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应验

字数:380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陆铮回府后,先去看了魏老太君,魏老太君见孙子好好地回来了,人也精神了许多,知道陆铮有事要忙,也没多留,略说了几句话,便叫走了。

    陆铮这才又回自己的院子,去看望他那“尚在病中”的妻子。

    陆铮回去的时候,安笙正在写东西,听见动静,见是他回来了,便搁了趣÷阁,站起身朝他迎了过去。

    “宫里情形如何?”

    安笙只在国公府管家口中听到些宫内情形,但管家所知毕竟有限,而陆铮进宫去肯定见过太子,太子有什么安排了交代,这会儿必然已经跟他说了,所以她才想再问问。

    安笙猜的没错,太子确实已将计划与安排同陆铮说了,陆铮也没瞒着安笙,但也没说太详细,一是他时间紧迫,来不及细细详说,二是怕安笙担心,也不愿将那些事说的太过详细。

    安笙听了几句,猜到陆铮的心思,也没刨根问底地追问下去。

    知道太子的大致安排,她便有底了。

    她倒是不大认为瑞王还有能力掀起大型政变的可能,汪家没了,瑞王最大的支撑倒台,手中又没有大行皇帝留下的遗诏,既不占理,也不占义,纵然起事,成功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但太子有太子的考虑,安笙不好多加评判,陆铮身为太子心腹近臣,太子将此事交于他,也是出于信任,陆铮自然不能不重视。

    陆铮还急着回宫去,便也没在家中多留,与安笙说了下之后的安排,便又匆匆走了。

    陆铮回来后,大行皇帝的丧仪已经算是接近尾声,再有四日,便要移梓宫于寿皇殿,届时,朝中上书太子继承大统的声音,只会更多。

    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虽老皇帝去了,但国家必然要迎来新主,据说,大行皇帝的遗诏便封在乾德殿正大光明金匾后头,只待太子登基,便可出示群臣。

    ......

    转眼,便到了移送大行皇帝梓宫于寿皇殿去的日子,是日,太子一身孝服,满面憔悴,却仍强打精神主持仪式,带领群臣送大行皇帝梓宫前去寿皇殿。

    皇后娘娘前儿夜里因伤心过度晕厥了过去,亏得诸命妇小心看顾,才没出大事。

    皇帝殡天,举国齐哀,移送梓宫这日,京中自王公以下官员一律白袍,伏道左哭送,仪式十分隆重。

    待梓宫移送完毕,请奏太子即刻登基的折子,果真如雪片一般飘进了御书房。

    朝臣们用的理由也很恰当,国不可一日无君,太子再悲痛,也要先考虑天下万民,天下不能无主。

    但太子依旧没有答应即刻登基,后在群臣一再的请求之下,方才忍痛答应。

    新帝登基,又是大事,钦天监和礼部忙的不可开交。

    京都的局势,似乎随着新帝的即将登基,也平静了下来。

    就在钦天监拟定的登基吉日前一夜,西北大捷,匈奴认输了。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虽然因在大丧期间,不可大肆庆祝,但即将登基的太子还是下令,择日犒赏三军。

    西北大胜,陆文便也要带领大军还朝,太子的心也越发安定了下来。

    想他内有贤臣辅佐,外有强将护佑,这江山,这王座,势必是他的。

    只是,瑞王对皇位时时觊觎,也实在叫人如鲠在喉。

    此时此刻,太子倒宁愿瑞王起事,他也好有理由将人收拾了,平了这后顾之忧,否则总这么不上不下,时时担心,也是膈应。

    谁知太子才这么想了没几日,便应验了......

    新帝登基,改元弘治,登基前,新帝要先去叩谒梓宫,然后换掉缟素,穿上礼服,率领王公大臣叩谢太后,按说,皇后这时是要接礼部送上的册封太后的金册,但由于悲痛太过,皇后决意待仁宗入葬后再接太后金册,太子也感念母后一片深情,对此十分赞同,群臣虽觉有些不合规矩,然到底说不出什么,因而,这意味叩谢父母的一步,便降格办了。

    此事为新帝和皇后迎来一片赞誉之声,朝中对于新帝的评价也越来越好。

    因仁宗梓宫已移送寿皇殿,因而,新帝便要前去受皇帝叩拜梓宫,一大早,新帝便带着文武百官和仪仗队去了寿皇殿。

    瑞王身为亲王,位置最高,正站在新帝侧后方第一位,是看着新帝看得最清楚的一个。

    不过,瑞王看着新帝的眼神可绝对称不上真心敬从,反而有些奇怪。

    众人到达寿皇殿后,新帝进殿叩拜仁宗梓宫,群臣在外跪地等候,瑞王亦是其中一位。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瑞王跪着跪着,忽然间站起来了!

    群臣莫不惊骇。

    瑞王想要干什么?

    在仁宗皇帝的灵前不敬,这是大逆不道啊!

    然而还不等他们想明白瑞王想干什么,他们自己就被人包围起来了!

    周围不知何时忽然涌出大批黑甲军,将王公大臣们和仪仗队紧紧地包围了起来。

    随行而来保护新帝和王公大臣们的禁卫军紧张地与之对立着,气氛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候,众人却见瑞王从怀中掏出一张明黄纸绢,接着扬声道:“本王有先帝亲趣÷阁的遗诏,你们之前看的那个遗诏,是假的,是太子心怀不轨伪造的,本王才是先帝属意的继承人选!诸位大人,莫要被太子所欺骗了!”

    新帝登基大典之日,瑞王拿出另一份遗诏,声称太子的遗诏系伪造的,这,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众人还未缓过神来之际,入内叩拜先帝的太子缓缓自殿门内出来了。

    太子一派坦然镇定,看着瑞王的眼神甚至带着几分怜悯,“皇兄可知,伪造遗诏是什么罪名吗?”

    瑞王却不接太子这话,只自顾叫嚣道:“乱臣贼子,休得再煽动人心,今日当着父皇的面,你若老老实实答应交出皇位,为兄也不为难你,可你若是执迷不悟......”

    群臣听到这话,心都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

    太子却冷冷问道:“若我不应,你待如何?”

    瑞王闻言双眼微微一眯,方狠狠道:“若你执迷不悟,那便别怪为兄不客气了,为兄今日便替父皇,教教你什么叫纲纲常伦理,大道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