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不识货,骑虎难下

字数:1146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是虚空凝丹术……”

    “不,肯定是我看岔了,虚空凝丹术,那可是灵丹师的手段,这白发佬,怎么可能会是灵丹师呢?”

    吴明辉心中震动中,却开始不断地否定,他不信,他绝对不信!

    “你这种偷奸耍滑的手段,为丹道所不耻,此毒雾,我于其中融入配比过的药液,本是让你学习一下,没想到你竟然趁机融炼成丹,如此品德,若是在我灵霄丹脉,早被驱逐出去了。”吴明辉呵斥道。

    此话一出,那些震惊的修士,以及寒家的长老们,全都恍然大悟。

    原本的震撼,顿时就消散了。

    吴明辉心中却是收紧,他左想右想,感觉对方肯定是用了什么丹道宝物,才使出了虚空凝丹术。

    “你可以炼丹了,把你毕生所学用出来,炼一枚你最拿手的丹药,本大师会指点你,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丹道,把你从迷途上拉回来,也算是功德一件。”吴明辉沉声道,俨然一副有德大师的风范。

    顿时,周围修士传来一阵阵恭维声。

    叶云霄摇头失笑,也不说话,径直从须弥戒中拿出丹炉和一些药材,开始架炉炼丹。

    很快,一枚丹药就出炉了。

    这是他随意炼的一枚灵元丹。

    但即使是随意而为,那也有将近九成药效。

    而且,他丹道已有返璞归真的感觉。

    炼出的灵元丹,蕴含的灵元完全内敛。

    看起来,并不那么灵光四溢,丹香冲天。

    此丹,只要催化,便足以震惊整个大荒。

    但是,此丹出炉后,周围不仅没有赞叹,反倒是传来轰然的讥笑。

    那寒家的长老们,也全都皱起眉头。

    就连那老妪,也是叹息不语。

    叶云霄见周围人的反应,不由愣了一下。

    他这颗灵元丹,就算放在开阳界,那也能引起疯狂。

    在大荒,应该更别说了。

    怎么,竟然还看不上?

    这时,吴明辉哈哈大笑起来,不屑道:“你炼出来的丹药就这样?这样的水平,也敢拿出来献丑?”

    “罢了,那你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丹道。”

    吴明辉本来心中忐忑,但是一看到叶云霄炼制的灵元丹,顿时信心百倍。

    他虽然天赋也顶尖,但他也终归只是大丹师,而且在大荒这几年,他丹道不进反退。

    他跟叶云霄的丹道差距,已经不在一个层次。

    所以,他根本看不出叶云霄炼制的这枚灵元丹,有多么惊人。

    这时,吴明辉从须弥戒取出了一尊丹炉。

    此炉一出现,便有一股浓郁的药香散发出来。

    叶云霄扫了一眼,便知此炉绝非凡品。

    吴明辉得意洋洋,此炉乃是寒家敬献的,能增加炼丹的成功率。

    这时,他燃起地火石,开始炼丹。

    刹那间,丹炉开始泛起了灵光,上面刻着的一些兽影,开始咆哮。

    而吴明辉也沐浴在这光影之中,如同仙人。

    他举手投足,都带着仙家风范,让人一看,就不由自主心生敬仰。

    这一刻,周围修士的眼中,全都流露出叹服。

    “吴大师就是吴大师,这气度,哪是白发佬那种小毒修可比。”

    “我何其有幸,竟然能看到吴大师炼丹,真是让我心潮澎湃,吴大师,真仙师也。”

    不少人崇拜至极地议论着,就连寒氏家族的一众长老,也都连连点头。

    叶云霄神情古怪,有些想笑,却又生生憋住。

    吴明辉炼丹的功夫没长进,这装B的功夫却是与日俱增。

    而他炼丹时,催生的那种光芒,应该是某种功法,用来装B,真是神器。

    没过多久,丹炉震颤,炉盖被里面的丹气震得不断跳动。

    在炉盖跳动间,有七彩光芒从中透射而出,更有浓郁的丹香四溢。

    突然,炉盖直接被冲开,华光冲天。

    有一颗周身流光闪烁的丹药,飘浮了起来。

    而在这丹药出现的瞬间,那浓郁的丹香顿时弥漫十里。

    当真是十里丹香,华光盖世。

    广场的修士,已经近乎疯狂。

    “这才是炼丹,这才是真正的丹道巅峰存在。”

