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回归

字数:376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陆铮率领五万人马急行军赶回京都,紧赶慢赶还是走了十二日,方才回到京城。

    大军归京,又带着太子手谕,城门官不敢阻拦,立即放陆铮和他的一对亲卫,还有之前派往西北的劳军队伍进了城门。

    陆铮急着进宫,安笙和青葙便悄悄先回了国公府。

    马车停在了西偏门,安笙让人去叫门,自己便坐在车里等着。

    府里知道她不在的人并不多,大管家算是少数中的一个,他是林氏的人,一听说安笙回来,立即亲自出来迎人。

    林氏还在宫里没出来,魏老太君的情况也不大好,说不准哪天也要驾鹤而去,安笙也没顾上先去看魏老太君,匆匆忙忙回了自己的院子,喝了口茶,便开始询问管家京里的情况。

    管家得过林氏交代,将所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地报给安笙,足足说了半个时辰才算完。

    安笙赶路辛苦,管家早命人准备了热水汤饭,先安排安笙用了膳,又沐了浴,安笙连日来的劳顿才算是消解了一些。

    待安笙打理过了,管家又来请示,询问安笙可是要现在进宫,安笙想了想,说先不去了,管家便告退了。

    安笙倒是也急着进宫去,但却不能在这个时候。

    陆铮刚回来,她就“病愈”了,能进宫去哭灵了,未免太巧了些。

    大行皇帝还未入葬,梓宫依旧停在乾德殿,太子和皇后每日带人哭灵,今日已经是第十六日了,再有四日,便要移梓宫于寿皇殿,再停灵数日,待钦天监算好日期,才可出殡入葬。

    太后的情况也不大好,惠帝驾崩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她本就病势缠绵,如今更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不过,大家还是都盼着太后能多活些时日。

    毕竟若皇上太后接连崩殂,只怕会有不利于皇室与朝廷的流言传出来,于太子的名声怕也有碍。

    万一真有人逮着这个说太子刑克亲人,只怕太子登基也不会那么顺利。

    朝臣们倒是一直上书太子继承大统,但太子一直没有同意,只说待大行皇帝入葬后再来讨论登基事宜。

    然而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太子虽未登基,但其实已经算是在行驶帝权了。

    瑞王倒是没有如太子所担心的那样,出什么幺蛾子,除了在大行皇帝灵前哭得特别大声之外,似乎并没有再做其他事情了。

    但太子总觉得心里不安,这种不安,在接到陆铮已经回京的消息后,方才散了。

    陆铮回来了,太子心中便有了底气。

    陆铮手中有兵马,虽然带回的人不多,也足以让太子放心了。

    陆铮风尘仆仆进宫后,立即得到了太子的召见。

    太子先道一声辛苦,然后又问及陆铮的伤情,尔后才与陆铮说起京中形势。

    这一聊,便聊了个把时辰,直到内官来报,说又到哭灵时辰了,太子和陆铮才停下来。

    “走吧,你也该随孤一道去拜拜仁宗。”太子一面说,一面招呼陆铮跟他走。

    前几日,大行皇帝的谥号已经定了,经太子与群臣一番商议,最后定了仁。

    仁宗皇帝在位期间,既称不上经天纬地,也称不上威强睿德,唯这个仁字,还算是贴合一些,故而最后便定了仁字。

    ......

    陆铮拜过仁宗皇帝后,被太子特许回家一趟。

    朝臣们见太子待陆铮如此亲近,都不由地在心中重新估量起了这位在未来新君心目中的分量。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由此便可窥见,这陆铮必然又将是一代宠臣,看来往后得多跟人来往来往了,就算沾不到什么好处,也千万别得罪了人,给自己招惹麻烦才是。

    陆铮是不知道这些官员们心里的想法的,他正急着回府去呢。

    不过,在回府之前,还是要先去见一下母亲。

    林氏品级高,乃超品的国公夫人,地位仅次于亲王妃,故而排在一干命妇最前面哭灵。

    守了这么多天,其实大家都已经哭不出来了,但为了不给人留下话柄,每个人还是都尽力做出哀容,以表现自己的伤心。

    但实际上,每个人都累得厉害,只想赶紧回家去好好睡上一觉。

    但在仁宗梓宫移去寿皇殿之前,这些想法都是不能实现的,能允许她们每日回家去休息一会儿,已经是皇后娘娘仁慈了,谁还敢多说什么?

    林氏接到宫人来报,说儿子找她的时候,险些将喜色表现出来,忙拿帕子压了压眼角,又抽泣了几声,然后才跟皇后请示,要暂且离开一会儿。

    皇后也知道陆铮来了,当然不会不同意林氏离开,且她知道他们母子必有话要说,还叫人带他们母子去自己休憩的偏殿说话。

    众命妇见皇后如此厚待林氏,暗暗羡慕者有之,嫉妒者亦有之,然而,不管是羡慕还是嫉妒,都没用,谁叫她们没有个太子心腹近臣的好儿子呢?

    他们除了感叹一声世情现实,还能说什么呢?

    ......

    林氏和陆铮被带到皇后休憩的偏殿,一见儿子,林氏眼泪便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纷纷落了下来。

    陆铮知道母亲为何会哭,因而不等林氏说话,便自己道:“都是儿子的错,累母亲担忧了,还请母亲保重自身,切莫哀伤过度。”

    林氏听他这样说,便想捶他一下,但手抡起来了,却又舍不得打了,只好嗔道:“你还知道我们担心,你拼命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我这个当娘的呢!”

    陆铮非常识时务地认了错,态度诚恳端正,林氏又哪里还气得起来?

    仔仔细细地将儿子上上下下瞧了一遍,见儿子全须全尾的,林氏这才彻底放心,又问:“你到了以后直接就进宫来了?”

    林氏这话问的有些奇怪,陆铮却明白林氏到底想问什么,遂答道:“是,儿子直接便进宫来了,从西北带了些东西,让他们先带回府中去了。”

    林氏听儿子这么说,便明白是说安笙安全回府了,想到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便也再没问下去。

    陆铮又跟母亲说了几句话,便暂时辞别母亲,先回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