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秋雨过后见云开87

字数:445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583章 秋雨过后见云开87

    他们的判断依据有很多,比如神态,走路姿势的变化等等,并没有向众人解释。

    看似随意的下了一个决定,实际上和任秋雨乔一羽两人怀疑的直接对上号。

    于是,在自己宿舍玩的不亦乐乎的元晴,又一次听到了敲门声。

    这次,她依旧躺在床上装没听到。

    警察率先开口,“我是警察,请开门!”

    原本躺在床上懒懒散散的元晴忽的一震,刷的一下坐直了。

    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她的头上就遍布冷汗,手心也开始发凉。

    她对着门口喊了一句,“等下!”

    然后从床上下来,慌里慌张的找可以藏手机的地方。

    结果发现哪里都不安全,想要打开窗子直接从窗户把手机扔下去,结果力气太小加上手上全是冷汗没有弄开。

    她的手停在窗户的把手上,深呼吸了口气。

    告诉自己冷静。

    不管什么情况爸爸都能给她处理好。

    如此安慰自己好几遍,把任秋雨的手机藏在了床铺下面,用手巾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装作刚醒来的样子,将眼睛揉的惺忪,然后去开门。

    警察带着任秋雨等人在门外看着她。

    “我们接到了任秋雨的报案,现怀疑你拿走了报案人的手机,请配合检查。”

    元晴也是嚣张惯了的,怎么可能直接配合,她看了眼警察,想要从任秋雨这边施压。

    “任秋雨,你想过污蔑我的后果吗?只要确定我这里没有你的手机,下一秒我就在网上把你污蔑同学的事情曝光,让你永远都的没有办法出头!”

    任秋雨浑然不怕。

    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能让她觉得棘手害怕的人或者事情,真的很少。

    她没有和元晴打嘴炮,只是对警察诚恳的说道,“麻烦你们了。”

    元晴冷哼一声,抱着手臂冷冷站在一旁。

    她把任秋雨的手机竖着插在了木板的缝隙当中,无论怎么摸都是摸不到的。

    哪里知道,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消失了不够三秒钟,警察就利索的掀开了被子和床垫,手指轻轻用力,就把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用塑料袋装好,递给任秋雨看。

    “这是不是你的手机?”

    任秋雨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简单就拿到了,连忙点头,“是的,这是我的。”

    “那就好。”这样的案件在警察看来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我把手机先带回去,要做指纹采样。”

    任秋雨自然同意。

    这边事了,警察调头对站在旁边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的元晴道,“你犯了盗窃罪,必须要和我们走一趟。”

    元晴这才清醒过来,她穿着拖鞋往后缩,“不,你听我说,我是有理由的!我不是故意的,这肯定不是犯罪。”

    警察面容不变,“具体情况等回到警局之后再说,请你务必配合。”

    元晴蜷缩着身子,举起手臂抵抗警察的碰触,“我要打电话给我爸妈!”

    警察点头,脸上仍旧是一片平静。

    他们办案子的,什么情况没有见过。

    “可以,去了警察局之后就可以,走吧。”

    听到这句话,元晴忽然镇定下来,“行。”

    她最后看了一眼任秋雨,开口,“你给我等着。”

    乔一羽搂住任秋雨,回瞪了元晴一眼,“你有病吧,偷走秋雨的手机,还要威胁秋雨!”

    任秋雨握住乔一羽的手,心中一片平静,对着乔一羽道,“羽毛,我可以不可以用你手机给我哥哥打个电话?”

    周荣建跟着警察出去,和对方商量把事情压下去。

    毕竟元晴和任秋雨也算是公众人物,事情闹大了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元晴被带到警局,没有像电视上演的一样关在小黑屋里面,手上还带着手铐,而是直接让她坐在旁边,等着自己家长过来。

    也许正是这样的态度,让她觉得自己犯的错误并不是很大。

    也是,不就是一手机吗?她又没有破坏又没有做什么,就是拿起来看看,最后也是会还回去的,多小一件事情啊。

    想了一会,便见负责她的警察带着一个身材比例完美的男人走了进来。

    元封渊正好在H市出差,不然也不可能过来的这么快。

    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来一双眼睛,看到元晴,立刻上前抱了她一下,“晴晴,你没事吧?”

    元晴厌恶的躲开。

    爸爸在他离婚之前压根没有怎么关注过她,等离婚过后才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她看到他对自己的关怀就觉得好假。

    “没事,你快点处理了。我要回去睡觉。”

    “好的,爸爸马上就叫人办好。”

    说着,他挥手叫自己的经纪人赶快和警察方面沟通,自己则坐在旁边陪着元晴。

    警察的声音不大,但正好能传到他们父女两的耳中,“恐怕你们不能带走她,她偷窃的手机是定制款,上面镶嵌的是真正的钻石,虽然是碎钻,但整体估价在五万左右,这已经是数额巨大的范围了,要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完,元晴就尖叫一声站了起来,“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元封渊比元晴更加冷静一些,他伸出手安慰般的稳住了元晴的肩膀,对着警察道,“她只是不小心带走玩了一会,算不上是偷窃吧。”

    元晴在旁边猛地点头!

    警察的判断并不因为他的话而动摇。

    “在我们过去之前,报案人已经询问过元晴,当时元晴说自己并没有拿到手机。然后报案人才报警。”

    手中拿着手机却不想还给当事人,这还不算偷窃?

    “那也不能判这么久吧?只是一部手机而已,我们可以赔偿。”

    警察看着元封渊,发现他整个过程都没有对元晴的所作所为有一点的批评,只是想尽各种方法来替元晴开罪。

    他义正言辞的回答对方,“我刚才所说,全部都有法律依据。”

    元晴是真的慌了。

    她抓住元封渊的袖子,时隔多年,第一次喊了对方爸。

    “爸,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想坐牢!”

    “别担心别担心。”元封渊保持着最后的镇定,对自己的经纪人道,“立刻联系律师,还有任秋雨。”

    他心中的算盘打得好,只要让任秋雨说明这只是一场误会,那一切的事情都不算事了。

    还没等他去找任秋雨,任秋雨就先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