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二百零七章 重返撒哈拉

字数:860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六千二百零七章 重返撒哈拉

    驾驶室内传来指挥塔惊怒的叫声道:“驾驶员,立即回话!立即回话!停下飞机。你们是不会成功的。”

    几枝枪管立时对着林锐的背部。

    劫匪壮汉一把失掉了传声器,喝道:“快点!否则杀了你。”

    林锐暗忖即管你不说,他也会不惜一切使飞机起飞,想不到敌我双方逃走之心都是那样迫切,世事有的时候真是出入意表。

    警卫车的号角震天响起,从机后的两旁追来。

    “快,他们追来了。”

    最少十多辆车,在机后箭矢般冲来。

    林锐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这些追踪者只是冲着他而来,与劫机者无关,因为古巴似乎很乐意把默金交出来。

    跑道上出现激烈竞逐。

    “我来驾驶不是不可以,但是我需要我老婆当我副手,她上过飞行课,懂得一些技术。”林锐假意道。

    劫匪头目向另一个劫匪使了个眼色,那个劫匪将叶莲娜也推进驾驶舱。

    “你们最好别耍花样,上两飞行员就是这么死的。”劫匪恶狠狠威胁道。

    林锐一边调较机翼,一边将速度提升至极限,他要缩短起飞的时间,以免给对方赶到前面,变成路障。

    两辆装甲车赶了上来,和飞机并排而行,逐渐超前。

    劫匪狂叫道:“起飞!起飞!”

    劫匪头目冰冷镇定的声音插入道:“闭嘴!”

    林锐一咬牙,启动飞机。

    飞机升离跑道,斜斜向上提起。

    “轰……”

    驾驶舱左边的机身立时露出一排弹孔,一名劫机大汉惨叫一声,滚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毯。

    气流从弹孔漏出去,压力减低,整架飞机向右一侧一降。

    林锐狂喝道:“堵住弹孔。”

    几名大汉这回倒真听话,扑了过去,用手死按着那排弹孔。

    林锐努力拉升,飞机强烈颤动了几下,终于回复上升的势子。

    跑道远远给抛在下方。

    假若全部特警一齐开火,他们早成马蜂窝了。劫匪首领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干得很好!”

    即管是赞美,也听不出丝毫喜怒哀乐。

    林锐苦笑道:“你最好想方法堵好那些弹孔,否则恐怕要找地方紧急降落了。”

    劫匪头目道:“这个你放心,他们正在这样做。”

    林锐微微侧头一看,几个劫匪等正把衣布强塞进弹孔内,当然只是权宜之计,在高空中飞行,一个针孔般大的气孔也可以做成致命的危险。

    飞机忽升忽降,有点不受控制。

    林锐将飞机保持在一万米的高度,希望飞机能稳定前进。

    其中一个劫机大汉把一张地图摊在他面前,指着一个红点道:“你要把飞机降落在这里。”

    林锐愕然道:“那是撤哈拉大沙漠,并没有飞机场。”口虽这样说,脑细胞却在迅速活动,记下地图上每一寸地方。

    大汉诡异地一笑,道:“你看到红点旁的大湖吗,那是乍得湖,在湖北五十公里处,有一个小绿洲,降落的地点就在那里。”

    林锐还想抗议,一把枪管抵在脑后枕处,劫匪粗暴地道:“小子!闭口,叫你怎么做便怎么做。”

    林锐气往上冲,冷笑道:“好吧!我偏不做,一枪结果我吧!最好小心点,否则可是机毁人亡。”

    劫匪的喘气声在背后响起,显然在盛怒里。

    林锐悠闲地嘲弄道:“记着!不要射歪了,否则会再多个漏气孔。”

    那个劫匪首领道:‘行了!拿开你的枪。”

    劫匪谦恭地道:“是!对不起。”

    林锐呆了一呆,他也略懂拉丁语,虽说不上精通,却明白对方说的话。

    林锐心想这时不谈条件才是傻子,连忙道:”拿开枪也没有用了,本人决定不干了。”

    众大汉一齐怒喝起来。

    像一群猛兽围着待宰的猎物。

    飞机猛地向下急降,使人的心脏欲脱口而出。

    首领淡然道:“‘说出你的条件吧!”

