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谁家的姑娘

字数:620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传达室”或者说科考工作站的建筑部分落成,那条石板路也山谷中一直修到了“传达室”的位置,总工期用时一周左右。这就是一群四境修士的能力,远超出常人的想象。

    这个工程完成后,十五名四级学员的本期进修就结束了,次日整队离开了养元谷,山外正是雨季。

    做一个不太完整的统计,如今在养元师总部登记在册五级养元术导师有三名,就是华真行和连娜、王丰收,四级养元师的数量则达到了二十九名,除了李敬直、沈四书、洛克、曼曼之外,又多了二十五名四级学员。

    有些人身居要职,暂时还没法调动,但剩下的人下一步就要渐渐完成工作交接,分别安排到春容丹中心、扶风园以及养元谷工作了。怎么安排还需要多方面权衡,再过一段时间,至少养元谷便不再是一座空谷。

    华真行还惦着一件事呢,上次他在这里突破五境之后,恰好过了十六岁生日,而如今曼曼的生日就快到了。

    曼曼具体是哪天出生的已经没人能记清,做居民登记的时候,杨老头帮她定了个日子就是六月十一号,那就是按这个日期过呗。

    他跟杨老头提了这件事,意思是想跟着这批学员一起走,好去给曼曼过个生日,然后再回来闭关。

    结果杨老头不答应,说闭关就是闭关,学员们都走了,他正可好生修炼,假如今天这事、明天那事,总能找到借口乱跑,谈何定心?

    华真行也没办法,只能托那些回去的学员们给曼曼带句话,问她愿不愿意到养元谷中来过生日?杨老头知道后笑话了他一顿。

    曼曼现在是养元术中心的主任助理,由于主任杨特红长期不在岗、中心也没有副主任,她实际上就是主持工作的领导了,虽然很多日常业务都有别人帮忙做。

    别看她的年纪只有十六岁,也没人会因此指责养元术中心雇佣童工,等她过了生日就更没有问题了。

    身为扶风园实际主持工作的领导,她待在那里多舒服呀,想过生日也热闹,干嘛非得跑到养元谷来?这里只有一座空谷而已,住着三个神出鬼没的老头子和一个华真行。

    杨老头虽然这么说,但华真行知道曼曼一定会来,他就安心在养元谷中等着。

    这几天华真行对养元谷大阵的感悟越来越深,也察觉到这座大阵正发生的变化。三位老人家其实一直在布置阵法,打下构造洞天的雏形与基础。

    假如是一座早已布置完成的洞天结界大阵,以他的修为几乎不可能参透玄妙,而现在差不多刚刚好。他的修为尚浅,而大阵也尚在奠基,再过一段时间这个机会也许就错过了。

    学员们都走了以后,华真行发现养元谷中已经不能随意乱闯了,洞天结界的打造还要等待很长时间,但是起警戒作用的困阵已成。

    假如外人来到了养元谷,从“传达室”进去走那条石板路,就可以安然到达教学区,也就是办公楼、培训部、进修院、宿舍区所在,在那片区域里可以随意活动。

    但“客人”若未经许可,擅自离开道路去养元谷中乱闯,最终可能被困在某个地方走不出去。那么谷中的工作人员呢?证书就相当于通行证,需要随身带着。

    养元师总部颁发的,墨尚同亲手制作的,四级及四级以上的养元师证书,还有另一种“功能”,就是能凭借它不受谷中困阵所阻,可以自如来去。

    那么三级学员呢?养元谷本就不是让三级养元师修炼的地方,如今的培训班只是特殊情况。一级到三级养元师的教学管理与考核,归扶风园负责,学员突破四级之后才能来到养元谷中复核领证,接受进一步的培训与指点。

    就算华真行还打算继续特事特办,在养元谷中再搞几期针对三级学员的培训班,那么三级学员也不能乱闯,只能在规定区域内活动,否则说不定会发生危险,有了困阵反而是对他们的保护。

    困阵布成的时候,华真行终于知道,墨大爷那天为什么要带他走那么一圈?

