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佳人往事

字数:328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随着船家有节奏的划动船桨,小船缓缓的驶向绿衣女子,绿衣女子单手撑伞,另一只手指了指酒魅一行人,比划道:“你们终于来啦,我还以为你们不敢下地狱呢!”

    嘴角依旧是那抹冷笑,没有开口,却从她身上再次传出了歌声,如清泉般干净的歌声在这深寂的阴间回荡,却莫名的让人痛彻心扉。

    “婉言姑娘,你说错了,这里只是阴间,地狱的位面在这之下。”酒魅很认真的纠正,清澈的眼眸倒影着绿衣女子,让那绿衣女子心中的戾气消消平复了下来。

    崔婉言的水眸好似蝴蝶般眨了眨,抬起右手比划道:“随我来吧。”,便不再理会酒魅等人是否会跟上,独自一人轻移莲步,身姿曼妙的消失在光幕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令狐娇儿皱着眉头不愿意跳入光幕之中,却见酒魅和顾离乱双双跃入光幕后,也一咬牙窜了进去,公孙仇随后抱着福朵儿也飞身而入后,哗的一下,光幕就这么消失在这黝黑的天地中。

    “终于走了……”

    从头到尾一直未说话的船家此时抬起了头,露出了半边带着面具的脸,撑杆跃起,那小小的木船顿时分崩离析,大片的白骨从新跌回了忘川之中,绽放出凄美的曼珠沙华。

    ……

    “酒魅,这里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啊,朵儿,你拉好你的呆子,这里的雾气真浓,像幻境,又像是现实,连我都看不破,真是奇怪。”

    “切,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看这地方像是梦境,看来是介于幻境和现实之间的梦境空间。”

    “可是娇儿,梦境是要肉体作媒介的……婉言姑娘说到底现在就是一抹幽魂,不可能做到梦境现化!”

    “那又怎样,她有女娲石的碎块,那玩意不能当媒介?”

    酒魅摇头,道:“女娲石的特性是修补,不能作为媒介的。”

    令狐娇儿又是一个白眼,没有答话,只是板着脸跟随着大家漫无目的朝前一步步的走。

    啵!酒魅腰间的葫芦突然自己打开,君倾耀飘出葫芦后,颤抖着嘴唇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半响,才失声道:“怎么是这!”

    “这里你认识?不早说!”令狐娇儿不耐道,这家伙,早干嘛去了,走了那么久才冒出来。

    君倾耀长叹,道:“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婉言的地方。”

    酒魅沉吟道:“既然婉言姑娘选择这里,那么肯定是有原因的,君倾耀,你能告诉我们你们的那段往事吗,这样我们大概能想到对策。”

    君倾耀嘴角浮现出一丝痴迷的笑容,道:“那是我一生中最舒心的时光……”

    那一年我还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王爷,因为不喜欢宫中的尔虞我诈,偷偷从皇宫里跑了出来,可没想到途中遇到我那好哥哥派来的杀手,连中五刀后,被抛致一处深山老林,默默等死。

    或许是我命不该绝,就是这样的一个春天的早晨,在我觉得自己快死时,居然遇到了一个小鹿般的姑娘,她用叶子喂我水,照顾过,替我疗伤,在潮湿的夜里不住的生火替我烤衣。可惜的是,那如山间仙女的姑娘竟然不能说话。

    我看不懂她的比划,也不懂任何草药的知识,到后来我的伤好了后,就一直在她背后捣乱,喜欢看她恼怒的表情,喜欢看她吃瘪的傻样,替她背着装草药的背箩,同她躺在树顶数星星。

    虽然不能交谈,也看不懂她的比划,但在那个深山中,我和她相处了八年,并且她怀上了我的孩子。那时候的我,忘记了宫廷中的尔虞我诈,忘记了无情的手足相残,常常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与佳人相拥而眠。

    “孩子?不对啊,我记得你即位时不过二十又三,可你现在已经七十又七了!君落重最小也过了四十了吧!时间也不对啊!”福朵儿扳着手指算了半天,依旧不是很明白。

    君倾耀苦笑着摇头,却不想再讲下去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春天的早晨?

    酒魅懂了,婉言姑娘对君倾耀可谓是既爱又恨,这一片大雾又是她们见面的‘因’,莫不是……

    “君倾耀,你记得当时你是在哪昏迷的吗?”酒魅问道。

    君倾耀摇头,抱歉道:“当时雾浓,我又身负重伤,而且又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我怎会记得确切的地点?”

    “酒魅,你快看,三点钟方向,有个小姑娘朝这边走来了!”福朵儿耳朵虽听着故事,但眼睛一直在乱瞟,突然看到一个穿着绿衣的人奔奔跳跳的往这边走来,乍一看还以为是那绿衣女子,仔细看才发现是个小姑娘。

    众人都是辟谷以上的修为,就算在迷雾中,也依旧能看见周遭百丈内的事物。

    酒魅等人皆往福朵儿所说的方向看去,果真,那小姑娘不过十一二岁,沿路低头查看着什么后,直接朝着酒魅这边跑了过来。而且跑得很急,连背箩里的草药被甩出来都未发觉。

    “全都施展匿形术,不要被小姑娘发现我们了!”酒魅仔细看清楚小姑娘的脸后,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连忙朝众人轻喝道。

    “为什么?不就是一小姑娘嘛,有什么好怕的!”令狐娇儿很明显不打算听酒魅的话,但看到其余人都依言匿形后,还是乖乖的照办了,只不过脸上的表情正透露着她浓浓的不爽。

    酒魅在心中传音道:“你们难道还未发现,那小姑娘就是婉言姑娘小时候啊!崔婉言很可能就在这附近,现在我们还不能打草惊蛇。”

    小婉言背着小箩筐不住的往地上查看着什么,直到她把一片带血的草摘了下来闻了闻后,酒魅才明白当时的崔婉言是怎样找到快死的君倾耀的。

    顺着血迹的方向看去,酒魅终于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发现了昏死过去君倾耀,眼看着小婉言越来越近,突然,一抹风姿绰绰的绿衣女子出现在酒魅的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