    林锐道:“成功降落后,保证我和我妻子的安全,并安排我离开沙漠,到附近的城市去。”

    其中一个劫匪冷吼一声,却忍住没有说话。

    首领却沉默了一会,道:“这公平得很,我答应你。不过你需要保证不泄露我们丝毫的事,尤其是对警方。”

    “放心,我在好几个国家都是被通缉的。至于哥伦比亚,我根本不喜欢那个地方。所以我不会透露因为我不会再回去。

    另外,我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又不是反恐警察。”林锐点点头。

    整个过程之中,林锐一直试图找到反击的机会,但对方对他严防死守,不给他任何机会。林锐也不敢在满是仪表灯驾驶舱和敌人展开搏斗。

    飞机这时越过了大西洋,飞迸非洲大陆的上空,离降落的地点只有四个小时的航程。

    林锐心内波涛起伏。事情比他先前想像的更为复杂。这半路居然折返回非洲了。

    两个小时后,飞机深入撒哈拉大沙漠内。滚滚黄沙,波浪般在下面此起彼伏,扩展至视野的极限。

    人类虽然步进了核能时代,但这宽敞无匹的地域,仍是人类所不能征服的凶地。

    它像永不能击败的恶魔,人类只能在它的爪牙下顺应苟全。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沙漠,北接地中海和阿拉斯山脉,西临大西洋,东临红海,面积广达八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占据了整个非洲大陆的北部,横跨十一国的国境,与整个美国的面积不相上下。

    欧洲人在十八世纪末开始进入撒哈拉考察,可是直到今时今日,仍有广大地区未为人所知,是人迹罕至的绝地。

    林锐曾和他的手下几次进入撒哈拉的区域,险死还生,不过像这样驾驶飞机深进沙漠还是第一次。目下势成骑虎,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劫匪首领看着他轻声道:“还有多久?”

    林锐爽快应道:“大概三十五分钟,不过最好告诉我降落的细节。”

    一个比较友善的劫匪答道:“在乍得湖正北五十公里处,有一片广达三十平方公里的绿洲,绿洲东南角有条临时筑成的跑道,虽然简陋,足可承受一次的飞机降落。”

    林锐叹道:“你们倒是计划周详,只是不知跑道是什么铺成。如果实在太软的话,恐怕我们还得用些迫降的策略。”

    劫匪回答道:“是三合土和着碎石沙砾造的,不过应该没问题。”

    林锐点头同意,如果是这样,那一次降落应该没有问题。

    飞机从万多米的高空,逐渐降落至七千多米的高度。

    沙漠的情景,渐渐清晰起来。

    林锐的感觉,就像来到一个只有滚滚黄沙的大海里,完全没有半点的心理准备。

    撒哈拉大沙漠,对外来的人来说,大沙漠是个永远不能摧毁的堡垒。林锐苦笑一下自己这次更是被迫前来,那种悔恨。比之自愿到沙漠吃苦人又要强烈多了。

    飞机继续下降。

    乍得沏在前方闪闪发亮,那是大沙漠内唯一的大湖。

    当飞机来到乍得湖的上空时,林锐把飞机来个九十度过急转,往正北飞去。

    林锐心中有点不情愿,因为只要假设向西飞行,只数小时便飞离沙漠,现在的方向,却是深入沙漠,飞机只剩下小量燃油,即管他再起飞,也没能力到任何地方去。

    漫无边际的地平线展现在巨眼前,除了广袤的沙漠,闪闪发亮的沙粒,灼热的天空,再不杂任何其他事物。

    林锐几乎可以听到骆驼的呻吟。

    门打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负责监视林锐的劫匪兴奋的叫喊道,“看!就是那里了”。

    林锐极目远眺,远方一片绿色逐渐扩大,两个火堆熊熊烧起,烟火直冲上天,火堆间是条长长呈黑色的临时停机道。只不知他们对飞机降落的力学认识有多深,不过目下只有碰一碰运气了。

    飞机开始降落。

    绿洲上的景物愈来愈清晰,跑道旁布满了人和骆驼。虽然进入了核能时代,在沙漠里行走,骆驼依然是从一个水源跑到另一个水源的最佳运输工具。

    一个劫匪大笑了起来道:“我们居然真的成功了。”

