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正文完

字数:570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确诊自己有了身孕了后,安笙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身边几个伺候的人,当然还有林氏。

    林氏听后自然十分欣喜,当即便要赏赐下人,却被安笙拦住了。

    安笙之所以拦住林氏,一是本性不喜张扬,二也是考虑到先帝才下葬不久,朝局又未完全稳定,不想因此事让陆铮被人说嘴,哪怕她这孩子是先帝驾崩之前就已经怀上的,但也难保有心有些之人会借此生事。

    林氏被安笙一劝,也觉有理,便没张扬,同时也打消了知会亲朋好友的念头。

    不过,亲朋好友暂时不说,永宁侯府那边,总要派人说一声吧,毕竟好歹也是亲家不是?

    然而,安笙听林氏这样问,微微怔了一下之后,想了想,还是摇头说先不说了。

    先前瑞王造反,虽因新帝仁慈之故,并未一并处死其家眷,但一干家眷也都判了流徙,顾家大小姐顾凝薇作为瑞王侧妃,自然在流徙范围之内。

    按说这本没什么好说的,皇明既下,下面人老老实实执行就是,身为瑞王侧妃,瑞王造反,顾凝薇没有被一并处死已是新帝仁厚,但偏偏永宁侯顾麟不知打哪听了别人撺掇,竟然来护国公府找安笙,想让她跟陆铮说说,让陆铮同新帝求个情,免去顾凝薇的流徙之罚。

    相当然而,这样的事,安笙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且不说皇命不可违,就说顾凝薇几次要置她于死地,她也实在没办法那么大度,冒险去帮顾凝薇求情,更别说甚至还要牵连陆铮和整个陆家。

    然而顾麟却不管这些,见安笙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便只觉得面上挂不住,当即直指着安笙骂她不仁不义,不孝不悌。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安笙倒也不至于因顾麟的无理要求和指责而生气伤怀,她更多的,是不在意。

    不过她现在有了身孕,林氏问要不要通知顾家,按理说其实该通知一声的,但她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那个“家”,也没有真心关心她的人,自然也没有她还在意的人。

    而顾家如今已经分了家,几房人各过各的,不通知永宁侯顾麟,自然也就不会通知二房和三房了,而二房和三房也不知为何,新帝登基后,竟然也一直没人找上门来求她帮忙办事。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她不想跟顾家再有过多牵扯,她娘的牌位也早被她带出来了,顾家于她,本就再无什么情分可言,没有密切来往,反倒最好。

    林氏是知道顾家那些糟心事的,因而安笙说不通知顾家那边,她也没说什么。

    安笙怀孕了,这是大喜事,一想到陆铮就要有后,林氏便高兴的不行。

    ......

    陆铮近来非常忙,朝中事务繁多,再加上匈奴送质子入京投降一事,皇上交给他督办,所以他常常要忙到天黑才能回家。

    这阵子安笙食欲一直不好,陆铮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每日除了催着厨房变着花样儿给安笙做好吃的之外,他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他现在只想赶紧忙完手头上的事,好抽出时间好好陪陪安笙。

    今儿刚下朝,便接到林氏派人送来的消息,说安笙想吃云华楼的虾肉云吞,陆铮下朝之后便一阵风似的跑走了,只留下一众想跟他套套近乎的同僚伫立风中,久久反应不过来。

    陆铮一路快马加鞭赶到云华楼,便叫掌柜的跟后厨说,让做一碗虾肉云吞。

    原本云华楼晚上是不卖虾肉云吞的,可有句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能让磨推鬼,想当然耳,又有钱又有权的陆铮想要虾肉云吞,那自然是不卖也要卖的。

    况且,这云华楼的幕后老板乃是文韬,就但凭他与陆铮的关系,陆铮想要一碗虾肉云吞,后厨也是肯定会给做的。

    没一会儿,云吞便做好了,掌柜的亲自给装到精致的食盒中,然后立刻交给了陆铮。

    陆铮留下银子,又风一阵地走了,留下掌柜的举着银子追赶不及,最后只能摇头回去了。

    ......

    陆铮带着云吞回了府,刚拐过垂花门正要进去,就见母亲林氏匆匆迎了出来。

    “娘,这么晚了,您怎么出来了?”陆铮奇怪地问道。

    他近来一直都忙,也不见林氏特地出门来迎他啊?

    正疑惑着呢,便见林氏来到他面前站定,然后看着他手中的食盒问说:“云吞买着了?”

    陆铮有些诧异地看着母亲。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母亲方才可是在笑?

