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三十六章 世界

字数:628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水滴状生物大惊:“永恒生命。”它下意识将巨大水滴转移,轰向那利爪。

    巨大水滴与利爪击撞,星穹蹦毁,巨大的黑暗不断扩大,吞噬周边。

    江峰盯着那黑暗,看到了一粒粒永生物质蔓延,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昭然急忙带着他后退。

    陆源等人厉喝:“所有人,退。”

    黑暗不断蔓延,扩散,囊括周边。

    罗蝉带着单晓立刻远离。

    原地只有水滴状生物,与那巨大的手臂,至于利爪,近半被巨大水滴消融,令兽吼声带着痛苦,更多的还是愤怒。

    永生境怪兽来了。

    陆隐以因果大天象寻找罔魉,产生的动静成为永生境怪兽路标,它寻找动静朝着九霄宇宙而去。

    陆隐也在九霄宇宙等它,要与其一战。

    但虫巢文明突然降临天元宇宙,陆隐必须支援天元,但他本身要比虫巢文明慢,即便领悟了因果城墙也没把握可以拖延到自己回去,所以便想到了一个办法。

    创造因果。

    为永生境怪兽,创造因果。

    永生境怪兽之所以追杀他,是因为三苍剑意,三苍剑意的主人曾斩断其四条手臂,让它恨入骨髓,而今陆隐借助因果大天象创造了一道因果,将永生境怪兽对三苍剑意的认知转移到了虫巢文明。

    而永生境怪兽是从因果大天象范围朝着九霄宇宙冲去,距离天元宇宙比他们近得多。

    一旦转移仇恨,它朝着天元宇宙而去,自然比陆隐要快,可惜它速度比不上一叶青莲,以至于双方到达天元宇宙的时间差不了太多。

    但哪怕只是快一天多的时间也足够了。

    永生境怪兽的仇恨在虫巢文明,而它出手的对象自然是永生境虫子。

    这种事陆隐曾做过一次,以永生物质融入因果天道,在意识宇宙为那永生境怪兽创造了一次因果,那一次让他的因果天道消耗大半,而此次,借助因果大天象,虽然没有永生物质,却也成功了。

    只是因果大天象消耗了一些,这消耗掉的远非因果天道可比,让陆隐以因果天道直接为那永生境怪兽创造因果,因果天道全消耗掉也做不到。

    而且这可不是普通的创造因果,而是生生在那永生境怪兽过往人生中增加了一段仇恨,这段仇恨消耗的因果,陆隐都不敢看。

    水滴状生物怎么都想不到,虫巢文明进攻天元宇宙的计划不断被一个在遥远之外的陆隐耽搁。

    先是因果城墙,随后又是永生境怪兽。

    若非陆隐,天元宇宙早就完了。

    它根本不想与永生境对战,偏偏这永生境怪兽认准了它。

    虚空不断撞击,无数水滴轰向永生境怪兽,永生境怪兽体表被轰出一道道凹痕,发出愤怒嘶吼,两只眼睛充满了疯狂,死盯着水滴状生物,不断扫去手臂利爪。

    在永生境层次中,这永生境怪兽应该是最底层,被青草大师轻易甩去御神山时空,被青莲上御随手扔出了三者宇宙范围,又被青草大师赶出因果大天象范围。

    面对水滴状生物的轰击,甚至没有江峰表现的从容自在。

    但它防御力高,江峰不敢直接承受水滴轰击,这永生境怪兽可以。

    其体积之大,有种任凭轰击的感觉。

    “阁下为何要对我出手?同为永恒生命,你就不怕因果束缚?”水滴状生物厉喝,一开始的从容早已不见,它可以压制这永生境怪兽,但想解决它并不容易,就算能杀了它,产生的因果也不是它愿意付出的。

    它只想解决这方宇宙的人类文明,与这怪兽有什么关系?

    永生境怪兽根本没有交流,不断甩出手臂,覆盖范围不仅是与水滴状生物一战的地域,更囊括天元宇宙众多星空,星球爆裂,虫海被撕开,无数人惨遭波及而死。

    整个天元宇宙都在摇曳。

    陆隐握拳,这怪兽体积之大难以想象,一旦进入天元宇宙,就是天元宇宙的灾难,但没办法,要拖住虫巢文明永生境,只能靠它。

    还有一天他们就到了,快了,一定要拖住。

    砰

    古神双臂交叠,身体被巨大的力量轰飞,身后是一众修炼者。

    手臂余波就不是他们能抵挡的。

    陆源摊开封神图录。

    灭无皇轰出一击灭无皇炮,却被手臂余波直接震散,连碰都碰不到。

    “哪来那么大怪物?又是永生境,怎么那么多永生境?”

