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六章 观礼

字数:597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晁一夫妻回来得最晚,他们到时已经可以开饭。

    人都回来了,自然先吃饭。

    吃了饭,乐小萝莉溜到大伯母身边撒娇卖萌,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客气的又告了一状。

    小团子靠状,一告一个准,晁一爷晁大夫人板着脸将侄子给说了一顿。

    两位长辈一丝不苟的表情,配上语重深长的语气,自然让晁二姑娘怂成了一只鸵,也让她对自家那只化身成告状精的小淘气爱恨交加。

    在晁二伯家吃了晚饭,该说的都说了,再将一小袋药丸子交给晁奶奶监督福姐姐按时吃,乐小同学毫无心理负担地走人。

    小团子回乐园去了,晁家大家长们和萧老扎堆论论监督晁小二的工作,萧老也没说接孙媳妇去萧家住的话,为了小团子复诊来往方便,孙媳妇住晁家更妥当。

    萧父的职业注定不能离岗,一般没个三天假都不回京,他便没请假,决定等五一放假再回首都。

    萧母没有正式工作,她跟着丈夫在任上照顾男人,知悉儿媳妇的情况,当晚就乘坐飞机回了首都,第二天赶到亲家有家里,与亲家们一起照顾儿媳妇起居。

    萧老太太也去晁二爷家住了几天,见孙媳妇情绪稳定,为了不给晁家增加负担,她便回去了。

    萧老平日不去晁二那边,周末必和老伴儿去看望孙媳妇,但凡家里得到什么好东西,全送去给孙媳妇儿补身体。

    晁家福姐姐差点滑胎只是个小意外,保胎成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乐同学从晁二伯家回到乐园生活照旧。

    春天的脚步不紧不慢,从万物复苏到春意盎然,从“只把春来报”的桃花报春,再到百花盛放,再一转眼儿就到了春天即将过去的4月之末。

    华夏国也即迎来每年一席的五一节小长假。

    29号这一天傍晚,乐小同学与任少毋少万俟大少去了京西站,与宣三少华少姜少辛少吕少陈少主澹台小少赫连清辉和霍十少碰头,晚上搭乘高铁去秦省的岐县。

    一群俊少都是熟人,购的也是团票,座次都是挨着的,路上一点也不无聊。

    毋少是队伍中唯二的女孩,得以挨着小萝莉坐,全程都粘着小萝莉,爽歪歪!

    古修界的青年俊杰们乘坐的高铁于半夜途经吉少家居地的岐县,小萝莉与众俊少们下了车,去车站将就了半宿。

    天亮后,众俊少去县城里品尝了当地的特色早点,再包了车去吉少家。

    姬家距县城四十余里,行程不到一个钟的时间。

    乐小同学曾经拜访过姬家,记得路,考虑到泊车问题,没请司机送进村,在路口就停车,他们步行进村。

    吉九小姐出嫁,还是跨省,周家定于4月30号迎亲,新娘将于下午出亲,新人乘坐高铁去湘南省的岳市。

    周家那边是五一的中午为正席,女方家则是30号的中午为正席。

    周姬两家没有大办,双方只摆家宴。

    姬家非岐县的各支,都派了代表们去见证吉九凤与周少的婚礼,各支代表团于29号就自四百八方汇聚家族发祥地的岐县姬家。

    姬家居地的村民异姓却同宗,基本都是姬氏同族,再加上其他支的代表,姬氏家宴本族人就有二百六十多桌。

    男家周氏迎亲的队伍们还没来,姬氏居地已经在忙着张罗中午的宴席。

    有青年们在村口负责观察,若见周家来迎亲也方便女家迎接,他们没等到周家迎亲队,倒把古修家的众少给等来了。

    姬家青年们匀出了人飞奔去宅那边报信,其他人迎上众少,陪同去姬家主宅。

    姬老祖与姬家众老们听闻仙医门传人乐小姑娘与一群古修青年俊少已经到了村口,赶紧吩咐人准备茶点。

    姬老祖带着家主与众族老们,还将吉小八给唤来,赶到主宅大门口恭候来客。

    很快,家族青年们陪着一群俊男美女翩跹而至。

    姬家主携当家主母快步上前亲迎,抱拳行揖礼:“诸位贵客千里迢迢而来,令我姬氏家族蓬荜生辉,姬氏未曾远迎,怠慢之处还请多多海涵!”

    小萝莉不擅长际,混在众俊少堆中,宣三少没办法,他只能打头阵,也抱拳揖礼:“姬家主诸前辈太抬举晚辈们了,今逢姬家九小姐大婚,我等来讨杯喜酒喝,还望姬家众老莫嫌我等不请自来的无礼之举。”

