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毕竟我很爱你(4)

字数:359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叫完人以后,何母也不想让她在这里多待太久,立马就用她还需要写作业的借口打发人回了卧室。

    隔着一扇门,何依依甚至无法偷听到门外的人到底有在说什么,只觉得一切都看起来不太好。

    不知道过去多久,何母才堆着满脸勉强的笑意过来开门,“依依出来吃饭吧。”

    何依依出了房间,正要开口问那两个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却在看见客厅还坐着的那两人一时间闭上嘴。

    算了,等他们走了再问。

    等上饭桌的时候,那两个养尊处优的人看着桌上虽然色香味俱全,但也仅仅只是家常菜的四菜一汤,眼里闪过鄙夷。

    一顿饭下来,他们也并未吃下多少。

    何依依不想看他们的脸色,自己一个人吃得挺欢畅,只是那两人忽然一对视,然后同时放下手中碗筷,笑着道:“嫂子这些年看起来是受了不少委屈啊。”

    何依依虽然还是没心没肺在扒饭的样子,其实心思早就不在吃饭上面了,她偷偷打量了一下何母的脸色,然后又看了一眼那对看起来不善的人。

    妈妈就是太心善了,什么阿猫阿狗都给放进来,像这种不会说话的,早就应该给赶出去了,给饭吃居然还这幅鸟样。

    不同于何依依心里戏众多,何母倒是真的很淡然地笑了笑,“真是难为你们居然还记得我。”

    那对夫妻也跟着假笑,“怎么可能会忘记嫂子啊,当年嫂子可是顶顶出名的大人物,现在委屈待在这里,也真是让人心疼。”

    何母本是淡然的脸色,一提到当年的时候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何依依想要开口,何母便道:“依依回房去。”

    何依依看看自己碗里还剩下大半碗的饭,“妈妈,我还没吃饱呢。”

    那个卷着大波浪的女人也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劝道:“嫂子,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可别虐待人啊,不管你和我哥之间的事情怎样,孩子可都是无辜的啊。”

    人说得倒是冠冕堂皇。

    “妈妈对我可好了,只是怕你们会说出不适合我听的话,所以才想让我进去而已,不过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也能够知道了,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会难过。”

    何依依长着一张剧情小白菜的寡淡脸,但是性子却半点都不小白菜啊,她气急了也是知道怎么反击的。

    女人没有料到一开始看起来有理有貌的小姑娘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不由得抖了抖面皮,“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何依依笑笑不说话。

    何母叹出一口长气,顿时间也没了话说。

    而桌上另外两个人却完全不是这种想法,只见他们继续像是戴着一张面具般皮笑肉不笑道:“嫂子你可别记恨我们啊,现在老爷子和我妈都还很想着你呢。”

    “是啊,老爷子身子骨不比当年了,去年生了一场大病,现在还躺在床上呢,嫂子你是不是也该回去看看?”

    “嫂子当初进我们家,可是没少得到老爷子照顾的,嫂子也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啊。”

    两人看着已经开始动摇的女人,比了一个成功的眼神,何依依给何母夹菜,然后人忽然抬头,说好。

    “那就说好了,嫂子,明天我们就过来接你过去见老爷子,也顺便把依依带上吧,老爷子看见她,应该也会很高兴的。”

    两人达成目的,是一秒都不想过多停留,说完就离开。

    何母味如嚼蜡般用完晚餐,何依依很是勤快地收拾了碗筷,然后去问何母,“妈妈,我们明天去哪啊?”

    “去见见你爷爷和奶奶,当初你出生的时候,就你爷爷奶奶最高兴了,我们这些年也是得到了他们的资助。”

    不然凭借她一个女人,还真是无法把孩子给健康拉扯到这样大。

    何依依同精神恍惚的何母说了一会话,收拾完自己以后就去睡觉,隔日很早那两人就已经到了。

    她们被请上一辆低调的大奔,往城市走去。

    在一座大宅子里看见了两个头发斑白,但是看起来还很精神的老人,两人看见她们的时候都有些激动,直接说不上话来。

    何依依被人给差点抱起来,最后只能傻笑着和人下下围棋,而妈妈在同两位老人说话,她甚至还看见了丰远,在晚上的家庭宴会上。

    两个人都有些傻眼。

    后来何依依被科普了才知道,她的母亲曾是一商界大亨的妻子,但是在生下她的那一年小三登堂入室,而维持她的母家人正好被奸人陷害垮台。

    老爷子没有办法伸手去帮助,而且由于何母生下何依依的那一年她似乎是被人给拐走绑架了,后来回到家,才发现一个月的生孕。

    太多的质疑声音说她不是这大家族的亲生孩子,何母也是一个骄傲的人,并没有让他们得意太久,但最后还是被自己的枕边人给伤了心,他要去做亲子鉴定,而小三的事也正好在那时候败露。

    她没有同意去做亲子鉴定,净身出户了。

    现在被请回来,大约就是因为老爷子觉得自己年事有些高,想要让她过来见一面,甚至还有想要分股份给何依依的意思。

    头一个站起来反对的,居然是何依依所谓的挂名父亲,“我不同意,我凌家的财产怎么能够流落到野种的手里!”

    何依依抿唇笑了笑,只抬眸看着那个气急败坏说着不堪入耳混蛋话的陌生男人,她倒是希望自己和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也就可以不用感觉到恶心的情绪了。

    切,谁稀罕似得。

    老爷子把桌子给拍得哐哐响,咬牙切齿道:“逆子,你是要气死我才高兴吗?”

    气急败坏的男人听了这话才算是找到一点理智来,狠狠地瞪了一眼事不关己的何母,“爸,不管你今天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让这个野种分我们凌家的东西!”

    “你怕是不气死我不好过!”

    “公司还有事,我就不待着了,你们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