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随身法宝

字数:499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有些问题无解就是无解,至少华真行想不到完美的解决方案。至于求三位老人家给每位四级养元师打造一件合用的法宝,则肯定不是正确答案,说出来不仅会挨骂,绝对还会挨揍!

    杨老头只是这么随口一问,并没有要华真行立刻就能解决,这原本也是华真行以及养元术中心、养元师总部自己要解决的问题。

    完美的方案既然没有,那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找替代方案。华真行这几天一边指导学员一边就在琢磨呢,他想了好几种办法。

    首先就是根据自己的经历,教大家制作纸飞机和竹鹊。但是这个方案也有明显的缺点,不仅费材料,而且普通的纸飞机与竹鹊并非真正的法宝,它们只是施展某种术法的工具,就是傀眼神术和木鹊术。

    华真行的竹鹊已随着他的修为突破祭炼为一只灵鹊,洛克也祭炼出了一只灵鸽,这两件东西倒是真正的法宝了,可是这批学员恐怕没这个水平也很难复制这等机缘。

    所以打造纸飞机和竹鹊,只是为学习炼器做准备,同时更大的意义是在修炼两种术法。还有一个方案就是教大家祭炼有光珠,但这个方案同样有缺陷。

    华真行祭炼有光珠时感觉并不难,他是在琢磨养元术四级水平考核标准时,顺便鼓捣出来的,材料是物性纯净的萤石。但让这批四级学员去祭炼就太难为人了,假如在传统修士眼中,这批人虽说已有四境修为,但感觉就和幼儿园小班差不多。

    华真行自己教出来的学生,自己当然清楚他们有多大能耐。

    考虑到这一步,华真行又意识到自己想岔了。就算这批人能够勉强祭炼出有光珠,那学习的也不是御器而是炼器。

    以当年的定风潭宗门做法为参照,弟子突破四境出师后,都有宗门赐器的仪式,尊长会给他们每人一支风斩,也就是如今的春雨枝。

    这是千年传承的积累,华真行如今上哪儿弄这么多法宝?就算他本人凭借天时地利,能像当年的定风潭祖师白子旺那般,每年都祭炼出一支春雨枝,那又够啥用的?这个月的两期培训班,就已经有二十四人通过四级水平考核了!

    从师长赐器的角度,华真行倒是可以亲手打造一批有光珠,这东西对他来说不难祭炼成功。但是全部让他来,要求也太高了,难道不眠不休就不干别的了?

    有光珠还是要祭炼的,主要是让这些四级学员自行去祭炼,假如在养元谷中完不成任务,那么就回去之后慢慢来。总之每人都要打造一枚,在这个过程中同时学习炼器与御器手法,也算是巩固四境修为。

    至于有光珠打造成功后,都要交到养元师总部,放到每个人建造的洞府房间内。因为养元谷中没有通电,有光珠就当照明设备吧。

    养元师总部还会鼓励这批中级养元师超额完成任务,除了集体洞府的房间,其他公共区域比如办公室和教室,也需要照明设备,不论用不用都得备着。

    其实从练习御器的角度,拿几枚有光珠出来让大家轮流点个亮就行了,在通过四级水平考核的时候每人都已经这么试过了,并无太大的意义。

    在传统修士看来,有光珠虽然也号称法宝,其实也就跟玩具差不多,其妙用太简单,之相当于一个以法力激发的手电筒。

    华真行手里倒有别的法宝,比如从萧光等人处得来的一潭春水、麒麟索和春雨剑,但是这样的法宝拿给这帮学员去练手,总感觉有点像让小孩抡大锤。

    思前想后,最可行的方案,就是让大家轮流用墨大爷打造的那只寻药木鹊去练手,练习御器之法、体悟法宝妙用,顺便采药、炼药。

    反正每个人的修为法力都有限,连续操控木鹊的时间都不长。需要制定一个时间表,一件法器分配给二十多个人在不同时间段使用,将来再打造更多的寻药木鹊吧。

    同样的时间表还适用于养元谷大阵的阵枢,如今每人每两天可以分配到一个时辰,能在桥亭中定坐感悟。

    但是如今寻药木鹊只有一只,看墨大爷的意思也没打算亲手制造更多,更不可能让这些学员带出养元谷,还是解决不了随身法器的问题……只能以后再说了。

    眼下就上纸飞机、竹木鹊、有光珠这三件套,根据现实条件来,能达到什么水平算什么水平,都让学员们自行去祭炼并熟悉使用,培训期间完不成,回去之后可以继续努力。

    至于王丰收,早就有了柯夫子赐予的惊神木为随身法宝。可是李敬直就比较可怜了,已破四境却连法器都没有。

    李敬直早年就是杨老头的学生,算是华真行的正经师兄,这次还是带队的班长,未免太没排面了!

