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合谋

字数:481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那你还要我往坑里跳,而且还是跟着我一起跳,你到底是什么目的?”李振邦皱着眉头看着顾辞。

    这老家伙既然已经看破了大祭司的阴谋,为什么还要以身涉险呢?以顾辞稳妥的性格来说,这实在是有些不合情理啊!

    “如果你出问题了,你会不会把我给卖了?”顾辞并没有回答李振邦,而是反问道。

    “这个……应该……”李振邦摸了摸鼻子,想要说不会,却被顾辞给打断了。

    “别这个那个,应该可能的,你到时候肯定会把我卖了的,这是根本不用想的事情。”顾辞很是清醒的说道。

    “我在你心里难道就这么没有信誉吗?”李振邦老脸一红,强作镇定的质问道,不过声音听起来却很是没有底气。

    “信誉?”顾辞撇了撇嘴,“你先摸摸你自己的良心,然后你再和我讲信誉!”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李振邦有些恼羞成怒的问道。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你肯定完蛋。我已经被你打上烙印标签了,如果你完蛋了,我肯定也跟着完蛋。与其被动等死,还不如拼死一搏!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完蛋而已,可一旦成功了……”顾辞并没有说下去,不过李振邦已然明了。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做?”李振邦撇了撇嘴,看起来似乎对顾辞的计划不屑一顾。

    “因为你没得选择,你就算是失败了,大祭司又不敢对你如何,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被软禁而已,可一旦你成功了,你得到的将会是至少一半甚至是全部的亡灵族。这是你的机会!”顾辞眼睛微眯,沉声说道。

    “主要是你的机会!”李振邦冲着顾辞挑了挑眉毛。

    “没错,主要是我的机会,可也是你唯一的机会!”顾辞并没有反驳,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恭敬,甚至还微微躬身表示臣服。

    顾辞明白李振邦的意思,他这么说就是在提醒自己,自己与他之间不是合作关系,而是从属关系,他是让自己明白自己的处境,摆正自己的位置。

    对于顾此来说,这都不重要,只要李振邦同意成为圣子,愿意接受自己的计划就可以了,好好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务。

    他的回答其实就是在告诉李振邦,他同意李振邦的安排,但是希望李振邦不要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毕竟这样的机会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你还没有回答我,既然大祭司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了,甚至挖了个坑等我们往里跳,为什么你还要拉着我一起跳。”李振邦再次问道。

    “因为大祭司在这个位置上待得太久了。”顾辞沉声说道。

    李振邦咧了咧嘴,“这是什么狗屁理论?咋的?大祭司在这个位置上坐的太久了,得换个人坐坐不成?不会你真以为皇帝可以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我的意思是大祭司在这个位置上坐的太久了,而且一直都是一言堂,所以他就会变得越来越自负,总以为一切尽在掌控,而这才是我们的最大机会。”

    “如果我们能在他察觉之前把事情做完,等他反正过来以后,我们就拥有了足以和他抗衡的力量,他就算发现了想要弥补也只能是望而兴叹了!”

    “退一步说,如果前面的准备我们做全了,就算最后圣子传承失败了也无关紧要,到时候你完全可以说是大祭司搞的鬼,故意让传承失败的!”

    “到那时,那些已经上了咱们船的人,就算心里不认可你的身份也得硬着头皮认可。毕竟那时候他们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伸头也许还能争取活命,缩头早晚会被大祭司秋后算账!”顾辞眼睛微眯,眼神里闪过一道寒光。

    李振邦有些诧异的看着顾辞,此时的顾辞和他之前可是大不一样了。如果不是顾辞始终在他身边,在他的视线之中,而且灵魂波动也没有变化,他都要怀疑眼前的这个顾辞是不是已经被人掉包了。

    “很意外吗?”顾辞显然感受到了李振邦的眼光,微微一笑反问道。

    李振邦摇了摇头,“不是很意外,那是相当意外!你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你早就对大祭司有了反心,只是趁着这个机会表现出来?”

