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济世之心

字数:553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华真行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道:“有什么区别呢?”

    柯孟朝的视线似是望着远方道:“老杨当年从不亏待自己,我很是不喜。他无害于人,但也无济于世……”

    华真行举手道:“我从小听得很多了,今天说的只是做菜,您老和他一样都爱吃这道菜。”

    柯孟朝轻轻咳嗽一声道:“柯孟朝顿了顿:“那就说做菜吧,有一道‘解金裹玉丸’,也是芜城知味楼的菜,老杨让你做过吗?”

    华真行:“试过两次,但是这里的产的蟹并非制作‘解金裹玉丸’的佳品,所以后来就没做了。”

    柯夫子:“那今后你还可以再试,老杨计划在农垦区的湿地里放金螯蟹苗,正在研究此地是否有金螯蟹的天敌、令其不至于泛滥。

    这样一道菜,他想吃自己做并无不可,但对于普通人而言就过于靡费人工了,十人半日之功只供一人片刻之享,于民生无益。”

    解金裹玉丸这道菜其实并不复杂,它是一种带馅的丸子,原料只有一味,就是蟹,最好是东国金螯蟹。

    将金螯蟹蒸熟之后,用勾针将双螯以及蟹腿最粗的第一节足棒肉剔出来。这些肉用细棒撵成末,什么别的都不加,要揉成这丸子的外皮,用蟹红(金红色的蟹籽)做馅。

    最后还有一道工序,就是用陈醋和嫩姜茸与活的生蟹黄调和成蘸酱,再蒸得微热熟,将丸子在里面滚一遍,挂汁以后装盘端上来。

    柯夫子的意思华真行都懂,这道菜的主要问题还不是材料贵,而是太费人工了。假如有有修为在身,比如华真行,加工起来倒很简单,并不比普通的蒸丸子复杂多少,更别提杨老头自己了。

    杨老头很会享受,但他的小日子无论过得多滋润,别人也无话可说。因为杨老头不贪占、不侵夺,做什么都是凭自己的本事而已,可是世上大部分人能学得了这些吗……没有杨老头的本事,却想过杨老头的日子,那会变成什么样?

    华真行微皱眉头道:“其实可以研究一下食品加工技术,从这个方向去解决。”

    柯夫子语气不悦道:“我是在跟你讨论这种问题吗?刚才只是打个比方……算了,我就直说吧,他那盘菜就像这个养元谷,我这盘菜却像你梦到的那个欢想国。

    老杨见识了太多的兴衰更替、治乱轮回,无论是心境还是修为早就跳出来了,超脱于其上而旁观。

    假如你仅仅是他的传人,却没有他的修为境界,是跳不出来的,但也顶多是解放一个几里国,然后再搞一个养元谷了。

    但你不仅是他的传人,梦中的事就不提了,就说你正在做的,你炼制春容丹是为自己吗?你本人根本不需要这东西!假如你看上哪个女人想讨好她,也用不着这么干。”

    华真行小声道:“其实我想用它来挣钱。”

    柯夫子:“你是想用它来积累资本,可是挣钱为什么呢?是为经天济世,这可不是老杨教你的!”

    华真行:“我是您教出来的,也是杨总和墨大爷教出来的……提到春容丹,我最近倒经常有犯含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还可领现金!

    按照现在的这种搞法,我究竟是在打造一个欢想国,还在打造一个伪装成国度的春容丹生产基地和养元师培训基地?”

    柯夫子原本挺严肃的,此刻不禁又露出了笑容:“生产能力与人才储备,本就是奠国之基,一点都不含糊!既然提起春容丹生产和养元师培训,我倒是想起了夏尔。”

    华真行:“这跟夏尔有什么关系?他吃不了春容丹,好像也成不了养元师。”

    柯孟朝:“谁说的?”

    华真行眼神一亮:“难道您老有办法?”

    柯孟朝:“能否修炼入门得靠他自己,但是可以想办法辅助其修行。你如今掌握的这些灵药,可不仅仅只能用来炼制春容丹,对这里的每一名学员都有用!老杨知道你今天在偷窥他,特意现场炼制紫君凝,这暗示还不明显吗?”

    华真行:“我那不叫偷窥……杨总在暗示我什么?”

    柯孟朝:“紫君凝之效,还可以用在什么地方?假如配合续脉胶,能安神抚躁、洗髓通络,一级到三级养元师都可以用,能助他们更好地突破关口。”

    华真行:“我也想过这条思路。”

    柯孟朝:“你只是有想法而已,这是具体方案!老杨其实告诉你了,但他不明说,就等你自己去琢磨……我就不喜欢他这一点,啥事都要藏着掖着。

    你是在研制春容丹,但目光也不能仅仅局限于春容丹,这些灵药都有大用,难道就不考虑其余吗?只要夏尔能入门,对他我倒是有一套方案,能助益其修炼,而且并不阻其上境。”

    随着话音,他老人家给华真行发来了一道神念,现有的灵药如何炼制和使用,能辅助这些学员们修炼,也能助益夏尔的修炼,还单独根据夏尔的情况有一整套建议。华真行如今也接触了定风潭所传的丹法,当然都能理解。

    华真行一拍大腿:“太好了,原来您老的丹术也如此高明!”

