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五章 神的考验

字数:595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如果他只杀过几个人,那你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能不自觉地吸取他人的生命,就像某种秘法一样?”

    听着情欲君王的话语,罗德也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切茜亚眨了眨眼,没有直接回答罗德的问题,而是换了个话题道:“在古埃拉西亚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不畏惧苦难,反而将苦难,当成了神所赐予的考验,只有在苦难中度过重重考验,他们才能追随神的步伐。”

    “我听说过这些事。”罗德缓缓道,从他了解的信息来看,那些人被成为义人,他们意志坚定,甚至超越了成为英雄的界限,但却无法成为英雄。随着数个世纪前圣痕者的陨落,义人也随之沉寂,时至今日,大陆上已经无法再听到他们的传说,“但这和成神者有什么关系?他是义人吗?”

    “他有着义人的所有品质。我曾见他仅仅因为一点小错,就被惩罚的遍体鳞伤,但他的信仰坚定,从未改变,他的虔诚超越了肉身,就算将他身上的肉一点点割下来,他的虔诚也不会改变。”切茜亚补充道。

    从情欲君王的讲述中,罗德也隐隐知晓了成神者的事迹,心中又泛起了更多疑惑,如果成神者真的如此虔诚,那他为何会杀死埃拉西亚的神灵化身,导致教廷长达数百年的衰落?

    “既然他如此虔诚,为何最后会杀死圣痕者?”罗德又问。

    “虔诚可不意味着是一件好事。”

    说到这,切茜亚发出深深一叹,她的叹息像是抚过人心底的微风,就连掌握了爱之领域的罗德,仿佛也在这声叹息中,与她一同失落下去。

    “塑造这个世界的神,她高悬于天,俯瞰众生,无悲无喜,无爱无恨,宽宏大量,又残忍无情。她会原谅任何诋毁不敬她的生物,也不曾对最虔诚祈祷的人垂怜半分,反倒是那些天使尽职尽责。神唯一给予其他生物的,只有无尽的考验,尤其是对那些虔诚的人。”

    罗德皱了皱眉,心底思索着情欲君王这番话语的含义,切茜亚却伸出手,将柔弱无骨的掌心,搭在罗德的身前:“罗德,我要问你一个困扰着世上所有男人,就连古时的君王也无可避免的问题,你可要老实回答~”

    望着切茜亚眯起的双眼,还有那引人入胜的细长睫毛,罗德深吸一口气,在爱之领域的加持下,他能心无杂念地欣赏眼前的少女,不至于落入罪业当中:“你问吧。”

    “你可曾怀疑过你的爱侣?我指的不是英雄摩莉尔,而是你真正的爱侣?你是否想过她们对你的爱究竟有多少?她们究竟愿不愿意,为你献上自己的生命?而在更大的利益面前,她们是否会毫不留情的抛弃你?当你失去一切后,她们是否还会留在你的身边?”切茜亚低语道。

    “我为什么要怀疑这些?”罗德挠了挠头,他可没时间考虑这些问题。

    “因为这是罪业的一环,虽然这种单纯的怀疑,并不属于情欲之罪,而是更偏向于贪婪、嫉妒与傲慢的罪业,但这终究是困扰了所有生物的问题。要知道情欲之罪是一种抚平人心的美好罪业,它可以给人一种美妙的体验,可不想其他的罪业那么惹人反感……说的有点远了,现在告诉我,你是否想过这些问题?”情欲君王追问道。

    “不曾。”罗德想了想,最后还是改口道,“好吧,也许有时想过,但我不会去深究这个问题的答桉。”

    “看不出来,在这种事情上,你比我想象的要大度。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为了爱侣的忠诚,会把她们变成亡灵,永远将她们锁在身旁的人。”切茜亚将手放在嘴边,捂嘴轻笑道。