    不过他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地答说:“买到了。”

    安笙想吃,他自然要买到。

    然后,陆铮便见林氏面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而且,还用一种他说不好的眼神上下扫了他两眼。

    陆铮:“???”

    林氏才不管儿子心里如何疑惑呢,当即摆摆手,让儿子赶紧回去。

    陆铮也急着回去,便朝林氏行了一礼,大步走了。

    林氏看着儿子远走的背影,半晌才摇摇头,失笑道:“傻小子......”

    扶冬听到林氏这话,想到陆铮方才的模样,也忍不住偷偷笑了。

    ......

    且说陆铮这边大步流星来了安笙的院子,刚到廊下,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廊下守着的两个丫头,都是安笙的陪嫁,是安笙信任的人,陆铮自然也信任,往常每日他回来,都会先问两个丫头安笙歇下没有,两个丫头便会答歇了还是没歇,今儿却一脸掩不住地喜气洋洋地叫他赶紧进去,说安笙正等着他呢。

    陆铮这才后知后觉地觉察到,今晚大家好像都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不过他也并未深想。

    毕竟大家也不是愁眉苦脸的,想来不会是不好的事情就是了。

    这般想着,陆铮便提着食盒匆匆进了屋。

    一进去,就见安笙斜靠在贵妃榻上,似睡非睡,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慵懒劲儿。

    许久没看到这样放松的安笙了,陆铮登时呼吸一滞,握着食盒的手也紧了紧。

    安笙听到动静,便懒懒地朝陆铮这边瞧了一眼,见是他回来了,也没起身,只笑着道:“夫君回来了。”

    陆铮听着她软软的语调,喉头不由一滚,然后缓步朝她走了过去。

    待来到贵妃榻旁,青葙行了礼,伸手将陆铮手中的食盒接了过去,然后便先出去了。

    屋内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不远处的博山小炉里燃着瑞脑香,香气袅袅,轻灵温雅,这味道让陆铮的心也不由地更软了些。

    这时候,就见安笙支起身子坐了起来,然后又将陆铮也拉着一道坐了下来。

    “我有件事,想跟夫君说。”

    “何事?”许是屋内香气太过朦胧,陆铮人有些愣愣的,几乎是下意识地这么问了一句。

    安笙没急着回答,而是含笑拉过陆铮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才道:“你要做爹了。”

    你要做爹了......

    陆铮放在安笙腹上的手顿时抖了一下,双眼不受控制地瞪大,良久之后,才颤声问:“我...我要做爹了?”

    语气中是浓浓的不敢置信。

    回答他的,是安笙笃定的点头。

    陆铮这才像是有了真实的感受似的,喜色爬上他惊愣的面容,接着,他忽然一把将安笙打横抱起,然后转了起来。

    他太高兴了,实在抑制不住满腔的激动和喜悦,他要当爹了,安笙的腹中,有他的孩儿了!

    他想要大叫,想要所有人知道他的喜悦,然而最终理智还是压过了这份狂喜。

    安笙有孕了!

    陆铮转了几圈,又浑身僵硬地将安笙小心翼翼地放到了贵妃榻上,然后紧张兮兮地问她:“你感觉怎么样?难受吗?你脸色这么白,是不是他闹你了?我......”

    “你一下子问那么多,可叫我先回答哪个呢?”安笙见陆铮越问越没边儿,只好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然后又拉过他的手,安抚道,“你别紧张,孩子还小呢,我也没什么不舒服的,一切都好,你放心吧。”

    陆铮听到安笙这话,紧张地咽了咽唾沫,心说这可怎么放心,孩子是在安笙腹中,难过的是安笙,受累的也是安笙,他怎么可能放心呢?

    陆铮的反应,大概是全天下刚做父亲的人都会有的反应,虽有些傻呆呆的,却也傻的可爱。

    安笙见陆铮一副想说话又不敢的模样,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只得自己拉着这个紧张兮兮的“父亲”,说起了腹中胎儿的事情。

    他们从孩子出生说到长大,虽然孩子还没出生,但他们却似乎已经能看到这孩子出生以后的场景了,甚至,陆铮这个做爹的都开始烦恼起了如果生个女儿,以后该怎么赶跑胆敢觊觎女儿的臭小子了。

    不得不说,陆铮这担心,也着实太过超前了些......

    青葙送云吞进来的时候,就见安笙和陆铮一坐一单膝跪着,靠在一起低低絮语,烛火的光晕打在他们二人身上,是那样美好又安宁,美好到,她甚至不忍心去打破这份温情。

    窗外一阵西风斜斜吹来,树影轻晃,池上两只鸳鸯缓缓而过,漾起一圈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