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二章 晁二姑娘有喜了

字数:760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广场的灯光是柔和的,给人温暖的感觉。

    灯光不是特别亮,站在碑四周的人都看不到纪念碑的全貌。

    但,这一刻,在众人的眼里,纪念碑它金光闪闪,似一座巨大的大山高耸入云,巍峨庄严,神圣不可侵犯。

    小朋友们仰望着饱经风霜的玉石碑,眼里闪着小的火苗。

    那簇火苗叫——信仰!

    他们的小姐姐,在他们的心里种下了一粒叫“信仰”的种子,那颗种子会伴随着他们茁壮成长,终有一天长成参天大树。

    蓝三黑九庄小满仰望着纪念碑,心头热血沸腾,上一代的前辈们将守护家国的责任传递给了他们这一代的人,他们和无数兄弟们牢记使命,戌疆守边,安内攘外,刻不敢忘。

    如今,他们已迈入中老年之例,很快就要将肩头的担子交给下一代。

    而下一代的接班人正在成长!

    将来,新一代的接班人也将如他们一样带着一颗信仰之心,继先烈之遗志,矢志不移的为国尽忠,守护着这片土地,让这盛世久安。

    最让蓝三心怀激烈的仍是小萝莉,小萝莉心系家国民族之未来,她以她的方式默默地贡献着力量,并尽力为祖国母亲培养守护者。

    小萝莉她现在只收养了七个孩子,等七个收养的孩子和乐善长大,再一传十传百地传播着信仰精神,影响力是无穷的。

    一人的力量是微薄的,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们对小朋友们有信心,对未来充满期待。

    乐韵为大小萝卜头们种下了信仰信念的种子,做了总结:“人的一生会有无数次需要选择的时候,无论你们将来在何种情况下,在必须做出取舍时,你们要记得,在国家民族利益前,个人利益不值一提!

    在国家民族大义面前,个人恩怨皆是小事。

    你们只需谨记一个原则,那就是:祖国荣誉高于一切!祖国尊严高于一切!祖国利益高于一切!”

    一群男孩子情怀激荡,有力地喊:“是!”

    蓝三黑九庄小满同样喊出了一个“是”字,声若洪钟!

    在国家民族利益前,个人利益都是小事。

    在国家民族大义前,个人恩怨又算什么!

    傅哥揭哥柴哥钱哥亦满脸动容,小姑娘说得太好了!

    给大小萝卜头们灌输了一波理念,乐韵也收工,小萝卜头们还小,一次性教导太多,他们未必记得住。

    最后再向英雄们致敬,带着小朋友们转身,排队从台阶的西侧往下走,

    一支小队伍鱼贯而下,到了广场上又排列成四队,奔向国旗台。

    围观了小队伍们向英雄碑献花的群众,也涌向国旗台的方向。

    因为有很多来看国旗的群众,乐同学一行人没能近到国旗台附近,被人墙挡住了,他们便与群众们一起静候。

    人群只待了小会儿,城楼厚重的大门开启,护旗仪队迈着锵铿的步伐向着广场走来。

    小师弟太矮,黎照将小师弟背了起来。

    揭哥钱哥傅哥也将个子矮的小朋友背起来,让他们瞻仰国旗的风采。

    大小萝卜们头以崇敬的心情,目注着国旗冉冉升起,在空中迎风飘扬,心情激荡,久久难以平静。

    当国旗仪队进了城楼门,人群散向四面八方。

    每年的清明,都有大量市民向英雄碑献花缅怀先烈,部分观看了升旗仪式的群众去也赶早去了四周的店辅买了花,先去瞻仰英雄纪念碑。

    升旗仪式结束后,傅哥几人将小朋友放下地,和蓝帅哥他们护着小朋友和小萝莉撤离了广场。

    一行人到了街道上,找到了餐馆先吃了早餐,再去购买了鲜花,到公交车站乘公交车直奔烈士陵。

    清明节当天,扫墓的人千千万万,早上首开的公交车也挤得满当当。

    公交车到了烈士陵园,已经将近七点半点。

    扫墓的人从四面八方而来,陵园内外人流绎络不绝。

    乐韵也是第一次来革命烈士陵园,并不太熟悉革命先烈们安眠之地的具体位置,但傅哥他们熟悉,由他们带路。

    乐同学带着大小萝卜头们慢行,每走到一位革命先烈们的墓附近,便去瞻仰一番,集体向先烈们献一朵花,致敬。

    大小萝卜头们跟着小姐姐祭拜了英雄纪念碑,再身临其境来到陵园缅怀先烈,心中的感悟更深,对先烈们的敬仰之情再次升华。

    小朋友们怀着敬仰与感恩之心,向一位位长眠于地曾为民族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先辈们致敬!

