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七章 观礼

字数:827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周家迎亲的队伍比宣三少等人晚了约一个来钟抵达吉家,周家为表对亲事的重视,由周少亲自前往周家迎亲,队伍共十九人。

    周家的婚车和一部分青年由前两天已至秦省, 周少是昨晚才从家乡出发,他半夜赶到了秦省岐县。

    为了保持婚车上的花朵的鲜艳,周家的婚车早晨才装饰,装饰车辆花了不少时间,他们才落在了宣三少他们一群人后头。

    周吉两家都是礼仪传承之家,婚礼流程是以古礼的流程来办, 唯因两家之家隔着千水万水,没用花轿, 以现代的轿车代替花轿。

    周家的迎亲车队到达村子口先停,由喜娘先给周家递了名帖,吉家谴了人出去接迎,新郎等人才进村。

    周家的聘礼早已送至吉家,同样,周家的嫁妆也提前送去了周家,周家迎亲这一天只带了几样必备之物。

    吉家接引使将周少一行人引至主宅,领至了第三进院。

    吉八少带着几个兄弟在正房台阶下相迎,再将周少等人请进中堂去见吉家的长辈们。

    周少带着人进了中堂,看到了姜少华少等人,并没打招呼,先向岳家长辈们问安,再呈迎亲礼。

    吉家众人看了男家的礼物,越发的满意,招呼着周家众人坐下吃茶。

    周少这时才与宣三少等人互相见礼, 落座。

    周家的回去时要开车,开长途车最累人, 吉家也给他们安排了房间,喝了茶后,让他们先去休息。

    吉家青年们也没矫情,去了客房补觉。

    周少陪吉家长辈们坐了一个钟,也去小憩,在午宴前半个多钟又回到了吉家主宅,去摆席的各处与吉家老少们见礼。

    乐小同学其实很想见见真正的老世家们嫁女时男方迎亲的流程,奈何被吉九小姐一直不让走,从而又错失了一次良机。

    有小萝莉和毋少陪着玩,吉九凤玩得可高兴了,直到她家小八跑来接小萝莉和毋少,她才恋恋不舍的放人。

    乐小同学离开前,也将自己准备的添妆礼给了吉九小姐,当与吉八少回到吉家主宅中堂,吉家中堂已经重新布置妥当,也摆了桌。

    这一次她比较幸运,躲过了与主人至亲长辈们一起坐上席的待遇,她和宣三少姜少他们坐了贵宾席。

    当吉家长辈将小姑娘和宣三少等人请入座,他也过去与小姑娘行礼:“多谢小美女赏光, 周某不胜感激。”

