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2章 秘密

字数:433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噗。”

    “砰。”失

    去了九成的灵力,司徒陨现在还不如一个武者,秦渊轻描淡写的一掌将他击飞出五米多远,口中狂吐鲜血。

    秦渊神色淡然,好像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一般,拍拍手道:“你现在可以说了,是死是活就看你的秘密值不值一条命了。”“

    是、是是。”

    看到秦渊打司徒陨跟打孩子似的,弓长鸣对他的惧怕已经达到了顶峰。他

    自己又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别说让他说一个秘密了,就算让他光着屁股围着涧山宗跑几圈,他也二话不脱衣服。“

    这件事和后山的禁地有关系。”

    弓长鸣生怕秦渊反悔,语速飞快道:“后山原来是涧山宗的一个洞天福地,里面灵气浓郁的惊人。只有涧山宗内最优秀的弟子才有资格进入禁地修行,司徒陨师叔当时就是在禁地中突破金丹期的。”

    “可是在六十年前天地灵气异变之后,禁地突然就变成了一个鸡肋般的存在,里面的灵气虽然依旧浓郁,但是却无法用来修行。”

    “但奇怪的是,禁地中央的一个石坑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石珠,这个石珠就像是长在石坑里的一样,大长老他们想尽了办法也弄不下来,最后只好任他自生自灭。”“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石珠竟然开始诡异的往外渗水,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水就把石坑填满了,当时谁也没有在意这件事,知道有一天翁钰师叔去了禁地。”说

    到这里,弓长鸣的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秦

    渊大概明白弓长鸣在想什么,如果羊宁和卢奇文没有骗自己的话,那个翁钰肯定就是喝了这石坑里的水,才由男变女的。

    “那天翁师叔去禁地中采药有些渴了,就喝了一点石坑里的水,然后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

    秦渊打断他的话道:“变成女人了?”“

    你怎么知道?”弓

    长鸣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即醒悟过来,这件事虽然在涧山宗知道的不多,但老门主肯定是知情人之一。

    而秦渊身为老门主的关门弟子,知道这件事也不足为奇。

    “这个秘密好像还不值得我饶你一命啊。”

    “还有还有。”弓

    长鸣汗如雨下,连忙继续道:“从此以后,除了我师父每个月让人取水练成丹药给翁师叔送去以外,再也没有人接近那个水潭了。”“

    然而上个月我去取水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说下去。”秦

    渊的好奇心被勾起,催促弓长鸣继续说。

    “每天正午时分,那石坑上方竟然都会幻化出一扇光门来。”

    “光门?通往哪里的?”

    “我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但是我往里扔的东西,全都消失了。”

    “有意思。”

    秦渊搓着下巴问道:“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没有别人,除了我师父以外,就是司徒师叔了。”弓

    长鸣殷勤的回答完,一脸期待的看着秦渊道:“龙师弟,我说完了,我、我能走了吗?”

    “走?当然可以。”秦

    渊呵呵一笑。“

    多谢龙师弟。”弓

    长鸣差点流出欣喜的眼泪,死里逃生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他决定从这里出去以后,立马下山去找打个弓长风。

    现在的涧山宗实在太危险了,他不光得罪了秦渊,刚才为了保命还把黑锅全都甩给了大长老,连司徒师叔看他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

    “不过你不能这么简单的走。”

    就在弓长鸣准备离开的时候,秦渊一句话又把他打入了深渊。

    “那,那我该怎么走?”弓

    长鸣的声音有些发颤,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秦

    渊一挥手,一道犹如实质的灵气激射而出,不偏不斜直接打在弓长鸣的丹田处。

    “啊……”一

    阵钻心般的剧痛传来,弓长鸣惨叫一声在地上翻滚起来,眨眼间整个人灰头土脸犹如丧家之犬。

    秦渊淡淡笑道:“你的修为已经被我废了,另外我在你体内留下了一道灵气,以后如果你靠近女色,那这道灵气就会自动激发,到时候你会经脉寸断而死。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不能近女色?”

    听到这句话,弓长鸣翻滚的身体突然一顿,连疼都忘了。

    废掉修为他并不害怕,反正他也没有什么雄心大志,到时候自己一下山,凭着大哥弓长风的地位,荣华富贵还不是唾手可得?可

    尼玛这不能近女色就不能忍了。

    男人活在世上为的是什么?不

    就是钱、权和女人吗?而

    且要钱和权的最终目的还是女人。现

    在秦渊告诉他,只要一靠近女色就会经脉寸断而亡,那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盼头吗?

    “怎么?不愿意?”秦

    渊剑眉一竖乐呵呵问道。“

    愿意、愿意。”

    弓长鸣面若死灰,爬起身来缓缓往外走去。

    虽然不能靠近女人,但最起码命还在啊。

    弓长鸣敢保证,知道自己吐出不愿意这三个字,那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几名狗腿子一看之下,也挣扎着爬起来想跟着弓长鸣离开。

    秦渊沉声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几人身形一顿僵在原地,心中暗自叫苦。

    弓长鸣的下场他们看到一清二楚,原本还希望秦渊不会跟他们这种小人物计较,现在看来他们的希望是落空了。

    眼看无法幸免,几人哭丧着脸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等着秦渊处置。

    秦渊对他们的反应很满意,回头看着还在怔怔出神的羊宁道:“羊师兄,麻烦你一下,打断他们每人一条腿。”打

    断一条腿?几

    人心中狂喜,虽然看起来打断一条腿这种惩罚很严重,但是和弓长鸣比起来,那简直就算不上什么了。

    他们都是显赫家庭出身,别说打断一条腿了,就算两条腿都没了,回去以后照样活得无比自在。几

    人相互对视一眼,在秦渊羊宁惊愕的目光中,咬牙互相打断了一条腿,然后互相扶持着,欢天喜地的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