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有点头晕

字数:649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华真行吓了一小跳,姑娘刚才看着还那么文静,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这么凶了,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姑娘应该说的是自己,因为方才通过大阵感应其生机律动,姑娘有修为在身也能生出感应,察觉到好像有人在偷窥她。

    姑娘倒不是冲着他的位置在厉喝,而是冲着阵枢的方向,这种反应也很对。

    华真行觉得有点好笑,这姑娘动静之间给人的感觉反差太大了,就像忽然变了一个人,跑到人家的地盘乱闯还陷入了困阵,怎么还说别人鬼鬼祟祟?

    难道她是误入此地,而三个老头故意没管?华真行打算亲自过去问问,可是他刚一抬脚身形却定住了,张大嘴暗道不妙,迅速施法紧固元神。

    因为那姑娘摸出来一样东西,朝着前方的虚空一拍。华真行看得清楚,那东西应该是一张符箓,激散而开化为无形,其中蕴含着充沛而玄妙的法力。

    华真行从未亲眼见过符箓实物,但通过定风潭传承对此已有了解,因为定风潭也有符法,而且他亲眼见过神术师使用卷轴,其功效与之类似吧。

    这张符箓是干什么用的?应该是破阵!

    困住姑娘的并不是什么洞天结界,就是一个简单的困阵,无论是迷其踪步还是扰其神识的阵法,华真行感觉这张符箓的妙用都可以将之破开,就像有一个擅长破阵的高人在施法。

    华真行此时正通过阵枢以神识锁定那姑娘呢,姑娘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他的元神也会受到冲击,虽不至于受伤,但猝不及防下也得晕眩一阵子……幸亏他的反应快。

    华真行其实还有一个选择,就是通过阵枢运转困阵,注入神气法力去消涅符箓的威力。但是他很明智的没这么做,因为这张符一用出来,华真行就有判断,困阵挡不住,就算他再加一把劲也同样挡不住。

    可是令华真行意外的是,困阵无恙。符箓激散而开随即就没了声息,就像放了一个无声无息、无色无味的屁,连姑娘本人都愣住了。

    华真行能感应到,这是杨老头出手了,他老人施法摁灭了这张符箓的妙用威力。随即杨特红的声音传来道:“丫头,这是谁给你的破阵符?歇着吧,别糟蹋东西了!”

    杨老头用神念传音应是说给那姑娘听的,顺便也让华真行听见了。

    一张破阵符未奏效怎么办?那就用两张!姑娘此时已经又掏出来好几张一样的破阵符,随即便听见了杨老头的声音,露出很不服气的表情,但还是把符箓都收了起来。

    华真行将察探的区域移换到杨老头所在的位置,又发现今日养元谷中好热闹,啥时候来了这么多人?

    不出意料曼曼来了,同时来的还有很多人,大家没进屋,此刻都站在杨老头的院子里说话。

    雷大金、李小阳、唐森至,欢想实业的四大金刚到了三位。假如不是李敬直需要在前线盯着军事布署还要负责夏尔的安保,看这架势估计也会来。

    没钱看?送你现金or点币 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 众 号 免费领!

    洛克、连娜这两口子,王丰收、沈四书这两位高手,欢想实业研发部的主管范达克、文宣部的主管崔婉赫、计划部的主管易彬居然也都到了,他们难道都不用上班吗?

    还有出身海神族、如今担任副食品供应集团总经理的扎朵,来自援建项目工程部、如今担任洛福根水电站现场施工总指挥的江怀谷……连约高乐律师都来了,这是个什么阵容?

    他们都是来给曼曼过生日的吗?假如这些人都在非索港,抽空都聚过来倒也正常。可是从不同的地方跋山涉水跑到这里来给曼曼过生日,那真是好大的面子!

