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毕竟我很爱你(1)

字数:424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人一过来,便有好几个人拿着水瓶和毛巾等着,本来都想要递过去,但是人如沐春风地冲着她们笑,那双琥珀色眸子里都带着淡淡的胁迫。

    似乎是写着生人勿近的字眼。

    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还会亲自和一个女的说话,让人给自己带水!

    何依依从脸色不太好,眼神奇怪的班委那里拿过一瓶水,然后递给了自己的新同桌,那新同桌还有些不友好地道:“毛巾呢?”

    “你看起来挺清爽的,应该不需要吧?”

    “你怎么这么懒?”人接过水瓶,抓着她的肩膀往班委位置走,身高优势带得何依依走路都有些踉跄。

    “喂喂喂,你能不能慢一点啊,我跟不上啊。”

    人摇头嗤笑一声:“小短腿。”

    何依依瞪着眼睛,感觉不太美好。

    而火箭班守饮水机的男生,脸色惊恐地看着身旁若无其事般把班牌给折断,眼底仿佛带着怒气的少年。

    他咽了咽口水,“班长,班牌待会还得带回去的。”

    顾白脸色清冷地看着远处只差贴在一起了两个人,回头冷冷地看了眼脸色不好的人,“就说是我弄坏的。”

    男生苦哈哈的不敢说话。

    他也想上场,他不想做替补,他不想面对班长的冷脸,天呐,快来个人拯救他吧!

    然而很快有个挥汗如雨的人跑过来,对着顾白招了招手,“班长下半场你上。”

    顾白仰头喝水,喉结上下滑动,人似雪的脸上隐隐笼罩着一层暗色。

    下半场的呼叫声更加的巨大起来。

    火箭班的班长和f班被称作为校草的丰远对上了。

    何依依看着两人在篮球场上奔跑着抢夺篮球的时候,觉得有些眼花,她其实不太看得懂,只知道一群人围着一个篮球到处乱窜。

    身旁的男生却在一个劲地解说。

    “你看火箭班那群弱鸡里还真出了一个不得了的角色,居然有个三分球!”

    “好球!”

    “他们这次就算是输了,以后也能出去吹半年了。”

    何依依看向穿着白色球衣,由于身高优势而显得鹤立鸡群的某人,眸色闪烁起来,她抿了抿唇,如果说他们没有闹成现在这样的话,说不准还会叛离班级,跑过去给他加油。

    可是不管她有没有离开人,似乎顾白的生活都没有任何的改变,那球场上的少年英姿让不少少女春心荡漾。

    班里顶着一头梨花卷的女生凑过来,见着她拿着东西发愣,想到刚才人给丰远递水的动作。

    撞了撞她的肩膀,然后小声道:“喂同学,你是不是丰远女朋友啊?”

    人声参杂,何依依没听清人说话,反问了一句:“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丰远女朋友啊!”

    这回何依依听清楚了,而且她抬头还正好看见跑到自己这方向运球的顾白,人的脸色很差,眼神凶狠得几乎要吃人。

    吓唬得何依依瞬间就忘记了要解释。

    她沉默的姿态,让那姑娘以为是在默认,不由得上下打量起何依依来,在想这个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丰远年纪不小,但是换女朋友的速度是真的不慢,跟人换衣服一样,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人会和这样其貌不扬的人在一起。

    也许是人的审美出了一点问题?

    何依依光顾着想顾白刚才看自己的那一眼了,完全没有察觉到身旁人看自己的奇怪眼神。

    篮球赛在傍晚时分落下帷幕。

    最后夺得冠军的还是f班,火箭班一雪前耻,居然也拿了一个第三。

    顾白被班级里的人给围着请客去吃饭,何依依拿着那还在和队友嬉皮笑脸说话的少年的衣服。

    干净的白色短袖,上面没有任何图案,在傍晚的黄昏光芒下还会微微发散着温暖的意思。

    何依依都快要等到睡着了,才看见那穿着黑色球衣,笑得一件不怀好意的人跑过来,连忙把衣服扔给人。

    她打了一个哈切,“我先回去了。”

    时间不早,再不去搭车,就要赶不上末班车了。

    丰远皱着好看的眉,语气有些调侃道:“你走这么急做什么啊,我想问你一件事啊。”

    何依依显得有些不太感兴趣:“问什么?”

    脚下却是走得很快。

    丰远眼神有些放肆地打量了她一会,才转头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你是不是生病了啊,意淫是种病,得治。”

    丰远见人不愿意承认了,一时间有些急,“还撒谎,刚才都有人跟我说,你冒充我女朋友了。”

    “你该不会真的打篮球打坏脑袋了吧?”何依依眼神有些奇怪。

    她什么时候冒充人的女朋友了啊?就算是冒充,她也只想要冒充顾白的女朋友啊。

    想到顾白,整个人都变得温和起来,“你可别瞎说,乱我清白,我可没那么无耻。”

    人的表情实在太过淡定了,无法让人不相信她是真的对自己没有任何感觉,莫名的有些惆怅。

    “都没个喜欢的人,你的人生不会觉得很难过吗?”

    “谁说我没有喜欢的人的?”

    “那你说说你喜欢谁?”

    何依依张了张嘴,忽然瞪大眼睛看着不远处背着书包,踩着自行车脸色不太好的少年。

    她愣了愣,“我先走了。”

    而那边的人也并没有等她,骑着车就转弯跑了,何依依没有叫唤人的名字,只是一个劲地追着人跑。

    风大口大口地灌进嘴里,喉咙干得快要着火,何依依懵逼地看着有些陌生的地方,感觉心底有一块正在慢慢下降。

    “叮叮……”

    何依依转身,看见正按着铃铛,单脚踩在地面,歪着脑袋看向自己的顾白,吸了吸鼻子,正要跑过去,顾白就皱了眉头。

    “哭什么?”

    何依依摸了一把脸,还真给摸到了一手的眼泪,摇了摇脑袋,咧嘴笑道:“风太大了,吹得脸疼。”

    人说谎还是不太会,看得顾白皱着眉头道:“过来。”

    何依依听话地走了过去,顾白直接下了自行车,让她扶着,“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载我回家。”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