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成王败寇

字数:373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发展着实出乎众人意料。

    原本好好的登基大典,谁能想到瑞王竟会有如此举动呢!

    瑞王口口声声说自己持有先帝亲趣÷阁遗诏,又说太子的遗诏是自己伪造的,让太子交还皇位,否则......否则怕是要动武了!

    看瑞王这架势,准备似乎还挺充分。

    而同时,这也说明了太子的怀疑并没有错。

    此前太子就一直怀疑,瑞王不会眼看着他顺利登基却什么都不做,但他也没想到,瑞王竟然真的会在他登基大典之日挑起事端,意图混淆视听,谋朝篡位!

    这叫太子如何能忍?

    太子冷冷瞥了瑞王一眼:“父皇临终亲口同几位大人说过遗诏一事,王兄若是不信,大可自己问几位大人。”

    惠帝临终之际,确实亲口与右相等几位朝中重臣说了,传位于太子,而并未提及瑞王,甚至在死之前,都没有见瑞王。

    这也是瑞王最为不甘的一点。

    果然,瑞王一听太子提及惠帝临终之际,便怒道:“你还敢提父皇!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你拍着良心说说,你是如何阻拦本王与父皇见最后一面的!你篡改父皇遗命,威胁诸位大人帮你撒谎欺骗天下人,今日本王若不代替列祖列宗好好教训教训你,实在难慰父皇在天之灵!”

    仁宗皇帝临终之前恨极了两个人,一是荣贵妃,另一个便是瑞王,所以临终之际都不愿见瑞王最后一面,此乃仁宗遗命,右相等大人们皆可作证,但瑞王却不知道,或者说,即便知道了也会假作不知。

    因为相比于仁宗死前连见都不想见他,他宁愿相信是太子控制了仁宗,不让他们父子见最后一面。

    而他今日,便是要代替祖宗,代替仁宗来教训太子的,所以一听太子提及仁宗临终之事,便显得格外激动。

    太子却一直很镇定,镇定到近乎有些漠然,他不理会瑞王的叫嚣,只道:“本宫乃父皇亲命的皇位继承人,念在兄弟同根的份上,王兄若就此收手,本宫可答应王兄,不为难这些人,王兄不要执迷不悟了,在此地生事,王兄就不怕搅扰了父皇的在天之灵吗?”

    “那你是不答应本王的条件了!”瑞王却不听太子劝说。

    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成王败寇,他只能战,不能退!

    太子见瑞王态度坚决,也知再劝无用,便也冷下脸来,“王兄的条件实在无稽,本宫不能答应。”

    这便是谈不拢了。

    杀声突然响起,兵戈刀剑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铮鸣。

    文武百官被吓得四处逃窜起来,这时候,瑞王带着十来个铁甲军,直冲向太子。

    他拎着从手下手中拿到的剑,赤红着双眼挥舞着手臂奔向太子,大有要将太子碎尸万段之势。

    然而,太子却不像他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反而动也不动地站在几名亲卫身后,冷冷地看着他。

    这目光刺激了瑞王,他情绪不由更加激动,胸臆间一股暴戾之气忽然涌起,满心只想杀了太子,取而代之。

    他才是这天下之主,那个位置,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四周杀声震天,乱作一团,有不少朝官都受了伤,哀声四起。

    黑甲军数量不少,禁卫军一时难以抵挡他们的攻势,眼见着节节败退,朝臣们不由担心起了自己的小命。

    而就在此时,瑞王已经持剑冲到了太子面前,太子的亲卫也被黑甲军缠住了手脚,眼看着,瑞王的剑尖就要逼到太子面前,有臣子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陛下小心!”

    虽太子还未自称为“朕”,但实际上,他已经算是这天下的新主了,所以有臣子惊慌之下称呼他为陛下,也没有错。

    当然在这种时候,也没人还会在意称呼的对与错,若太子真被瑞王所杀,那......

    然而,就在这生死一瞬之际,远方忽然一箭穿空而来,正射进了瑞王持剑的右手臂膀,瑞王登时手一抖,手中宝剑已经掉落在地,紧接着,从四面八方忽然涌来数万人,手持刀枪,身着甲胄,踏着雷霆万钧之步,迅速逼近。

    形势陡然逆转。

    之前还勇猛无匹的黑甲军,很快便被这支军队给打败了,接着,众人便见一银甲将领疾步上了台阶,来到太子面前,单膝跪下道:“臣救驾来迟,请陛下责罚。”

    众人这才恍然看清,来人正是陆铮。

    那么,这支军队便是才在西北打了胜仗的镇北军了?

    不少朝臣们暗暗发出松了口气的吁声,陆铮来了,瑞王这反,肯定是造不成了,这不,先前还一脸咄咄逼人的瑞王,此刻已经哀嚎着被押了起来。

    陆铮那一箭,角度颇为刁钻,是直接射进瑞王的肩胛骨的缝隙里去的,那感觉,可比直接射进肉里疼多了,瑞王养尊处优惯了,何时受过这样的大罪,早疼的冷汗直流,哭嚎不止了。

    而陆铮所谓的救驾来迟,到底是真来迟了,还是早有安排,此刻却是没人敢深究的。

    大家只要知道结果就够了。

    很显然,瑞王输了,输得很彻底,这一次,瑞王的下场,只怕不会好。

    登基大典虽然还未完成,但太子已经叩拜过先帝梓宫,右相也宣读过了先帝遗诏,太子其实已经是南诏新帝了。

    瑞王方才剑指新帝,这便是弑君。

    弑君,那可是要杀头诛九族的!

    瑞王出身皇家,诛九族是不能了,但瑞王府上下,只怕难有能活命的了。

    太子自然不会真的怪陆铮来迟,因为一切本来就是他跟陆铮商量好的。

    虽然他不知瑞王要在今日动手,但他一直防备着瑞王,又怎能不做准备?

    他急诏陆铮回京,为的不就是这个么?

    瑞王与一干叛党皆被拿下,登基大典还是要继续。

    之前的混乱导致几位朝臣受了伤,索性都不重,经太医医治后,都勉强支撑着继续参加登基大典。

    一场逼宫之乱,以新帝大获全胜收场,后来史书撰写这段的时候,将这场动乱称之为“弘治之变”,概因其正发生于弘治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