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1章 闪电

字数:454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一刹那,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种两头巨兽相争的错觉。闪

    电和此时的秦渊,就像是两头史前巨兽一般。

    “轰……”

    闪电一闪而逝,那刺眼的光芒也瞬间泯灭。

    受到余波的影响,雷光阁轰然坍塌,无数扬起的尘土将众人笼罩在内。

    死了吗?所

    有人心中都闪过这个疑问。

    在天雷下应该不会有人能幸免吧?“

    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弓

    长鸣在尘土中扯着嗓子仰天狂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牛逼呢,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耍耍嘴皮子罢了,最后还不是要死在司徒师叔手中?哈哈!”几

    个狗腿子也面漏喜色,马屁跟不要钱似得使劲拍起来。

    龙师弟真的死了吗?羊

    宁目光呆滞,倒塌的建材将他和秦渊分割开来,此时根本看不见秦渊是生是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却有一种直觉,那就是龙师弟不会死的。

    进入涧山宗的这几年,羊宁的生活一直平静如水,每天都在过着重复的日子。干

    活,修炼,被弓长鸣欺负。秦

    渊的突然出现,就像是一道曙光,给了他无比巨大的希望,一个改变现在生活的希望。在

    见识道秦渊那过人的天赋后,他就敏锐的察觉到,这可能是自己的一次机会,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弓长鸣的狂笑还在继续,而逐渐消散的烟尘内毫无回应。这

    更让弓长鸣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向秦渊刚才所在的地方一指道:“都进去,把司徒师叔的寒影剑找出来,另外看看羊宁那小子死了没有,如果没死也弄出来。敢跟我作对,我今天要他生不如死。”“

    是。”

    几个狗腿子答应一声,兴冲冲的往雷鸣阁的废墟中钻去,虽然弓长鸣刚才他们也十分看不起,但那不代表他们就可以不听弓长鸣的话。

    就算弓长鸣再怎么样,大长老还是他是师父,弓长风也还是他的大哥啊。“

    砰、砰、砰”

    就在弓长鸣万分期待的时候,几个钻进废墟的狗腿子,用更快的速度从里面飞出来砸在了地上。

    “他,他没死!”

    脸上带着指痕的狗腿子吐出一口鲜血,满面惊恐。“

    没死?”弓

    长鸣惊叫一声,脸上的表情跟见了鬼差不多。

    被五行雷法正面劈中都不死?

    这还是人吗?他

    多希望那几个狗腿子是在跟他开玩笑啊。可

    惜他注定要失望了。

    随着飞扬的尘土渐渐沉寂,一个锦袍黑发,面带微笑的身影显现出来。秦

    渊毫发无损的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太好了,我就知道龙师弟会没事的!”

    看清秦渊的一瞬间,羊宁鼻子一酸差点哭出声来,在他眼中,秦渊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他的靠山那么简单了,他甚至把自己的前途和希望都寄托在了对方身上。能

    不能摆脱这牢笼一般的生活,就看秦渊能走到什么样的高度了。

    “我当然不会有事了。”秦

    渊笑着安慰羊宁一句,把目光投向呆若木鸡的司徒陨。

    司徒陨呆立半晌,突然垂下头来叹气道:“我输了。”我

    输了!

    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在场的所有人同时面色巨变。

    在整个涧山宗之中,除了四位长老和老门主,司徒陨是众人公认的第六大高手。在

    修真界中纵横多年,同境界中的修士,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

    样的一个金丹期大高手,竟然向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低下了头颅,并且亲口认输?这

    实在是太疯狂了,羊宁有种在梦中的错觉。秦

    渊挽着寒影剑抖出一朵朵剑花,冷冷道:“一句输了恐怕还解决不了这件事吧?”

    司徒陨惨然一笑道:“你想怎么样?”司

    徒陨这么多年来建立的世界观,在这一瞬间已经轰然倒塌。

    他在修真这条路上挣扎着前行了江津一百年,最后却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野小子打败了,连自己性命交修的寒影剑都被对方夺走。现

    在司徒陨体内的灵气已经十不存一,在这个灵气异变的时代,这和成了废人没多大的区别。

    现在他就是粘板上的鱼肉,只能任秦渊宰割。

    “你的记性不怎么好啊。”

    秦渊淡淡笑道:“我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按你说的办啊。”“

    按我说的办?”司

    徒陨脸色一变,他突然想到秦渊刚楼面的时候,自己说过让他自废丹田,否则就要废掉他的修为,然后扔到山崖下面。对

    方现在要这么对自己了吗?

    司徒陨突然感觉自己被一阵巨大的恐惧笼罩了,因为修为达到了金丹期,他的寿命也比普通人要长的多。

    不出意外的话,他可以活到五百多岁才会死亡,到现在他也仅仅活了五分之一的寿命而已。

    他还不想死。“

    龙、龙师弟。”弓

    长鸣刚才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顶着猪头一般的脸扑倒在秦渊脚下,涕泪横飞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这次对你出手真的不管我的事,都是我师父大长老安排的,你就饶我一条狗命吧。”在

    危险面前,弓长鸣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师傅出卖了,把黑锅直接甩在了大长老的头上。“

    饶你狗命?”秦

    渊蹲下,用手拍打着弓长鸣的脸道:“昨天我就饶过你一次了,可惜你自己不识趣,竟然带人打上门来,我要是再放过你,别人岂不是以为我怕了你?”

    “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就是一个跑腿的!”

    虽然秦渊脸上还带着微笑,但弓长鸣的直觉告诉他,秦渊已经动了杀心。为

    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弓长鸣拼命将黑锅往外甩。看

    到秦渊仍旧无动于衷,弓长鸣口不择言道:“龙师弟,只要你放过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了,而且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秦

    渊挑挑眉毛,“秘密?说说看。”“

    混蛋。”

    司徒陨脸色大变,怒斥道:“你胆敢说出半个字,我打断你的腿。”

    “聒噪。”秦

    渊毫不犹豫,一掌将司徒陨击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