    华真行如今可以在养元谷中任何一个位置催动阵枢,也能察觉到是否有人陷入困阵,还能一念之间就解除困阵把人放出来,这就是洞天之主的权限。可是他若没有这段时间的进步,空有权限也使用不了。

    六月十一号这天,华真行没有继续在大阵边缘绕圈,而是在谷中沿着各个湖泊的岸边漫步而行。狓兽麒麟跟在他的后面,身上背着两个大篓子,左边装的是素菜、右边装的是荤菜。

    养元谷中有很多野菜和野味,今天出来转一圈挑些最好,晚上做一桌,总之尽量丰盛些。生日蛋糕就算了,这里没这个传统,但长寿面肯定是要准备的。华真行估计不仅曼曼会来,还有别人听到消息也许会跟着一起来。

    假如是今天日出时分从扶风园出发,以正常的速度差不多该在晚饭前到达,谁知道山外什么地方在下雨,雨季并不适合全速赶路,而养元谷中今日天气还不错。

    食材搜集得差不多了,后山的菜园子里还可以再拔一些,足够做很丰盛的一桌,华真行招呼一声麒麟便往回走。

    这头狓兽是越来越聪明了,能听懂不少简单的口令,也能看懂手势,甚至还学会察言观色了。杨老头这是怎么训练的呢?华真行问过一句,答案是“以神念而已”。

    训练动物的难点,一是动物本身的智商与习性,二是用怎样的手段去沟通,首先得让动物明白人的意思,否则它不知道你想让它干啥?人们通常是用奖惩机制逐步诱导,令其形成反射,从记忆到行为习性。

    可是对于大成修士而言就简单多了,神念是超越语言的意念,能包含各种信息,只要在动物理解的范围内就可以直接沟通。

    久而久之,动物也会变得越来越聪明,甚至智商都会越来越高。人的智商兼有先天与后天因素,动物也一样,但后天智商的增长也有极限,受制于先天条件。

    比如人可以教会一条狗做十以内的加法,但不可能教会它解方程式。假如它真的能学会,那就是不是一只纯粹的狗了,而是传说中的开启灵智自感成妖。

    杨老头闲聊时就是这么对华真行说的。华真行问他何谓“自感成妖”?杨老头解释,这意味着自我意识的觉醒,能反过来审视自己是怎样一种存在,存在的目的又是什么?

    从这个时候开始,动物就有了脱离本能的、经过思考的行为,不再单纯被动地适应环境,而学会了主动地改变环境和改变自身,直至能够预测行为的间接因果。

    比如聪明的猩猩会捡一根树枝去捅蚂蚁窝,但它还是猩猩。假如它会从树上折一根树枝,弄成合适长度、形状与粗细,再去捅蚂蚁窝,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用树枝捅蚂蚁窝是直接因果,而加工树枝与捅蚂蚁窝之间并无直接因果关系,猩猩却已能预见到,两个不相干行为之间的内在联系。

    观察这只狓兽什么时候能自感成妖,就是观察它的这个特征,当年定风潭祖师点化瑞兽墨麒麟,想必也是这样的过程。

    听说东国姑苏城有个万变宗,与其他修行传承宗门所不同的是,其门中弟子主要都是妖修。其宗主成于乐,人称妖宗,倒是个如假包换的大活人。

    杨老头是当奇闻轶事讲给华真行听的,小华如今也该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信息了。华真行曾好奇地问,那位妖宗是不是特别擅长驯兽?杨老头闻言哈哈大笑着摇头。

    妖宗擅长的可不是驯兽,想找这样的人才该去动物园。成于乐之所以能自创万变宗,在于他能指点各种不同族类的妖物修行……

    华真行招呼了麒麟一声该回家了,这头狓兽便屁股一扭颠颠地跑在了前面,华真行见状莫名就想到了这些。

    他在想麒麟能否有一天也自感成妖呢?假如是那样,能否想个办法将它送到姑苏万变宗去进修一番,就像他让那些学员到养元谷来进修。

    世上真有那样的宗门吗?杨老头应该不会瞎说。华真行的修为已突破五境,阴诡邪祟之物其实也能感应到并见过一些了,他并不以为异,但是妖怪还真的从没见过呢!

