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章 伴郎人选

字数:610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罗德跨越空间,拿给露娜的奇物,正是其他列王作为贺礼的末日结晶。

    末日结晶中,蕴藏着一种独特的力量,哪怕世上所有的火焰,都已经被火元素君主收回,末日结晶仍旧没有失去力量,反而显得更加璀璨耀眼。

    罗德认为,末日结晶,就是露娜想要的蕴藏火元素的事物。由于末日结晶极为危险,稍有不慎,便会引来焚毁世间的末日审判,罗德也不得不将其收纳在存放危险品的区域中。

    将末日结晶交给露娜后,罗德满意地拍了拍手,随即道:“这就是你要的事物,至于其他的事情……你先去城中的国会,到那里再进行详谈。”

    说完,罗德再次跨越空间,准备去寻找反制厄运的方法。先前切茜亚提醒的那些话语,可都还深深存在于罗德心中,如果没能找到那种方法的话,罗德恐怕不能安心。

    尽管拿到了罗德带回的末日结晶,露娜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与高兴相比,更不如说是一种失落,哪怕是末日结晶中蕴藏的火焰气息,也难以让她的内心激动起来。

    直到罗德离去许久后,露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不由得伸手捂嘴,脸上还挂着几分红晕。

    跨越空间的罗德,则来到了雪山深处的魔法平原。

    刚一抵达,罗德便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切茜亚的气息,她正停留在懒惰君王的身旁,按照她之前所说的,她正在等待野兽的到来,只有懒惰君王的力量,才能让她免于野兽的袭击。

    懒惰君王的领域十分奇特,纵使是属于英雄的力量,也会被惰性领域限制,就连情欲君王,必要时也会借助这份力量。

    真正让罗德无奈的是,算上情欲君王,魔法平原上已经聚集了三位地狱君王。这算是什么事情?难道他这里是地狱的大本营吗?作为末日之战中最主要的一方,地狱中一小半的君王都跑到了罗德这里,传出去难免会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想到这,罗德的嘴角也抽了抽,不过总归来说,这并不算是一件坏事。有着这些君王的援助,罗德必将在末日之战中大有作为,而罗德要找的,正是地狱中的贪婪君王。

    来到熟悉的木屋前,这一次那头大狗没有继续沉眠,而是久违地醒了过来,正在宽敞的平原草场不断奔行,大狗的体型极为庞大,但奔行之间却并没有弄出什么动静,反倒显得轻盈敏捷。

    按照罗德对那头大狗的了解,他可不会费力控制自身的力量,无论是震得整个平原噪声不断,又或是引发山崩,对他而言都无关紧要。身为懒惰君王的大狗,可不会将力气花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他愿意这么做,全都是因为背上的那名少女。

    切茜亚就在那里,她乘在懒惰君王的后背,正随着大狗的奔行放声大笑,附近守卫的亡灵,在她的笑声之下,恨不得浑身的骨头都要融化了。

    罗德收回视线,察觉到他的来临,麦西珈早已在此等候。

    “切茜亚魅惑住了懒惰君王吗?”望着远处不断狂奔的大狗,罗德的嘴角抽了抽,这一幕属实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如果切茜亚证明情欲就能魅惑懒惰君王的话,那他可能要更加小心。

    “不,他们是老相识了,就算是在地狱中,他们的联系也十分紧密。”听着罗德的询问,麦西珈也将视线放到了眼前这一幕上。

    罗德仍旧有所疑惑,从他们掌握的罪业来看,懒惰很难与情欲联系到一块吧?当罪业达到极限时,过于懒惰的人,心中也不会有任何情欲,只会像那头大狗一样,整日呼呼大睡。

    麦西珈看出了罗德的疑惑,解释道:“在切茜亚还是人类时,她就认识懒惰君王的原主人,懒惰君王也认识她,尽管他们之间的罪业并不相关,但他们可不会因为这一点生疏彼此。”

    听着贪婪君王的解释,罗德心中也有所明悟,谁能想到情欲君王和懒惰君王之间,还有着这样一层联系?也难怪看到那名少女后,懒惰君王连觉也不睡了,反而带着她狂奔起来。

    “哥哥?”