    “吴大师太牛了,这丹药产生的异象,比起上一次都要宏大,看来吴大师的丹道,真是一日千里啊。”

    叶云霄眼皮直跳,嘴角都在微微抽搐。

    半晌,他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

    他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他炼丹时,周围的修士和寒家的人,都没什么反应,还觉得十分一般。

    原来根子出在这里啊。

    吴明辉本是大丹师,炼出来的丹的确不错。

    但是,他这颗丹药,在出炉时,竟然将药效的三分之二给释放了出去,形成浓郁丹香和华光。

    所以,那丹药的香气中,是带着药力的。

    周围修士闻上一口,当下就能感觉到灵力活跃,而他们又不懂丹道,自是以为此丹功效逆天了。

    而叶云霄却因为丹道返璞归真,近乎将所有药效全都凝聚,不再外散,看起来可不就是仙凡之别吗?

    不过,话说回来。

    在这大荒,恐怕也就需要像吴明辉这般,才能活得滋润。

    叶云霄将自己的灵元丹收了起来,看着一脸傲然的吴明辉,笑而不语。

    这时,寒家一位长老走了出来,道:“吴大师之丹道,真是让人叹服,此子与您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层次,所以啊,你不用理会他,此子很快会被逐出天寒城。”

    吴明辉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就要开口说话。

    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惊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一个大荒丹道第一的吴大师,灵霄丹脉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定会感觉耻辱吧,如此丹道,也是丢尽了丹尊的脸面。”

    刹那间,有三人踏空而来,瞬息而至。

    而天寒城的防御法阵,竟然径直被他们穿过。

    寒家的长老们看到这三人,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

    这三人,打头的是一个穿着白袍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气度不凡,长相俊朗,那白袍之上,更有丹道印记在闪烁。

    甚至,还有淡淡的丹香味,朝周边弥漫开来。

    “本听闻开阳界丹道,因为丹尊而横压诸界,但没有想到,丹尊弟子,却如此不堪入目,黎某此次从天枢界横渡天河,来到大荒,本是心怀期待,却不想大失所望。”这中年男子摇头,脸上带着轻蔑和失望。

    吴明辉高傲的神情勉强维持着,但心里却有些惊骇。

    他面前的这三个人中,有一个神情阴鸷的老者,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为恐怖。

    感觉起来,似乎比半步斩孽的各位寒家长老,都要强一些。

    而且,在这老者的身上,有着一股别样的气息,让人战栗。

    另一个人,则是一个青年,一个看着很年轻,但却有一股诡异沧桑感的青年。

    他信步上前,目光看着四周,带着怅然之色。

    而寒家的诸位长老,盯着这青年,全都流露出惊疑之色。

    特别是那位大长老,更是浑身猛震,如同见鬼了似的。

    叶云霄目光眯了眯,脸上神情不变。

    在这时,那穿白袍的中年男子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惊咦了一声。

    随即,他双手有怪异的法诀打出。

    赫然,周边微弱的丹药气息突然凝聚,然后,叶云霄之前炼制的那颗灵元丹的虚影,显现了出来。

    “这是灵元丹!这颗灵丹,竟然……”中年男子盯着这虚影,脸色却是大变,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

    叶云霄眼皮顿时跳了一下,这以微弱丹气便能凝聚丹药虚影的手法,那是高级灵丹师才能掌握的手法。

    那么,这人的丹道水平,在开阳界,也绝对排得上号了。

    吴明辉,也是大惊失色,装出来的傲然差点维持不住。

    这种手法,一般的灵丹师都做不到。

    真是倒霉,在这丹师都没几个的大荒,怎么会遇到这种高手?