    烈士陵园长眠着著多的先烈,一行人一路祭拜,到中午时也才祭拜了小部分先烈,先找了个地方吃干粮。

    大小萝卜头们都有武术底子,走了半天并没有感觉劳累,傅哥等人也是常年训练的,走半天的路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事儿。

    唯郁奶奶年龄最大,有些累。

    歇息了一个多钟,一行人又继续祭拜革命先驱者。

    为了照顾郁奶奶,半下午的时候,一行人收队,先下山,等明年清明再来陵园祭拜那些还没祭拜过的先烈们。

    出了烈士陵园,仍然乘公交车回家,路上换了两趟车才回到乐园。

    原本在乐园暂住的万俟大少和任少毋少都在清明前两天回了家,乐同学等人全体出去缅怀先烈,乐园无人值守。

    傅哥等人也不怕有人趁虚而入,蓝帅哥的团队那边有专人盯着监控,乐园有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那些高精密的机械眼睛。

    乐园无人值守,从外归来的人,歇了歇,麻溜地张罗晚饭食材。

    大小萝卜头也在家休整了一天,第二天清早就爬起来,拎着东西回学校上课。

    万俟大少和任少毋少回家扫了墓,各自在家住了三几天才再次去乐园。

    过了清明节,乐同学只坐等5月来临。

    4月份,小萝莉除了带大小萝卜头们去扫墓参观纪念碑,没其他安排,新历5月有安排,五一节去喝吉九小姐和周少的喜酒,之后要去捐赠东西,大约5月下旬有义诊。

    没其他事,小萝莉又钻了作坊。

    她鼓捣自己的零件,两耳不闻窗外事,就在4月中旬第一周的第二天,被风风火火赶至乐园的萧哥给从作坊吼出来。

    被萧哥的狮子吼声轰炸得给从作坊里冒头的乐韵,一脸不解:“萧哥,你这么急三火四的,火烧老房子了?”

    “比火烧老房子还急,是十万火急的急。”萧哥一把抓着小可爱,拖着就走:“你二姐姐清明节那些天就感觉不太舒服,经常头晕,今天在画室里晕倒了,小乐乐快帮去看看怎么回事!”

    “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去看医生?”乐韵差点想跳脚,明明都有头晕的症状了还不当回事儿,非得等晕倒了上心。

    “我说去医院看看,你二姐死活不愿意,她说可能是天气乍寒乍暖不稳定造成的,休息几天就没事。

    你二姐以前每次感冒时,都是低烧伴随着头晕,以前往往一感冒就会拖上十天半个月。

    这次也是时有低烧伴随头晕,你二姐她说是感冒,我也以为她是感冒,何况你二姐对医院有心理阴影,她不愿意去,我也不忍心强迫带她去看医生。”