    就在这时,罗德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他看到了罗琳的身影。

    此时的罗琳,看上去状态不佳,她的身前围着一块围裙,上面遍布沉暗的血渍,似乎是为了防止弄脏其他部位,她将头发束在脑后,血渍沿着她的身躯,一路蔓延到她的脸上。

    “你在这做什么?”

    望着这个状态的罗琳,罗德的眼角扯了扯,他不知道罗琳究竟在干什么,从那满身的血迹来看,难道她在宰杀动物吗?这种事情交给亡灵就行了,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

    罗琳吹了吹口哨,将视线看向一旁,像是没听到罗德的这个问题一般,罗德则满头黑线:“你听到了我的问题吧?不要装傻啊,你又不是尹诺塔。”

    还是一旁的麦西珈主动出言,解答了罗德的疑惑:“她正在修习一种妖术秘法,虽然练习的过程并不顺利,甚至可以用接连失败来形容,但她始终未曾放弃。而她之所以如此努力的修习魔法,可是为了在不久之后的庆典上帮助你。”

    听着麦西珈的解释,罗德也理解了罗琳为何满身血渍,不过他仍有一事不解:“既然这样,那你直接说出原因就完了,有什么好隐瞒的?难道说你不相信我?”

    “不是这样的……”听罗德这么说,罗琳顿时有些急了,她鼓起嘴,有些委屈地道:“我怎么会不相信哥哥呢?只是这份秘法过于邪恶,让我难以向哥哥提及……”

    从罗琳的话语中,罗德也看出了她的不自然,不禁笑道:“邪恶?有人说亡灵法术是邪恶的,有人说妖术是邪恶的,只是因为这些能力过于强悍,触犯了他们的利益而已。从来没有什么邪恶的秘法,只有邪恶的人,和我相比,你的邪恶又算的了什么?跟我说说吧,你在修习的秘法究竟是什么?”

    罗德拍了拍她的肩膀,听着罗德沉稳中又带着几分傲然的话语,罗琳也放下了心中的顾虑,正如她所相信的那样,她相信无论自己修习的秘法究竟有多么邪恶,哥哥都不会因此而怪罪于她,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此而受到半点影响。

    罗德开导般的话语,仿佛有着一种独特的魔力,让罗琳相信了他所说的全部,转而道:“那是麦西珈先知教导的假婴秘法,通过制造一个用于献祭的假婴,从而满足某些更加苛刻的仪式条件,例如牺牲仪式,又或是预言卡的召唤仪式。”

    听着她的解释,罗德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那确实是个好方法。在某些需要用到血亲献祭的仪式上,假婴秘法便能很好的契合要求,罗琳正在联系这一秘法,显然是为了之后的大计做准备。

    见罗琳在说出秘法内容后,仍旧有些局促不安,罗德不禁笑了起来:“你不会认为,我会因为这件事情责怪你吧?我为什么要因为这份秘法,责怪一直在在帮助我的妹妹?”

    “因为……假婴秘法需要血液来制造假婴,我除了用到自己的血外,也用了一些……你的。”罗琳抿了抿嘴唇,这才说道。

    罗德的嘴角抽了抽:“好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别弄出什么血污怪就行了。”

    说着,罗德又打量起眼前被制造假婴弄得满身血污的罗琳:“我和摩莉尔的庆典很快就要开始了,你身为我的妹妹,理所应当成为我的伴郎……我觉得你最好换个打扮。”

    听罗德这么说,罗琳先是一愣,随之而来的是发自心底的欣喜,然而仍有一件事情正困扰着的她:“可是……伴郎不应该是男性吗?”