    除了江怀谷、崔婉赫、易彬,其他人的修为都已突破四境,或者说好歹也是四级养元师。而这三个人……有些日子没见,居然也是三级养元师了。

    易彬是欢想实业的元老级人物,也是总部中第一批学习养元术的,就是年纪大了点,此番也突破了三境倒不令人意外。

    崔婉赫与易彬同时学习养元术,平时工作比较繁忙,相比那些四境学员修为倒是落后了一步,但也不算精进太慢。

    江怀谷因为担任欢想实业高级顾问的关系,也跟着大家一起接受了养元术培训,没想到如今也是三级养元师了。但他不是在水电站工地上吗,怎么和这伙人凑到了一起?

    其实华真行不知道,江怀谷是在天河镇遇到这些人的,听说他们的来意后也是大感兴趣,特意请了一天假跟着大家一起进入了养元谷,平日哪有这等机缘?

    海神族来了一位扎朵,年纪二十出头,但也算部族中的长老级人物了。当初她在欢想实业的酱油加工车间工作,外号酱油妹。杨老头还曾开玩笑,说她很可能是墨尚同的私生女,不仅皮肤比较黑,而且五官轮廓有点像墨大爷。

    玩笑归玩笑,杨老头倒是很看好酱油妹的,因为这个人非常能干也非常聪敏好学,就像是另一个版本的夏尔。

    她在短时间内不仅掌握了酱油酿造技术,而且熟悉了各种腌菜的制作方式并结合当地条件有所创新,又学了造醋和酿酒,然后便走上了生产管理岗位……。

    扎朵就是养元谷中第一期培训班的学员,上个月修为刚刚突破四级。她可是得到过杨老头的悉心指点,这个结果倒也不令人意外。

    王丰收负责项目二部,当然知道杨老头偏爱酱油妹,而酱油妹自己也争气,在这个特殊时期很多人提拔得都很快,所以酱油妹如今已经是副食品供应集团的总经理了。

    如今再看酱油妹扎朵,肤色已经白了不少,皮肤也嫩滑了许多。海神族人并不黑,他们大多数人肤色偏深其实是晒的。

    院子中的这群人,最特别的还不是酱油妹扎朵,而是一位陌生的年轻人。

    此人二旬出头的相貌,五官很是端正,但与如今网络上流行的那种俊俏小生不同,无形中带着一股锋锐气息。但这股锋锐气息收敛得非常好,华真行借助洞天大阵查探,也只是隐约有所感应而已。

    他的个子有一米八出头,穿着一件户外运动夹克,却留着一头长发。头发没有披在背后,而是都收在了衣领里面,用三道黑色的发箍束住。

    这小伙正一脸歉意地向杨老头解释道:“据我所知,小师叔的破阵符,应是芜城张荣道前辈所赠。小师叔确实有些顽皮,但行事向来并无恶意,她只是好奇而已。前辈略施惩戒也好,但还请……”

    杨老头挥手打断他的话道:“假如在你们正一三山,她也敢这么胡闹吗?”

    年轻人神色尴尬道:“这,这,正一三山并无此等困阵,但她也因为别的事,被我和锋师祖惩戒过。”

    杨特红:“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你说了不算,等正主来了再说。”

    年轻人:“不知华总导去了哪里?”

    杨特红:“小华买菜去了,马上就能回来。”

    这荒山野岭的,上哪儿去买菜?年轻人闻言有几分疑惑,但也没有多问。王丰收笑呵呵的插话道:“这里有点坐不下,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杨特红:“这么大的院子,怎么就坐不下了?不就是桌椅吗,曼曼,你带着大家现场打造。”

    曼曼:“好嘞!”

    在场的都是高手啊,取竹木藤为材,以各种神通手段现场打造了三张方桌、十二条长凳。大家又顺手打造了好几张悠闲椅放在周围,形制与材质各异,几十个人都够坐了。

    三个老头没动手,三位三境养元师也没插得上手,时间总共用了大概五分钟。这还是收着神通干的,比如约高乐就明显有点划水摸鱼的样子。

    造家具主力并不是曼曼,而是那个陌生的年轻人,诸般器物在他手中顺手就加工成了需要的样子,然后一一编织组合成器,动作流畅自然。

    曼曼看得赞叹不已,小声问道:“广任道长,你也当过墨大爷的学徒吗?”

