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毕竟我很爱你(5)

字数:387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看起来似乎是被气得不轻的男人离开以后,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凝重起来,何依依一边吃菜,一边看着那对面的丰远冲自己眨眼睛。

    她翻了一个白眼,表示自己并不是很想搭理人,她一来到这里,面对这么多人的时候就觉得有些难受,特别是何母时刻紧绷着。

    她甚至不明白人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

    虽然何母是个看起来很柔和善良的女人,可是人倔起来也是数一数二的,应该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就过来的。

    她们吃完饭后,再陪着精神不太好的老爷子说了几句话,就被那满头银发的老奶奶给送到了门口,配备的车也已经等候了许久。

    老奶奶有些悲伤道:“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不过我想你今天应该不会想要住在这里。”

    何母笑了笑,“妈,多谢了。”

    就算已经离婚,当初受过自己父辈照顾的一对老人,对她还是像看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她也将他们当做再生父母,只是也不能太过麻烦他们了。

    该离开的时候还是需要离开的。

    何依依坐上车,看着眉目间都带着疲累的母亲,凑过去,“妈妈你很累吗?”

    “嗯。”

    “妈妈,以后我们不要过来了好不好?”

    “好。”

    后来,她们也只是在人葬礼的时候来过,何依依还分走了老爷子一开始就立下遗嘱的百分之六十的财产。

    自从那次以后,何依依表现得更加厉害了,初三过去,高一开始,她和顾白之间的关系更加好起来。

    何母发现过,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还是口头上警告几句,让人不要和他离太近,一开始不明白,直到后来高二那年,她待在顾白家和人看电影的时候,顾白父母来临,顺便带着一位收敛得很是温顺的妇人。

    不等别人有所反应,那妇人立马就冲过来抓着何依依就打,直直扇了两个巴掌,何依依一声不吭地红着脸抓了人头发就冲上去打。

    虽然身高还是不高,可是人特别狠。

    顾白看着想要出手,却被顾母给拦住了,她那漠然的眼神似乎就是在看着乡野妇人在打架一样。

    后来,她就转学了。

    何母颤抖着手给人上药的时候痛哭,不仅是她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就连何依依都想起来,那是谁了,丰远的母亲,她那便宜父亲的妻子。

    在她分走百分之六十股份以后一直怀恨在心。

    回忆终止,没有顾白存在的回忆,何依依也没有说下去的想法。

    躺在一边本是精神颇高的听,结果因为昨晚实在太过放肆,渐渐的有些精神不支,眯了眯眼睛,“没有然后了吗?”

    “然后我们结婚了。”

    “啧,真是敷衍。”

    何依依笑了笑,她们就在包厢里吃了饭,然后何依依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将她给带走,还看见她脸上带着一抹怪异的笑,似乎是有些害怕?

    但是身体却下意识地靠近人。

    何依依回到家的时候,硕大的别墅里没有任何灯光,她把自己给甩在沙发上,眼神开始渐渐放空。

    她一直都在等顾白,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在等待,可是人从来都没有等过她,人一直都是特立独行的,他之前说过,自己并不是非她不可。

    后来看见了他的前女友,她本来以为只不过是是人的玩笑话,忽然间就觉得从前的自己还真是有趣,明明就是被人给算计了,结果却还得一直给人找借口。

    难过的情绪在胸腔里翻涌。

    她转学以后,人也没有找过自己,直到她上大学第四年去实习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他。

    后来便处处受到人的照顾,可是年少时候的那种情绪完全没有了,再度看见他,她有些淡漠。

    何依依想着想着忽然就哭了。

    她向来都是最为被动的那种人,对她好的。她会一直记得,人对她不好她也会一直记得。

    不知道,顾白什么时候才会用坏的一面磨灭她心底里所剩下的那么一点点好感。

    真的难过,撑不下去了。

    没有开灯的夜晚,将难过的情绪都给放大了,何依依睡过了一会,然后半夜的时候又行尸走肉一般爬起来,进入厨房给自己做了一份面条。

    吃着没有加任何调味的面条,她有些艰难地咽下去,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还有一个不知时间的长假放,应该出去旅游才是。

    吃完面,刷了碗,就再度行尸走肉一般去收拾衣服,忙到凌晨顾白也没有回来。

    买了票,去临近的山水城市。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提着行李想要出门,却看见坐在门口一脸憔悴的男人,吓了一大跳,立马抬腿踢了男人一脚。

    人身上还带着晨气,衣服似乎也是湿漉漉的,看起来格外的顺眼,何依依问道:“你怎么躺这里了?”

    顾白没怎么睡觉,睁开眼睛看见人是她,皱了皱眉头道:“别吵,让我再睡一会。”

    说完还伸手想要来拉她,何依依皱着眉头抬手比了比人的温度,不由得皱了眉头,发烧了,得赶紧去医院。

    “你别说话了,我送你去医院。”何依依一边打电话等着接通,一边数落着人不知道照顾自己,“你说你傻不傻,怎么睡在外面了,知不知道有多冷啊?”

    顾白睁开眼,抢过人的手机,“知道。”

    “不用去医院,给我泡点姜茶就好了,快拉我起来。”

    等起了身,他似乎才看到何依依身后的行李箱一样,眼睛瞬间眯了起来,人身上的气质不由得犀利很多。

    “你提着行李去哪呢?”

    阿秋给他汇报的行程里,似乎她短期里,都没有任何的其余行程。

    何依依扶着人加快了速度往里面走,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笑着道:“我想去给福利院儿童捐赠衣服来着。”

    顾白斜了她一眼,“还真是看不出来你居然还这么有爱心。”

    等人喝下姜汤,那惨白的脸色渐渐开始红润起来,她才凑过来,看着人问道:“现在能说说睡在外面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