    罗德能够听出来,罗琳对于婚礼流程并不熟悉,她虽然有着过人的才智,但这种事情可不曾经历,从这一方面来说,罗琳倒是十分契合她那属于少女的容貌,她可不想情欲君王那样,明明活了几百年,看上去仍旧像是一位少女。

    就连一旁,麦西珈也笑了起来,解答起罗琳的疑惑:“伴郎指的是婚礼中陪伴男方的重要人士,并没有性别上的要求,你可别被这个称呼给误导了。就像男爵也不全是男性,也有女男爵的存在。”

    停了麦西珈的解释,罗琳这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除了她之外,确实没有人适合在庆典上陪伴罗德,罗琳愿意选择她,作为庆典上的伴郎,更说明了对她的信赖。

    就在这时,罗琳想起了罗德要她更换装束的要求,她望见自己身上满是血污的衣物,染着血渍的脸庞,仿佛也变得和那些鲜血一样红,她竟然修习秘法时的服饰,直接穿在了罗德面前,还好这里只有罗德,若是放在庆典之上,她恐怕再也无地自容了。

    “等我练成了这项秘法,我就去国会找你,我一定会在庆典开始前炼出假婴。”罗琳立即保证道,随即重新回到了木屋之内,就像研究她的秘法去了。

    留在原地的罗德,嘴角微微抽了抽。

    尽管他没有必要在罗琳面前施展出爱之领域的功效,但为了详细测试这份领域的能力,罗德仍旧忍不住开启了领域功效。

    作为能够被动提升魅力属性的独特领域,爱之领域功效卓绝,就连罗德也忍不住时刻将其开启,享受着魅力提升后带来的种种好处,这也让他在交谈中无往不利,虽然不像情欲君王那样,达到抬手便能俘获众生的地步,但也能稍稍影响他人的神智。

    罗德发现自己好像对这份领域运用过了头,虽然他确实想让罗琳来成为自身的伴郎,但也不希望彻底干扰她的神智。

    想到这,罗德也挠了挠头,随即将视线望向了一旁的麦西珈。

    麦西珈总是显露出不同的身形,她有时以老态龙钟的妇人模样出现,有时又以身材高挑的女巫打扮现身,就连罗德,也不知道那种是她的真实模样,现在的她无疑是后者。

    罗德并没有结束爱之领域的功效,麦西珈身上隐藏着种种谜团,她掌握了招魂术,但黑暗圣言对她无效,这也是罗德记忆中,黑暗圣言为数不多失效的情况。

    “麦西珈先知,我想寻求克制成神者周身厄运的方法。”此时,罗德终于说出了自身的来意,从切茜亚口中,听说了她对于成神者的评价后,罗德的心中便一直无法平静。

    如果情欲君王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成神者可以算是一个超大号的厄运之源,所有靠近他的一切,都会被深深的厄运笼罩,就连罗德,也不敢贸然尝试事情的真假。

    正因如此,罗德只好找上麦西珈先知,向她寻求一些帮助。罗德相信,能够将成神者铭刻在预言卡中的麦西珈,一定对其有着深深的了解。

    “你不必这么做。”

    麦西珈的回答,有些出乎罗德的预料,他并不明白,麦西珈的这番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他不必这么做?

    女巫打扮的贪婪君王看出了罗德的疑惑,但却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来到罗德身旁,轻轻托起罗德身后的鬼王斗篷,在上面轻嗅起来。

    罗德干咳一声,好像不久之前,也有人这么做过,没想到在爱之领域的影响下,就连麦西珈也受到了影响。

    然而下一刻,罗德便一点也笑不出来了,麦西珈将他的斗篷放下,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望着罗德:“那是爱之领域的味道。看来你已经彻底熟悉罪业之源的用法了,不枉我将圣痕者的灵魂残片送给你。”

    让罗德面色微变的是,麦西珈竟然一口叫出了他身上那份能力的名字,似乎他的种种手段,都会被麦西珈看穿。

    “你对我使用爱之领域,是想让我爱上你吗?其实你不需要领域的力量,只要你向我要求,我想我会满足你的。”麦西珈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