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教育小狮子(二)

字数:562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芝人芝马形影不离,芝人虽然是人形,实际上他以芝马马首是瞻。

    芝马也没与芝人商量,毕竟也没啥好商量的,他的本源恢复了一半,芝人比他更强一些,恢复了八成。

    莫说本源还没恢复,就是全恢复了,他们俩个也是总被追的那类生灵,随时有被吃掉的可能性。

    他们还没被吃掉,全凭他和芝人跑得快。

    芝马的毛光滑得像丝绸缎子,乐韵爱不释手,撸了好几顿,过足了手瘾才依依不舍地收回小手手。

    取水净了手,找出张小炕几放地上,再用冰玉盘装了几盘灵果放在桌面,让芝人芝马自己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芝人见了灵果,早把长不大的郁闷和不得不留下的无奈给抛之于脑后,连蹦带跳地跑到了桌几旁,抓起灵果就啃。

    芝马也没客气,控纵风之力取了一串葡萄,一颗一颗地吃。

    小狮子看到两只小生灵的待遇,也喵鸣喵呜地叫。

    小仙子有好吃的灵果不给他吃,小仙子不疼他了!

    小狮子不开心,不开心就喵呜。

    乐韵听懂了小狮子的兽语,敲了敲小狮子的小脑袋:“你平日总闹着只吃肉不吃素,让你吃灵果你跑得比风还快,跑不掉,勉强吃几个也是挑三拣四,现在嚷嚷个啥。”

    小狮子心虚地垂下了小脑袋。

    小狮子明显有先入为主的主人心态,排斥芝人芝马,想独霸她的关注和宠爱的心思,这可不是好兆头,不能惯着他。

    乐韵没单独给小狮子灵果,也没嘱咐芝人芝马要与小狮子友好相处,出了如意屋,任小狮子和芝人芝马自己试着相处。

    人族小幼崽离开了,芝马很大方的用风之力把桌几往小狮子那边挪了挪,再将每种灵果选了一个放在桌几上送给小狮子吃。

    小狮子气愤地伸出爪子,一爪子拍向小桌子,准备掀桌。

    芝马一见,毫不迟疑的将桌几挪走,再一扬蹄子,一脚就将小狮子给踹飞。

    那一脚可不是开玩笑,是真踢,小狮子被一脚踹得飞出了如意屋,砰的一下摔在了燕少宣少常住的如意屋内。

    芝马一脚踹飞小狮子,又优哉悠哉地吃灵果。

    小狮子落地,摔得全身骨头都在疼,疼得呲牙咧嘴,打了两个滚才爬起来,委委屈屈地找小仙子告状。

    “你做了什么,小芝马才踢得你?”乐韵留了一缕神识在私家如意屋,知晓小狮子做了什么。

    芝马是真心想与小狮子友好相处,请小狮子一起吃果子,小狮子不领情,还耍脾气想掀桌子,谁惯得他?

    乐韵自己可从没惯过小狮子的坏毛病,不知他那暴躁的脾气是从哪学来的,必须得扳过来。

    “喵呜喵呜。”小狮子不说原因,只委屈的叫唤。

    “自己做错了事,还来告状?你当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是不是?”乐韵板起脸,冷冷地盯着小狮子:“芝马请你吃灵果,你不吃就算了,还想掀桌子?谁给你的胆子?

    你是我救回来的,芝人芝马也是我救回来的,在我这里,你与芝人芝马没什么两样。

    我让芝人芝马留在我这里养伤,我请他们吃灵果,我的东西我的地盘我作主,你凭什么以主人心态自居,背着我欺负芝人芝马?

    我救了你,让你跟在身边,两个人族哥儿也喜欢你,你莫不以为你有点仙兽血脉就能为所欲为?

    论血脉,藤果的血脉比你更纯,他的血统更高,小果子都没有仗着血脉欺负其他生灵,你只继承到了部分仙兽血脉就这么横,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背着我欺负其他生灵,在我不知道时,你还不得反天。

    小狮子,是我对你太好,养大你了的心,让你无所忌惮,是吧?”

    小仙子知他做了什么,小狮子喵呜声戛然而止,听到小仙子一连串的质问,惊恐地缩成一团。

    他已经十二岁,身躯长得慢,并不等于智力也长得慢,尤其是他激发了神兽狻猊的血脉,得到了血脉传承,哪可能什么都不懂。

    小狮子身躯小得像猫,他的智力与葫芦娃藤果的智力其实差不多。

    因为它个子小,又没化人形,才被燕少宣少和鹰声白术藤果水遁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智力问题,仍将它当作没长大的幼兽小宝宝。

