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九死不灭

字数:864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table css="zhaablebody">

    <tbody>

    <tr style="height: 78%;vertical-align: middle;">

    <td css="biaoti">

    九死丹神诀

    <span css="kaiti">

    点星指

    </span>

    </td>

    </tr>

    <tr style="height: 17%;vertical-align: bottom;">

    <td css="cht">

    本书由红薯网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span css="ntinghei">

    版权所有

    </span>

    <span css="dotStyle2">

    ·

    </span>

    <span css="ntinghei">

    侵权必究

    </span>

    </td>

    </tr>

    </tbody>

    </table>

    第1章 九死不灭

    大楚王朝,皇城。

    明月悬空,四大家族之一的姜府之中,一道人影飞快的向西山抹去。

    这道身影修长挺拔,其容俊朗秀气,配合上一股子朝气勃勃的劲。

    任谁见了都不由赞叹一句岁月正逢好儿郎。

    少年名为姜空,乃是皇城的第一天骄,年纪轻轻实力力压年轻一辈所有人。

    三年前的那次比武,他异军突起,霸占魁首宝座到现在。

    今日他和以前一样,练完武后朝着西山而行,面带欣喜之色。

    没多久就可以见到那青梅竹马的柳家姑娘了,内心很是激动。

    对于在这血气方刚的年纪,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对男女感情心驰神往。

    姜空亦不例外,何况柳月鸢乃是皇城四大美人之一,早在很久以前两家就定下了婚事。

    未多久,他抵达西山一处山崖,远处那道迎风而立的身影已然在那等候许久。

    似乎察觉到姜空的到来,柳月鸢回眸看向他,微微一笑。

    唇如火云,眉似柳梢,肤如羊脂,发如青瀑,这是皇城所有男儿幻象中女子最美好的样子。

    她提着一壶酒走上来,莲步款款,颇为优雅。

    自从得到一本叫九转通天玄功的秘籍之后,每隔几日,姜空都会与她在这练功。

    两个人同时修炼此功,事半功倍,他们的境界也在飞速提升着。

    “姜空哥哥。”

    柳月鸢见到他似乎也很是欣喜,眸中露出一丝光亮。

    姜空走到她面前,紧紧握住她的手,内心腾起一股暖流。

    “等我练成九转通天玄功之后,我就将你娶进门。”

    “好。”

    那张倾城之色的脸上浮现一抹绯红,看的姜空一痴。

    她俏皮的将手上的东西提起来。

    “别傻看着了,你看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灵阳草酿造的酒,喝了之后,我们修炼将会如虎添翼。”

    说完她将两个玉杯放在身侧的石头上,将酒倒下,一杯推到他的面前。

    “你有心了。”

    姜空摸了摸她的头,一脸的宠溺之色,此时此刻,眼前的女人就是他的所有。

    良辰美景,酒过三巡,欢笑嬉戏声后。

    两人如往常进入了修炼之中。

    九转通天玄功至刚至阳,他们体内迸发恐怖的热浪,将大片地界的温度拔升起来。

    如柳月鸢所言,喝了那酒之后,修炼可谓是扶摇而上。

    原本他们卡在第一转巅峰的境界在磅礴的炙热真气冲击下,瓶颈摇摇欲破。

    半个时辰后。

    两人额头尽是汗珠,他们的气息越发强悍,化为了一轮小太阳。

    四周的热量令无数草木干死。

    不久,一道恐怖的金光波痕荡漾在悬崖之上,不少树木直接化为了灰烬。

    姜空大喜,他张开眼睛兴奋道:

    “鸢儿!成了,我们的九转通天玄功达到第二转了!”

    但是这份喜悦还未持续多久,他的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

    “怎么回事?”

    姜空使劲让自己清醒,但是身子不听使唤,越发乏力,随时都要支撑不住倒下。

    “是这功法问题吗?”

    他喃喃道。

    对面的柳月鸢突然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淡淡道:

    “那杯酒好喝吗?”

    “你,什么意思?”

    他眉宇一皱。

    两人还握在一起的手上,一股恐怖的吸力从柳月鸢那边出现。

    体内第二转的功力不听使唤,疯狂的被柳月鸢吸入体内。

    功法逆转,真气逆流而行导致他浑身的筋脉开始破碎。

    姜空惊怒道:

    “你在干什么,快停下!”

    “停下?那样我的这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柳月鸢不屑的看着他。

    “为什么!鸢儿,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们姜家不过是我柳家的登上四大家族的垫脚石,而你只是我练功的工具罢了。

    如果不是见你有几分天赋,我柳月鸢会看得上你?