    假如麒麟也自感成妖了,那不就是能见到了吗?华真行一边想着,一边正准备察探“传达室”那边的动静,看看人来了没有?恰在此时,却忽然感应到谷中困阵被人扰动。

    身为洞天之主,经过这些天的修炼,他已能有这样的感应,赶紧催动阵枢锁定观察,却吃了一惊。有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被困在不远处的了湖边,还是个挺漂亮的大姑娘!

    这姑娘个子有一米七出头,穿着一身蓝白交错的软布牛仔装,背着一个双肩旅行包,可能是走得有点热,牛仔上衣是敞开的,里面是一件深色的贴身长袖体恤,身材不错。

    看其五官很像东国人,皮肤挺白净,梳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左右额角又分别各扎了一根细长的小麻花辫,缠着蓝色的丝带为装饰。

    华真行注意到她穿的是一双浅棕色的半高腰登山靴,不带任何标识,像是手工制作的,应该不是凡品!

    挺漂亮一大姑娘,华真行为什么要盯着人家的鞋?这关注点未免太奇特了!因为他知道,不论什么人想走到这里,除非会飞,否则最重要的装备就是脚下的鞋。

    前几天墨大爷带他在养元谷大阵的边界走了一圈,墨大爷穿的是曼曼打的草鞋。华真行穿的是一双运动鞋,原本挺结实轻便的,但回去后发现已经磨扯坏了好几个地方,他又用神识粹物之法修补了一番。

    若非如此,后来他独自围着养元谷大阵转圈好几天,早就不知穿坏多少双鞋了。但是这姑娘的鞋看上去还很新很干净,假如她是从山外走进来的,要么会飞,要么就是这鞋不简单。

    洛克有一件神器,形制是一根项链,名字却叫飞云靴,因为它的妙用之一就是可以变化成一双靴子,你说气人不气人?

    这姑娘脚下穿的靴子,给人的感觉就算不是法宝也差不了太多。华真行如今已初通炼器之道,通过阵枢观察也能发现这双靴子的非凡之处,它不是什么法宝变化出的妙用,本身就是一双靴子!

    什么人能有这等手笔,专门打造一件法宝,形制就是鞋,平常就这么穿在脚上?那么跟这个姑娘打架的时候,就要提防她突然起脚踹人——华真行如是想。

    当然了,这姑娘看上去不像是会打架的样子,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其气质甜美文静。非索港很少能见到她这种类型的女生,欢想实业的文宣部主管崔婉赫气质也很文静,但年纪要比这姑娘大不少。

    这姑娘看上去就像是一名跑出来春游的东国高中生。华真行没有见过东国高中生,更没有参加过那种所谓的春游,只是听说过而已,但姑娘的样子就给了他这种感觉。

    他当然也知道这不可能,什么高中生春游能跑到这里,还误闯困阵?姑娘双手插兜,眼神有些疑惑,仿佛正在思考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才能走出去。

    华真行运转阵枢,又通过大阵感应其生机律动,又吃了一惊。这姑娘有修为在身,至少也是四境圆满,甚至有可能不弱于他……

    这是怎么回事,谁家的姑娘还能跑到这里?华真行刚才收集食材没注意到,但谷中还有三位老人家,难道他们也没发现吗?

    其实华真行转念之间就可以解开困阵,或者直接走过去把她领出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只隔了二百多米,沿着湖岸转过一个小山坡就能看见。

    华真行能走过去,但是那姑娘却走不过来。她现在不论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绕回原地,被困阵就圈在那片不大的范围内。

    华真行这边刚动念头,那边的姑娘却突然发出一声厉喝:“什么人?鬼鬼祟祟的,一点都不光明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