    这位广任道长语气谦和道:“家师乃正一门泽真真人,今日还是第一次有缘得见墨老前辈。”

    一系列庭院家居打造完毕,华真行带着麒麟已经回来了。麒麟的背上果然装着两兜子菜,立刻就有人迎上去打招呼,顺手便把菜篓子摘了下来。

    华真行好奇地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困阵里闯入了一个大姑娘,这位先生又是谁?”

    杨特红介绍道:“这位是广任真人,来自东国,是正一门的高足,此次受昆仑盟盟主梅野石所托,代表昆仑盟前来拜山。”

    华真行有点懵,这是唱的哪一出?杨老头的话中有神念,做了一番尽量详细的解释。

    所谓昆仑盟,其实就是东国修行界的立约联盟,约束与监督各宗门与散修。正一门的名字华真行也听说过,据说是东国修行界自古第一大派。

    近代以来,其门中修士有守、和、泽、广四辈,而这位广任道长则是年轻一辈中目前最出色的弟子,也是正一门广字辈传人中第一个突破大成修为的。

    广任俗名任广之,出身芜城齐云乡三溪镇,本科与硕士都毕业于东国科技大学,与昆仑盟的梅盟主还是校友。他目前是一位在读博士,微电子专业。

    这和修行界能扯得上边吗?修士也是人,不可能凭空冒出来,都有在世俗中的身份、生活以及经历。任广之少年时被正一门的泽真真人收为弟子,赐法号广任。

    泽真数年前在铲除妖邪时殒落,只留了这么一名传人。门中其他的长辈对广任都甚为怜惜关照,尤其是正一门当代掌门泽仁真人更是对其悉心指点,与亲传无异。

    广任两年前便突破了大成修为,他今年只有二十五岁。所以杨老头才会称他为“真人”,这并非道廷箓职,在现代更扯不上帝王册封,而是代表他至少已有大成修为。

    广任是受梅盟主所托,代表昆仑盟前来拜山的。华真行又没开宗立派,外人跑来拜什么山?他其实是来送东西的,就是当年定风潭道场废墟中找到的各种器物。

    二十一年前,定风潭宗门大阵被一击而毁,道场洞天崩颓,掌门形神俱灭,弟子四散无踪。

    梅野石率昆仑盟众高人随即赶至,倒没发现除掌门鲁慕白之外其他弟子身亡,但是清理废墟找出了很多东西,诸如法器、灵药、符箓、各种天材地宝。

    定风潭这派宗门已覆灭,这些器物就由昆仑盟代为保管。但是其中最重要的掌门信物定风盘、代表传承的宗门三典以及祖师留下的传承玉箴都不见了。

    如今也不知是从哪儿传出去的消息,定风盘重现世间,并换了名字又换了神器之主,有人在这里布成扶风盘大阵,并拿出了当年的宗门三典。

    梅野石问明缘由后,便托人将这批东西给送来了,也不能总放在他梅家的菁芜洞天里呀……这便是广任真人的来意,但那位姑娘又是怎么回事呢?

    华真行还在琢磨呢,广任已开口道:“那位石双成小师叔,是梅盟主之女。她刚刚参加完高考正放暑假呢,听说了这件事便要一起前来。

    梅盟主原本不让,她又去找了其师祖风先生。风先生对梅盟主说,让她来受受教育、开开眼界。风先生还托我带了句话,该讲规矩就讲规矩,该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

    华真行:“您说的那位风先生,就是我认识的风先生吗?”

    广任:“对,风先生与华总导有过数面之缘,听说他还曾送过您一把扇子……华总导,您这是怎么了?”

    华真行:“没事没事,就是有点头晕……别叫我华总导,叫小华就行!风先生那句话,是让你带给谁的?”

    广任:“东西,是梅盟主点名送给小华先生您的。至于话,风先生倒没明确说要带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