    他们今次的劫机行动异常危险,各人均抱着壮士不还的心情,,因为哥伦比亚人绝非善类,今次轻易得手,连时间没有拖延,说出来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所以连样子凶恶的劫匪们亦露出罕有的一丝笑意。

    林锐一面调较仪器,一面却在头痛沙漠里的行程。沙漠中很多凶地,连在其中累世生存的游牧民族也视为畏途。

    沙漠的变幻无常,是人所永远不能掌握和理解的。

    飞机的前端对着跑道的方向,开始俯冲。滑轮放下。一个劫匪忽地撕心裂肺叫了起来道:

    “中计了,有埋伏。”

    滑轮擦在地面“吱吱“作响。

    新建成的跑道抵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裂痕八爪鱼般由滑轮接触点向四方扩展,滑轮到处,跑道变成粉碎,可是仍然勉强把下降的冲力承受了过去。窗外满是乘着骆驼的武装分子,跟着飞机狂奔。

    林锐当机立断加强了冲力,调整机翼,飞机开始加速。

    跑道的尽头在二百米外。

    林锐狠狠骂了一句,两手繁忙地操作。

    飞机升离跑道,像只点水蜡蜒,一触水便飞了起来,留厂一个个涟淌——跑道上的裂痕。

    同一时间。

    密集的机枪声在四面八方响起。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机窗纷纷破碎…众人伏了下来……

    全机隆然一震,一边机翼在火光中解体,散落四方,飞中了火箭炮一类武器的攻击。

    飞机升离和超过了跑道,最少冲出了三千米的距离。机翼一断,失去平衡、侧向一边堕去。

    舱内的人玩具般往一侧倾跌。

    林锐一手攀着椅子,极力扑到控制仪前,按下叶莲娜。尽最后努力。他只希望能使飞机触地时,减至最少的伤害。

    飞机向上再冲出了七、八公里,才向下滑落。林锐按下了刹机掣,将襟翼张开,尽力拉慢飞机的速度。

    飞机往漫漫黄沙冲下去,带起的狂飓把沙尘刮得漫天飞舞。

    “隆!”飞机轮一碰上沙面,立时折断。

    机身像保龄球般滑行。

    “轰!”

    仅余的另一边机翼断折开来,飞机改前冲为横撞。

    终于停了下来。

    “轰隆!轰隆!”

    一连两声爆响,使机身跳了起来。

    林锐爬起身来,入口满是黄尘,从破窗处涌进来。

    爆炸来自机尾的部分。

    没有人知道下次爆炸会在何时,不过肯定的是不宜久留,而且要尽快离去,这里离开适才中伏的跑道,最多也是十多公里,若不想变成靶,唯有三十计,走为上着。

    劫匪的声音响起道:“快!去看老大。”

    这凶悍劫匪对首领的忠诚,在这刻表现出来。

    一个劫匪站了起来,扭动通往舱内的门把,却无法打开。

    另一个劫匪喝道:”让开。”

    跟着是机枪的响声和充塞空气里的火药味。

    他猛撞两下,机门被打开来。

    林锐只能跟着众人身后,进入了舱内。

    舱内浓烟密布,机尾处火光闪现,随时有大爆炸的可能。

    舱门大开,一个劫匪在机外大叫道:“快下来,我们在等你们。”

    林锐来到舱门处,他发现自己和叶莲娜是最后两个人。那个强壮的劫匪看到林锐,一手抽出手枪,对准站在舱门的林锐狞笑道:“小子!你的任务完了,让我送你归天吧!”

    林锐不屑地道:“难道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交易了吗,你们老大向我保证过。”

    劫匪冷笑道:“你觉得我们会放过你?去死……”

    这时劫匪首领的声音响起道:“好了,将你的枪瞄向敌人吧,我们的敌可以在两小时内赶到这里,是这位先生救了我们。”

    林锐苦笑道:“这大可不必了,只要把我我们放了,我就便心满意足了。”言罢跳了下去。

    这些劫匪没有杀死他们,并不是因为讲信用,而是他们需要人搬运物资。这里是沙漠,而他们没有骆驼。

    所以一些必须品就成了林锐的负重,这些劫匪让他和叶莲娜两人背着几个包跟在后面。

    “走快点!”有人在前方催促。

    林锐摇了摇头,把过往截然不同的世界和生活抛到脑后,身向漫无边际的沙漠迈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