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毕竟我很爱你(2)

字数:391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其实她想问凭什么的。

    明明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怎么到了顾白这里,就需要莫名其妙的认错了呢?听得她一个脑袋简直就是两个大。

    顾白斜睨她,“你在篮球场上给别的人加油,给他端茶递水还帮人拿衣服,有说有笑。”

    何依依:“啊?你一直看着我啊?”

    “是。”想到这愚蠢的家伙可能会被那个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的家伙给拐走,他当然会忍不住一直盯着人看。

    然而越看越觉得难受。

    并且也需要庆幸一下自己没有所谓的心脏病,不然真能被她给气得送往火葬场。

    何依依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情商也有些不在线,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啊?”

    顾白被她给问得有些不太耐烦,便瞪了人一眼睛。

    “这么多为什么,你以为自己是十万个为什么啊?”

    人气急败坏以后就更加不会愿意说出答案了,何依依有些气闷,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只沉默地盯着他看了一会,随后也就放弃了。

    把自行车给推出街道的人行道上,何依依拍了拍后座的位置,“你上来吧,我保证让你安全回到家。”

    顾白看着人鼻尖上还泛着点点汗水,抿嘴笑出一个小酒窝,但是也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意思,一屁股就坐上了后座。

    他身高腿长,那双大长腿必须缩得很难受才能控制不把脚给耷在地面上,何依依在前头吃力地瞪着轮子,他坐在后面有些吃力地缩脚。

    两个人的样子都不怎么好看。

    何依依最后差点没给折腾去半条命才算是把顾白给送回家里,然后她喝了两口水就要道别,顾白把车借给她,然后有些别扭道:“明天一起去上学吧。”

    何依依扶着自行车蹬轮子差点没给蹬到人花园里去,她快速刹住车,看向身后被暖橘色阳光给包围的少年,很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现在的阳光实在太过有诱惑力还是怎样,何依依看见顾白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他轻笑着说,“一路小心。”

    何依依像个亡命赌徒一般怀揣着满满的少女心回到了家,随意应付了几句何母外面的自行车是谁的,便躺到了卧室里开始发呆。

    真是没有想到,顾白也能有这样温柔的时候,让她太过受宠若惊了,回来的路上笑得简直就是一个二百五。

    就连何母都忍不住问她怎么笑得这么高兴,吃饭的时候她抱着一个碗,笑着摇了摇脑袋没有说话。

    何母也没有追着问,只是再问了问人在学校过得怎样,何依依笑着说过得挺好,她还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闻到了一阵香水味。

    不是女士会喜欢的那种味,而是她曾经在顾白的身上闻到过的,他说那是他身边人身上喷的,应该是不小心染上的。

    “妈妈,今天有客人来吗?”

    何母夹菜的动作忽然顿住,埋头扒了几口白米饭,“怎么了?”

    没有回复,也没有否认。

    何母向来不会对她说谎,不管是什么时候。

    何依依皱着眉头道:“妈妈,我闻到了男士香水味,今天来的人是一个……叔叔吗?”

    何母咽下嘴里索然无味的白米饭,才抬头看向何依依道:“是隔壁王婶说要给我介绍一个人。”

    她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不少人看见都会说上那么一两句,而何妈又看起来尤其年轻,身上气质也算不错,为人没多少心眼,说媒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何依依都是知道的。

    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之前何妈都是会拒绝的,但这次居然把人给带回来了?

    也许只是坐上了一会,喝杯茶聊聊天就离开,可能够带回来坐坐,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何依依笑了笑,看不见何***脸,“妈妈你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的,不应该为了我这个拖油瓶而畏手畏脚。”

    她话说得很是淡然,压根就不像是这个年纪该说出来的话,听得何依依瞪大眼睛,“呸呸呸,依依才不是拖油瓶,依依是妈妈我的心肝宝贝啊,以后再这样说,我可就要生气了。”

    “好好好,我以后都不说了。”何依依给人碗里夹菜,笑容里也带着一抹无奈。

    也许是因为单亲家庭的原因,所以她从小在这种时候都是特别知道察言观色的,知道何母什么时候什么情绪。

    所以说话都会不由自主地放轻松起来,生怕会伤害到人哪里来,就是自嘲都会被人给觉得不对一般。

    何依依倒是觉得有些想笑了。

    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的甜。

    “妈妈本来是想要问问你的意思再说的,结果王婶直接把人给带过来了,喝了杯茶就走了。”

    “妈你真的别顾忌我,只要你能够幸福,我什么都不怕的。”

    何母看着她笑了笑,眸子里有些恍惚,虽然是在看着何依依,可是何依依却觉得她是透过自己在看另外一个人。

    是在想她爸爸吗?

    她抿了抿唇,随后吃完饭就开始睡觉。

    顾白说明天一起去学校,可是他压根忘记明天压根就不是上学的日子,自己起早等了许久,

    何依依睡到八点起床去给何母的花店帮忙,在路上的时候,就看见脸色不太好的顾白,人杵在一棵树下,白皙的脸上有着斑驳的树影。

    把何依依的瞌睡虫瞬间给吓跑了。

    她骑着自行车摇摇晃晃着过去,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人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面对着人咬牙切齿的模样,她摸了摸脑袋,后背渗起一阵凉意,“你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顾白快要开始磨牙了,他只是冷笑着道:“你觉得呢?”

    “我忽然有些忙。”何依依踩着脚踏就想要跑,后座上却忽然轻巧地落下一道有些沉重的身影。

    她嗷叫一声,“你真是磨人的妖精啊。”

    顾白掐了人腰间软肉一把:“你放我鸽子居然还说这种侮辱我的话?”

    何依依骑车不稳,差点摔到田野里,“你别闹啊,我错了我错了。”

    “你现在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