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五章 给个教训

字数:791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自己的劳动有了成果,乐小同学心里欣慰,却不露声色,将收回来的医用针放在消毒瓶子里,再倒消毒水浸泡。

    一直侧着脸跑着,偷偷瞄着小团子的晁二姑娘,见小团子在整顿药箱了,自己麻溜地爬起来,穿上贴身衣服,再披上大浴袍。

    她也没敢再乱蹦乱跳,挪到仍绷着一张俏脸的小可爱身边,轻轻地揪着小可爱的衣袖,可怜巴巴地喊:“小团子~”

    小可爱不应自己,又一声接一声的喊。

    “我耳朵没聋。”乐韵没好气地翻白眼,色狼福姐姐平日超能折腾,跟孙狮子有得一拼,唯有犯了错时才会这么淑女温顺。

    “小团子,不要再生气了嘛,我都认错了。”

    “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有什么好气的,我只心疼我的药。”

    “小团子,我这次也是无意之失,我发誓我一定改。”

    “行吧,你自己记着就行,反正我又不可能天天在首都盯着你,你自己不爱惜身体,有什么不良后果也是你自己受着。”

    “小团子,我记住了!小团子最好了!”小团子终于不再虎着俏脸凶人了,晁二姑娘得意忘形之下又激动的一个恶虎扑羊将小可爱摁在怀里。

    “起开!我只是暂时帮稳住了你肚子的小蝌蚪不掉,你还想保孩子,那就老实些,不能有太大幅度的动作,更不能活蹦乱跳的到处跑,凡事谨慎小心,力求平稳,不急不燥。”

    “知道了。”小团子又黑了脸,晁宇福赶紧松了爪子,眼瞅着小团子合起药箱朝外走,她也跟着。

    乐韵走到门口,开锁,拉开门,看到门口杵着的高挑帅哥,假装看不到他那焦灼的表情:“李婶,辛苦帮我福姐姐收拾几套贴身的宽松衣服和生活必备品,打点好行李咱们就出发。”

    李婶打点好了自己和老伴的行李,心里紧张,又怕自己的情绪会影响萧少,不敢走来走去,坐在客厅等着小公主的针灸结果。

    小公主出来了,李婶刚站起来,听到小公主喊自己,立马高兴的应了:“好嘞!”

    她也是个行动派,立马就付诸于行动。

    萧少担心媳妇儿,不能进卧室就守在门口,像块望夫石一样的站了一个多钟,终于等到小团子冒头。

    他眼睛望向小团子身后,看到媳妇儿,紧绷的心神松了下去,小团子刚走出房间,他两步冲上前扶住了媳妇儿。

    手里稳稳地搀扶住了人,萧少才望向小可爱:“小团子,阿福现在稳妥了吧?”

    “暂时稳住了,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也不宜做跑跑跳跳的运动,切记要忌口,我给列单子,不能吃的坚决不允许她碰。”

    为了让不省心的人记住教训,乐韵不说真实情况,她这位福姐姐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要是告诉她们说稳了,不给她设点条条框框束缚一下,她明天就能跟没人事儿似的瞎折腾。

    “哎哎哎,我们省得。”萧少可不敢掉以轻心,将媳妇扶到沙发那边坐下,赶紧去书房拿了纸和笔交给小团子列单,他去协助李婶帮媳妇儿收拾行李。

    晁二姑娘难得的乖顺,比像刚上小学的小朋友还乖巧。

    乐同学列写需要忌口的东西,水果和食材分开写,水果写了两张A4纸,食材方面的就多了,满满的四张。

    除了水果和主食,连零嘴类的东西,以及调味品也给列了单子。

    小团子小可爱在列单子,晁二姑娘抻着脖子瞅,小可爱写好一张,她悄悄地拿起来看。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以后,她要跟美食零嘴通通拜拜了!

    讲真,如果眼前的纸不是出自家小团子之手,她一定会怀疑是某人故意针对她,以克扣美食的方式惩罚她。

    忌口食物名单出自自家小团子之手,晁二姑娘看得眉心纠结得打结,也没敢提出抗议。

    李婶和萧少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钟就收拾好了行李,先搬东西送下楼,来回跑了两趟才将行李先搬上直升机。

    李婶第三次返回也将冰箱里的水果和食材给打包,一并带走。

    萧少背着一只背包和手提电脑,扶着媳妇儿下楼。

    乐小同学背着自己的药箱,帮李婶提了一箱食材。

    李婶走在最后面,将门锁好。

    四人下了楼,走到直升机停着的地方登机。

    乐小萝莉驾驶直升飞机只花了几分钟就到了晁二伯家的别墅区,停在公共绿化草坪上,四人步行走回别墅。

    胡叔方妈妈带着几个家佣在一楼延颈鹤望地等着人,看到不仅二姑娘和姑爷回来了,小公主也来了,跑去迎接。

    当看到二姑娘穿着一袭睡袍,萧姑爷还一副小心翼翼地扶着二姑娘的样子,可把他们给吓得不轻。

    妈妈冲上前,也帮忙扶住了二姑娘,紧张得脸都有点发白:“福姐儿,你这是怎么啦?”

