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吃豆腐可不简单

字数:722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墨尚同有些意外道:“你怎么知道的?”

    华真行:“今天我从杨总的院子出来,夫子站在他的院子门口叫我进去帮忙做道菜,这就不对劲!想吃什么打声招呼就是了,等我晚上做好了一起到杨总那里吃,何必这么麻烦?

    还有啊,你们分明都有话想说,却非要一个一个轮流找我单独说,说明你们不想坐在一起,上午很可能吵架了。”

    不苟言笑的墨尚同也露出苦笑之色:“你倒是挺机灵,也不是吵架,就是互相问论了一番,有点分歧而已。”

    华真行:“什么分歧?”

    墨尚同:“老杨想将你扣在这里闭关,小柯并不是很赞同,各有各的道理,但后来还是听老杨的了。”

    华真行:“您老是什么意思?”

    墨尚同:“既然没让你听见,你就不必多问了。我确实有事找你,跟我来吧。”

    他老人家向来话不多,说完转身就走。华真行很听话地跟在后面,看方向应该是去养元谷边缘的“传达室”工地。

    墨尚同的性格有点闷,不像杨老头那么活泼有趣,华真行已经习惯了,墨大爷不说话他也就不多嘴。走着走着,墨尚同突然说了一句:“假如这里真要打造成仙家福地洞天,我是不会长住的。我与小柯,皆非山中隐士。”

    华真行赶紧微笑道:“那是当然!我知道您老的脾气,就把这里当成自家院子好了。这里是世界养元师总部,是培训养元师、研究各种应用技术、造福大众的地方。”

    墨尚同:“其实我并不反对你成为一代宗主,但此宗主非彼宗主。领宗旨而率众力行者,是我所谓之宗主。”

    华真行:“我知道您老的要求一向很严格,我也一直在努力。”

    墨大爷又不说话了,华真行跟着他一直走到东边的山脊线上。这里有一片平坦地带,十五名四级学员正在施工呢,见到两人纷纷行礼问好。

    墨尚同摆手道:“你们好好工作,我和华总导去巡视一番。”

    他带华真行沿着山脊线行走,这条路恰恰就是养元谷大阵的边缘分界线,在定境中华真行查探得非常清楚,但还从来没有亲自走过。

    养元谷大阵是根据地势布置,它的边界线其实就是周围的山脊分水岭,重重叠叠山峦无尽,地势险峻荒凉,最高处海拔有二千八百米,寻常人站都站不稳。很多地方的土石很脆弱,随时都可能塌方或滑坡,没事谁会这么溜达?

    起初这段路还算好走,周围仍有不少植被,墨尚同忽然又开口道:“你是神器之主,大阵以扶风盘为枢,论契属还是论缘法,你都是洞天之主。

    你方才在桥亭中催动扶风盘,发现了老杨那只纸鹤。其实身为洞天之主,你在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运转阵枢,没必要特意跑到桥上。”

    华真行:“理论上讲确实如此,我在这里将将能感应到扶风盘,但是真要那么做,恐修为法力不足。”

    那长堤中央的桥亭中,是养元谷大阵的阵枢,在那里催动扶风盘运转大阵当然最顺手。实际上对于谷中的那些学员而言,只有在那个位置才能感悟大阵,但身为洞天之主的华真行并没有这个限制,理论上他可以在任何一个位置掌控阵枢。

    但假如他真的那么做,神气法力的消耗极大,距离太远甚至会超出极限,根本就无法催动扶风盘。更何况以他如今的修为,原本就掌握不了扶风盘这件神器的所有妙用。

    墨尚同却摇了摇头道:“这不仅是见知之障,亦是艰行之障。筑一道长堤艰难,但铲一锹土石并不难。我与老杨常有分歧,但在此倒是一致。

    待你能做到那日便知,其实身为洞天之主,在哪里运转阵枢都是一样的,并不多耗法力。可是你若不能做到,那便永远不知。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大阵尚未彻底完成,并非全是你的原因。你如今既能感应到扶风盘,不必勉强洞察整座养元谷,那就感应立身之处好了。”

