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2章刘峰死!

字数:551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2022章刘峰死!

    东方白回到第二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夜空没有月光,黑漆漆一片。

    越往上,越寒冷。

    转眼到达峰顶,东方白拍了拍衣袍,往家中走去。

    快到门口之时,一道黑影在一侧围墙跳了出来,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黑布,背上还有一个麻袋。

    好大的胆子,偷东西居然偷到本少家里来了。

    那人落地,接着向远处掠去。

    东方白躲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待人走后,急匆匆追去。

    本少倒要看看你是谁!

    那人身法极快,不过对比东方白来说,追赶不费多少力气。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后山,在后山的最深处,有一个洞穴,那人站在洞口处,四处张望,见四周无人,才敢放心进去。

    后山?阴风洞?

    东方白大致猜到他是谁了。

    死性不改,简直自寻死路。

    上次斩掉他一条胳膊,太便宜了。

    今晚,呵呵……!

    没错,这个人正是刘峰。

    被关禁闭,不但没自我反省,清晰认识到自身的错误。

    反而更恨东方白,每天都在记恨,念念不忘,甚至洞中墙壁上都刻着东方白的名字。

    还是从小太娇生惯养,太过顺风顺水,遇到一点挫折就受不了,心态爆炸。

    久久不能放下。

    刘峰进入洞中,并且左拐右拐来到深处。

    手中的麻袋扔在地上,蹲下身子急忙解开,一位美人映入眼帘,美艳绝伦。

    刘峰咽了一口唾沫,眼睛看直了。

    “东方白的婆娘果真极品,每一个都让人心痒痒。”

    “嘿嘿,今晚你属于我的了。”

    “这大长腿,啧啧啧。”

    刘峰知道东方白今天下山去了,所以他才选择动手。

    峰内有他的人,并且是心腹,值得信任。

    若是东方白在家,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

    “唉!”刘峰对着美人叹息道,“只可惜,本公子只能享受你一次。”

    “明天早上,也或许等会我就要杀了你毁尸灭迹。”

    “说实话,有点舍不得,如此绝色,不忍心啊。”

    刘峰说完,不再墨迹,急忙把许晴拖出来,继而开始猴急般的脱自己衣服。

    脱到一半之时,刘峰似乎察觉到什么,蓦然停下了动作,脑袋微微转动,看向外面。

    “刘峰,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啊。”东方白阴森道,双眸迸射出冰冷杀意。

    “东方白!”刘峰惊呼出声。

    “今晚留你不得。”

    “东方白,你该杀我?别忘了我乃大长老亲传弟子,爹爹又是内门管事,你杀人一样也活不了。”

    刘峰眼珠一转,“不如这样,反正你婆娘我也没动一下,安然无恙,你尽管带走。”

    “从此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刘峰害怕了,在这后山之上没有一个人。

    自己修为又不如对方。

    东方白若真对自己动了杀心,将会必死无疑。

    先拿身份唬住,讲出其中厉害关系,再保证以后不再惹麻烦,说不定能保下一条性命。

    可刘峰的主意打错了,敢动东方白的女人,已经注定没有活路。

    谁来了,也保不住他。

    你可以动东方白,但女人永远是他的逆鳞,不可触碰。

    谁动谁死,没有例外。

    虽然还没来得及下手,但所作所为已经触碰了底线。

    “东方白,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东方白一步步走上前。

    “你可要想清楚后果。”

    “后果?呵呵!”

    刘峰见势不妙,第一时间朝许晴下手。

    只好拿人质作为威胁了。

    东方白手臂一动,一枚飞针激射。

    刘峰翻身躲避,在这一眨眼的功夫,东方白已经来到许晴面前。

    帝霄剑出现在手中,杀机肆意。

    刘峰急忙朝洞口掠去。

    什么面壁不面壁,先出去再说。

    在生死面前,所谓的惩罚重要吗?

    “你跑不掉的。”东方白露出邪笑,举起长剑斩下。

    “剑撼九天!”

    帝霄第八式,也是东方白目前掌握最厉害的一招。

    剑气斩天劈地,锋利霸气。

    剑气横扫一切,飞沙走石。

    此招一出,给人一种深深的压迫感,心悸发颤。

    刘峰躲避不急,只好转身接招。

    “嗤!”

    “啊!”

    刘峰惨叫,身体被斩成两半。

    血雨弥漫,尸肉散落。

    这家伙本来修为就不如东方白,加上最强一招,刘峰能抵挡才怪。

    白大少杀完人之后,没有停留,把许晴放入赤炼之地后,赶紧离开。

    在后山闹出这么大动静,必然会惊动大长老。

    虽然有理在先,但刘峰已死,死无对证。

    有没有理,谁能作证?

    再则有内门管事痛失儿子,肯定会胡搅蛮缠,抓住不放。

    不如一走了之,离开现场。

    果然,在东方白刚刚离开,大长老便出现在后山。

    身形飘落,朝阴风洞疾去。

    洞内狼藉,让大长老皱起了眉头。

    “谁?”大长老呵斥一声。

    “是我。”刘管事也紧追其后。

    后山是儿子关禁闭的地方,发生了大动荡,当然第一时间来查探情况。

    当刘管事看到儿子的惨状,当即变了颜色,快步走过去,一下跪倒在地。

    脑袋子嗡嗡的,失去思考能力,眼泪一行行流落下来。

    “儿子啊……”

    随即大哭起来,撕心裂肺。

    刘管事就这么一个儿子,一辈子的心血都压在他身上。

    疼在心里,看在眼里,一直以儿子而自豪,骄傲。

    如今支离破碎,死无全尸,不痛才怪了。

    “唉!”大长老在旁边叹息一声。

    “大长老,你知不知道是谁杀了我儿子。”刘管事扭过头问道。

    鼻涕快流到嘴里了,也毫不在乎。

    “老夫赶来之时,已然这样了,凶手没有看到。”

    “我知道是谁,东方白,一定是他!”刘管事一口咬定,双目通红,恨意滔天。

    “除了东方白之外没有别人,我去杀了他。”

    刘管事失去理智,当着峰主的面提杀人,可见他此时的状态。

    “等一下!”大长老拦住去路。

    “大长老,我一向尊敬您,敬重您,所说的话言听计从,很少有反驳的时候。”

    “此次希望您不要阻拦,血债血偿,欠债还钱,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