    “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怎么可能会去规划这种掉脑袋的事情?我这辈子最冒险的事情就是遇到你!”顾辞冲着李振邦翻了个白眼。

    “然后呢?”李振邦不解的看着顾辞,他总觉得这话不太完整,应该还有下文。

    “然后?哪里还有什么然后!遇到你以后还能有命活到现在已经是死神的恩赐了!唉!”顾辞长叹了一口气,刚才那股狠劲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无力感。

    虽然顾辞说的很热闹,但是这种事情真想要实施起来哪有他说的那么容易!先不说他们一旦开始行动,大祭司不可能干瞪眼看着,就是劝说那些一个个比猴都精的老家伙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付大祭司可不是杀只鸡那么简单,那可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事情,一旦东窗事发,死的可就不会是一两个人了。

    就算始终没有暴露,可想要直面大祭司也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事情,大祭司那可是能借助死神力量的恐怖存在,整个亡灵族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敌手。

    除非圣子能有办法制衡大祭司,让大祭司不敢轻易出手。不奢求李振邦的实力能和大祭司平分秋色,但是至少也得能威胁到大祭司的安危才行。

    否则他们这些人千辛万苦把声势搞得轰轰烈烈,最后却被大祭司一个眼神给摆平了,那不就成了一场要命的闹剧了吗?

    “李然,你到底是不是圣子啊?”顾辞突然抬起头,一脸凝重的看着李振邦。

    “我怎么知道?我圣子的身份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说我是圣子。”李振邦耸了耸肩膀。

    “呃……应该没问题,应该没问题,大祭司都说你是了,应该不会有问题!”顾辞摇了摇头,微微低头自言自语的重复着,仿佛是在给自己打气似的。

    “不管你是不是,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得是!”顾辞猛地抬起头,眼神狰狞的看着李振邦。

    “你记住了,哪怕你传承失败了,你也得一口咬定你是圣子,一切都是大祭司搞的鬼,就是他不希望你成为圣子,抢夺他的权利。那时候的大祭司为了争权夺利已经彻底背叛了死神!”顾辞抓着李振邦的肩膀强调道。

    顾辞知道自己已经没得选择了,如果不能忽悠别人加入,最后不能和大祭司分庭抗礼,那等待他的就只能是死亡!所以他不得不尽可能的提前替李振邦想好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应对的办法,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你觉得你的那些契约召唤兽有没有办法对付大祭司?不一定非要杀死他,只要能让他忌惮就可以了!”顾辞一脸期待的看着李振邦。

    虽然顾辞心里很是没底,但是他依然希望可以从李振邦的口中说出保证的话,哪怕这个保证做不到,至少能让他现在心里舒服一些。

    李振邦摇了摇头,“单纯指望他们?恐怕得让你失望了!大祭司的实力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虽然和他接触了一下,但是他绝对是圣级强者中最顶尖的存在,甚至有可能已经达到了半神的境界。”

    “我的那些契约召唤兽实力是很强,可最高也不过就是九阶魔兽而已,他们也算是圣级强者的顶尖存在,可我很清楚,他们和大祭司之间还有着难于逾越的鸿沟。真要说能威胁到大祭司的,恐怕就只有神圣教廷的教皇了。”

    顾辞以手拄头感觉自己一个脑袋有两个大,脑袋嗡嗡直响。他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真正得知这个结果以后,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有那么一瞬间,他脑袋甚至浮现出了逃走的想法。可这里是神府,别说是逃走了,如果大祭司不愿意,他连现在这个位置都不一定出得去!

    “你也不要太激动,我的召唤兽对付不了大祭司,不代表我对付不了。你不会以为我怼大祭司就是为了出风头吧?如果没有点儿自保的实力,万一大祭司真要把我按在那里摩擦怎么办?”李振邦看顾辞的脸越来越黑,笑着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你说你有办法对付大祭司?”顾辞瞪圆了眼睛看着李振邦。

    “能不能对付他我不确定,但是绝对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李振邦很是自信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顾辞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振邦。

    “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我骗你对我能有什么好处?你不想死,难道我就想死了?你也不想想我是来干什么的,没有任何准备,我敢只身一人来神府涉险吗?”李振邦挑了挑眉头。

    “只要你真的能牵制住大祭司,那其他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顾辞脸上再次恢复了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