    萧哥心里急,拖着小团子跑得飞快。

    因为阿福清明节那几天就不太舒服,他嘱咐了李婶帮盯着些阿福,据李婶说中午的时候,阿福并没什么不对劲,下午去了画室。

    李婶也很上心,就守在外面,最开始没什么,大约过了一个来钟,听到板凳倒地的声响。

    李婶不放心,敲门问了问,结果没听到回应,赶紧进画室,发现福姐儿倒在了地上。

    萧少接到李婶的电话,立马扔下工作,直奔乐园来找小可爱。

    萧哥解释了原因,乐韵也没再问,跑到东院,让萧哥在月台下等,她自己飞奔进院,去取了一只药箱,又飞奔而去。

    乐园离萧少的小窝有点远,坐地铁得中转两站,坐公交车就更费时间了。

    为了不耽误时间,乐小同学去停机棚拉出直升机,载着萧哥赶路。

    萧少家的小窝,虽然不是别墅区,也是高档小区,绿化率很高,有草坪和活场所,有地方停直升机。

    到了地头,乐小同学将直升机停在一处草坪上,再与萧哥绕过了三栋楼才到萧哥家所在的一栋楼。

    萧少记挂着自己的媳妇儿,乘电梯到了楼层,跑到家门口开了门,又冲了进去,嘴里“媳妇媳妇”地喊个不停。

    晁二姑娘晕过去后,在李婶想扶她去客厅时就醒了,人没啥事,就是浑身无力,还有点低烧的样子。

    李婶将人扶回房躺着,结果晁二姑娘只躺了几十分钟就躺不住,自己又爬起来,跑客厅休息。

    李婶切了水果,晁二姑娘挑着吃。

    听到门响,两人望过去。

    看到急冲冲跑回来的萧哥,晁二姑娘瞪着眼睛,一脸不赞同:“萧哥,你怎么又旷工了?我这是老毛病,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李婶正想去帮萧少接电脑包,看到后面跟着的小姑娘,喜出望来:“哎呀,小公主来了!快进来坐,咱家福姐儿天天都要念叨妹妹好几回,看来这是心诚则灵,真把人给念叨来了。”

    “哇,小团子!”晁二姑娘听说小可爱来了,一蹦三尺高,一把挑了竹签,激动地扑向粉团子。

    跟着萧哥的乐韵,踏进门时因有萧哥挡着,没看到福姐姐,当看到跳起来的某只她得叫“二姐姐”的美女,脸上的表情瞬间龟裂。

    萧少看到媳妇蹦了起来连蹦带跳地冲向小团子,吓了一跳,忙冲过去将人给搂住:“姑奶奶,你头晕还没好呢,你稳着些啊!”

    “我没事没事,萧哥你撒爪子,我要小团子,我要香香的小团子!”

    “你说没事不等于真没事,小团子说没事才叫没事。”媳妇儿见了小团子就像饿了三天的大狗狗见了带肉的骨头,萧少都快无语了,小团子来都来了,还能飞不成,阿福急什么急嘛。

    李婶瞅着恩爱的小夫妻,笑得合不拢嘴,赶紧先帮取走萧少肩头的电脑包放一边。再去招呼小公主。

    萧少将电脑包给李婶拿走,搂着媳妇摁着坐下去,然后才想起小团子,扭头一瞅,小团子站在那儿,一脸复杂地瞅着他和媳妇儿。

    他心里瞬间没了底儿:“小团子,阿福她没什么事儿吧?”

    “没大事。”乐韵无比淡定地回首将门给关拢。

    “没大事,那就是……有点啥?”萧少一颗心就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能有啥,总不能是我撞邪了吧。”晁二姑娘给了萧哥一个大白眼。

    “呸呸,福姐儿说什么胡话,童言无忌,大风吹吹去。”李婶一听就给急上了,麻利地跑到窗子边开了窗,一边念“童言无忌大风吹吹去”。

    一波操作简直就是神操作。

    乐韵都看乐了,慢吞吞地挪到萧哥和福姐姐对面坐下,权当没看见萧哥那慌慌的小眼神,自己叉了片水果吃。

    小团子有心情吃水果,说明问题不大,但,萧少仍不放心,锲而不舍地追问:“小团子,阿福这样头晕加反复低烧,真没啥事儿?”

    “真没啥事儿,”乐韵幽幽地瞅着对面的两只:“就是怀孕了。福姐姐本身是过敏体质……”

    “怀孕”两个字,像惊雷一样滚过头顶,萧少被轰傻了。

    李婶也愣住了。

    晁二姑娘瞪大了眼睛,一脸呆相:“怀……怀孕了?”

    “怀……怀孕了?”萧少也像复读机一样复反了一句,下一秒,也“腾”地跳了起来,在原地转圈圈。

    “怀孕了怀孕了……”他一边念叨一边转圈,转了几圈,终于清醒了一点点,激动的一把扑下去,紧紧地抱住了媳妇儿。

    “媳妇儿,我们有宝宝了!”

    一个大男人搂着媳妇又亲又笑,那傻里傻气的样子,简直令人无法直视。

    李婶也回过神,欢喜得谢天谢地谢祖宗地感谢神灵。

    晁二姑娘先是发呆,反应过来先是惊喜,转而脸色又发白:“怎么办怎么办,我这些天吃了不少感冒药,会不会影响宝宝发育?”