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秋雨过后见云开82

字数:447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578章 秋雨过后见云开82

    单手抓着她假发的女孩子一脸懵逼,下一秒,急的脸色都白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我也没想拽你头发……”

    原本喜气洋洋的场面,因为任秋雨的头发不争气,忽然变的很承重。

    任秋雨感到一股凉风吹过她温暖的头顶,忽然有点凉。

    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揪光毛的小鸡仔,面对即将要下锅的可怜命运。

    不过比起她来,其他女生的脸色更像是已经下锅的,下过这么早是因为闯祸。

    尤其是揪掉她头发的那位,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们家长都神神秘秘的通知他们了,一定要好好和任秋雨搞好关系,没想到任秋雨回来的第一天,就把人家的假发给拽掉了。

    他们是好不容易想到的问发音这件事情来巴结任秋雨的呀,怎么会发生这样残酷的事情!

    这一秒,宿舍内的时间好像停止了。

    就连乔一羽都不知道任秋雨是秃头的事情,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反应自然就慢了很多。

    最终还是任秋雨破解了这个尴尬。

    她伸手把自己的假发捞回来,扣在头顶上,调整下位置,让空气刘海正对前面,还注意过程中没有碰到自己被纱布包扎起来的伤口。

    “咳。没什么没什么,你们来我们宿舍……”

    犹如石化的四个女生这才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语言能力,纷纷低下头道歉,“对不起。”

    发生了如此丢人的,任秋雨只求不要再有人提起,连忙摆手,“没事没事,不是什么大事。”

    其余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乔一羽关注的却是任秋雨头上碗大的口子。

    等那个几个说自己不能准确发音的女生走了,乔一羽才有时间跟任秋雨两人单独相处,问起来她的伤情。

    “你头上的伤口,还疼吗?”

    任秋雨摇头,“不疼,上的要里面有镇定止痛的成分,现在没什么感觉的。”

    “那就好。”乔一羽一直悬着的心落了下来,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手上这么眼中,她有种心疼的感觉。

    “最近不能吃辛辣的食物,更要早睡,不可以熬夜。”

    任秋雨看着乔一羽,“你说的还挺专业?”

    乔一羽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这都是常识还不好,我会监督你的,见天中午你竟然点了辣子鸡!不行,得赶快喝水中和一下。”

    说着,乔一羽就站起来去给任秋雨打热水喝了。

    任秋雨本来想说自己受伤的是头又不是腿,完全可以自己来,不过乔一羽行动太快,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外,只好作罢。

    乔一羽带着两个水杯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任秋雨被之前那几个女生围着,好像还来了新的女生,不是他们这组的。

    一个个手中拿着东西。

    只听其中一个道,“我之前受伤,涂了这个就好了,一点疤都没留,秋雨,你拿着。”

    “现在伤口肯定还没有长好,先不管疤,还是先为伤口着想。我这个药吃了之后能加快伤口愈合,还能镇痛,而且没有一点副作用。”

    巴拉巴拉。

    乔一羽端着水杯,在心里嘿了一声。

    怎么感觉都受过一样的伤?

    竟然还能拿出来药膏?

    她不知道的是,在任秋雨消息和她真实身份被报道出去之后,立刻有脑子活泛的商人把这些东西送到了他们的宿舍,就为了在任秋雨回归的时候可以拿出来搞好关系。

    一开始任秋雨进来的时候带着假发,看表面又好像无病无灾,这才没有人跳出来给药膏。

    可是等那个女生不小心揪下来假发,女生们就立刻知道,她是真的受伤了,而且还没有好。

    任秋雨感觉她这次回来节目组,经历了好多的人生第一次。

    第一次感觉到学霸的感觉,第一次别人争着抢着来关怀她。

    好新鲜哦!

    任秋雨心里有点美,不知道怎么应对,但想想这类型的药家里面都准备了,她好像不需要,于是笑着拒绝。

    围着的女生都急了,“留着嘛,说不定会排的上用场呢。”

    “对呀对呀,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乔一羽被挤在外围进不去,忽然身边站了一个人,她扭头一看,是隔壁的宿舍的吴诗诗。

    吴诗诗见着他们宿舍的场景还有被深深围在里面的任秋雨,眼睛眨了眨,声音凉凉又柔柔,“用药可要小心啊,有些药是会相克的,还是一直用一种的比较好。”

    这句话一说出来,手中拿着药膏的人心中顿时一顿,对哦,如果相克或者不小心出了什么事情,那不就好心办坏事了吗?

    立刻有人把药膏收了起来,说道,“秋雨,你家里准备的肯定是最合适的,我那边有水果,特别甜,我去给你带一些过来哦。”

    其他女孩子心里偷偷着急,怎么就让她想到了呢?她们该送个什么呢?

    绞尽脑汁的想啊想,总算是有了主意,于是,一个个的又飞快的离开了。

    等人一走,乔一羽就把门关上了。

    最新分配的宿舍是双人间,这下,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吴诗诗和任秋雨不在一个组,特地下了课之后抽时间过来的。

    她为人努力,所以练习时间会比其他人更久。

    自然的,脚步就慢了一些。

    任秋雨早就想感谢她了,那天要不是吴诗诗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还帮她垫付了医药费,她说不定躺在地上都凉透了。

    “那天真是谢谢你了!”

    任秋雨看着吴诗诗,认真道谢。

    说到这个,吴诗诗反而有点羞愧的样子,“如果我没有走那么远,而是就等在你旁边,你也不会……”

    “哪有的事情!”任秋雨不是一个黑白不分的人。

    她清楚的记得,是自己让吴诗诗先到外面等着的,“是我叫你出去的,而且,谁也没有想到马跃会那么丧心病狂啊,你不要往自己身上拦责任。”

    说着,伸手轻轻揪了一下吴诗诗的脸颊,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一个微微红的印子。

    “你太善良啦!”

    吴诗诗其实想说自己一点都不善良,而且还很薄凉。

    但是看着任秋雨带点傻气的笑,就觉得让她认为世界上好人多也挺好的。

    探望完任秋雨,知道她虽然头上有一个口子,但是影响不大之后,吴诗诗就回宿舍了。

    下午学习的内容是舞蹈。

    任秋雨找回了学渣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