    “哪里哪里,众少不嫌寒舍简陋,肯屈尊而来,是姬氏的荣兴,快往内请!”姬家主与众老们热情的招呼众青年们进姬宅。

    姜少等人向姬家众人行礼问好,随着主人移步进了宅院。

    穿过前院,进了垂花门,向右转,沿回廊到了东厢正堂,众少先送上贺礼。

    姜家华家吕家陈家少主和宣三少都带了一个青年护卫,青年们护们从包中取出礼物交给了姬家的文书作记录。

    没带随从的人都有一个背包,将礼物取出来交给了主家。

    送上了礼物,各人也交背包交给了姬家人帮保管,各家的背包都系着一条布带,上面写了姓氏,不会弄混。

    姬家青年们将古修界各家俊少的背包送去主宅中的书房,那里有专人看守,安全性最高。

    姬老祖与族老们将青年俊杰请进了第三进院的上房正堂奉茶,上的是最好的茶,水果点心都挑最好的上,点心水果摆满了茶几。

    第二进第三进院与左右跨院都是设宴之地,第三进院的上房中堂历来是姬家儿女们结婚拜堂的正厅。

    乐韵本来想混在俊少群中当个安静的美少女,可惜,进了姬家的中堂没能躲过去,被姬家请上了上座。

    幸好有宣三少当了第一主宾,有宣三少负责礼仪来往,她还能继续当个安静的美少女。

    仙医门的小姑娘给面子,亲自来了姬家,姬家族老们倍觉脸上有光,个个笑得跟弥陀佛似的。

    乐小同学她是女孩子,坐了会儿,向主人说她要去看看吉九小姐。

    姬家主欣然同意,让小八给带路。

    毋少欢快的跟着小萝莉开溜。

    吉八少陪同小姑娘和毋少去往东走,穿了姬家主宅院所带的两进跨院,再过去一个院就是吉九小姐住的主院的西跨院。

    吉九小姐住在跨院的第四进院的上房之东侧间,她是新嫁娘,出闺前不见客,就在院子里活动。

    姬家几个同族女青年们作陪,与吉九凤在上房中堂打牌消磨时间。

    吉八少陪着客人进了院,从院中庭往上房走,边走边喊了一声。

    吉九凤听到喊,跳起来朝外跑,跑到门口一瞅,看到小八陪着个娇俏的小姑娘和假小子毋少来了,“嗷”地欢呼一声,将牌往口袋里一揣,跳出了门槛就跑将起来。

    下午才出亲,她还没化妆,穿得也是家常服,没啥束缚。

    没有束手脚的吉喜服在身,吉九小姐跑得飞快,在院中将小萝莉与毋少截胡,一把就将穿着汉服的小萝莉给抱住,狂揩油。

    “哈哈哈,小美女够意思,知道我无聊来陪我玩!”

    “去去,吉九,你注意形象,你是新嫁娘好么,要揩油去揩你男人的,别揩小美女的油。”毋少看不下去了,赶紧抢小萝莉。

    “毋少你个假小子闪边去,你平日近水楼台就算了,今天还跑来跟我作对,你这样会注孤生的。”

    吉九凤将毋少扒拉开,一手牵着小萝莉的小手手,一手搂住了毋少的肩,一并往上房走。

    她边走边问堂弟:“小八,人送到了,你可以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九姐,老祖说了,小美女和毋少就是来陪你说说话,中午她们要去坐席的,可不许你霸占着人不放。”

    吉八少差点想给九姐白眼,瞅瞅,平日九姐总嫌闷,拉着他折腾,这有了小伙伴就嫌他是电灯泡,在九姐这里,他妥妥的就是个工具人吧。

    “知道了知道了。”吉九凤应了,拉着小伙伴赶紧跑。

    “小美女,我家九姐胡闹惯了,她要是又瞎折腾起来,你只管点穴。”吉八少担心九姐和毋少碰到一起会闹翻天,嘱咐了一句。

    “放心,我吃不了亏,吉九小姐要是折腾我,我免费送她点香粉,祝她和周少在洞府里恩爱三天三夜。”

    乐小同学回首,对着吉少愉快地挥了挥小爪子。

    吉八少差点摔跟斗,小美女太狠了!

    他也放心了,立马转身就离开了跨院,回主院那边去陪古修家的众少。

    吉九凤被彪悍的小萝莉的虎狼之词给惊得芳心乱跳,一把丢开毋少,搂着香喷喷的小萝莉,涎着笑脸打商量:“小美女,你说得那种什么香粉,匀我点吧!”

    毋少震惊脸:“吉九,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是这样的吉九!你是对周少的体力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吉九凤凶狠地瞪假小子:“毋少你个满脑子花花肠子的家伙,谁跟你说要某种东西就是要自用?照你的逻辑,小美女研制出了某种香粉,是她要自用?”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话题扯上了小美女,毋少立马搂着吉九小姐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我开个玩笑,别瞪眼别瞪眼,这眼睛瞪这么大,多累啊。”

    吉九凤哼呲哼呲一声就此揭过,没再揪着那点破事不放,领着两个小伙伴登台阶到了屋檐下,进中堂去喝茶。

    陪吉九打牌的姬寈女青年,在吉九凤跑出中堂时也知有客来了,将牌桌收拾好,有的取茶具泡茶,有的去取点心和水果。

    吉九凤带着两个小伙伴进了自己的闺房。

    她的闺房也用屏风间面内外两间,外间靠西墙放了罗汉榻和桌几,还有书架,平日用于读书学习。

    对着罗汉榻有一套圆桌,若有要好的姐妹们来玩,也可以喝茶下棋玩耍。

    吉九凤将两个小伙伴拉到圆桌坐了,等同族姐妹来了,摆上茶和瓜子点心水果,坐着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