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

字数:478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萨老,顾辞这厢有礼了!”顾辞一脸笑容的冲着一个身体壮硕的中年人微微颔首,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和李振邦交手吃过大亏,然后又被叫到大祭司面前训话的老萨。

    “顾辞?你不好好陪着圣……你带来的那个人,你来我这里干什么?”看到来人是顾辞,老萨的脸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如果这里不是神府,没准他都要对顾辞出手了。

    “谁说我没有来?”李振邦将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老萨吓了一跳,是真的吓了一跳,整个人从原地跳了起来,脑袋直接和房顶来了一个零距离接触。

    他一直以为顾辞身边跟着的是个侍从,没想到竟然是李振邦这个圣子。他肚子上的窟窿才刚刚修复,花费了他不少能量,甚至还搭上了不少稀有药材和珍贵丹药,他可不想再被李振邦来一次。

    “你……你怎么来了?”老萨激动的嘴都有些瓢了。

    “听说你挺想我的,所以我就不请自来了,顺便看看你肚子上那个大洞好了没有。要是觉得有个窟窿比较凉快的话,我还可以继续无偿帮帮你。”李振邦微笑着说道,仿佛是真的在说如何帮助老萨似的。

    老萨心中一阵恶寒,面前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嚣张到他已经无法容忍了。可碍于李振邦的身份,他再忍受不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人家在神府的地面上杀了他们四个弟子,还把他打了一个透心凉,最后大祭司连一句责罚的话都没有。就凭这一点,他别说替最后两个弟子报仇了,就是连替自己鸣不平都不可能了。

    不仅如此,人家和大祭司闹得那么不欢而散,大祭司还得好吃好喝好招待,这要是真把对方惹急了,别说在肚子上开个大洞,就是在脑袋上开个大洞,恐怕大祭司也不会说什么。

    神府是严禁私下打斗的,可对面这个家伙动手的话,却不会被限制,也就是说如果对面这个家伙再想要收拾他,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所能做的就只有玩命儿的逃跑,这根本就是一场完全不对等的屠杀。

    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不被对方屠杀,老萨尽管心中恨不得李振邦立刻嘎嘣一下死了,可是脸上却不敢有任何表现。

    “圣子大人说笑了,这窟窿还是免了吧!既不美观,也不方便,看起来还怪吓人的。”老萨极力堆出笑容,生怕惹得李振邦不高兴,真给他胸前再开一个窟窿出来。

    “据我所知,圣子大人自从见过大祭司以后,就一直闭门不出,始终在房间中闭关修炼,不知道今天圣子大人来找我有何贵干啊?”老萨疑惑的看着李振邦。

    “我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今天来找你还真是有些事情要谈。”李振邦微微一笑回应道。

    “找我有事情要谈?不知道圣子大人有什么事啊?您要是真有事情,直接派顾辞来传唤我就可以了,我肯定随传随到啊!”老萨恭声说道。

    “我那里对你来说很有可能是龙潭虎穴,估计我传唤你的话,你非但不会去,没准还会找各种借口推脱,甚至有可能直接被吓跑了,所以我干脆亲自登门拜访了!”李振邦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萨。

    “圣子大人说笑了,您要是传唤我,我岂有不去的道理啊!”老萨讪笑着回应道。

    其实李振邦说的还真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一个是因为大祭司警告老萨他们离圣子远一点儿,再一个是因为老萨真害怕圣子悄无声息的把他干掉了。

    正常情况下,想要杀死他不闹出点儿动静是不太可能的。可是以圣子和顾辞的能力,完全可以在他们的住所布置个阵法结界,等他入局以后,他就算是闹出再大的动静,外面的人恐怕都无法察觉到。

    有了之前和李振邦的矛盾,老萨怎么可能会轻易赴约,至少独自一人的话是打死也不会去的,所以李振邦说的推脱是必然的,至于逃走肯定是不会的,毕竟李振邦之前对大祭司放出话去了,他们要是敢跑,大祭司首先就不会饶了他们。

    “没想到老萨你竟然会如此通情达理,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不过我都已经来了,你不会就让我在这里和你谈事情吧?”李振邦挑了挑眉毛。