    看来,今日这劫不好化解了。

    一个不小心,自己这大荒丹道第一高人的身份,就要显出原形了。

    不过就在这时,中年男子猛然抬头,带着不可思议地神情,崇敬道:“真不想到,天下竟有如此丹药,此丹炼制时,简直是意随心动,随意到了极致,炼丹之人,根本无争锋之意,只是随手之间,就炼出了这贴合自然大道的丹药。”

    “虽然此丹看起来只是普通的灵元丹,但丹蕴之浓,黎某叹为观止,而且此丹之丹药之力完全收敛,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对比起来,这四周那丹药之力完全发散,看着像是天地极丹,但实际却低劣不堪的丹药,简直就是狗屎。”

    中年男子声音亢奋,一边说着,一边却是冰冷地扫了叶云霄一眼。

    显然,他认为那散发着浓郁丹药之力的丹药是叶云霄所炼制,而这颗灵元丹,却是吴明辉炼制的。

    四周修士,一片寂静,各自面面相觑。

    他们怎么觉得,这中年男子所说的返璞归真的丹药,就是叶云霄炼制的那颗。

    而那狗屎不如的丹药,则是吴大师炼制的。

    应该……是错觉吧……

    就在这时,那中年男子看向吴明辉,神情愧疚至极。

    他上前两步,竟然深深作了一个揖,自责无比道:“吴大师,黎某孟浪了,刚才多有得罪,请吴大师原谅,实在是在下从小痴迷丹道,实在见不得那些装神弄鬼的丹师。”

    吴明辉嘴角微微抽搐着,脸上的神情也尴尬到了极点。

    可是这时,那中年男子却是继续道:“开阳界的丹道,果然名不虚传,灵霄丹脉,更是让在下佩服万分,从那枚灵元丹中,便可窥一斑而知全豹,吴大师之丹道,已然出神入化,在下所不及也。”

    吴明辉完全蒙了,已然有些手足无措。

    这……他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呢?

    他看了叶云霄一眼,却见得他古怪的神情,顿时更是虚汗直冒。

    只是,万众瞩目之下,他能怎么办?

    所以,他只是僵硬地点头,目光都是闪躲的。

    而这时,那中年男子对同行的青年道:“寒大人,黎某实在无颜面对你,实在是技不如人,已经没必要跟吴大师去比了,黎某对吴大师,口服心服。”

    那青年却是淡淡一笑,道:“黎大师何需如此看轻自己,我虽不懂丹道,但向来大道万千,试过方知深浅,都没比过,论输赢未免太早了点。”

    不过,这位中年男子却是摇头,他自有自己的坚持和判断。

    于是,他再度向吴明辉作揖,目露期望道:“吴大师之丹道,在下望尘莫及,斗丹无这必要,但是,还望吴大师将那颗丹药借于在下,能欣赏一番,也算这一趟没有白来。”

    吴明辉却顿时神情僵滞。

    那根本不是他炼的丹,让他怎么拿?

    “吴大师?同为丹道中人,想必吴大师必能理解在下的感受,还望成全,在下可用天枢界独产的一株同心草,作为礼物,赠于吴大师。”黎姓中年男子见吴明辉似乎在犹豫,立刻再度躬身,语气极为诚恳。

    这时,周围的修士也全都被打动,若是吴大师还不给,未免太狂妄了。

    别人只是欣赏一下,还付出了天枢界独产的灵药为代价,又不是要他的丹药。

    吴明辉简直要疯了,若他真有,他能不给吗?

    但是,他没有啊。

    不过,他这时也被逼得没路了,只能一咬牙,将他炼制的那颗丹药从须弥戒里拿出来。

    这位黎大师顿时精神一振,接过了丹药,打算好好观摩一下。

    但很快,他的脸色就极为难看,猛然抬起头,盯着吴明辉。

    “吴大师,在下承认,丹道于你,如萤火与皓月之别,但在下诚心求丹欣赏,你也不必如此羞辱在下,如此粗劣不堪的丹药,怎么可能是吴大师炼制。”黎姓中年男子愤怒道。

    吴明辉嘴角抽搐,这什么话,他倒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还请吴大师赏脸。”黎姓中年男子压抑着怒火,再度躬身。

    吴明辉豁出去了,怒道:“这就是我炼的丹,我丹道就这样,你要羞辱我就直说,要不然,明明是他炼的丹,你干嘛找我要。”

    他一边大声道,一边指向了叶云霄。

    什么?