    乐韵可不管萧哥是出于什么原因没跟胡叔和方妈他们说回家来住的原因,笑咪咪地捅破真相:“方妈妈,莫慌,是好事儿,福姐姐她怀孕了。”

    “啊啊?”

    一干跑来接行李的男女保姆们,发出了土拨鼠一样的尖叫。

    方妈胡叔也惊呆了:“真……真的?!”

    “这还能有假?福姐姐之前一直低烧头晕,以为是感冒吃了不少感冒药,差点滑胎,接下来一段时间她需要静养保胎,二伯家方便户外活动,你们又都是经验丰富的老人,有你们大家看护着福姐姐,我也放心,所以我作主让福姐姐回来住一段时间。”

    小公主在解释二姑娘为什么回来的原因,方妈妈又高兴又后怕,眼里泪花闪闪:“谢天谢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福姐儿啊,你现在是双身子,可得注意些,不能蹦蹦跳跳,不能到处瞎逛,不能再胡吃海喝,西瓜不能吃,木瓜碰都不能碰,大闸蟹是万万不能吃进嘴……”

    方妈妈开始了念念叨叨。

    胡叔也从震惊中回神,激动得喜形于色,连连问李婶有没帮福姐儿把常用生活用品带来,有没其他行李物品。

    听说还有行李在直升机上,他从小公主手里接了钥匙,带了人去提行李。

    方妈妈先陪着姐儿和姑爷、小公主上了二楼,将福姐儿扶到沙发上坐着,手脚麻利地去拿了苹果切成小块,给福姐儿和小公主吃。

    萧少先送行李上跃二层的房间,等胡叔带着人将其他行李全搬上来,他先将媳妇儿的常用品归置好,再下楼。

    胡叔带着人搬完行李,把人都叫到了二楼客厅,先拿了小公主列的单子去复印了一叠,人手一份,再请教小公主有关福姐儿的起居饮食的注意事项。

    家里帮佣都是在晁二爷家做工多年的老人,知道二姑娘怀了孩子,个个兴高采烈,都很认真的记注意事项。

    记下了些最基本的事,胡叔带着人去检查家里的食材和水果,有些不能吃的赶紧转移去一楼的厨房存放。

    方妈妈带着擅长做营养餐的保姆,着手做给孕妇喝的营养汤。

    一群人忙得热火朝天。

    福姐姐安顿下来了,乐小同学立马就给晁奶奶打电话告状。

    小团子当着自己的理直气壮的告状,晁二姑娘看得吹胡子瞪眼,却莫可奈何。

    晁老太太接到小团子的电话,知悉二孙女怀孕了,因为讳疾忌医差点没保住,那叫个急切,立马就和老头子往晁二家跑。

    老太太也没忘记给老二夫妻和老大老三夫妻打电话,然后又通知了亲家萧老。

    晁二夫妻听说闺女怀宝宝了,喜出望外,提前下班赶回家看闺女。

    萧老接到亲家老太太的电话,听说孙媳妇怀了宝宝,兴奋得一蹦三尺高,熬到下班,急三火四地往晁二别墅跑。

    晁一夫妻晁三夫妻得知侄女怀了孩子,回了老二那边养胎,下班后片刻不留地就跑路。

    乐小同学给晁奶奶打了电话告了状,暂时偃旗息鼓,直到到下班时分,就在福姐姐和萧哥的眼皮子底下给美哥哥打电话,又告了一状。

    萧少:“……”他敢睹,博哥就算不在今天不说他,等什么进候回来,肯定跑不了秋后算帐。

    晁二姑娘:“……”

    小团子再也不可爱了!

    小夫妻俩瞬间觉得心塞,更心塞得是明明他们才是有可能要挨骂的那个,偏偏告状的人还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让他们连给自己辩驳的勇气都没了。

    美少年收到消息,先安抚了小团子一顿,然后让小团子开了外音,他当场就给二姐上了半个钟的思想教育课。

    晁二姑娘:“……”

    这弟弟这妹妹绝对不是自家的!