    墨大爷话不多也没有用神念,却告诉了华真行好几件事。首先真正的洞天之主,无论是在洞天中的任何位置,运转阵枢的感觉都是一样的,并不存在多耗神气法力的问题。

    华真行之所以感觉困难,那是因为他还没做到。想做到怎么办,那就一步步来呗,就像用锹铲土石筑长堤,不说总有一天会筑成,但想筑成就必须如此。

    以他的五境修为确实弱了点,待到大阵彻底布成、他本人的修为也突破大成后,再去尝试当然更轻松。但是杨老头也说过了,如今养元谷大阵就在奠基之时,体会诸般精妙变化也最为清晰,错过这个机缘实在太难得。

    墨大爷告诉了他具体的方法,就是感应阵枢反观己身,宛若身内之身。整座养元谷就在他的形神之内,而他本人却在大阵边缘行走,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与丹道中的所谓大周天有相通之处。

    养元谷的形状并不规则,面积有上百平方公里,走一圈有多远?八十公里!这是华真行脚量出来的,也是先前在元神中勾勒出来的,不仅是曲线,而且还是高低起伏的。

    假如不是已有五境修为、掌握了御形之术,这条路他根本走不下来。假如不是有墨大爷在前面领着,他今天下午也根本走不完。他的每一步,其实都踏在墨尚同留下的脚印上。

    如今的时节天黑得比较晚,大约在晚上七点多,华真行又回到了“传达室”工地,用了近五个小时。正赶上学员们收工,他们与墨主任和华总导一起返回。

    走回后山时,墨大爷问道:“感觉如何?”

    华真行:“已无一丝余力,神气已耗空,感觉好饿呀,给我一头牛都能吃下去!”

    墨尚同板着脸道:“我是问能否运转阵枢?”

    华真行:“已能。”他原先只能做到在大阵中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感应到扶风盘,此刻更进一步,已能在任何一个位置运转阵枢了。

    墨尚同微微一怔,又问道:“能做到什么程度?”

    华真行:“可在任意一地,察知任意另一地情形,凝神之间而已。”

    墨尚同:“什么时候做到的?”

    有些事情,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能做到便会有感觉。华真行答道:“就在您老人家停步之时,我恰好沿大阵边缘走完一圈,踏回起点。”

    墨尚同看着华真行,神情居然有些好奇:“以前有人教过你吗?福根家族的传承之书中,应该没有相关内容。瑞兽舍利中的定风潭传承,相关秘法要有大成修为才能解悟。”

    华真行:“小丁老师所留方外秘法,五境心盘术。上次夫子带我来养元谷,也是如您一般前行引路,从杂货铺一直走到此地,我已有所证悟。”

    墨尚同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我就不必多说了,明天也不用再带你走一圈了,你自行修炼吧。记住了,若是像今天这般,须日出而行、日落而至……你还有什么感觉?”

    华真行:“有啊。”

    墨尚同微微皱眉:“你自己都说出来啊,别等我一句一句地问!”

    华真行一缩脖:“我不知道您老想问什么呀……其实我有感应,您是在布阵,每走一步,阵法仿佛都有变化,我却不太好形容。”

    墨尚同:“这就对了,吃饭去吧!”

    没钱看?送你现金or点币 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 众 号 免费领!

    华真行:“您老先回,我给您送盘菜过来。”

    华真行一走到后山就闻着味了,神识一扫就知道那道“玉立凌空节”已经做好了,一共三盘,还在蒸锅里没拿出来。

    这是华真行第一次看见柯夫子做菜,相当不错,并不比他的手艺差。高人就是高人,不服不行啊,既然做了三盘,那就是三个老头一人一份了。

    墨尚同:“夫子叫你做的那道菜,就不必给我端过来了。”

    华真行:“您是不喜欢吃吗?”

    华真行没去端菜,反而跟着墨大爷一起进了院子,边走边说道:“我看见您老人家,忽然想起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景……”

    华真行最近在网上看了一些,主要是修仙,放松图个乐子同时也换换脑筋。里有很多匪夷所思的矛盾冲突,比如在某某宗门的食堂里,有各种含有灵气的食物,但是普通弟子很难吃得起,却因此被有钱又势的同门笑嘲笑。

    换成现代都市场景,比如在一个餐厅里,张三点了一道溏心鲍,回头看隔壁桌上的李四只有一盘小葱拌豆腐下饭,然后便出言嘲讽,旁边还有一帮小弟跟着帮腔……大抵就是这样的情节吧,吃饭也可以换成别的事。