    杨老头喝酒的时候偶尔感慨了一句,华真行心领神会,第二天就找到了李敬直,将一潭春水给了他,并详细讲解了此器的妙用,让李敬直回去好生体会。

    一潭春水像一团无形透明的胶质,在李敬直的掌腕间缠绕流动。李敬直简直是爱不释手,口中却推脱道:“这东西太珍贵了!你给我,我怎么好意思拿?”

    华真行:“师兄不必客气,这是杨总的意思。一潭春水不仅是法宝也是法术,这门法术我已练成,没有这件法宝亦可施展。

    此物即可急救疗伤,也可以防身护体。师兄经常指挥战斗,让你随身带着是物尽其用,也能保障自己和身边人的安全。”

    李敬直呵呵笑道:“我一般都是最高指挥官,很少亲自上前线的。但你说得对,这东西在我手里确实能以防万一,我就先拿着了……我就是拿着啊,并不是据为己有,将来总部有用可以随时收回去。”

    华真行:“这是当然!此为公器,并非私授之物,如今是你的随身法宝,将来还要继续传承下去。”

    李敬直点头道:“我懂,我都懂,那宗门三典我也学习了,总部的管理规章我还参与制定了呢……总导师先忙,我还要给那两臭小子送饭去。”

    给谁送饭?当然是被关禁闭的墨小越和夏长青。墨小越刚刚突破四境,夏长青还是三级养元师,还无法做到长达半个月辟谷不食。

    这两个人虽然被关在洞府单间里,但是也有任务。华真行给了墨小越一堆竹木材和萤石,纸飞机、竹鹊和有光珠的祭炼手法也都教了,让他自己试着练习。

    制作纸飞机怎么没给A4纸呢?因为养元谷里本来就没有打印纸,自己用植物纤维去加工祭炼吧。学员们既然能用砂石造出来玻璃,也能用神识淬炼之法,以竹木草叶材料制造出各种纸张。大规模生产当然是不可能,够自己用就行。

    他们在第二期培训班结业前三天终于被放了出来,墨小越的纸飞机和竹鹊没有打造成功,倒是祭炼出一枚合格的有光珠,不愧是当初草鞋帮的骨干分子。

    至于夏长青的任务很简单,华真行给了他一盒矿金,让他提炼成纯金。

    这样一盒矿金,在华真行没有突破四境之前,每天夜里用一个时辰就可以搞定了,却给了夏长青整整两周时间。夏长青在不伤及元神的前提下,最终还是完成了任务,只是累了个半死。

    如今华真行早就不自己提炼矿金了,非索港以及班达市也不再以那种污染极大的土法提炼黄金,但时矿金和砂金仍有出产。

    供销社设点收购,然后送到扶风园,供那里的三级养元师淬炼神识之用,也就是提炼成黄金,学习和生产两不误!

    这次夏长青提炼出的纯金,华真行也让王丰收带回去交给养元术中心,充作扶风园的办公经费。

    中心本身是一个非盈利、非经营性质的单位,提炼纯金就是办公经费的重要来源,至于收购矿金和出售纯金,则分别委托给供销社与金典行。

    第二期培训班快结束的时候,养元谷中的雨水明显多了起来,各条溪流汇聚,谷中湖泊的水位缓缓升高,从东部山脉的拗口处溢出。

    结业仪式的高潮仍然是发证,有九名学员得到了四级证书,而班长王丰收得到了五级养元术导师证。这次是柯夫子亲手颁发给王丰收,全体人员鼓掌祝贺。

    证书打开,以御器之法催动,则会浮现出王丰收的立体身影轮廓,并伴随着东国语的介绍。华真行看在眼中突然反应过来,其实四级证书也有这个“功能”,他们都有一件随身法宝,就是证书!

    就在这时他收到了墨尚同的神念:“这些证书,眼下都是我制作的,等你的修为突破大成之后,或者养元谷中有了其他的大成修士,就不要再劳动我老人家了。”

    二期培训班顺利结业,本期突破四级的九名学员照例留了下来继续进修。一期那十五名四级学员中最终又留下了六名,暂时就调到养元谷工作。

    剩下的学员,在正副班长的带领下依依不舍的离开。

    王丰收本想在养元谷中多留一段时间,柯夫子却要他带队先走,可以回头再来,并叮嘱道:“此番回程,要比你们来时艰险得多,因为雨季已经来了。山野湿滑难行,随时都可能出意外,必须要有高手护持。”

    穿行雨季中的崇山峻岭确实艰险,但离开时已有了王丰收这样的五境高手,还有九名已突破四级的一期学员,应能保证行程安全。

    这批学员回程途中还有另一个任务,不再是采集紫君凝和桃花泪的原材料,而是采炼不死芯。扶风园那边也要开始采炼虎节晶了,时节正好,就在雨季之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