    都给我拿来吧!”

    她厉喝一声。

    吸力更上一层楼,化为一条腾龙,游荡姜空全身经脉。

    姜空经脉开始彻底崩碎,一路崩到了丹田,最后丹田也彻底碎裂开来。

    丹田被废!修为尽失!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所有的力量倾数汇入这个女人体内,直至一干二净。

    被吸走了一切力量,他像是木头一样倒在地上,十指不断抓着地上的泥土。

    “明明你也喝了酒,为什么!”

    听着姜空虚弱的声音,柳月鸢笑道:

    “让你死个明白也好,酒是无毒的,但是杯子上有毒啊。”

    “你!”

    这时黑暗之中,一个白衣玉面公子突然出现,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姜空,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皇城第一天骄,现在和死狗一样惨啊。”

    姜空浑身颤抖着,十指抓的地面赤红一片,顿时明白了一切,恨意彻底占据了他。

    那张脸面色涨红,青筋暴起!

    “是你!南宫绝!我要杀了你们!”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两人挪去,但是这种挪移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别费力了,你现在筋脉尽废,已经是废人了,好好享受当废人的日子吧,哈哈哈!”

    南宫绝看着他肆无忌惮的大笑,那笑声是如此的冰冷刺耳!

    姜家背靠皇城四大家族,他又是年轻一辈最耀人的一颗星。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烈王府终于对他出手了,但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残忍的方式!

    柳月鸢轻轻走到他的面前,与之对视着,微微一笑。

    “其实我早就和南宫世子在一起了,和他一比,你实在是太差了。

    四大家族再强悍,也没有王府来的显贵,是吧。”

    “贱人!”

    姜空用尽所有气力咆哮着。

    “看来还是没有绝望透顶啊。”

    那个公子走过来,在他面前一把揽过了柳月鸢,两人相依在一起。

    “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北冥邪功是至阴真气!

    每一次你助鸢儿增长至阳真气,鸢儿都会与我进行阴阳交汇,这下子你明白了吧。”

    南宫绝哈哈大笑。

    姜空浑身都在猛烈的颤抖着,双目充血。

    他好恨,好恨不能起来杀了这两奸贼!

    自己如此苦修,为两人做嫁衣!

    “啊!”

    一口血从他口中喷出。

    柳月鸢见状双目微动,在南宫绝耳边说了一番话。

    南宫绝缓缓蹲下来,手按在他身上,比之柳月鸢更恐怖的吸力出现。

    这一次吸的不是他的真气,而是他的血!

    “差点忘了你小子是先天战血,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疯狂的笑声回响在耳畔。

    姜空感觉到自己开始变得无力,痛到麻木,视线彻底模糊。

    一盏茶工夫后,他的战血被吸收一空。

    “既然都是废人了,那就废的彻底一点吧。”

    柳月鸢走到他面前,一脚将姜空踢下悬崖。

    下落中,耳畔的风声越来越大。

    他放肆大笑起来,笑的是那样凄惨。

    “我姜空!只要还活着!一定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杀!杀!杀!”

    砰!

    他坠落在悬崖之下,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其肉身之内,一股红芒出现,引动了残留在身体内最后一丝真气。

    这一丝真气竟开始逆转心诀!

    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朝着他的身上涌去,化为滚滚真气开始朝着四肢百骸流淌。

    九转通天玄功原本至刚至阳的力量变成烈火,在其丹田内灼烧起来!

    破碎的丹田直接被焚毁。

    火焰产生的热流顺着经脉,不断侵蚀着肉身,仿佛在进行着一场巨大的改造。

    在这席卷之下,灵气化为越来越多的红色真气涌入原本丹田的位置。

    丹田所在之地一团红芒如云积聚在一起。

    这股势头还没有停下,红色真气不断塌缩凝聚。

    慢慢的,红云之中出现了一颗赤红色的珠子,珠身带着一条金色的纹路。

    珠子之下一个约莫三寸的黑鼎出现。

    火焰落入黑鼎之中。

    黑暗之中,姜空的意识似乎在游离着。

    他仿佛看见黑暗里有一双赤红如火的双眸缓缓张开,火芒冲破黑暗。

    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犹如荒芜之中有人敲起的钟声,弥弥道音,铿锵有力。

    “乾坤倒转!”

    “九死不灭!”

    “向死而生!”

    “破而后立!”

    “定鼎天下!”

    “九珠连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