    这黎姓中年男子,猛然看向了叶云霄。

    而在场所有人,包括寒家长老,寒婧瑶,也全都不敢置信地望向了叶云霄。

    这时,黎姓中年男子沉声道:“在下诚心而来,你们却好不真诚,那丹药是谁炼制的,在下不想听了,唯有斗丹,才能找出真正的大师。”

    黎姓中年男子看了吴明辉一眼,一抬手,拿出了一座宝光闪闪的丹炉。

    叶云霄却是干咳两声,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抱歉,我可不是天寒城的丹师,刚刚我也输给了这位吴大师,已经要被驱逐出城了,所以斗丹就免了吧。”

    吴明辉顿时色变,心中都要哀嚎了。

    怎么感觉,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

    黎姓中年男子却是大怒,他感觉自己被耍了。

    于是,他望向了同行的青年。

    青年一步踏出,便有一股威严席卷而来,令人呼吸困难。

    他目光扫向了四周,又扫向了寒家诸位长老。

    最后,他的目光,却是定格在寒家的大长老身上。

    “多年未归,故地重游,真是令人感慨啊,而你,当初光屁股在雪地里打滚的小屁孩,也老了。”青年怅然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大惊失色。

    这话听着,怎么如此怪异……

    可这时,寒家大长老,竟然失态地惊呼一声,满脸都是惊骇。

    而其余长老,却是神情惊疑不定,也从这位青年身上,感觉到了血脉血源的气息。

    青年却是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有点陶醉。

    “故乡的气息,真是难忘啊,不过我父亲的气息,却更难忘,我本以为他早进了棺材,现在看来他还吊着一口气啊。”青年说着,神情却变得狠厉起来。

    这一刻,寒长所有长老全都大惊。

    而寒家大长老却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喊出了一个名字。

    “寒—天—奇!”

    这个名字一喊出来,所有寒家人,也全都惊惶地退了几步,似乎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震慑。

    “千年前,寒家第一天骄寒天奇!”

    “根本族中记载,寒天奇仅仅一个甲子,便修炼至了渡劫之境,但他却灭绝人性,竟然下套,欲用邪术,将其父,也就是我们寒家斩孽老祖的修为全都吸干。”

    “我也看过,但听说,他失败了,然后被我们那位寒家老祖给斩杀了吗?”

    寒家族人惊呼连连,而其余修士听闻之后,也是心冒寒气。

    寒家,竟然出过这种弑父的孽种。

    “寒天奇,你……你竟然没死!”寒家大长老嘶吼道。

    “是啊,因为那老不死地最后心软留了我一命,只是将我废了,但他没想到,我却另有奇遇。”

    “这些说了也没意思,现在,我与寒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现在是天衡界五灵部族供奉,这次重回大荒,任务就是铲除天寒城。”

    寒天奇呵呵笑道,笑声却让人浑身冰寒。

    “天寒城啊,谁能比我更了解呢?但是,你们也不用惊慌,今天我过来,不是带来战争,只是听闻天寒城出了一个大荒第一丹道大师,所以来瞧瞧。”

    “今天这丹道之争,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

    寒天奇说着,一抬手。

    赫然,天寒城外,妖气冲天,妖兽大军如同一片狂潮,围了过来。

    而天空之中,更有恐怖的阵法闪耀,笼罩了天寒城。

    寒家所有修士全都大惊失色。

    寒家的防御阵法,千年以来,虽然有了一些小小的改变,但大改动却没有。

    要不然,寒天奇也不可能无视阵法,进入天寒城。

    若是寒天奇破坏了防御大阵的基础,但天寒城可就危险了。

    “吴大师……”寒家大长老脸色难看,望向了吴明辉,希望他出手。

    吴明辉心中却是叫苦连天,这下完了。

    但是,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惊慌。

    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不如干脆……

    “要与本大师斗丹,只要赢了这小子,一切都好说。”吴明辉那高傲再度回到了脸上,指着叶云霄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