    “客气客气, 我就是跟着众少来蹭吃蹭喝,给你们两家添麻烦了。”乐韵笑咪咪地回了礼。

    “哪里,小姑娘能赏脸来寒舍,是我们的荣幸。”吉家主笑容可掬。

    东方家发了请帖,小美女也没赏脸,吉周两家没大办,小美女百忙中还抽时间来了,这差别可是一目了然。

    周少与吉家都为小姑娘的愿意将他们视为朋友而高兴,陪着说了几句话才离开。

    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午宴开席。

    吉家的午宴格外的隆重,先是饭前糕点和开胃汤,再是冷盘,然后才是正式菜肴。

    小萝莉的心情前所未有的爽,午饭也吃得格外的香。

    女方家的同族仅只有送嫁的少部分代表会送嫁到湘南省周家,其他人不去,周少少不得要去敬酒,以谢吉家众亲。

    吉家的午宴有九轮菜式,周少在第五轮菜上桌后去敬酒,待他敬完酒,才上第六轮菜。

    周少敬酒花了二个来钟,经过一段时间的消食,哪怕原本之前吃得有点小撑的人也又能再战江湖。

    午饭的气氛相当的热闹。

    吉九小凤与陪同人员吃了午饭,休息了一个来钟就开始化妆。

    吉家主宅的宴席持续到下午四点多才散席,散席后水果和坚果供应。

    吉家青年们迅速收拾正堂,将餐外抬出去,将地面打扫干净,布置成原本待客时的样子,在堂中央铺好了地毯。

    并且,红毯从中堂一路铺到了主宅第一进门的大门口,外面接着铺,红毯从大门口铺到了村口。

    临近五点,周家喜娘第一次催妆,随新郎来迎亲的傧相赶紧背催妆诗,并写出来,由喜娘交给了吉家的喜娘。

    吉家喜娘将催妆诗送往女方闺房。

    新娘的女性长辈们也在闺房,为新娘开了脸,陪着她说休话己。

    女家的喜娘到新娘看了看,过了一会儿出去,对男方说了“新娘正在梳妆”。

    男方家等了一阵,喜娘第二次催妆。

    女家吉娘又去闺房一次,回得是“大妆快完成了”。

    男方家又等了一阵,喜娘第三次催妆。

    女方家的喜娘与女方家十几个女性成员去新娘闺房,先坐了一坐,然后给新娘戴上凤冠,披上霞帔,盖上盖头。

    喜娘扶着新娘子出闺房,新娘的长辈们与同族姐妹簇拥着人一起去主宅。

    吉家主与众族老们与周家迎亲人员俱在中堂,当新娘子被扶进堂,周家的喜娘迎上去,将红绸交给了新娘。

    新娘新娘站到了一起,由喜娘引着到堂前。

    吉家主与新娘父母端坐高堂。

    新人跪坐下,拜谢高堂。

    吉家主吉夫人训了话,新娘父母也殷殷嘱咐了几句。

    新人拜谢了高堂,被喜娘扶起来,向四方长辈们拜一拜,礼成,出闺。

    新郎扶着新娘转身朝外走,吉家的女性长辈们哭嫁送女。

    吉家主与吉老祖与新娘子的父母只送到中堂门口,他们不出堂屋门槛,其他长辈们相扶送嫁。

    到了第一进宅,吉八少在门内背起姐姐,送她出大门。

    吉家老少一路送出村,送到了外面的公路上。

    吉八少将堂姐送上婚车,他和送嫁的十几个同族兄弟以及几个族老,去了后面的车辆。

    周家派了十二辆婚车接亲,吉家有十八人送嫁。

    周少与一些部分迎亲队伍落在后面步行,吉家众人再送,当车队缓行了一百来米,周家请吉家人留步,摆了桌子和酒,杀了一只鸡。

    吉家众人就此留步。

    周少带着人收拾好物品,一一登车,车队起程。

    目送车队渐行渐远,直到从视野里消失,吉家众人才转身回村。

    宣三少等人也与周家人送嫁送到了村口,再转回家吉家,坐了几分钟,喝了茶,也告辞。

    吉家派车将小姑娘和众少送至了岐县的车站。

    小萝莉和众少在车站大厅等了不到半个钟,检票进站,在站内又等了十来分钟,他们乘坐的高铁进站。

    众俊少乘坐高铁到了秦省的省府,再转了一趟高铁到e北的汉市,转后再转高铁去湘南岳州市。

    一路兜兜转转,于5月1号的凌晨四点多钟抵达岳州市。

    岳市不是高铁的终点站,只是途中的一个站点。

    终于抵达岳州的众少,在车站先呆了一阵,天亮先吃了早点,才不慌不忙地打车去洞庭湖南岸十里长桥五尺半巷的周家。

    出租车将人送到距离目的地不远方便泊车的地方,收了车资又去跑车,众少慢吞吞地去了五尺半巷。

    他们刚出现在五尺半巷尽头,周家主已经带着人来迎接。

    周家跟去迎亲的青年们提前给家族打了电话,通知了家主说古修家几位俊少与小姑娘在吉家,夜晚会乘车赶往岳州,可能会在早上赶至周家。

    周家早就安排了人时时留意,远远的发现姜少等人的行迹立即就通知了家主。

    周家主带着人出迎,在巷口接到一拨年青的远客,笑容明媚如春,与众少见了礼,将人往周家请。

    “有劳小姑娘和俊少披星戴月地赶路,众少如此抬举英昊,周家何德何能。”

    “周家主太见外了,我们与周少可是老朋友了,他大婚,我们自然要来讨杯喜酒喝,说不定因此沾了喜气,我们这些大龄青年们明年也能脱单。”