    罗德的嘴角抽了抽,不知道切茜亚是从哪来的这种想法,但他可不是那种狭隘的人。

    “我真的是这样想的。”似乎是看出了罗德眼中的怀疑,切茜亚赶忙补充道,以此来证明那都是属于她的想法,而不是随口一句话,“你知道的,当一段关系中,两人的力量并不对等,有一方甚至强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时,他们总是能以各种手段来检验另一方,就像是爱侣之间,又或是神和人一样。”

    见切茜亚说到正题,罗德面色一正,洗耳恭听。

    “神和人的力量,悬殊到了无可想象的地步。一段恋情中,力量不对等的两方尚且会互相猜忌,不断试探,甚至想方设法考验另一人的忠诚,以此来确认,另一方是否真的爱自己,而不是只爱自己的力量,或者钱财,又或是美色之类的事物,更何况是神呢?”

    随着情欲君王的呢喃轻语,罗德只觉背后发凉,寒意在他的嵴背之上蔓延。

    切茜亚又道:“所以当神听到人的虔诚祈祷时,她首先会怀疑,怀疑人类是否真的对自己虔诚,怀疑人类对自己的祈祷中,究竟有几分是真心实意,几分只是想要获得嘉奖保佑,几分只是贪图与神共处的美好而已。神不会对虔诚祈祷的人施加保佑,反而会给他们降下苦难作为考验,越是虔诚的人,所受的苦难就愈发惨烈,而那些义人,他们各个都经历了非人的折磨。”

    听着她仿佛带有一种魔力的低语,罗德的注意被深深吸引,不是因为她的魅力,而是因为话语中的内容,切茜亚的这番话,是罗德闻所未闻的信息。就算世间有相关的记载,恐怕也会被划分到最纯粹的异教徒理论当中。

    切茜亚的解释,让罗德陷入深深的震撼,想不到埃拉西亚人追随的神灵,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还美其名曰考验。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神为什么会放任不敬她的人存在?如果他真能随意降下惩罚,就连向他祈祷的虔诚之人,都遭受了这等苦难,那些诋毁不敬他的人,岂不是要受到更加惨烈的惩罚?直接遭到神的毁灭?”罗德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困惑地问道。

    正如罗德所说的那样,如果神对虔诚之人都如此冷酷的话,那对于不敬她的人,岂不是要直接施以毁灭?

    “你错了,如果你从一开始便不敬神的话,她反而会想尽办法感化你,让你回到她的怀抱,从而开始向他祈祷。你拥有自己的意志,就连神也无法干预,没人知道完整的意志中,究竟蕴藏着多大的潜力,那是足以让人发生由内而外的蜕变,从而成为‘英雄’的力量。”

    说到最后,就连切茜亚也露出几分冷笑:“当然在更多时候,神都会放任你的不敬,甚至将你所做的一切恶,都当做对其他世人的一份考验,让那些受尽苦难的人,在绝望与失落中重新回到她的怀抱。不过就算是神,也无法直接干预世间发生的事情,更多的时候,她都需要借助人之手来完成她的安排。每个人都是神的棋子,而神操控世人的方法,就是……”

    “命运领域。”

    没等切茜亚说出神的力量,罗德便一口将她要说的话道出。圣痕者身上的命运领域,足以操控世上所有生物的命运,而这正是神干预世间的手段,世上的一切,无论是出生与死亡,都逃不过命运领域的操控。

    随着情欲君王的讲述,罗德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埃拉西亚人的实力,恐怕比他想象的更加可怕。世间的一切走向,都在命运领域的操控之下,而在背后主宰这一切,乃是圣痕者之上的神灵。

    好在英雄不会受到命运领域的操控,英雄像是世间存在的变数,反抗命运的英雄,令这个世间终究没有落入神灵之手。

    不顾仍有一件事情困扰着罗德:“你为什么要用恋人来举例?用其他关系,好像也能说明这份关系吧?”

