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火烤兔肉

字数:343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无垠的山林寂寥无声,不仅没有寻常的小鸟翠鸣,连虫鸣都未闻,只有走路时踢起树叶沙沙声刺激着酒魅的神经。酒魅左看看前方看不清神色的师傅大人,又看看垂首专心走路的顾离乱,脚步一顿,微怒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一句话都不说!想憋死我啊!”

    宫宁初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过头,“何事生气?”

    何事生气?何事生气!你说我为何生气!酒魅咬牙,转身牵起顾离乱的手,道:“顾离乱,你是叫顾离乱对吧,我饿了,你和我一起找兔子吃好不好!”

    顾离乱笑,道:“你已经辟谷,怎么现在倒想起吃东西了?”

    “你也说我的屁股,我的屁股怎么了?难道有屁股就不能吃东西吗,顾离乱,你也有屁股啊!”酒魅拧头望向自己的辟谷,伸手捏了捏,呜……手太小,捏不住。

    咳咳咳……宫宁初就是一呛,然后低声咳了起来,酒魅不爽的撇向师傅大人,却见宫宁初又是极其淡然的一抚嘴角,朝前走去。

    看着酒魅蠢萌的神情,顾离乱眼中流露出淡淡笑意,道:“前面有条泉水河,可能会有兔子之类的野味,待会儿我去与你寻来。”

    “真的?好吃不?”酒魅眼睛闪亮亮,直勾勾地盯着顾离乱。

    顾离乱被酒魅看的脸红,刚欲答话,却莫名觉得心中一寒,抬头看去,宫宁初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顾离乱心中腹诽,这宫宁初在成为东华仙君之前就喜欢吃味,现在成为一方天尊,能力更是无人能与之匹敌,却还是没有天尊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扯下酒魅的手,顾离乱笑道:“待我做与你吃,你就知道了。”

    酒魅心中欢喜,回头看着依旧摆着臭脸的宫宁初,悄悄做了一个鬼脸,绯衣翻飞,再一落身时,已然接近本是极其之远的泉水河。

    “师父!顾离乱,你们快来呀,这里真美呀!”哗啦,酒魅跳进了水中,抱着手中的蛋,咯咯直笑。突然想起了什么,双周捏决,一只巨型穷奇砰地一声便滚了出来,啪叽,落进水中。

    “哇,主人,你总算记起咪呀啦,咪呀还以为你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呢!”巨大的猫头带着眼泪和鼻涕就想往酒魅身上拱,酒魅眉头微皱,抬手一指,咪呀就被弹了出去。

    咪呀被摔得七荤八素,酒魅却更是疑惑不已,道:“从很久之前我就一直能感受到你的存在,你到底是谁?看起来像猫,头却长有角,什么来的!”

    咪呀泪眼汪汪的看着酒魅,默默地一跃上岸,趴在河边的草丛中,无语凝噎。

    “兔儿,这是你的契约灵兽,穷奇。”宫宁初安抚的往咪呀的头上拍了拍,却听周围一阵响动,顾离乱提着两只肥大的兔子从林中走了出来。

    “顾离乱,这兔子好可爱啊!小兔子,给我抱抱!”酒魅后脚一蹬,飞身上岸,伸手就夺过了顾离乱手中的大肥兔子,看了两眼,有些疑惑的抬头道:“怎么一个好像在睡觉,另一个却在乱窜?这是一窝的?”

    顾离乱笑:“着两只兔子一只是雄的,一只是雌的,所以表现得不太同,来,把兔子给我,我帮你弄吃的。”话虽如此,却看酒魅满是爱惜的望着手中的兔子,怕是不会舍得了。

    酒魅看着怀里的兔子,满是爱惜,舔了舔嘴唇,道:“这兔子真肥,一定很好吃啊,离乱你怎么不多给我弄一些来。”

    宫宁初眼狠狠一抽,啪的一声打开扇子,坐到了肥美的青草地上。

    顾离乱轻咳掩盖笑意,道:“酒魅,你来帮我生火。”

    “喂,师父大人,你看着水中的鱼也甚是肥美啊。”酒魅看着这两只兔子,又把目光转到了宫宁初的身上,眼中闪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宫宁初斜眼瞪去,道:“我是你师父。”

    “那又怎样!”

    宫宁初脸黑了黑,道:“我是东华天尊。”

    “那又怎样!”

    宫宁初暗道冷静,再道:“天地之间可无人敢如此指挥我。”

    “那又怎样!”酒魅瞪着宫宁初,丝毫不软下来,突然神色一转,萌哒哒的眼神直视宫宁初,道:“师父~”

    宫宁初嚯的一声起身,酒魅的心不自觉地跳了跳,朝顾离乱处挪了挪。却见宫宁初一把拽着咪呀的大尾巴拖进水后,一条条大肥鱼疯狂的飞跃而出,顷刻之间,整条泉水河中的桃花鱼一条不剩,却都被一仙一猫扔了出来。

    “……”酒魅有些无言。

    却见宫宁初拍拍手,衣袍未湿,款款从河中走了上来。

    “师父!”酒魅磨牙:“你太过分了。”

    宫宁初施施然坐下,道:“如何过分?”

    “你怎么弄出了那么多鱼啊,吃多少弄多少,以后,以后都没得吃了!”酒魅看着岸上扑通乱跳的桃花鱼,口水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宫宁初笑着摇头,叹:“真难伺候。”扇子一抬,扑通,绝大部分的鱼都被扔回河里,唯留下几条肥美异常的桃花鱼留在了岸上。

    顾离乱白净的手快速的剥掉野兔的皮,仙气一割肚皮掏出内脏后,快速的剥筋洗净,伸手几点,肥兔子的周身便被扎了几个小窟窿。

    “顾离乱,干嘛戳洞?”

    “入味。”简单明了的解释过后,顾离乱又从储物镯中掏出调味料,朝酒魅微微一笑。

    酒魅了然,洪——手心冒出了一圈小火苗。

    野兔被顾离乱一遍遍的刷进调料后,诱人的香气便散发了出来。酒魅舔了舔嘴,问道:“可以吃了吗?”

    “不行,还要过一会。”顾离乱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更细心的烤起来。

    待酒魅被香气弄得忍无可忍时,终于盼来顾离乱的一句‘行了’。急不可耐的抬手撕下一块肉,却抬头看了眼师傅大人,嘻嘻一笑,把兔肉伸到宫宁初的嘴边,道:“师父,你吃!”

    谁都没注意到,一个细小的影子从树阴中坛出了个小脑袋,流着口水看向了酒魅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