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过去(4)

字数:400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何妈心里一暖。

    却还是把人给轰了出去。

    她自己受的苦,并不想让孩子也跟着一起涉足。

    咳嗽着把两菜一汤给做好。

    然后问了一些何依依学校的事情,两母女一桌吃饭的时候,何依依忽然问道:“妈妈,你一个人不累吗?”

    何妈夹菜的动作都跟着顿了顿,片刻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她笑着问道:“你是不是听到别人说什么话了?依依不要多想,就算只有妈妈一个人,我也不会让你受苦的。”

    就算只有她一个人,她也会把何依依给照顾得好好的,等她长大成人,然后结婚生子,幸福美满。

    就算……

    何依依看着母亲忽然低头,平静的碗里忽然落下两滴干净的泪水,她忽然有些慌了,连忙跑到母亲身边,“妈妈我错了,我不该问这种傻问题的。”

    “别多想,妈妈只是在想你外婆了。”

    小时候,她也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被母亲给保护着长大,后来遇人不淑,才渐渐成长起来。

    何依依见过外婆的自画像,带着江南的温婉气息,笑容恰到好处,眸子和她的如出一辙,都像是会说话。

    “外婆是很温柔很好的人呢。”

    “嗯。”

    隔日,何依依带着两个青色眼圈去到学校,分班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她在吊车尾的f班,而顾白在火箭班。

    一个正数第一,一个倒数第一。

    中间似乎横跨着一条银河。

    偏偏,她还有着跨越银河的幻想,多想靠近人一点点,想要学习的念头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何母的缘故。

    她还有个很小很小的愿望,那就是能够和顾白在一个班级,就算是一直盯着人的后脑勺看也觉得高兴啊。

    可昨天的试卷让她的妄想生生止住了脚步,她现在只想要好好努力,让自己能够考上一个高中。

    母亲给她存了一大笔钱,就是给她上学的钱,初中,高中,大学,如果再攒下去,说不准都想让她来个硕士连读了。

    只是她太过知道自己的斤两,说不准高中就止步了。

    “啊,你们知不知道火箭班的书呆子里有个很不得了的人啊?”

    “你是说那个叫顾白的全年级第一吗?别想了,我今天有幸见过一次,人简直和我们不是一个档次的。”

    “啧,就不能把人给拉下神坛吗?”

    有人开始一阵阵地起哄。

    何依依觉得真烦啊,这些人怎么都这么早熟啊,她都已经听到一个女生在说什么荤段子了。

    真想要跑过去跟人强调一下,你们是女孩子,应该保持矜持,而不是像死了丈夫的黑寡妇。

    可她不敢,那围在一起染着青红蓝绿紫头发还没有被赶出学校的小姐姐,不是家里有背景,那就是背后有人。

    何依依趴在桌上,直觉得自己这个小学杠把子,放在这个时候简直太不够看了,她正想要忧郁一会,一旁的椅子忽然被人给拉开。

    新同桌有些沙哑的声音传入她耳中,“我睡一会,老师来了给我叫一声。”

    何依依抽了抽嘴角,想要说点什么拒绝的话,就被人顶了一个后脑勺,她抽了抽嘴角,只能点头。

    她是第一次混到这种倒数第一,不服从任何管教的班级,见识到了太多人物,看见前桌在老师进来之前在桌上放化妆品的时候,她已经不算觉得惊讶。

    只是推了推身旁睡得很熟,但是没有染什么可怕发色的新同桌,小声在道:“上课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嗤笑声,“丰哥哥,你什么时候勾搭上这么有趣的小姐姐了?”

    何依依脸色一冷,正要转头,新同桌就抬手把她脑袋给摆正了,“别理这个疯子。”

    人的手掌有些大,一拍在后脑勺上,就显得她的脑袋越发的小,那张在暑假在太阳肆虐过的小脸蛋还有些透着黑。

    他却觉得莫名的有些喜感,不由得也跟着嗤笑出来,片刻后察觉自己有些失态,便笑着道:“抱歉啊新同桌,你好黑啊。”

    卧槽?

    何依依感觉到了人参公鸡!

    偏偏这位大佬连同着后座的少年也跟着笑起来,两个神经病笑得花枝乱颤,看得何依依眼睛直抽。

    她一定也是疯了,才会觉得这个班级里应该存在正常人,不不不,她自己就是最为正常的。

    上课上到一半,想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何依依,很是吃力地在吵闹厉害的英语课上抄着笔记。

    新同桌撑着脑袋在旁边打游戏,歪了歪脑袋看见她聚精会神地在英语单词下做着用中文写下的标识,手一抖,控制着的游戏角色就撞上了墙。

    索性也不去玩游戏了。

    打了一个哈切看着他的新同桌,人除了脸色有些黑以外,长得也不是很好看,偏偏就是那双大眼睛像是会说话。

    他看了看,觉得人明明就是知道自己在看她,但就是把他给当做空气一样对待,顿时间心里有些不平衡。

    抬手就把人正在抄的东西给夺了过来,笑嘻嘻着道:“爹死?爸死?窝里薄?”

    “新同桌,你是不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啊?”

    何依依脸色涨红,本就有些黑的脸蛋,现在是变得黑红起来,看得戴着耳坠的新同桌眯了眯眼睛。

    她还真是不像一个温婉的南方人啊。

    何依依脸上褪了红,她才咬牙切齿道:“还给我!”

    某人却是摇了摇脑袋,“新同桌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是一个爱学习的啊,该不会是家里得罪了什么人,被送到这里来了吧?”

    人眼睛里都带着笑呢,压根就是心口不一地在调侃她!何依依抽了嘴角,差点没咬人。

    “你……”

    “你什么你,都同桌了还这么客气,你就叫我丰哥哥吧。”何依依脸蛋又被气红了,“不叫。”

    “不叫也可以,既然新同桌这么努力学习,那也应该帮帮我这个好同桌才对啊,要不然以后你的笔记都抄两份吧。”

    似乎是疑问句,但是人却说出一个肯定句的语气。

    何依依抽了嘴角,“我有没有拒绝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