    “问得好。因为我是情欲君王。”切茜亚发出咯咯的笑声,她就像是一位顽皮的少女,正为罗德的明悟而欢呼雀跃。单看外貌,谁也想不到眼前的绝美少女,是足以令整个地狱颤抖的君王之一。

    望着少女娇艳欲滴的脸庞,罗德沉声问道:“如果这一切都说得通的话,那么成神者是因为不满自己受到的苦难折磨,为了破除命运领域,斩断世人身上的枷锁,这才向圣痕者挑战?”

    切茜亚看了他一眼,指正道:“你几乎说中了那件事情的答桉,除了一个小小的错误。”

    “哪里错了?”罗德又问。

    “关于成神者的动机……我之前说过,他有着远超其他义人的品质,哪怕肉身受尽折磨,灵魂也遍体鳞伤,但他对神的信仰也不会动摇。”

    “那他又是为什么……”罗德不解道。

    切茜亚叹了一声,终于不再看向罗德,将眼神望向空无一物的头顶,她咬了咬嘴唇,露出令人心生怜惜的模样:“因为神不相信他的虔诚,神对他降下了更大的考验。既然伤害他的肉身,令他受尽折磨,也无法动摇他的信仰,于是神使出了另一个方法,那就是伤害他身边的人。”

    罗德微微一怔,切茜亚又道:“他接触的所有人,与他结实的人,认可他的人,喜欢他的人,与他同行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惨死,就连他的敌人,也被神随手抹除,纵使他复制来了无穷的力量,最后也无从施展。你看到了吗?这就是追随神迹的下场,这就是虔诚祈祷者的结局。”

    罗德陷入沉默,切茜亚的话语中透露着深深的愤怒与憎恨,那绝美的容颜,在这一刻也变得冷若冰霜。

    “我理解你憎恨神的心情……”

    罗德安慰般的话语刚刚说到一般,便被情欲君王直截了当的打断:“憎恨神?我为什么要憎恨神?我应该要憎恨的,难道不是那个成神者吗?”

    见罗德露出疑惑的神情,她只好补充道:“你还不知道吧?我认识曾经的成神者,所以很不幸的是,我也成了神对他考验中的一环,我在他的眼前死去。如果不是他将不幸带到我身边,我根本不会那样死去,一切都是他所导致的。”

    罗德露出意外之色,想不到眼前这位美丽的少女,也是成神者经受的一环考验,如果她确实是因为成神者而惨死的话,她却是有理由憎恨成神者。

    “这么说来……成神者没能经受住神的考验?”罗德缓缓道。

    “是的,经历了那些死亡,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成神者来到云中的圣城,向圣痕者质问一切问题的答桉,最后放弃了自己的信仰。”情欲君王缓缓道,像是在说着与自身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

    说完了这些,她重新将波光流转的美目看向罗德:“就像我说的那样,与成神者走的太近,只会将不幸带给你自己,还有婚礼庆典上的所有人,知晓了这一切后,你真的要让他,来成为你的证婚人吗?”

    罗德陷入沉默,他并不相信切茜亚所说的那些考验,如果说有什么合力的解释的话,那恐怕就是成神者的幸运属性极其低下,这才为周围的人招来那些不幸,成神者就像是一个超大号的恶运沙漏,能够为身旁的人招灾惹祸。

    想到这,罗德原本想让成神者做证婚人的念头也犹豫了,万一成神者带来什么厄运,岂不是会严重影响他的计划?

    不过事情也没有那么绝对,如果成神者的能力真的有那么强的话,若是能将厄运引向摩莉尔那边,反倒能令罗德的计划更加顺利。

    而罗德需要找的,则是提供幸运的宝物,比起虚无缥缈的神灵考验,罗德更原因相信幸运属性的说法。

    “感谢你的提醒,情欲君王,但我选择仍旧不会改变,只希望他能满足摩莉尔的要求,能够引导一场教廷式的婚礼。”思索片刻后,罗德最后回答。

    切茜亚哼了一声:“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他确实有能力引导婚礼进行,在这个方面上,许多经验丰富的魅魔都比不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