    “这个……”老萨沉吟了起来。

    他不知道圣子来找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他知道,圣子并不是第一个上门找的他,圣子在来见自己之前已经去见过好几个人了,最后那些人都很是恭敬的将圣子送出了大门。

    只不过那些人和圣子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矛盾和瓜葛,而自己和圣子之间可是有着一些矛盾的。得罪圣子的这三个人,圣子是第一个见的自己,他如何能不慌。

    “怎么?我的地盘你不敢去就算了,现在可是在你的地盘,你还害怕我能吃了你不成?”李振邦调笑道。

    “圣子说的哪里话,只是……”

    “只是什么?圣子大人想要和你聊聊天,你就这么推三阻四的?你以为圣子大人很闲吗?他来找你,是希望可以化解之前的误会的。怎么?你想要和圣子顽抗到底?要真是这样的话,我相信圣子大人不介意真的拿你脑袋祭旗!”顾辞眼睛一瞪,打断了老萨的话。

    “这……”老萨愣了一下,顾辞的话让他很是诧异,他没想到圣子今天来找自己的目的不是寻仇泄私愤。

    他只是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可什么都没干,怎么圣子就突然良心发现,想要和自己化干戈为玉帛了呢?

    顾辞的话是真是假他不好判断,如果圣子真的是来化解矛盾的,那他还真是求之不得。

    倒不是老萨心里多么亲近圣子,主要是圣子如果真的不和他计较了,那他就可以有理由离开神府了。

    圣子和大祭司之间的矛盾他可是看在眼里的,这俩人之间恐怕很难善了,他可不想牵扯其中,被某个人当枪使,能早点儿摆脱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最明智的选择。等一切尘埃落定以后,他再回来也不迟。

    可如果圣子是骗他的,只是为了有一个和他独处的机会,好趁机砍了他的脑袋,那该怎么办?那他岂不是死的太冤了!

    “我要是真想要杀你,你觉得我会蠢到上门杀你吗?既然你如此顾忌,那就算了。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强人所难,咱们之间的矛盾也就不用化解了,我去找老德和老左好了。”

    “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等我接受完圣子的传承,用你的脑袋来庆祝的时候,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今天的你!”李振邦摇了摇头,很是惋惜的说道。

    说完以后,李振邦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接转身离开。顾辞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也跟着李振邦转身离开。

    “等……等一下!”看到李振邦和顾辞毫不迟疑的远去,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老萨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大声喊了起来。

    不仅如此,他害怕李振邦和顾辞不理会他继续走下去,将速度发挥到了极限,朝着李振邦的方向冲了过去,凭借着速度直接拦住了李振邦和顾辞的去路。

    “大胆!老萨,你竟然敢拦住圣子的去路,你想要干什么?造反吗?”顾辞本能的跨前一步,将李振邦挡在身后,眼睛一瞪,对着老萨大声呵斥道。

    “误会,误会!”老萨急忙举起手,以示自己没有敌意。

    “我刚才幡然醒悟,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我和圣子大人之间本来就只是误会而已。圣子大人能纡尊降贵光临寒舍,愿意化解误会,那是我的荣幸,我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啊!这不,急忙赶上来,请圣子大人回头。”老萨微微躬身,脸上堆满了真挚的笑意。

    李振邦摇了摇头,正色道:“正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堂堂圣子,又怎么可能出尔反尔呢?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强求,咱们各安天命就好!”

    老萨脸色骤变,圣子这话可就相当于是判了他的死刑了,他哪里肯干,带着哭腔说道:“圣子大人,您忘了另一句话了吗?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我现在就是那个回头的浪子!圣子大人,您可一定要原谅我啊!您可不能抛下我不管啊!”

    李振邦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下,“浪子回头金不换?”

    “对,浪子回头金不换!”老萨急忙点头,激动的看着李振邦。

    “这浪子回头……金不换?”李振邦刻意在金不换上加重了语气。

    “对,金不换,金不换!”老萨瞬间反应了过来,急忙从手指上撸下来一枚空间戒指。

    “你……你这是干什么?这可使不得!”李振邦嘴上说着使不得,可手却毫不犹豫的将空间戒指给收了起来。

    “你既然肯回头,我又怎么忍心拒绝你这个浪子呢!”李振邦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看到李振邦收下了空间戒指,老萨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