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8章 2314.另类考试

字数:399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2638章 2314.另类考试

    哪怕是那些军队将领们的后辈,也不过显得精神些而已。

    有没有经历过挫折,这是从脸上神情看出来的。

    这些人,当之无愧是大宋最为顶尖的衙内们了。

    他们的父辈或者爷爷辈,最低的都是某部尚书,或是某军总都统,也就是正二品。

    赵洞庭眼神从这些年轻人脸上逐个扫过,轻轻笑着,道:“你们都是我大宋的肱骨之后,有些人,甚至可以说是朕看着长大的了。朕宣你们来的意思,你们也都清楚了。朕要考校你们,但今天不考武艺,也不考文学。朕只给你们一个考题,从现在起,你们可以自由在朕的御书房内活动,除去朕文案上的这些东西,其余的东西,你们都可以翻阅。”

    说完便摆摆手,“都别站着了,该干啥干啥去吧!”

    然后就埋头看起奏折来。

    一众年轻人看赵洞庭这样,直接懵了。

    这什么情况?

    不考武艺?

    不考文学?

    在御书房里自由活动?

    皇上这到底是要咱们干啥呀?

    有个年轻人撞着胆子问道:“皇上,不考武艺,也不考学识,那您是考的什么?”

    赵洞庭抬头,问话的赫然是朱承恩。

    他对这个小黄门的职位还是有很大的想法的。

    赵洞庭笑笑,“考什么,你们等会儿自然就知道了。不要多问,问了,朕也不会说的。”

    说完,又埋下头去。

    一众年轻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是满脸懵的状态,不知道赵洞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也没谁敢再问赵洞庭什么了。

    过去几分钟时间,有人开始走到书架旁边看书。

    还有的则是四处转悠,这里瞧瞧,那里瞧瞧。

    或是看御书房里面的家具,又或是古董之类的。

    有两个人更是直接到外间,干脆坐在椅子上吃起了点心。

    不吃白不吃。

    反正连皇上考什么都不知道。

    说不定吃点心就被皇上看中了呢?

    他们这些人里,也不是个个都想进御书房的。觉得不自由。

    伴君如伴虎,在宫里伺候皇上,哪里会有在外面逍遥快活?

    以他们的身份,在外面,谁见着他们不是点头哈腰的?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

    过去十多分钟的时间,谁也没有注意到,低着头的赵洞庭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他虽然低着头,但气机还是能够感应到这些年轻人的行动的。

    一个看起来颇为壮硕的年轻人刚刚把地上的一个纸团捡了起来。

    他是看书的时候不经意踢到的,捡起来后放进了垃圾桶里面。

    谁也不知道,这小纸团就是赵洞庭故意扔的。

    进御书房,要做的大多不就是这些活吗?

    赵洞庭要考他们的,其实就是细腻。这应该是这些人最为欠缺的东西。

    时间又过去数十分钟。

    有年轻人已经哈欠连天。

    还有的索性放弃,到外间去说话去了。他们这些人里有不少本来就有交往。

    一杯茶,轻轻放到了赵洞庭的旁边。

    赵洞庭抬眼一瞧,露出些微笑容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端茶过来的是个女孩子,长相,只能说是普通。

    她有些拘谨,答道:“回皇上,我叫萨仁。我爷爷是工部尚书阿合马。”

    赵洞庭轻轻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叹息了声。

    阿合马还是元朝的降臣。

    历史上,阿合马的下场很凄惨。但到大宋以后倒是相当的老实。

    这也是他能够从工部侍郎提升为工部尚书的原因。

    要他还是按史书上所说的那样行事,估计早就被赵洞庭给斩了。

    没想到,给自己端茶过来的竟然会是阿合马的孙女。

    而他之前看中的那几个风评很好的年轻人,这会儿或是在看书,或是在外面唠嗑。

    “行了。”

    赵洞庭咳嗽两声,道:“你们都过来吧!”

    一众年轻人都连忙走到赵洞庭的面前站好。

    那些对小黄门位置有想法的人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他。

    赵洞庭打了个哈欠,对萨仁道:“萨仁你可愿留在御书房呢?”

    萨仁顿时满脸惊喜,连连道:“我愿意,我愿意!”

    她真没有想过赵洞庭竟然会选她。因为她的爷爷只是个降臣。

    如她这样身份的还有其他年轻人,大概都只是抱着陪跑的心思来的。

    皇上难道会不找和自己亲近的人在御书房里伺候?

    再怎么着,也不会用他们这些降臣之后吧?

    甚至,他们这些人在大宋朝廷的衙内圈子里面,本来就是受歧视的。

    赵洞庭这个选择,可是让不少年轻人傻眼了。

    其后,赵洞庭又看向那捡起纸团的年轻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年轻人连忙施礼答道:“回皇上,我叫陈武刀,我爷爷是天杀军总都统陈吊眼。”

    “噢。”

    赵洞庭点点头,“原来是陈老都统的孙子,好,很好。”

    陈吊眼绝对算是军中老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