    “快退,全部退去平行时空,不能白死…”

    相比人类,虫子的损失可以不计,罗蝉不断转移虫海,将无数虫子转移去了方寸之距。

    水滴状生物穿梭虚空,天河甩出,宛如长鞭将永生境怪兽抽飞,却没一会,永生境怪兽又来,眼睛死盯着水滴状生物,没有其它手段,就是一条手臂不断横扫,凭着自身巨大体积压垮星空。

    一个巨大无比,一个却很渺小,在天元宇宙展开恢弘的对决。

    利爪与水滴的对撞,永生物质对轰,最朴实,却最致命。

    任何战技在这种轰击下都化为齑粉,这是可以粉碎宇宙的战斗。

    方寸之距,陆隐平静看着,永生境与永生境的战斗并非他想的那般璀璨,反而很朴实。

    修炼是一个圆。

    战技,也是一个圆吗?

    曾经的功法,天赋等等,达到永生境层次,竟都成了最简单的攻伐,那么修炼有什么意义?

    青草大师遥望天元宇宙,他感觉到了,永生境与永生境的对攻:“天元宇宙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隐道:“我引来了那个永生境怪兽。”

    青草大师惊讶:“你把它引来了?怎么做到的?”问完,他想起陆隐领悟了因果,惊叹:“因果还真是无所不能,连这都做得到,应该是借助了因果大天象吧,凭你自己根本做不到。”

    陆隐看着星穹,当然要借助因果大天象。

    他想要为渡苦厄大圆满创造因果,消耗的因果都难以估量,更不用说永生境了,除非近距离融入永生物质才能少消耗一些因果。

    只希望青莲上御归来别太责怪,因果大天象可是被他消耗掉好一些了。

    “战况如何?”青草大师问。

    “僵持。”

    “看来那个永生境虫子也很一般。”

    陆隐看向青草大师:“永生境战斗,那么朴实无华?”

    青草大师道:“永生境是另一个层次,怎么说呢,就好像你刚开始修炼一样,那时候的你尚不能脚踏星空,漫步宇宙,即便破坏力也局限于一定范围,甚至无法破坏一座城市。”

    “永生境相当于这个层次刚开始修炼,因为对于永生境而言,宇宙,就相当于你刚开始修炼的一座城市。”

    “无论是战技功法还是什么,都在蜕变,只不过有的永生境终生无法蜕变,比如那永生境怪兽,它攻击方式就最普通,当然,也已经可以碾压所有非永生境生物了。”

    “而青莲上御就领悟了因果大天象,覆盖这一片方寸之距,这是两个概念。”

    陆隐若有所思。

    “当然,永生境的修炼看的不是时间,而是自我领悟,突破,与对宇宙的理解,与你一开始修炼是不一样的。”青草大师道,说完顿了一下:“或许有的永生境刚踏入就蜕变成功,能轻易斩杀那永生境怪兽。”

    陆隐看着青草大师:“前辈呢?如何?”

    青草大师失笑:“你在试探我?”

    “没有,我是明着问。”陆隐毫不掩饰。

    青草大师摇头:“我一般般吧,既不像那永生境怪兽一样简单,也没青莲上御那么复杂,算是中规中矩。”

    “每个永生境都有自己独特的世界,那个世界与宇宙重叠,与方寸之距重叠,是否强大也要看那个世界的强大。”

    “比如因果大天象?”

    “不错,也比如惊门上御的门。”

    “那永生境怪兽貌似没有自己的世界。”

    “所以它最弱,那个永生境虫子若无法轻易对付它,也跟它一个级别,不过也可能是还未出招。”

    陆隐皱眉,目前看来,那个永生境虫子绝非仙主,仙主可不是这么弱的。

    世界吗?

    半祖有内世界,祖境有祖世界,自己的祖世界就是心脏处星空,可心脏处星空虽然能释放,却无法随时随地与宇宙,与方寸之距相融。

    因果大天象就不同,常年存在。

    惊门上御的门也应该可以常年存在。

    等于说,以自身取代宇宙,自身融入宇宙,这就是永生境。

    青草大师见陆隐沉思,道:“你不用想太多,这只是我对永生境的理解,永生境没有一个固定的思路,我们人类在宇宙太渺小了,见过几个永恒生命?”

    “或许其它永生境完全不同,谁也不知道。”

    “不要让固定思维限制了你。”

    青草大师能说出这番话,让陆隐对他刮目相看。

    倒不是这番话多有道理,而是青草大师在提醒他,或者说,教导他。

    罗蝉呢?

    陆隐忽然面色一变。

    此刻,所有人都在盯着永生境怪兽与水滴状生物一战,他却同时盯着罗蝉,因为罗蝉的天赋太无解了,谁也不知道它会做什么。

    天元宇宙有太多陆隐在意的人,他要时刻盯着罗蝉,防止罗蝉偷袭谁。

    可就在一瞬间,罗蝉不见了。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