,既然已经对司徒陨起了杀心,那就断断不可能再饶他一名。“

    住手,你敢杀他我必让你神魂俱灭!”就

    在寒影剑即将脱手而出的时候,一声大吼如滚滚雷霆一般响起。大

    长老来了!司

    徒陨心中狂喜,他听得出来这是大长老的声音。

    “噗。”一

    声利刃刺进肉体的声音响起,司徒陨只觉心口一阵剧痛,狂喜的神色骤然定格在脸上。他

    缓缓低头看去,只见陪伴了他几近百年的寒影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你、敢……”

    司徒陨喉头咯咯作响,口中仅仅吐出两个字,一股鲜血便从嘴里涌出。

    生命力随着鲜血从司徒陨身上迅速流出,最终司徒陨砰的一声砸落在地。

    秦渊上前一步,将寒影剑从司徒陨胸前拔起,略一打量,剑身依旧光可鉴人,竟然一滴鲜血都没有。

    “果然是好剑!”秦

    渊赞叹一声,对寒影剑的喜爱又增添不少。

    “竖子,你竟然敢杀了司徒?”司

    徒陨倒下的同时,大长老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踏空而来。

    瞬间一股令人窒息的强大气势将秦渊和羊宁笼罩在内。

    羊宁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气势,在大长老出现的一瞬间便轰然跪倒在地。羊

    宁脸色惨白,呆呆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大长老喃喃道:“这就是大长老隐藏的实力吗?太可怕了。”

    “龙康,本长老已经出声提醒,你竟然敢当着我的面杀了司徒陨,你是不把本长老放在眼里吗?”

    大长老已然怒击,浑身衣衫无风自动,犹如一头发狂的雄狮一般。

    秦渊淡淡一笑道:“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我杀了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