    两帅哥和四只人形兽忽略了小狮子的智商,乐韵可没忽略,她清楚小狮子的智商达到哪个等级。

    平日里小狮子乖巧温顺,不胡作非为,她自然对它爱护有加,小狮子有心术不正的迹像,必须得让他清楚他自己的斤两和地位。

    小狮子疯狂地摇头,呜呜叫着认错。

    “出去好好反省。”乐韵打开了如意屋的门,神识一卷就将小狮子扔出了屋。

    教育熊孩子不能优柔寡断,该讲道理就讲道理,该骂得骂,该打的时候不能手软,不打一顿,他不知道痛。

    人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受了伤,伤疤好了都会忘记疼,何况是从没挨过打,哪知道疼。

    有智慧的生物都有一个通病:不痛是记不住教训的,也不会太当回事。

    唯有沉痛的教训才能让人、兽长记性。

    铁面无私乐韵,干脆利落地将小狮子扔出屋,“咣”的又将大门关闭。

    被抛出门的小狮子,啪叽摔地,没摔伤,但被小仙子扫地出门的惩罚,远胜任何疼痛。

    惊惶不安的小狮子,四肢蹬了蹬,一个骨碌碌翻过身,连滚带爬地爬起来,看到如意屋的大门关闭,又慌又怕。

    他喵呜喵呜地小声叫着,轻手轻脚地跑到了如意洞府的门口,趴在屋檐下守着大门。

    芝马将小狮子一脚踢出了门,安安静静地吃果子。

    小芝人为芝马捏了把汗,唯恐人族责罚芝马。

    两小只听到了小狮子找人族告状,以为人族可能会来警告他们一番,让他们与小狮子友好相处。

    毕竟,小狮子是人族养的灵宠,不管灵宠对不对,人族肯定得护短。

    谁知,人族并没有因为灵宠偏听偏信,反而罚小狮子去反省错误。

    小芝人蹦蹦跳跳地跳到了芝马身边坐着,趴在芝马耳朵边说悄悄话:“芝芝,感觉这个人族很不错哪。”

    “嗯。”芝马点头附合,看着像是小幼崽的小仙子,心善又仁慈,非常值得信赖。

    芝人芝马有十年没吃东西,终于吃到灵果,挺高兴,细嚼慢咽,把几盘灵果都吃光了。

    吃了灵果,又跳进桶里呆着,吸收残余的灵液。

    两小只在桶里呆了一天,将灵液吸光,自己又跳出去,落地后在屋里熘跶了几圈,出了洞府。

    走出了一座洞府,又进了另一座洞府,认出那是他们初被人族救下来时呆过的那座洞府,也感觉亲切。

    看到人族小仙子坐在圆桌旁,用一个圆形器具装了灵植在捶捣,芝人芝马好奇地凑近,跳到人族小仙子身边的一张椅子上观看。

    “你们想出去享受阳光雨露,还得再耐心等几天,外面有两人族修士和四个化了形的兽族服了净灵丹,正在清除灵根里的杂质,气味很大。”

    看到两只可可爱爱的小生灵凑过来,乐韵随手取了两棵灵草给了芝马和芝人,又继续处理灵植。

    芝人用小手手接过灵草递到嘴边,小口小口地咬着嚼吃。

    芝马用嘴衔着灵草,嘴巴左右磨合了两下就将一棵灵草吃了进了肚子里,他虚心求问:“小仙子,净灵丹是不是用净灵草炼制出来的灵丹?”

    小仙子这个称呼,是他从小狮子那里听来的,小狮子都是“小仙子小仙子”的叫人族小幼崽。

    “对,你们也认得净灵草?”乐韵笑着望向芝马。

    “我们开了智就自然而自然的认识很多的灵草,我和火火也发现有个地方有净灵草,是棵九千多年的灵棵呢,开了花。”

    芝马想起自己见过的净灵草,仍觉惋惜:“可惜,有只七阶的大妖守护,我和火火找过去,被它发现,追了我们好远,幸好我们会遁土,遁地逃走了。”

    芝人也露出心有余季的表情,哎,那次差点被抓,好险哪!

    芝人芝马也馋净灵草,乐韵拿出只玉盒打开:“你们说的净灵草是这种吧?我倒是采摘到不少,拿了些去炼丹,还有一些。

    你们本源还没完全恢复,再吃这个,需要更长的时间调养,等你们恢复了本源力量,我再送你们一个一棵净灵草。”

    芝人芝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人族小仙子打开的玉盒,盒子里的灵草与他们所见的净灵草外形一样,就是年份不同。

    他们见过的那棵灵草开了花,人族小仙子手里的净灵草没有花朵,草的高度也矮了几寸。

    无可非议,是净灵草无疑。

    芝人芝马盯着净灵草,脸上写着大写的两个字——想吃!

    得知等他们恢复了本源力量,小仙子送他们灵草吃,芝人芝马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暗戳戳地决定一定好好养身体,争取早日让本源力回复巅峰。

    小仙子的洞府里没有其他生灵,芝人芝马各搬了一张椅子摆放在小仙子身侧,各占一张椅子,要么躺要么坐,自得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