    宣三少和姜少承担了交际工作,与周家主热络的交谈。

    周家主心情愉悦,陪同一群青年们沿着五尺巷行走了一阵,到了周家宅子区,再绕进去,七绕八拐的转了几转就到了周家主宅。

    周家也只摆家宴,周氏族人同聚一堂,庆祝少主新婚之喜。

    周家一些族老们都在历来待客的正堂,见家主陪着古修世家的青年俊杰进来,纷纷起身招呼。

    宣三少与众少客随主便,进了周家中堂,与周家众老们打了招呼,再分主宾们坐下。

    周家青年们奉茶,呈上了五色点心和瓜果。

    众少与周家众老说了会话,便出去溜跶。

    等了将近三个钟,周少终于回到了十里长桥村。

    车队在村外暂停,周家抬了大红花轿去村口,新娘从轿车上转至花轿。

    周家青年抬着花轿走,周少走在轿旁,周家亲迎队与送亲队在后头,浩浩荡荡的队伍进了村。

    花轿并不直接进周家,而是先绕村一圈,然后才进了周家族居之地,一路抬进了周家主宅,在大门外停轿。

    喜娘从周家人手里接了火盆放在门槛内,又放了瓦。

    然后到门口,指挥着青年将一只马鞍放在了轿门口,再站到轿旁等新娘出轿。

    轿夫拆掉了轿门,周家一位六岁的盛妆小女孩,即称为“出轿小娘”的孩子去瓣了新娘子的衣袖三下,新娘才将手搭出轿小娘手里,出轿。

    新娘出了轿,新郎上去扶住新娘。

    喜娘在另一边扶着新娘子,将新娘扶着跨过了轿杠,再跨马鞍,过了马鞍,踩着红毯到大门前,迈过门槛进周家。

    进了大门,跨过火盆,再走几步,踩碎了瓦,直奔二进院。

    进了二进院,再登中堂。

    中堂铺了大红地毯,供桌之上点上了红烛。

    周家主周家主母,与周家众老先热闹的与吉家送嫁的娘前人见了礼,将吉家来的人请至中堂观礼。

    周家老家主和周家主、宗妇坐在高堂之上。

    喜娘引新人到堂前,随着司仪的唱礼,新人拜下,先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后,喜娘和新娘将人扶起来,送去洞房。

    新人拜了堂,周家主在中堂招待吉家众人。

    乐小同学和姜少等人跟着周家人送新人到了洞房,新人坐床,挑盖头,再喝合巹酒。

    喝了合巹酒,新郎先离开,去陪客人吃“换妆汤果”,新娘在新房内换妆,摘了凤冠,另梳了发,戴步摇。

    新郎等了一阵,再去新房接了新娘子,一起到了正堂行拜见礼,即见长辈。

    受新人拜见的长辈,都给一份见面礼。

    拜见礼后,就是“待筵”。

    待筵只是一个婚礼的礼节,中堂设筵,新娘坐首席,由四名女子陪宴劝筵,新娘子只略略吃一点就成。

    待筵礼后,喜娘陪同新娘行“亲割礼”,也就上厨的意思,之后,礼毕,新娘回新房歇息。

    之后,周家摆午宴。

    中香新娘坐席,新郎坐席,周家人陪吉家送嫁来的人喝酒,轮番敬酒。

    吉家送嫁的一群人,全喝趴了。

    周家晚上还有正席,是为“贺郎酒”,新娘也坐席,并且要逐桌为长辈们斟酒。

    晚宴后,周家请的福德双全座客到新房,陪新人行“三酌易饮”礼,每进一次酒,新人啜一口交换一次杯,两位贺者边饮酒边喝贺新郎词。

    三酌易饮礼毕,客人们闹新房。

    毋少任少姜少等人,明明都单身狗,也不怕将来自己结婚时遭周少报复,他们全程观礼,还闹新郎。

    他们自己凑热闹就算了,还硬拉着小姑娘一起闹腾。

    乐小同学原本围观古礼看得很开心,被强拽着闹洞房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以为只凑凑热闹就算,谁知每每那些家伙被喜娘新人给反将一军将住,她又被推出去救场。

    被迫顶岗的小萝莉,唱了四五首贺新郎歌,作了三首诗,被吓怕了,趁着那些家伙不注意,翻窗逃走夭夭。

    跳窗逃走的小萝莉,急疾着溜回了周家中堂,看到周家众老与吉家四个族老谈笑风生,到一边坐下,狂灌茶。

    周老祖宗看着脸蛋红朴朴的小姑娘,笑着问:“小姑娘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闹洞房不好玩?”

    “姜少华少那群帅哥太不厚道了,他们闹新人,遇到难题总推我去顶包,我可不敢再呆,要不然,将来周少主周少夫人以为是我起哄,等我和我弟弟结婚时也去闹洞房,我岂不是太冤了。”

    乐韵又灌了一杯茶,吐槽姜少等人的无情。

    周家主等人听得开怀大笑。

    小萝莉临阵脱逃,毋少等人也适可而止,转而在旁看热闹。

    闹新房的人也有度,闹到午夜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