    自家的弟弟妹妹可可爱爱,这凶残又无情的俩家伙肯定不是她那俩个暖心牌弟弟和妹妹。

    更让她心塞的是她家博哥儿训了话不到半个钟,太上太皇和太皇太后杀到了,她家老当益壮的太皇太后连气都没喘顺,立马逮着她来了一顿念叨。

    晁二姑娘被训得像是一棵霜打蔫了的小白菜,当等到父上和母后回来,扑上去正想撒个娇儿,他父上逮着她又念叨上了。

    “爸,小团子骂了我一顿,奶奶和小博也给我上了思想教育课,您和妈就别再来了吧?”她心里苦,找谁说去?

    “小团子骂得对,不骂你骂谁?小团子也讨厌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她还选择了学医救人,你瞅瞅你,就因不喜欢医院,明明身体不舒服还不去看医生,身体拖垮了还不得你自己受苦。

    小团子那么小都懂得道理,你一个大人不知道?你还不如小团子,你还有理由委屈?

    小团子只骂你一顿都是轻的了,要是换我,我当时就动手揍你!”

    父上大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晁二娘娘缩着脖子,苦着脸嘀咕:“要不,您现在揍我一顿?”

    “呵,仗着肚了里揣个宝,知道你老子心疼宝宝舍不得下手是不是?这帐给你记着,等你坐稳了胎,看抽不抽你!”

    “哼,就知道你有了孙子就不疼闺女了。”

    “唉!”晁二爷看着嘟着嘴的闺女,挫败地叹口气,将姑娘拥在怀里,揉了揉她的脑袋:“傻闺女啊,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啊,哪里不舒服一定去看医生,万一拖成大病,吃亏得还是你自己,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得爱惜啊。”

    “嗯,我知道错了。”自家父上一秒化身慈父,晁二姑娘欣欣然地笑得咧开了嘴。

    原本可能要持续好会儿的训话也就此结束。

    晁二夫人倒没训闺女,等孩子爸训了话,拉了女儿去坐了,详细地问了她的身体状况,再找小团子了解具体的细节。

    胡叔方妈带着人在厨房张罗做饭,他们也猜着晁家的大家长知道了二姑娘怀宝宝的消息必定会第一时间赶来,也做足预算。

    萧老几乎是与晁三夫妻同时赶到别墅小区,晁三夫妻快了一步,他们夫妻刚上二楼,萧老也到了楼下。

    因为听到了萧老的大嗓门,晁三夫妻进客厅后只与两老和哥嫂打了个招呼,没急着了解情况。

    萧老一口气跑上晁二的二楼,像炮弹似地跳进了客厅,看着一大群人,笑得老脸绽开了菊花朵朵。

    他与亲家老爷子老太太打了招呼,跑到客厅坐下,一边喘气一边冲着小团子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小团子,你姐姐这胎稳不?有没什么要注意的?”

    小萝莉会说真话吗?

    当然不啊,她眼着一双美人杏眼,抓住时机又巴啦巴啦地告状,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萧哥和福姐姐。

    萧老听说孙媳妇肚子里的小重孙差点保不住,气得腾地站起来,一把抓住孙子就是一顿咆哮:“臭小子,你是怎么照顾你媳妇的?其他事你听你媳妇的绝对没错,你媳妇身体不舒服你还听她的不陪她去看医生,你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你所里的那些七七八八的纠纷给晃成浆糊了?

    这次幸好小团子在首都,万一小团子没在家,不能及时给你媳妇看诊,事后你不得后悔死?

    以后你媳妇和你自己有哪不舒服,给我乖乖的去看医生,再教老子知道你不上心,叫你吃上一百皮带!”

    萧老气冲斗牛,还想继续训人,晁老爷子赶紧将他拉开:“好了好了,训几句就行了啊,别太过了。

    这次是意外,阿福以前感冒也常低烧头晕有时还恶心,这次有类似的情况,孩子们没想那么远也是正常的,真怪不得萧小胖,萧小胖也是心疼阿福不想让她不高兴才没带她去医院。”

    亲家老爷子来解围,萧老也就顺坡下驴,没再教训孙子,坐下后才问具体是咋回事儿。

    被爷爷吼了一顿的萧少,也像霜打过的茄子。

    晁二姑娘的心情瞬间阳光灿烂,幸福都是比出来的,之前,仅自己一人被训,让人心情不美丽,好在她挨了好几顿训,萧哥也没逃掉被训的命运,夫妻有难同当哟!

    萧老听了孙媳妇儿肚子里的小重孙的遭遇,不禁心有余悸,挤到晁老爷子身边抢过小团子,感激不尽,对着小团子就是一顿揉头。

    乐韵默默撇嘴,感激就感激吧,能不能别摸头?个个逮着她的脑袋下手,头都要被薅秃撸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