    柯孟朝却摇头道:“我所学并非丹术,而是医道。丹术求一己之超脱,医道为济世之心。我今天把你叫来做一道菜,就是为了讲这些。”

    华真行:“我听着呢,您老慢慢讲。”

    柯孟朝:“方才讲食不厌精与民生之乐,其实若谈济世之心,从医道中更见精微。老杨点化你的话我也听见了,‘知经营世事,亦不能只见经营’,我倒是很赞同。

    就以医为例,假如你是个医生,以治病救人为业,你希望看到什么?”

    华真行并没有接话,只是眨着眼睛在那里想。柯孟朝又继续说道:“开棺材铺的盼着死人,卖伞的盼着下雨,樵夫盼着晴天,这些既是玩笑亦非玩笑。

    军火集团闻世间有战乱则喜,无视生灵涂炭;放贷收息者鼓吹即享物欲,榨人生将来以致无望;律师若势大言重,必不其民众安然而处,恨不得讼争四起。

    假如你是医生,难道希望天下人无病吗?这与个人良善无关,若天下无病,便是医者无利可图。所谓医者难自医,道理可不仅是医生很难为自己看病这么简单。

    世间百业,有增益之业,亦有弥损之业,增益之业亦过犹不及。

    弥损之业越兴盛,就说明这个社会的内卷损耗越严重。然而世间弥损之业又必不可少,比如医药,因为人总有可能生病。

    站在治国的高度,必须发展医疗卫生,但所谋为何?医术与医道的区别,便在于此。知经营世事,亦不能只见经营,道理也在于此。

    若只重医药之利,见其税殖之多则喜,而未究其因,便失济世之心。

    古人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难道良医治国,是盼国人皆病吗?治世者要跳出轮回,看得更高更远,医疗卫生为人康健所设,消弥病痛,是盼天下无病以防之。”

    华真行弱弱地插了一句:“所以我要推广养元术。”

    柯孟朝:“今天这盘菜,便是此理。你所造欢想国,是希望大家能吃饱木薯,还是可享用这道‘玉立凌空节’?”

    柯夫子讲了一番济世的道理,济世者要知经营,但不能只见经营,否则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陷入轮回不得超脱了。

    医术,只是治病,医道,是盼天下无病。华真行打造欢想国的目的是什么、手段怎么用?假如只是想经营某个产业,就等于是陷进去了,这倒不是说不应该把某个产业经营得更好。

    培训更多的养元师当然更好,但是杨老头提醒他别把自身的修行忘了,要站在更高的境界看问题。

    其实柯夫子也是这个意思,又提醒他别把最根本的目的忘了,时刻清楚为何要培训这些养元师,才会明白怎么去培训。

    华真行起身道:“多谢您老的指点!”

    柯孟朝:“我之所以愿意帮你,就是因为你有济世之心,不愧是我老人家的传人。能听进去这席话,今天这盘菜就不白做。我所好,与杨特红所好,有同亦有不同。”

    华真行:“杨总也不是您说的那种意思,倒是墨大爷可能不喜欢这道菜。”

    柯孟朝:“那你还要做三份?”

    华真行:“墨大爷的不喜欢,并非是不喜欢这道菜的口味。从我的角度,既然做了当然也要孝敬他老人家,又不是真不好吃。”

    柯孟朝叹了口气:“老墨这个人吧,我当年……”

    华真行赶紧道:“您老就别说了,其实我感觉你们处得挺好,越来越好。”

    柯孟朝:“我们都非复当年,人总是在不断学习和进步嘛。”

    华真行开了句玩笑:“话说您老学习和进步了这么多年,也没学会自己做菜?”

    柯孟朝:“你做和我做,不一样吗?”

    华真行笑道:“那倒是,您且坐,我该去做菜了。”

    柯孟朝也起身道:“不必了,我自己做就是了!”

    华真行愣住了:“啊……您老别生气啊,我就是开句玩笑。”

    柯孟朝笑着一挥手:“没生气,我也想自己做着试试,人总不能僵固不变,否则还真是老了。”

    随着他的衣袖挥出,华真行的眼前一花,感觉已离开了院落,定睛看时已来到了办公楼前方的小广场上,脚下一个趔趄,然后肩膀被人扶住了。他回头一看,居然是墨尚同。

    华真行脱口而出道:“你们三位,早上是不是又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