    李四受到了羞辱,要么奋起反击,以高超的手段狠狠打脸张三,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潇洒而去,要么暗暗立志,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等待时机一鸣惊人。

    华真行每次看到这种情节都觉得很好玩,假如设身处地,他处于李四的位置,其实并不会在意,因为他在不知不觉中早就过了要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尊的阶段。

    再把这个场景换一下,假如是墨大爷坐在李四的位置,那就更好玩了。墨大爷肯定不会生气的,而是会很从容、很平静地劝告对方,三言两语说明其中道理以及原则。

    墨大爷一定会很认真、很诚恳,而他越认真,就会显得对面那伙人越好笑甚至越可怜。

    华真行倒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场面,假如他遇到了,反应应该跟墨大爷差不多吧。区别就在于墨大爷不会动手也没必要动手,而华真行假如遇上了进一步挑衅说不定会动手的。

    墨大爷很耐心地听华真行讲了这么多话,已经到屋中坐下了,反问了一句:“你到底想说什么?”

    华真行:“我就是忍不住在想,假如把您老放在这个场景中会很有趣。杨总曾告诉我,美味佳肴也好,粗茶淡饭也罢,都能甘之如饴才是真修行。不论是小葱拌豆腐,还是玉立凌空节,心中无分别。”

    墨尚同面无表情道:“老杨这是在混淆概念,物实有别,岂可同名?不一样的东西非要说成是一样,那才是矫情。”

    华真行此刻已能确定,三个老头上午是真吵架了,看样子很可能就是柯夫子挑起来的。他又笑着问道:“为世间谋福,不是让大家都习惯过苦日子吧?”

    墨尚同:“简行笃志,不以为苦。”

    华真行:“以您老的境界当然没问题,非但不苦,还有自在大乐,可是别人未必能行啊。这句话最好是对自己说的,对别人说就不太合适了。

    而且说句实话,今日这盘玉立凌空节,是我与柯夫子身体力行而得之食,毫无靡费之处,您老还矫情什么?”

    墨尚同突然笑了,坐在那里抬头道:“你这孩子,现在会说我了?”

    华真行笑嘻嘻道:“小葱拌豆腐,再就两个馒头,就是简行笃志?您老应该很清楚,馒头和豆腐费的工夫,可比那道玉立凌空节要多多了!”

    墨尚同微微眯了眯眼睛,点头道:“这话倒是不错,你就把菜端过来吧,我也不是那种不听劝的迂腐之人。”

    什么话不错?今天这道玉立凌空节,笋是自己拔的、鸡是自己抓的、菜是自己做的,东西都是自家院子里来的,只是心思精巧些、做得好吃些。如果说这样的菜还算靡费之物,那就是错乱名实了。

    要说费工夫,馒头和豆腐这样的东西才是真费工夫。做馒头得种小麦、收小麦、脱麸壳磨面粉、和面、揉面、发面,然后才能上锅蒸出来。至于豆腐,那也有一整套工序。

    为什么它们却令人不觉靡费呢?因它们不贵重难得,现实了批量化生产方式。哪怕是手工作坊的批量生产,也会使用很多工具,极大的降低了人工成本。

    这些就是墨尚同等人身体力行、不觉劳苦之事,否则世人哪能好好吃豆腐?难道因此就说豆腐不好吃了吗?

    华真行:“端过来干什么,一起吃呗!”

    话音未落,杨老头的声音传来道:“那就一起吃吧,还有金欢芽炒竹鸡蛋呢。”

    柯夫子的声音也传来道:“那我就装成一大盘,都端你那边去。”

    华真行方才说了那么多话,目的可不仅是为了劝墨大爷吃这道菜,而是劝架,终于又把三个老头又劝到一桌上去吃晚饭了。

    晚饭后华真行走出院子,背手摇头暗自嘀咕道:“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让人不省心!”

    无论三个老头省不省心,华真行还是被扣在了养元谷。闭关也有不同的方式,并不一定就是关在小黑屋里,像华真行这样留在养元谷中勉强也算吧。

    先定人,再定其心,接下来的几天华真行就像一只巡视领地的猫,每天日出时分前往“传达室”工地,沿着养元谷的边界走一圈。

    没有了墨大爷的引领,华真行自己走要艰难了许多,要到日落时分才能回到起点,如此一连数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