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6章 头疼的大师兄

字数:469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古剑池是一个具有野心的男人,美合子每次看到他,心中都会生出一股异样。

    伴随而来的,便是身体上的燥热。

    双腿之间,奇痒难耐,水流不止。

    那种极度空虚,渴望得到填充的感觉,让美合子心中又是迷醉,又是狂躁。

    孙尧已经无法满足美合子了。

    很多时候,美合子在与孙尧夫妻蹲轮的时候,都会幻想,骑在自己身上,对自己冲锋陷阵的男人是古剑池。

    美合子在会客厅外稍作停留,然后迈着小碎步,走了进去。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液体从双腿之间的夹缝溪流中不受控制的流出,内心中又是羞涩,又是陶醉。

    就好像,不需要男人骑在自己身上,自己都能达到人生巅峰似得。

    她来到古剑池的身后,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欲望。

    见古剑池还在看着墙上的那副山水大轴,她便开口道:“这是如今的画坛圣手黄庭玉老先生花费两年所画的苍云云海崖松柏,前阵子刚送过来。”

    古剑池嗯了一声,随即叹息道:“黄老今年也快八十了吧,画工果然出神入化,将苍云的险峻,崖柏的坚韧,都展现了出来。

    可惜啊,有了黄老三十年前所绘的那副三丈巨轴黄山迎客松在前,咱们的苍云崖柏终究还是落了下乘。”

    美合子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难掩的崇拜。

    这个男人,竟然还懂书画?

    美合子感觉到那股粘稠的液体,已经从大腿流到了膝盖位置了。

    她轻轻的道:“是啊,不论篇幅,还是崖柏的大小,都远不及黄山迎客松,明天我就让弟子将这幅画给撤了。”

    古剑池终于转身,微笑道:“那倒不必,我听说这幅画,是云鹤师叔花了不少心思才让已经封闭多年的黄老动笔画的,师叔颇为喜欢。

    就挂在这里吧。”

    这时,有弟子端来茶水,终结了这个话题。

    美合子接过,亲自给古剑池斟茶。

    道:“大师兄,您过来是不是有尧哥的消息了?”

    古剑池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端起茶杯,用茶盏轻轻的过滤了一下上面浮着的碧绿茶叶。

    轻抿了一口,然后才开口道:“忘情海与地表几乎是完全隔绝的状态,自从孙师弟等人进入到了忘情海之后,联络便彻底中断了。

    不过山下师妹你也不必担心,这一次前往忘情海有一百多人,还有玄婴与妖小夫两位前辈通往,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估计要不了几个月,孙师弟等人就会安全返回。”

    在一个瞬间,美合子心中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孙尧永远都不会回来,该多好啊。

    她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潘金莲的想法很危险。

    便道:“那就好,那就好。

    不知大师兄此次前来所为何故?

    是来找师父的吗?

    他老人家去找玉尘子师叔喝酒了,并不在戒律院。”

    古剑池也不隐瞒,道“我不是来找云鹤师叔的,而是来找你的。

    最近师尊闭关,很多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

    其中最棘手的便是南宫蝠屠杀正魔散修之事。

    现在有上千名从死泽赶回来的正魔散修齐聚苍云,让苍云门出来主持公道,不好处理啊。”

    美合子故作诧异的道:“前日掌门不是以苍云名义,对叶小川的失信,以及南宫蝠的残暴,发出了一封声讨檄文了吗?”

    古剑池瞥了一眼美合子,道:“如果一篇声讨檄文就能让这些人消停下来,他们也不会齐聚苍云了。

    山下师妹,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此事师尊交给我全权处理,这两天我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不知师妹对此事可否指点一二。”

    美合子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激动。

    她觉得古剑池也不是一块铁板,也是有弱点的。

    十几年前,她就是靠着帮助孙尧处理一点点小事,然后日积月累,从而从精神上彻底控制了孙尧。

    现在,古剑池三番五次来请教自己,而且频率越发的频繁,这是一件好事。

    一来可以证明,自己在古剑池的心中,是一个比所有女人都聪明的女人。

    二来也证明,古剑池开始依赖自己了。

    美合子觉得,自己可以通过控制孙尧的方法,慢慢的控制古剑池。

    她压抑内心的激动的心情,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

    道:“据我所知,三天前在九阴山遭到神女教攻击的,不仅仅只有散修,还有相当一部分是魔教与一些宗门的弟子,想要苍云门出面讨伐鬼玄宗与神女教的,可有这些宗门?”

    古剑池摇头道:“没有,飘渺阁,天魔宗等正魔大派,在九阴山都有损失,不过这些大派,多只是传递书信过来,并没有一定要求我们苍云门出面解决此事。

    聚集在苍云之人,多是一些小门派,以及一些无门无派的散修。”

    美合子紧接着问道:“掌门师叔对此事是什么态度?”

    古剑池道:“师尊闭关前,只对我说他老人家不便出面,让我自行处理此事,但要把握好度。

    其他的什么也没说,我也拿不准师父在此事上到底是什么态度,也不知道他老人说的度,到底是多深。”

    美合子心中思忖了片刻,随即点头道:“其实掌门师叔已经表露了他在此事上的态度。”

    古剑池眼睛一亮,道:“怎么说?”

    美合子道:“最近两三天,宣布闭关的可不仅只有掌门师叔,迦叶寺的空元神僧,飘渺阁的关少琴,魔教的拓跋羽,都在闭关。

    其实啊,他们都是在躲着此事。

    不论是苍云门,或者是佛门,魔教,飘渺阁,一旦干预了此事,就会让此事持续发酵。

    死在九阴山的那些人,都是不受各门派控制的散仙散魔,不论死多少,就算是死光了,对各门派的利益也没什么影响。

    所以掌门师叔,与拓跋羽等人,都不想因为这些人,与鬼玄宗与神女教撕破脸。

    从大的格局上来说,如果此刻因为这点事情,就组织联军攻伐鬼玄宗与神女教,必定会让人间大伤元气,对未来应对浩劫大战十分不利。

    但此事又闹的很大,死了上千位修士。

    作为人间盟主,掌门师叔又不好不管。

    所以掌门师叔只能选择闭关,发一封措辞严厉的声讨书,是苍云门唯一能做的。”

    古剑池道:“这个道理我也懂,可是,这群人就是聚集不散,看样子,如果不给他们一个交代,他们会闹很久。

    师尊让我把握好度,我又不能不管,也不能将这些人赶走,实在头疼。”

    说完,古剑池郁闷的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伸手揉着脑袋。

    美合子笑了。

    她继续给古剑池重新倒了一杯茶。

    然后走到古剑池的身后,伸出白皙的双手,轻轻的按压古剑池的太阳穴。

    她柔声的道:“大师兄,你大可不必为此事劳心,要打发这些人,倒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