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敌他晚来疯急
*每晚日更。 随从尽死,日暮途穷,薛璎被困雪山,饥肠辘辘之下掘地挖食。 结果刨出个奄奄一息的美男子。 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他怀里那个男娃娃,睁眼就哆嗦着要她抱:“阿娘!” “……”没生过,不认识。 魏尝费力爬起,揪住儿子衣领,把他一屁股撴进雪地里。 要抱抱这种事,放着他来。 *主言情,辅朝堂;架空勿考据,图乐莫较真。 *作者微博@顾了之。 ||待开现言:《软玉温香》|| 金榜写手阮喻发表在晋江的作品被指抄袭。 调色盘也上了,论坛也撕了,圈内一片腥风血雨。 她发了个微博感慨:天知道这个有关暗恋的故事,是我学生时代的亲身经历。 对方作者回头拨通了一个号码:许先生,这里是采访过您的沉默周刊。我好像……找到您的女主角了。 一个月后,被人肉出来的阮喻一头雾水看着眼前的男人。 许淮颂微笑咬牙:现在装傻晚了吧。 ||待开古言:《霸王与娇花》|| 霍少帅娶了朵娇花。 含嘴里,她会化。捧手里,她能摔。 从此,雷厉风行的北晋霸王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轻手轻脚。 夜里的每个动作,不得不缓成0.2倍速……(零点书院祝您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