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别让我等太久

字数:394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何依依好不容易才踩着阳光追上他,却见着人奇臭无比的脸,她捂着鼻子觉得有些不对劲。

    自己似乎并没有做什么能够让人不高兴的事情,他怎么就变成这幅嘴脸了?难不成是在班级里受到欺负了?

    或者是被谁猥亵了?

    她想到自己班的那些个刺猬,就觉得脑袋有些疼。

    “顾白你在班里感觉还好吗?”

    顾白停住了脚步,抿了抿唇,他没什么好与不好的,只是周围一群的人叽叽喳喳着在吵,说各种话题。

    他好不容易逃离出那种环境来找何依依,在路上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她似乎也是喜欢这样咋咋呼呼吵的。

    可就是不讨厌。

    等到了人班级的时候,身高优势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看到了教室里的场景,她和另外一个男生似乎聊得挺不错。

    几乎也是下意识地就要转身离开。

    然而又怕人会不追上来,便放慢了脚步,哪里想到这丫头居然一开口就是说这话,还真是说到了点子上。

    他冷笑两声:“抱歉,我在班里过得一点都不好。”

    话题忽然就冷了下来。

    何依依沉默下来:“我是不是招惹到你了?”

    呵呵,才知道?

    顾白转身瞪着差点就要撞上来的姑娘,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魅力无穷,会有不少人来招惹你?”

    “啊?”

    “我看你刚才和那同学聊得挺好的,怎么就冲出来了?心虚怕我告诉老师不成?”

    顾白脸色不太好,何依依被人给怼得有些无力,想要解释自己的情况,但是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她憋了一口气,有些不高兴道:“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呵,还知道反问了。

    顾白凉凉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人身上始终带着一股子凉薄气,何依依经常怀疑,他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不会给她看着自己背影的机会,只有极度生气不管不顾的时候才会这样。

    而他每次愤怒转身的时候,都会给人一种可能以后都碰不到的错觉。

    何依依不想把自己和人好不容易才稍有好转的关系又给弄得过于僵硬,立马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人微凉的手。

    她喘着气,“你别动不动就转身走啊,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很生气的?如果我不去追你,你是不是就不准备再搭理我了啊?”

    知不知道她这样会很累啊?

    顾白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心情瞬间就被治愈,却又被人的话给瞬间激怒,“那你会不来找我吗?”

    “你知道的,人一旦到了极度疲乏的时候,是什么都不会想的,只会下意识地选择一个让自己最轻松的路径。”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不明白的事。”

    “……”

    何依依有些无奈,总感觉自己的智商在面对他的时候经常会下线。

    松开抓着人的手,她沉默着走在人身后,忽然间不想再开口多说一句话,两人分道扬镳以后,开始陷入某种冷战中。

    隔日,同班一个女生忽然抓住她道:“同学你没什么事吧?”

    何依依见着人脸色有些狰狞的样子,摇了摇脑袋,就是有事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啊,她怂。

    人听到满意的答案,拍了拍何依依的脑袋,笑容慈爱得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孩子:“没事正好去给我们班男生加油助威,等下到了篮球场会有人给你拿东西。”

    何依依点了点脑袋,然后犹如被催眠了一般离开了教室,等到了篮球场的时候就发现很是热闹,有些宽阔的篮球场被人群给围了起来,人声鼎沸的,要不是自己班里那群人不同常人的打扮,她还真有些认不出来。

    等到达地方,就有一个不怎么情愿的姑娘拿出一把颜色艳丽的啦啦操道具给她,何依依有些羞耻地放到了身后。

    她身高有些矮,需要垫着脚看篮球场。

    听到身后班里的女生有些激动地解说道:“你们说我们班和火箭班的篮球赛有可能赢吗?”

    “你这是在搞笑吧,火箭班那群书呆子菜鸡,能跟我们班的男生相提并论?你就等着待会看我们班纵横全场吧。”

    “还别说,好像火箭班那位也来了。”

    讨论的声音忽然变小,但是那粉红泡泡都快要闪烁到了何依依的眼睛,她沉默了一会,忽然察觉到她们所说的到底是谁。

    好像也已经有段日子没有看见他了。

    他们两个人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在一片区域,如果不是之前一直有联系的话,是怎样都碰不到面的那种,然而现在算是彻底认识到了这一点。

    何依依回过神,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篮球场的情况,很快就看见了那个穿着一身白色球衣的少年,他刚下场便有一群人给他拿水递毛巾。

    他笑容很是具有欺骗性地冲着一路人投射,但是却没有去接任何一个人递过来的水,手上还拿着队友递过来的毛巾,随意地擦了擦便进了后备队伍里,冲着那守饮水机的少年说了几句话,便开始喝水。

    “……”

    何依依冷眼看着。

    而这时候忽然她面前陷入一片昏暗,一道有些欠揍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你居然什么都没有带,怎么不学学人给我递水递毛巾,让我也享受一把巨星的美妙?”

    何依依听出来这欠揍声音的主人是谁,抽了抽嘴角,然后瞪了人一眼道:“我看你就没有做巨星的潜力,所以不想让你恃宠而骄。”

    正所谓爬得约高摔得越厉害,以后说不准都无法再好好站起来,所以还是不要太给人过多希望才对。

    短板头发有些精神,人跑了许久,却也没有出多少汗,脸上干爽一片,只是那干净脸蛋上的笑意看得人感觉有些不太好。

    见着人压根没有说话,那少年还扬起一个笑来,露出明晃晃的小虎牙:“不是看呆了吧?”

    何依依呸了一声,才接着开口道:“是你想太多了,你先等着,我去找找后面有没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